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缅甸反共军队V字旅发展很快,中共急招缅北中国人回国否则取消户口

陆惊现多个反抗团体 V字旅为何让中共如此恐惧?(视频)

据海外《自由圣火》网站最近发布的消息,自2021年4月以来,中共趁缅甸大动乱之机,再派出大批国安人员,秘密进入缅甸,特别是中、缅、泰交界的金三角地区,企图对缅北出现的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基地包括有代表性的V字旅中国自由军,再次进行围剿。看中国记者就此相关话题采访了旅居澳洲的著名法学家、《自由圣火》网站的总编辑袁红冰教授。

V字旅政治宣言破中共谎言

据悉,V字旅人数不过几千人,而且在境外,为什么会让中共会如此大动干戈?袁红冰对此表示:“中国革命党在缅北建立的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这个政治基地,它是有十多个组织和团队共同形成的,V字旅是其中的一个团队。那么V字旅现在为什么成为了缅北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这些政治基地的象征了呢?就是因为在这十多个政治团体中,只有V字旅在去年的九月份,发出了一个政治宣言式的视频。V字旅要通过民主革命的方式,要通过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方式,来实行人民在暴政前起义的权利,继而摧毁中共暴政。这样的一个政治宣言,就给缅北整个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基地做出了一个政治的定位。

在此之前,中共不断地想要污名化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这支力量,它们把什么缅北地区说成是什么犯罪集团的地方,诈骗集团的地方,贩毒集团的地方,走私枪支的地方。总之他们想通过它们的大外宣和大内宣,用它们谎言的铁幕来遮盖住缅北已经出现了武装反抗中共暴政政治基地的这个事实。V字旅发出这个政治宣言之后,就等于在中共暴政所制造的这个谎言的铁幕上,撕开了一道裂口。”

V字旅政治宣言-开启中国人民暴政前起义的最强音

袁红冰认为:“我们知道过去几十年,关于中国当代民主革命的理论,不断地有人在探索,也不断地有人做出一些努力,去让这样的一种政治意志,主导中国的反抗运动,就是对中共暴政抱有极大幻想的所谓改良主义思潮。改良主义的思潮的核心是,他们指望中共暴政主动地通过自我改良,把他们的专制权力交还给人民,指望中共暴政主动的放弃它们的专制权力。这本身就是一种幻想。但在过去几十年,在这样一种改良主义主导的基础上,中国的反抗运动在反抗中共暴政的过程中,一直显得软弱无力。

所以这一次V字旅的政治视频,以及V字旅所进行的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实践,可以说是迈出了史诗性的一步。从此之后,中国当代民主大革命意旨,也就是通过全民反抗和人民起义,通过武装的反抗,执行人民在暴政前起义的权利,就将成为中国反抗运动的主题曲和最强音,这是中共暴政害怕V字旅的一个原因之一。”

V字旅的示范榜样作用令中共恐惧

袁红冰进一步表示,中共对V字旅如此恐惧的另一重要原因是害怕V字旅所起的示范作用和榜样作用。“有一些五毛、粉红、战狼,也有一些昏昏庸庸的韭菜们,不断地讲,你们V字旅现在不就是几千人吗?中共有好几百万军队,好几百万警察,还有那么多的监狱,那么多的狗官,你几千人怎么和他们抗衡呢?这种说法就是不懂一个基本道理。请大家想一想,前苏联是不是当时也掌握着几乎世界上最强大的核武器?是不是也有几百万的军队?一千多万党员和官员?它们为什么在全民反抗和人民起义前瞬间就土崩瓦解?原因就在于,共产党的军队本身也应是由人组成的,军队和警察中的绝大多数成员,也来自于人民。所以只要民心变了,军心就会动摇。

V字旅他们发挥的主要作用是两点。第一个作用,就是通过铁血战志气,引领整个中国社会,引领中国人民,走出对中共暴政的恐惧。中共暴政之所以能够延续到今天,重要的原因之一,它就是用国家恐怖主义的暴力,制造了普遍的恐惧情绪。所以V字旅他们第一个令共产党感到恐惧的效能就是,他将铁血战志、用英雄史诗般的反抗,引领人民走出对中共暴政的恐惧。只要人民走出了对中共暴政的恐惧,再次爆发像六四那样或者像前苏联那样的全民反抗和人民起义的条件就成熟了。”

