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六四忌日:天安门广场严密封锁,香港如临大敌

星期天(6月4日)是1989年天安门血腥镇压事件34周年纪念日。在北京市中心的天安门广场,当局为防止民众前往表达哀悼或纪念之意,进一步强化对广场以及周边地区的封控措施。而在曾经是中国唯一一个可以公开纪念六四的城市香港,警方则挥舞国安法大棒,如临大敌般戒备和禁止民众纪念六四

北京的天安门广场本来就已经实施非常严格的安全警戒措施。任何北京市民或外地游客要进入天安门广场,除了要事先网上实名预约外,在进入广场时,还要出示身份证件。而在星期天,虽然进入广场的游客仍然很多,而且入口处的游客还大排长龙,警方的戒备也明显增强。

据美联社报道,星期天徒步或骑自行车经过天安门广场北侧长安街的民众,经常会被拦截下来,要求出示身份证件。而持外国护照与记者签证的人则被告知他们需要特别的许可才能进入天安门广场周边区域。

六四忌日:天安门广场严密封锁,香港如临大敌

2023年6月4日的天安门广场前
2023年6月4日的天安门广场前

2023年6月4日的天安门广场前

六四周年纪念日到来之前,一些在天安门大屠杀事件中丧失子女的“天安门母亲”们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要求平反六四,并寻求“真相、赔偿和究责”。

美联社还报道,总部位于纽约的人权观察也再次呼吁中国政府表明对六四屠城承担责任。

“中国政府持续逃避对已有几十年之久的天安门大屠杀承担的责任,这也使得当局更大胆地拘押几百万民众、加剧检查与监控,以及试图在全世界破坏人权,”人权观察资深中国事务研究员王亚秋在一份声明中说。

而在香港,当局运用殖民时代的反煽动法以及2020年实施的国安法来打压异议。不过,美联社引述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的话说,香港不同声音的持续存在“清楚表明当局让人噤声和屈从的企图并未得逞”。

“香港政府阻止民众纪念这个日子的可耻行为完全媲美中国中央政府的检查制度,而且也是对天安门镇压中死难者的侮辱,”美联社引述国际特赦组织在一份声明中的话说。

1989年天安门血腥镇压事件发生后的30多年间,香港曾经是中国唯一一个可以在六四周年纪念日公开举办悼念活动,以纪念那些为了争取中国的自由民主而遭枪杀、甚至坦克碾压的几百、甚至上千青年学生和英勇市民的地方。

香港的维多利亚公园也曾是数万甚至十数万港人每年六四举办烛光悼念的场所。但是过去三年,港府以新冠疫情为借口,禁止民众在维多利亚公园举办六四烛光悼念活动。2020年6月4日,港人不顾港府与警方的禁令,仍然在维多利亚公园举办了一场声势很大的烛光悼念活动。不过,其中一些知名的活动人士遭到当局以“非法集会”的罪名起诉和判刑。

香港维园烛光悼念“六四”(资料图)
香港维园烛光悼念“六四”(资料图)

2023年6月4日入夜后的香港维园,悼念六四的烛光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场庆祝香港回归中国26周年的美食市集。

尽管今年六四来临时,当局已经解除了防疫封控措施,但是港人仍然无法重回维多利亚公园纪念六四,因为受到官方鼓励的香港26家省级同乡社团将在维多利亚公园举办家乡市集嘉年华活动,庆祝香港回归中国26周年,并以“家乡味、家乡情”为号召,展示来自中国各地的美食美味。现场保安严密,市民入场前需接受安检。

同时,香港警方出动6000警力六四当天在各大街小巷巡逻戒备。

美国之音驻香港记者邓凯欣报道,警方在铜锣湾记利佐治街及东角道交界设置检查站,不时拦查市民并带到帐篷下搜身及登记个人资料。据记者现场所见,不少被拦查的市民身穿黑衣或深色衣服。警员也要求在现场采访的记者出示证件及登记资料。

 

六四忌日:天安门广场严密封锁,香港如临大敌

香港警方在铜锣湾设置检查站,拦查过往市民 (美国之音记者邓凯欣拍摄)

据香港独立媒体报道,人称“王婆婆”的香港社运人士王凤瑶星期天下午身穿黑衣,在警方封锁线附近手持粉红色花束,举起“五一”手势,结果立即被警方抓捕送上警车。同一天,香港社民连主席陈宝莹和香港记协前主席麦燕庭也分别因为在维多利亚公园附近的铜锣湾展现对六四罹难者的怀念与哀悼而遭到警方的拘捕。

六四当天,至少有十人遭到警察的盘查并带走。另外,包括社运活动人士、社民连成员曾健成(绰号阿牛)和太太在内的另外一些人被警察截查后放行。

香港警方星期六晚发表声明,声称有四位港人因为“破坏公共秩序”或采取含有煽动意图的行动被捕,另有四人因为被怀疑扰乱公共秩序而被带走调查。

中共当局联手港府于2020年在香港全面推动实施国安法之后,香港大批民主派人士和崇尚自由的新闻工作者和业界主管都已被投入监狱或被迫出走。曾被誉为“东方明珠”的香港已陷入被许多人所痛斥的充满白色恐怖的“臭港”的境地。无人可以对当局表达不满或持异议,现在连每年举办六四烛光悼念活动的公共场所,也被堂而皇之地用来为当局歌功颂德,个人的悼念行为遭警察的禁止。

香港国安法实施以后,香港纪念六四的雕塑等视觉艺术品已经被移除,六四纪念馆也被迫迁移到美国纽约,而有关六四的书籍也全部从香港公立图书馆下架。

港人因为并不清楚警方如何利用反煽动法和国安法惩处纪念六四的民众,因此很多人只好选择以私人方式低调哀悼六四罹难者。

5/5 - (1 vote)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六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