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法道济 : 政变传闻不可信 习近平军事独裁稳固

最近,海外媒体流传的“xxx呼吁召开中共政治局紧急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主席”的消息,以及各种习近平遭政变下台的各种炒作,如雨后春笋占据网络明显位置。昨天网络传出的所谓大批军人乘坐无牌大巴进入北京的消息,所根据的仅仅是一个市民模糊视频,有些人想以此说明军事政变的发生,太过牵强。

习近平皇帝
习近平皇帝要统治世界

因为如果真是政变,军队会全副武装,坦克铁甲开进北京,绝不会乘坐民用车辆,悄然进京,根本不可能作为政变力量使用。应该是部队换防,只换人不换装备,以避免引起外界的质疑和猜测,影响政局的稳定!可以看出这又是一小撮怀有良好愿望的精英分子所杜撰出来的消息,美好梦境,空中楼阁,看不出有任何实现的可能。

我们知道,在19大特别是2018年修宪以后,中共的权力体制已经产生了巨大变化,进入了那种王朝末期的非理性时代,国家机器极大的强化,变得更加简单残暴。权力日益集中在极少数人手中,以往的相对制衡性的寡头体制,变成简单直接的绝对一元化,最终将过渡到军人执政。

许多人可能不认同目前中共统治的日益军阀化的观点,认为现在台面上还是以中共党政体制在发挥作用,看不到有军人干政的影子。如果我们简单分析一下,就会看到,这不过是表面现象,实际上这些党政机关及领导人已不再有政治实权,以往占主导地位的元老干政,以及9常委乃至7常委的寡头领导班子,已经退化成傀儡政府,变成执行机构,而代之以国安委为龙头的领导体制,实际上就是以习近平为首的,以许其亮、乙晓光等空军将领把持的军人政府。

众所周知,自19大江泽民的军中心腹贾廷安辞去军职以后,标志着江泽民最终放弃了对军队的掌控,习近平建立起以许其亮上将为首的空军掌军班底,控制了军队的绝对权力,采取了以防卫首都为核心的掌军路线,将中部战区的近40万野战精锐以突然袭击的方式调入北京市区,分九道防线将北京团团围住,开始了对北京的铁桶一般的严密封锁和控制。这一惊天措施,产生了一系列重大影响,彻底改变了中共长期以来的权力体制,开启了新模式,为军队直接参与党政事务打开了大门。

第一,乙晓光空军上将执掌中部战区司令,调大军进入北京,首要的任务就是阉割中央警卫局的政治功能,接管了北京城防,占据所有城内战略要点,如中南海及西山的警卫防务,所有地下通道的防卫及使用权,以及其他军事战略设施,把北京城置于中部战区野战部队的控制之下,同时也把中央国家领导机关置于军队的监视之下,最终从根本上奠定了习近平的权力根基。

第二,中央警卫局的破产,割断了中共领导层与武装力量的纽带,使党政机关和领导成为军队的附庸,把“党指挥枪”变成了一句空话,军队则成为除了习近平以外,任何人都无权染指的权力核心,凌驾于党政机关之上。

从苏联及中共以前的历史上看,所发生的历次宫廷政变,如赫鲁晓夫下台,四人帮被抓等之所以成功,关键就在于,在共产党中央领导机关与军队之间,存在着中央警卫局这样一个准军事机构(前苏联初期称斯大林特别秘书处,后来改成克里姆林宫卫队,掌管着庞大的苏共中央禁卫军)。这个准军事组织,不受中央军委的领导,往往直属最高领导人个人指挥;负责首都的卫戍防卫,掌管着中央主要领导人的生活服务及警卫安全。控制着北京市区一切安全事务,其权力影响足以左右北京的政局。这个机构另一个任务就是屏蔽军队的干政倾向。

 

任何野战军不经军委几头对案的正式调兵手续,不得接近北京,违者是灭九族的罪过。而中共北京卫戍区,实际上就是对外不对内的武装力量,如果有任何武装力量接近北京,卫戍区负责顶住,不准其进入市区,为中央领导人逃避政变赢得时间,以此配合警卫局,来保证中央警卫局在北京的绝对控制权。而前苏联的克林姆林宫卫队等准军事组织,其作用和体制与中共的中央警卫局相同,而且准确说,中央警卫局的建立,正是老毛学习苏共经验的结果。由于中央警卫局的存在,中共军队被屏蔽于北京之外,很难对中共高层权斗起到直接影响。