习近平现已失掉了民心、官心

袁红冰认为,中共政权现在是四面楚歌,内外交困,特别中共党内、政府内的矛盾,可以是日趋激化。“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习近平已经成为孤家寡人。习近平不仅是掉了民心,他现在实际上也失掉了官心。所以在这种情况下,V字旅对中共暴政国家恐怖主义的国家机器的打击,和对一些罪恶滔天的中共狗官的惩罚,将极大的震撼中共的官心,激化中共党内矛盾,从而催生出宫廷政变、军事政变,或者其它重大的政治事变。这样的事件一旦发生,就会在中共专制铁幕上撕开裂痕,就会给全民反抗和人民起义的崛起创造条件。这是V字旅所存在的两个令中共暴政感到恐惧的根本原因。”

《自由圣火》网站定位承担的两项使命

另外,根据《自由圣火》网站近日消息,中共对回大陆的凡手机中留下观看过《自由圣火》网站信息的人士,都会遭到行政拘留或者刑事拘留。袁红冰对此表示:“我是自由圣火网站的总编辑。一个化名哈里人他是网站的站长。《自由圣火》网站现在是一个团队。我们《自由圣火》网站是前不久刚刚复刊的。在此之前,《自由圣火》网站由于遭到了中共的终极性的攻击,不得不停刊。现在我们经过一个长时间的准备之后,重新复刊。在复刊的时候,《自由圣火》网站就给自己定下了两项宗旨或者两项使命。

第一项使命,就是在中共暴政所造成的中国文化精神的废墟上,重建我们文化的祖国。大家都知道,中共暴政建政以后对东亚大陆上的各个民族,实行文化性的种族灭绝,用共产党文化来统治中国,统治东亚大陆,而首先被灭绝的就是华夏文化的灵魂。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说中共暴政是中国万年历史中,最凶残的卖国贼集团,因为它们摧毁了我们心灵的故乡、精神的家园和文化的祖国。因此重建文化的祖国,就是我们《自由圣火》网站所要承担的第一项使命。

我们要承担的第二项使命就是摧毁中共暴政,创建自由民主的联邦中国。在中共暴政之下,东亚大陆上的各个民族和所有的中国人,实际上都处于中共暴政的政治奴隶卑贱的地位,中国人被剥夺了属于自由人所有的政治权利和精神自由的权利。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只有摧毁中共暴政,才能够创建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那么从另一个角度看,也只有摧毁中共暴政,中国获得了自由,我们重建文化祖国的事业,才可能真正取得成功。

基于这两个使命,《自由圣火》创建了中国自由军讯息发布平台。这个讯息发布平台,不仅是为V字旅、为缅北中缅边境的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政治基地的各种团队提供讯息发布的平台,同时我们也给在中国境内的革命党团队和组织,比如说华夏同盟党,中国青年自由行动党,中国自由军蝙蝠侠战队等等,这一系列当代中国革命党人,在中国境内的组织和团队,提供讯息发布的平台。

因为现在中共暴政实行的是高科技下的特务统治,因此在国内活动的中国革命党人的团队和组织,现在普遍采取的是去中心化的组织机制。《自由圣火》这个平台,或者说《自由圣火》的中国自由军讯息发布平台,就是要树起一个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实现人民在暴政前起义的权利的战旗,同时我们也给国内的各个革命党团队和组织,通过讯息发布,提供一个战略性的分进、合击、协调一致行动的联系机制,这就是我们现在要创建中国自由军讯息发布平台的宗旨。”

中共当局企图扑灭《自由圣火》

袁红冰还披露了中共针对《自由圣火》网站有专门的内部文件。“我们从V字旅所俘获的一些中共派到缅北的一些特务和间谍,从他们的审讯中得知,中共暴政现在不断地想要探听《自由圣火》网站和V字旅、缅北的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政治基地是怎样进行联系的。通过他们的这些特务的交代我们还知道,中共暴政内部特务之间进行过一个文件的传达。在这个文件中,传达了习近平的一个批示,那就是一定要扑灭《自由圣火。》现在他们对《自由圣火》正在进行讯息收集,而且已经开始对《自由圣火》网站的作者进行全面的威胁,而且还想探知《自由圣火》运作经费的来源。

关于这个问题,我在这里可以明确地讲,我们不会去进行任何募捐。《自由圣火》网站团队,是一个志愿者团队,我们的资金都由我们自筹。我们不仅自筹《自由圣火》网站运作的资金,而且我们还尽我们的可能给缅北的中国革命党人、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政治基地,提供资金支持。

总之,《自由圣火》网站为了履行自己摧毁中共暴政的使命,会全力的支持中国境内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实行人民在暴政前起义权利的各种革命党的团队和组织。”

