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北戴河会议后,人大常委叫停了反外国制裁法;朱镕基大骂习近平是中华民族罪人!

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8月20日闭幕,但会议出乎意料地未将“反外国制裁法”列入港澳基本法附件三的法律草案进行表决。有学者分析认为,反制裁法将加速外资大手撤离香港,失去为中国经济“输血”的重要支柱,故中共这次只能“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中共政治局7月北戴河会议或敲定六中全会时间主题
中共政治局7月北戴河会议或敲定六中全会时间主题

据美国之音报道,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从17日在北京开始到20日结束,共进行了四天。会前香港和国际媒体都普遍预期会议将审议“反外国制裁法”列入港澳“基本法”附件三决定草案,并会予以通过。这一预测也得到过参加这次会议的香港代表谭耀宗会前证实。

但谭耀宗在20日又对港媒说,常委会会议审议了关于增列附件三法律议案,但会议决定暂不表决,对有关问题继续进行研究。

人大常委会临时叫停表决,做法极不寻常,也让外界颇感意外。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的分析指出,北京近期倡议的多项政策,都令外资感到担忧,实施反制裁法,担心外资会被吓跑,造成对港实际伤害比吓阻作用大。

港媒星岛日报20日的报道说,香港社会,尤其是商界和金融界对于反制裁法在香港实施议论纷纷,究竟应该如何实施,是用本地立法形式还是照搬全国性法律,不同的实施方法会造成不同的结果和影响。

有商界人士指出,若“反外国制裁法”在香港施行,在港国际银行可能要面临执行美方或中方制裁的“二选一”压力。亲中学者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表示,北京要评估法律在香港落实时,美国同香港需脱钩的风险,以及香港经贸地位的挑战等因素。

自由亚洲电台引用中国金融学者司令的分析认为,最近中共公布经济数据大失所望有关,外界普遍认为中共寻求新经济增长动力的困难前所未有。他们不希望反制裁法加速令外资撤离的最后一根稻草被压倒。但中共又不得不将反外国制裁法提交到人大,让媒体舆论宣传一番,因为要打民族主义牌,中共又爱面子。最后只能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路透社20日发出的报道认为,中共监管当局对许多行业进行的大刀阔斧的强化管理措施在香港银行业和其它金融机构中引起的恐慌有关。香港股市近日连续出现大幅下滑,中概股遭到持续抛售,数万亿美元的市值蒸发。

朱镕基:习近平就是民族罪人!(视频)- 大陆微博上疯传朱镕基2002年11月19日有关香港的谈话

大陆微博上疯传的是朱镕基2002年11月19日有关香港的谈话。当时,朱镕基出席香港特区政府在礼宾府举行的欢迎晚宴时,针对当时的香港局势发表了近半个小时的演讲。

当时,香港经济陷入谷底,时任特首董建华向访港的朱镕基求救,朱镕基以脱稿方式即兴演说指出,香港的优势并没有丧失,竞争力和经济实力没有降低,香港完全可以凭藉自己的力量克服当前的困难。

中共两会宣布的”港版国安法”将赋予中共对香港更大的控制权,并可能削弱香港拥有的自由——这种自由将香港与中国区分开来。

港版国安法”的内容包括”分裂国家”、”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外国干预”及”恐怖主义行为”。消息称,新法不需要经过香港立法会审议,将直接放入《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实施。

该恶法实质上颠覆香港剩余的自由,断送香港的”一国两制”,将香港完全置于中共的控制之下。

这项于5月21日宣布的恶法,再次燃起了人们对中共威权政府在香港特区影响日益扩大的恐惧、愤怒和抗议,也引发了人们的担忧。

5月23日,网络传出一段前中共总理朱镕基有关香港的谈话。这段视频是朱镕基在香港礼宾府的内部演讲,没有讲话稿,当时的中共党媒也没有报导。这段视频现在来看,真有点”解禁”的味道。

发放视频的网媒说,香港的一国两制到了关键时刻。今天的香港,何去何从?中央对待香港的定位,从邓小平开始,都是非常明确的,在朱镕基讲话里透露了更多有人情味的东西,有人为香港的明天担心,这个演讲,没有迴避这个问题,香港的定位,从朱镕基的讲话中也看出一些重要信息。

这段视频的具体时间是2002年11月19日,时任中共总理的朱镕基,出席香港特区政府在礼宾府举行的欢迎晚宴。期间,他针对当时的香港局势,脱稿讲演了近半个小时。

香港经济当时陷入谷底,时任特首的董建华向访港的朱镕基求救,朱镕基在即兴演说中指出,香港的优势并没有丧失,竞争力和经济实力没有降低,香港完全可以凭藉自己的力量克服当前的困难。

朱镕基强调,作为中国一颗璀璨的明珠,香港是大有希望的,大有前途的,要寄希望于香港600多万人民,寄希望于香港的年轻一代……。

他说,”我就不相信香港会搞不好,如果香港搞不好,不但港府官员有责任,北京中央政府也有责任,香港回归祖国,在我们手里搞坏,我们岂不成了民族罪人?不会的!”

演讲结束后,朱镕基走下台之时,突然高呼”我爱香港”,引起会场经久不息的掌声,也赢得香港各界的好评。

然而近年来,中共高层推动各种条例法规,频频在香港问题上出手,即使在经济、政治和外交等领域中出现不利后果也在所不惜,毫不遮掩地蚕食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北京以来赋予高度自治的”一国两制”框架,引发香港社会动盪。

 

Posted in 中共党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