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 黑暗锅论坛

轰动德国的复仇案:法庭上开枪 她当场打死凶手

1981年3月,西德一个母亲在拥挤的法庭上扣动扳机,杀死了因谋杀7岁女儿而受审的凶手,轰动了世界,向公众提出了一个问题:为被害孩子复仇是否正义?

玛丽安·巴赫迈尔(Marianne Bachmeier)在成为著名的“德国复仇母亲”之前,是位有着痛苦人生经历的单身母亲。她有着不幸的童年和青年时代,父母早早离异,16岁就未婚先孕,先后和男友生下两个孩子,因为缺乏经济能力被剥夺了抚养权。

1973年她经营起一家酒吧,终于有了第三个孩子,取名安娜,是一个快乐豁达的小女孩。1980年5月5日,七岁的小女孩和母亲吵了嘴,没去学校,落入了邻居克劳斯·格拉波夫斯基(Klaus Grabowski)的手中。

克劳斯35岁,有过性虐待儿童的犯罪记录,曾在精神病院接受过化学阉割手术。后来,在法院批准下他接受了荷尔蒙治疗,人们怀疑这使他恢复了性欲。

image.png

 

克劳斯把安娜囚禁在公寓里长达几个小时,最后用一根连裤袜将她勒死,将尸体转入一个纸板箱中,抛弃在附近的运河河岸。

警方抓获了克劳斯,他对谋杀事实供认不讳,却声称是小女孩先勒索了他,威胁如果不给他钱就要告诉母亲,他一怒之下才勒死了她。而辩护律师声称,他的行为是由于荷尔蒙失调所致。这些说法深深激怒了悲恸中的母亲。

一年后,当克劳斯在法庭接受谋杀案审判时,她报仇了。

1981年3月6日,在吕贝克地方法院开庭的第三天,玛丽安从钱包里掏出一把0.22口径的贝雷塔手枪,对着凶手后背扣了八次扳机。克劳斯被击中六枪,当场死在法庭的地板上。

一个目击者称,她听到悲伤的母亲说:“我想杀死他。”事后,玛丽安对警察说:“我想当面朝他开枪,但他在往前走,我只有朝他后背开枪,我希望他死了!”

当庭开枪杀死谋害女儿的凶手,玛丽安迅速成为舆论的焦点,随后对于她的审判受到了德国公众的严密追问,世界各地媒体也纷纷赶来报道,人们都在追问一个问题:为了7岁孩子的复仇行为是否正义和合理?

德国新闻媒体将其描述为“战后历史上最引人注目的治安司法案例”。

image.png

面对媒体的玛丽安

在审判过程中,玛丽安声称在法庭上看到了女儿的异象,一时冲动开枪,不承认是蓄意谋杀。但多年后有人揭露,她曾在酒窖里进行过射击练习。而一位医生曾见到玛丽安在一个本子里写道:“安娜,我为你做了。”

这起案件的道德和法律冲突,引发了德国公众的极大关注,很多人认为玛丽安只是一个复仇心切的母亲,并非冷血杀手,也有许多人对她的动机表示同情,但仍然谴责她的行为。

法院最终以过失杀人罪和非法持有枪支罪,判玛丽安入狱六年。根据一家调研机构的调查,28%的德国人认为量刑得当,27%的人认为量刑太重,25%的人认为量刑太轻。

1985年6月,玛丽安只服了一半徒刑就被释放出狱。她移居尼日利亚,在那里结了婚并一直居住到九十年代,于1996年胰腺癌去世,只活到46岁。她被安葬在小女儿安娜墓地旁边,时隔十五年后,母亲终于永远和女儿不分开了。

所谓正义,应该建立在尊重死者伸张公道上的,对于这种惨无人道的杀人犯,还要推卸责任逃避法律制裁,一枪了账已经算是很正义的事了。当然我们要尊重法律,如果每个人遇到这种情况都自行解决,这个社会就乱了。

动漫《死亡笔记》的主角,就是觉得世间邪恶太多,所以拿起了笔结束一个又一个罪犯的生命,觉得自己是神一样的人物。但扭过头来说,肆意的践踏生命,这算是正义吗?

Posted in 普世价值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