V字旅在粉碎中共围剿中蓬勃壮大

据悉,自V字旅发表视频后,很多网友都很关心和敬佩V字旅的年轻勇士,同时也担心他们的安危。袁红冰对此表示:“这个我就总体上谈一下,中国革命党人在中缅边境的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政治基地,是在2020年正式创建的,就是在去年的年初,中国发生武汉大瘟疫之后,再加上习近平全面的回归毛泽东原教旨主义,使整个中国社会处于一种绝望的状态。很多年轻人在绝望之中,走上了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这条道路。

最初创建的时候,我就讲过是有11个组织和团队,V字旅只是其中的一个团队。去年11月份,中共暴政联络缅北亲共军阀,中共自己也派出了大量的军警,进入缅北的丛林中,对V字旅和其他武装反抗运动的组织,进行军事围剿,当时中共还派出了无人机进行助战。但是由于缅北丛山峻岭、原始密林中是极其适于游击战的地方,而且再加上这些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自由战士们的英勇反抗,彻底粉碎了那次围剿。这个过程中,特别是V字旅的成员,显得极其之英勇。

在那次反围剿之后,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这个运动,得到了一个巨大的发展。其实现在就是在整个东南亚金三角地区,有将近七、八万中国境内因各种各样原因跑到那边的各种各样的人员。其中有政治觉悟的,就加入到了V字旅和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这个运动之中。”

缅北反抗中共暴政基地与缅甸民众结成同盟

据袁红冰介绍,在缅甸发生军事政变之后,中共暴政又收买缅甸的军政府,对武装反抗中共暴政在缅北的基地进行全面的围困。“在反围困的作战中,V字旅和自由战士们又一次取得了胜利。这个胜利当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缅甸人民在反抗军政府的军事政变中,显示出了及其英勇的战斗精神。据V字旅的一些朋友们讲,他们看到缅甸人民反抗军政府的那个英勇悲壮,那是远远胜过八九六四的时候当时中国人的反抗。所以现在缅甸军政府,对于中缅边境的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运动的围困,也再次遭到了失败。而在这次失败之后,V字旅和自由战士的力量,进一步得到了加强。

所以我在一篇文章中讲,现在整个V字旅和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自由战士,是兵强马壮,形势大好,所谓血战出劲旅。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状况,就是中共暴政现在动员几乎全部的军警宪特力量,企图切断V字旅和中缅边境地区的自由战士和中国国内的联系。中国内部的良知人士传出的讯息,中共暴政的国安、公安部门得到讯息,V字旅已经有大批人员返回了中国,准备和国内的华夏同盟党,中国青年自由行动党,一起发起打击中共暴政的行动,这使中共暴政极其恐惧。

这个讯息是不是真实的,我不知道。因为我们只是从中共内部的良知人士得到了这个讯息。所以现在整个情况,当然有更多的不方便来讲,但是就目前而言,整个局势大好,尤其值得一提的是,V字旅和中国的自由战士,现在事实上已经和缅甸的自由民主的反抗力量,结成了一个战略同盟,来共同反对支持缅甸军政府的中共暴政,这就使V字旅和中国自由战士,在缅北地区的生存空间进一步扩大。”

中国自由军蝙蝠侠战队在中国创建

袁红冰进一步介绍说:“在去年V字旅发布了政治宣言式的视频之后,宣言里号召中国人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而且提出了希望在中国国内到山林中去展开游击战。后来《自由圣火》网站发布过一个讯息,在中国最大的丛林就是14亿中国人,只要平时隐身于14亿人中间,行动时、作战出击时,再进行作战行动,展开游击战行动。这是一个基本的在中国展开城乡游击战的战略。

在这样的一个讯息发布之后,在中国国内就出现了中国自由军蝙蝠侠战队。这种蝙蝠侠战队,他们一般都是两、三个人形成一个战队,各个战队之间是一种去中心化的讯息网络式的联络机制。同时他们又根据《自由圣火》的中国自由军讯息发布平台,所发出的各种理论和现实的战略方向,来决定他们的战略出击对象。所以从多个渠道得到的讯息,就是中国自由军蝙蝠侠战队,现在已经在中国国内完成了初步的创建,分布在十多个城市中。”

大陆民众以各种方式突破网络封锁

袁红冰最后表示,目前中国民众纷纷突破网络封锁观看海外网站。“国内有各种方法。据我们所知,中共的各种官员、各级官员,特别是处长以上的官员,他们都可以看海外的网站,他们有他们的方法能看到。中共的官员现在对这个《自由圣火》网站极其感兴趣。另外一个,就是要感谢法轮功学员多少年来艰苦的努力,不断地创造出各种各样的翻墙软件,很多人就是通过这样的破网软件,翻墙到海外来观看《自由圣火》这个网站。

