Menu Close

石正丽:疫情不是源自实验室病毒泄露,但大量证据表明武汉病毒所泄露了病毒

2月2日下午3时左右,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在自己个人微信朋友圈发文: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与实验室没有关系。奉劝那些相信并传播不良媒体的谣传的人,闭上你们的臭嘴。同时转发这个打脸消息:印度学者已经决定撤回这篇预印本文章。

石正丽
石正丽

长江日报记者通过中科院武汉分院工作人员,向她本人求证此条朋友圈消息属实,并获准发布。

科学的真谛在于求真求实用事实说话。据了解,2月2日,印度研究人员于1月31日发表在bioRxiv上的有关新型冠状病毒来源于实验室的论文撤稿。

1月31日,《科学》也发布最新调查报道称,生物信息学家正努力用科学击败“阴谋论”。

作为石正丽的长期合作伙伴,美国非盈利组织环保生态健康联盟疾病生态学家Peter Daszak在接受《科学》采访时表示,每当新疾病、新病毒出现时,都会产生诸如实验室泄漏或者生物工程制造一类的“阴谋论”。“这令人羞耻!”

中科院武汉分院的工作人员介绍,“石老师和病毒所的同事们从疫情一开始就不眠不休地投入到研究中,和病毒赛跑,向他们致敬,同时也向所有恶意中伤科研人员的人说一声,管住嘴,管住腿。”

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研究表明新型肺炎病毒或来源于蝙蝠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成立于1956年,是专业从事病毒学基础研究及相关技术创新的综合性研究机构。

武汉病毒所建有中国科学院生物安全大科学研究中心,该中心由中国科学院、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湖北省人民政府共同建设,于2018年11月批复筹建。

1月23日,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在bioRxiv预印版平台上发表文章《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发现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Discovery of a novel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the recent pneumonia outbreak in humans and its potential bat origin”),提出新型肺炎病毒或来源于蝙蝠。

文章首次证实了该新型冠状病毒使用与SARS冠状病毒相同的细胞进入受体(ACE2),并发现新型冠状病毒与一种蝙蝠的冠状病毒的序列一致性高达96%,为后续病毒致病机理、病毒溯源等研究提供了重要依据。

宿主可能是蝙蝠 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研究成果在NATURE在线刊出

2月3日,NATURE杂志在线刊出一篇题为A pneumonia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a new coronavirus of probable bat origin的论文,这是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针对新型冠状病毒发表的研究论文,据了解,该论文此前曾在在bioRxiv预印版平台上,以Discovery of a novel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the recent pneumonia outbreak in humans and its potential bat origin刊发,后经修改后,如今正式在NATURE杂志发表。

该论文显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nCoV-2019的序列与一种蝙蝠中的冠状病毒序列一致性高达96%,也就是说,引发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宿主可能仍然是蝙蝠。但目前不明确其间是否还有中间宿主。

石正丽团队在文章中指出,自18年前SARS爆发以来,大量与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相关的冠状病毒(SARSr-CoV)在它们的天然宿主蝙蝠中被发现。先前的研究表明,其中一些蝙蝠sarsr – cov有可能感染人类。本文报道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鉴定和特征,该病毒在中国武汉引起了急性呼吸综合征的流行。

该疫情从2019年12月12日开始,截至2020年1月26日,已造成2050例实验室确诊感染和56例死亡病例。在疫情早期,石正丽团队从5名患者中获得了全长基因组序列,它们之间几乎完全相同,共有79.5%的序列识别到SARS-CoV。此外,还发现2019-nCoV在全基因组水平上与蝙蝠冠状病毒96%相同。对7个保守的非结构蛋白的两两序列分析表明,该病毒属于SARSr-CoV。然后从一名危重病人的支气管肺泡灌洗液中分离出2019-nCoV病毒,该病毒可被几名病人的血清中和。重要的是,我们已经证实这种新的CoV使用与SARS-CoV相同的细胞进入受体ACE2。该研究成果为后续病毒致病机理、病毒溯源等研究提供了重要依据。

武汉病毒所官网信息也显示,2019年12月30日,在疫情爆发初期,武汉病毒所启动新型冠状病毒的样本收集和标准化入库工作。2020年1月2日,该所确定了新型冠状病毒(以下称2019新型冠状病毒)全基因组序列,并于1月5日成功分离到了病毒毒株。1月9日该毒株资源已按标准完成国家病毒资源库入库,并进行了标准化保藏(保藏编号:IVCAS 6.7512),这为当前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科学研究、疫苗开发、生物医药筛选等提供重要资源支撑。1月11日,武汉病毒所作为国家卫健委的指定机构之一,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交了2019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在全球流感共享数据库(GISAID,Global Initiative on Sharing All Influenza Data)发布,实现全球共享。此后,在全球范围内,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论文已经超过50篇。