一旦党内国家发生危机,如领导人死去,而中央警卫局的掌门,往往就成了各方都要争取的关键性人物,他的动向会对今后的政局发展起到根本作用。作为中央警卫局首脑,虽然权重,但名分并不高,依附性强。在这一点上,军队首脑就具有比中央警卫局有优势,可利用手中兵马造反夺权,政治上自成一系。中央警卫局政治上永远是家臣地位,上不得台面,大事发生,必须要依附于党内高层某一势力。这就给党内高层利用中央警卫局博弈夺权创造了机会,在一定条件下,实现党指挥枪。如老毛死后的汪东兴,依附于华国锋、叶剑英,抓捕四人帮,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在前苏联,斯大林死后赫鲁晓夫上台,相继搞掉马林科夫、贝利亚等,都是以党的名义,利用了克林姆林宫卫队为后盾,一举干掉政敌。后来勃烈日涅夫等也是照方抓药,以政治局、书记处绝对多数的名义,说服克林姆林宫卫队,支持自己最终拿下赫鲁晓夫,政变成功。

第三,通过以上分析,习近平建立了以野战部队掌控北京的权力新模式,带来的首要红利,就是割断了中共领导层其他成员与武装力量的联系纽带,杜绝任何党指挥枪的可能性,把政治局及常委会变成了手不能缚鸡的样子货,彻底消除了党内异己政变的任何企图;消除了反对自己的政治力量,利用政治局扩大会议之类的名义,少数服从多数的党内规则,废掉自己的任何可能。因为这些党内异己力量,无法说服军队参与进来,所以开的会再大,参加的人再多,也只是空喊口号,产生不了实际效用;大兵一来,大家作鸟兽散。可以说,习近平调兵进京这一战略举动,虽然名声很差,受到全党指责,但是确使自己的权力基础空前稳固,把以往威风八面的元老政治,退休常委变成了缩头乌龟,现任政治局常委只能俯首帖耳,不敢乱说乱动。

第四,以军委副主席许其亮、中部战区司令乙晓光以及丁来航、于中福、范骁骏、安兆庆、刘德伟、常丁求等空军将领,这些少壮军人,大部分人的姓名,对大众来讲都很陌生,不为世人所了解;但他们都是习近平手里提拔的亲信将领,是当前军队的主导力量,带兵骨干,对习忠心,手握重权,前途无限,其目前在政坛的份量,要远远超过一般的中央委员,甚至更高职位的党政领导。同时这些人年纪轻,资历浅,均与江泽民、贾廷安、徐才厚、房峰辉等老一代军中前辈关系不深,眼里只有习近平,不会买其他那些老梆子的帐,使众多前朝忠臣,反习余孽,想插手军队者,找不到下手处,这无形中也增加了反习的难度,使习的统治更加无懈可击。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那些所谓“开会、政变”的消息,都应该是空穴来风,应该是体制外精英放的试探气球。从现实来看,体制中高层人物都是现实主义者,即使再反对习的政策方略,也不会鸡蛋碰石头;不可能的事,而且是玩命的勾当,搞得身败名裂,甚至身首异处,抄家灭族,没人愿意趟这个浑水。即使退一万步讲,真要强行开会,习近平利用军队掌控首都控制权,只要以一旅之师,封锁城内交通,让那些老梆子找不到家门,就釜底抽薪,迎刃而解。或者通知中央保健部门,停了某退休常委的药,或者撤回他们的保健医生,就足以让他们跪在地上,认罪伏法了。所以说利用现有党政军体制反习,毫无成功的成算。当然也不能说绝对不会发生政变,但鉴于共党处心积虑的安保措施,严密掌控,部队部署犬牙交错,不相统属,互相监视,铁桶一般严密,发生政变并且成功的可能性应该是忽略不计的。

 

(附:习家军将领名单:
许其亮 空军上将: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
乙晓光 空军上将:中部战区司令;
丁来杭 空军上将:现任空军司令员;
于中福 空军上将 现任空军政委;
范骁骏 空军上将:北部战区政委;
安兆庆 空军上将:武警部队政委;
李凤彪 空军上将: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员
刘德伟 空军中将: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副主任;
常丁求 空军中将: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
李勇 空军中将:中央军委联勤保障部队司令员;
郭普校 空军中将: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政委;
徐安祥 空军中将:空军副司令;麻振军 空军中将:空军副司令;
俞庆江 空军中将:空军副司令;郑元林 空军中将:空军副司令;
韩胜延 空军中将:中部战区副司令;张义瑚 空军中将:中部战区副司令;
孙和荣 空军中将:东部战区副司令员;黄国显 空军中将:东部战区副司令员;
贾志刚 空军中将:南部战区副司令员;周利 空军中将:南部战区副司令员
王伟 空军中将:北部战区副司令员;许学强 空军中将:北部战区副司令员;
王强 空军中将: 西部战区副司令员;战厚顺 空军中将:北部战区副司令员)

Posted in 中共内斗, 二次文革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