 

再不回来,户口就要注销了。

6月以来,中国国内各地陆续发布通告,对非法滞留在缅北地区的人员实行集中劝返,对于疑似偷越中缅边境违法犯罪的失联人员,如不在限定期限内回国,将注销户口。

随着限定日期一天天临近,各口岸附近,报名办理手续、等候隔离的滞留人员排起长队,在缅北地区开超市、餐馆的商户也急着处理商品、转让店铺,争取在本月底前回国。

“支持打击电信诈骗,我回国后再也不会来缅北了。”在佤邦开超市的湖南人张先生告诉极目新闻记者。

 回国人员排队等候隔离

“凌晨3点多去排队,上午9点马上就要排到了,结果没号了,6月15日继续去排。”

“晚上10点去果敢老街排的,上午8点终于拿到号了。”

在抖音平台上,不少滞留缅北人员每天都在交流,分享排队回国的最新消息。

缅北地区有4个城市与我国云南省接壤,包括掸邦的第二特区佤邦、木姐、果敢、掸邦东部第四特区小勐拉。边境线上有多个口岸,滞留人员每天都会打听,各口岸最近放号排队的时间。

一名此前滞留缅北的网友分享了自己排队回国的经过。首先,要在缅甸当地政府排队拿号,最好凌晨三四点就去,甚至更早;在缅甸方隔离点隔离3日并做两次核酸检测后拿到核酸检测报告。入境国内后,要在口岸附近隔离21天,对非法出入境人员还要罚款。

“现在回国后,在边境隔离点隔离14天,回到老家后还要隔离7天。”在佤邦勐波县开超市的张先生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他的妻子先报名,目前正在边境的隔离点。

张先生今年37岁,湖南邵阳人。他说,自己以前在国内开鞋店,三年前他和妻子来到缅北,跟兄弟合伙开超市、鞋店。

“这边比较好做生意, 赚钱多。”张先生说,缅北地区的中国人很多,有像他这样做生意的,有做基建的,当然也有一些人是搞电信诈骗的。

“来我店里的顾客就有,我看得出。”张先生介绍,来做电信诈骗的人年纪较轻,一般是30岁以下,像他这种年近40岁的,就干不来。

张先生介绍,随着国内严厉打击电信诈骗,当地目前从事电信诈骗的人很少了。“有的回国了接受调查了,有的转移到其它地方去了。”张先生说,目前在各口岸排队等候回国的,除了参与电信诈骗人员,还有很多是在当地做正经生意的。他和妻子此前也接到了老家派出所工作人员的通知。大家都想赶在6月30日前回国,所以排队拿号的人很多。

  留守商户急着转让店铺

“我们开个5家店,需要处理。”张先生说,他让妻子先回国,自己留下来善后。但因为大家都急着回国,店铺不太好转让。此前,他在超市门口张贴了转让消息,最后将店铺转给了一个当地人,但亏了40多万。剩下的4个店铺都不太好转让,目前他准备将存货处理掉,低价卖出去,尽量止损。

“我两个孩子都在老家上学,回国后可能赚钱没这么多,但总会有办法的。”张先生笑着说,自己在当地开了证明,证明自己在缅北从事正当经营,回国后接受调查时,可以向公安机关解释。“我支持打击电信诈骗,回国后再也不会来缅甸了。”张先生称。

阿锦也是湖南邵阳人,她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自己来佤邦10多年了,开了一家日化用品店。周围很多人接到了限期回国的通知,不少老乡也在等待回国。但她看着满店的货,不知如何抉择。

在缅北地区一外卖平台,极目新闻记者看到,许多餐馆均已停业。该平台在勐平县一共登记有169家餐馆,其中只有42家处于正常营业状态,其它127家餐馆都已停业,餐馆的电话也是空号。

仍在当地留守的一家湖南菜馆老板曾女士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她是湖南邵阳祁东县人,53岁,和丈夫来缅北开餐馆多年了。  曾女士说,自己还没接到老家的通知,但因为大家都说要在6月30日之前回国,所以自己也想着尽快将店铺转让,和丈夫回国。

“我们在这里很多年了,生意都还不错,每个月能赚几万块。”曾女士说,感觉这里赚钱相对比较容易,不过也有人来这边开餐馆,最后生意惨淡,不得不关门的。

曾女士也在关注各口岸排队的消息。她说,虽然不太舍得离开,但两个女儿在老家,她和丈夫最后还是会选择回国。

Posted in 军事动态, 维权斗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