1月23日,武汉病毒所牵头,由该所研究员石正丽任组长,与来自华中农业大学、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大学、湖北省中医院、武汉金银潭医院等单位的13位专家共同组成科研攻关专家组,在快速检测技术产品研发、疾病发生、发展和传播规律及临床诊治、抗病毒应急药物和抗体类药物等8个方面开展联合攻关。

1月26日,由湖北省疾控中心等2家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同济医院等9家医疗机构、以及武汉病毒所等2家专业机构,启动了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原学检测。目前,武汉病毒所已开展了部分2019新型冠状病毒临床样本检测,同时,由研究所开发的病毒检测试剂和方法,已应用于本次病原检测工作中,为后续诊断试剂盒的开发和推广使用奠定基础。

此外,武汉病毒所实现了2019新型冠状病毒相关抗原蛋白的原核和真核表达。通过与珠海丽珠试剂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在短时间内完成了2019新型冠状病毒IgG、IgM血清学诊断试剂盒(酶联免疫法),可作为除咽拭子病原核酸检测以外的重要辅助诊断手段。

当前,武汉病毒所还在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抗病毒药物筛选、动物模型建立、疫苗研发等工作。目前已筛选出几种有潜在临床应用价值的药物, 筛选结果已向国家和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科技攻关组报告,供综合研判后指导医疗救治。在动物模型方面,已基本完成小鼠和非人灵长类动物模型的建立,将为后续研究提供关键支撑。

 

武汉肺炎是武汉病毒实验室泄露

武汉肺炎病毒正处于飞速扩散的阶段,确诊率也连日飙升。近日有传闻说,本次的病毒来源可能跟中国科学院设在当地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系。这种说法到底是不是阴谋论?中国的病毒实验室是否存在体制性的问题?

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病毒的传闻,前几天主要是社媒上的窃窃私语。传闻中最怂人听闻的是认为这种病毒是人造的生化武器。

本周三,一家以市场研究为主的英文网站zerohedge.com发表文章,试图为人们对武汉病毒所的怀疑找到突破口。

石正丽周鹏是谁?

文章披露,该研究所蝙蝠病毒感染与免疫课题组长周鹏,多年以来在负责研究,为什么蝙蝠能够携带多种冠状病毒而自身不受感染?文章甚至认为,冠状病毒也就是导致了中国2003年非典(SARS)疫情和2012年中东呼吸综合症 (MERS) 流行的病毒类型。武汉肺炎病毒被称为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 。

但文章并没有指出周鹏的研究与新型冠状病毒的直接相关性。本台记者试图联络周鹏本人,但到截稿时为止,还没有得到周鹏的答复。

针对武汉病毒流行是实验室泄露所致这一传闻,美国西东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全球卫生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黄严忠周三在美国外交关系学会的电话会议上作出了谨慎的表态:”我们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这种假说,我知道现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着这种说法。”

另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新泽西州立罗格斯大学的生物化学教授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认为,根据病毒的基因组和特性,没有根据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是人造的。

但这些类似于“阴谋论”的说法,却未必是空穴来风。国际生命科学期刊《科学家》2004年报道,当年北京专门研究非典病毒的实验室不慎让病毒两次泄露,造成感染。2017年,武汉病毒研究所成立时,国际上就有科学家在《自然》期刊上提出警告,如果缺少严格管理,与非典类似的病毒很有可能从这样的实验室外泄。英国《每日邮报》在近日的报道中也指出,中国的动物实验室相比西方国家在管理上要松弛得多,这种因素可能带来危险。

开放性文化对保障安全至关重要

美国生物科技风险管理咨询公司(Chrome Biological risk management Consulting)总裁蒂姆·特拉文(Tim Traven)告诉本台记者,武汉病毒实验室是研究最毒病毒的BSL-4实验室,有非常复杂的工程学构造,很难预估什么时候会出现系统失灵的情况。所以,一种开放性的文化对于保障这种实验室的安全非常关键:

“在这个组织内部,你需要有一种学习文化,你也必须事前想到,很有可能发生意外的失灵。一旦这种情况发生,你必须直接、迅速地作出反应。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有开放性的氛围,人们要能够彼此有效沟通,一旦出了差错,要有人敢于承担责任。”

武汉病毒研究所周鹏的研究小组曾在2018年在国际科学期刊《自然》上发表文章,披露他们发现蝙蝠携带的一种新型冠状病毒(SADS-CoV),在广东感染了猪群,但并没有人传人的现象。有关这一病毒和本次新型冠状病毒流行有关的传闻,并没有科学依据。

但新型冠状病毒和蝙蝠的关系则有较多的科学依据。以周鹏为第一作者的科研团队上周(1月23日)在国际生命科学预印本资料库(bioRxiv)上发表文章,披露了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结果。文章指出,从病毒爆发早期五个病人获取的全基因序列表明,它们与非典病毒的基因序列一致性达到79.5%;同时,它们与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在全基因水准上一致性达96%。换句话说,这种新型冠状病毒与非典具有高度的亲缘性,并且极有可能来自蝙蝠。

美国宾州州立大学病毒学专家凯瑟琳·保莱斯(Catharine Paules)告示本台记者,相关研究也支持这个结论,

“至今为止发现的冠状病毒大多数是来源于蝙蝠,蝙蝠这一物种携带着最多类型的冠状病毒,所以很有可能是蝙蝠传播了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不管这种病毒是直接来源于蝙蝠,还是通过中间体的方式。”

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原是狐狸精小三上位,无能力管控病毒!

武汉P4实验室是中科院武汉病毒所下辖机构,年仅39岁的王延轶已是现任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1981年出生,先后在北京大学、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健康科学中心(University of Colorado Health Sciences Center)、武汉大学获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

导致是次武汉肺炎疫症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具有包膜的正链单股RNA冠状病毒。王延轶主要研究方向恰巧为病毒与宿主的相互作用机制。其中之一的研究内容就包括:“以RNA和DNA病毒的感染为研究模型,运用表达克隆、亲和纯化等多种筛选方法,寻找病毒通过模式识别受体诱导I型干扰素表达这一过程的关键调节蛋白,从分子、细胞、动物模型等层次阐述它们的生物学功能与调节机制,揭示这些调节蛋白的失调在感染与免疫疾病发生中的作用。”

世界权威科学家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被基因改造的证据,很可能是中共的生化武器。

研究生产生化武器的武汉病毒实验室的病毒外逃; 研究发现武汉新病毒和中共研制的舟山蝙蝠病毒具有100%相似度

武汉实验室2017年开始时,美国马里兰州生物安全顾问蒂姆·特雷文(Tim Trevan)告诉《自然》杂志说,透明度是实验室的基础,”每个人可以自由发言的、信息公开的结构(对于确保BSL-4实验室的安全)至关重要。 ”  特雷文担心在中国的文化可能会使该实验室变得不安全。(译注:共产党专制党文化,让个人与公众没有言论自由、信息公开)

其实,根据《自然》的文章,SARS病毒已经多次从北京的实验室”逃脱”。

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距离华南海鲜市场约20英里,有些人想知道,这次疫情爆发的震央中心(outbreak’s epicenter  )是否巧合;但科学界目前认为()病毒是通过海鲜市场里的人畜接触,发生突变并传染给人类 。

但是,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微生物学家理查德德·埃布赖特博士(Richard Ebright )对《每日邮报》说,”现在(at this point ),没有理由怀疑该设施与(武汉肺炎)疫情爆发有任何关联,除了负责让医生(doctors)诊断它(病毒)的关键基因定序(crucial genome sequencing)。”

网络爆料:武汉肺炎病毒来源疑似中共制造

网络上有爆料称:“武汉的类SARS冠状病毒就是来源于中共军方2018年从舟山蝙蝠身上发现并分离的新型冠状病毒。病毒序列可以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基因子据库找到(NIH的GenBank),由南京军区军事医学科学研究所递交。并且通过技术故意更改舟山蝙蝠病毒,适于人类传播的新病毒。

 

舟山蝙蝠病毒

 

2003年SARS病毒被证实来自2013年发现的云南蝙蝠病毒,其中一个证据就是RdRP基因(作用是适应宿主身体的基因)达到87-92%的相似度。”

这一推断的核心支持理由为:“冠状病毒有四种重要蛋白质,海外专家今天对比小包膜蛋白(envelope Protein,简称E蛋白),发现武汉新病毒vs舟山蝙蝠病毒具有100%!作为一种变异度高,跨物种传播的病毒,出现这种100%相似近乎不可能的情况下居然出现了!”

 

Posted in 中国新闻, 官场黑暗, 悲惨世界, 治国无能, 灾难深重, 社会能见度, 谎言欺骗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