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货真价实的学历刺痛了”习博士”玻璃心, 司法部书记提前下岗

众所周知,自从“文革”结束之后,中共国务院部委虽然经过了N次“机构改革,但四十多年下来,大多数的国务院部委都一直施行的是单一首长,或者说党政职务合一制。即国务院各部委的部长、主任同时担任该机构的党组书记(少数机构设党委而非党组),党、政职务合一,党组会议、部长办公会议等都由其主持。

而从胡锦涛到习近平时代,已经先后有七八个国务院部委先后或者正在施行“双首长制“。在中国大陆内部,它有时也被称之为”双长制”或者“双头制”。

不过,与我们介绍和分析的交通运输部,外交部还有公安部所不同的是,其他的曾经施行过双首长制的国务院部委,有的是因为行政一把手为“党外人士”,所以必须再安排一个中共党员担任党委或者党组书记。有的则是因为在机构改革的过程中,多部门合并导致合并前的那些机构的正职负责人的去向成了中共当局的组织难题,于是便采取了一个最为简单的解决办法,那就是合并前的两个机构的一把手,在这两个机构合二为一之后,一个出任新合并机构的行政一把手,另一个出任新合并机构的党组或者党委书记。

这方面的例子很多,比如2001年,当时的国家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与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合并,组建新的“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简称“质检总局”),两个副部级单位重组为一个正部级单位。原检验检疫局局长李长江出任质检总局局长,原质量监督局局长李传卿出任质检总局党组书记。再如2013年国家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总署合并组建为新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原广电总局局长蔡赴朝、原新闻出版总署党组书记蒋建国,分别出任新总局的局长、党组书记。而这些机构的“双首长制”因为本来就是权宜之计,所以施行的时间都不是很长。

另有一个值得特别介绍的是2018年3月新组建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也曾是“双首长制”。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党组书记、局长张茅是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首任局长,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党组书记、局长毕井泉为国家市场监管管理总局首任党组书记、副局长。该局属于国务院直属机构,改革方案中明确,其职责主要包括原工商总局、质检总局、食药监总局的职责,还有部分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的职责。

此后,这个新组建的国家市场监督总局里的“双首长”的工作分工和交通运输部的“双首长”之间的工作分工最大的区别就是前者的党组书记兼副局长,除了主管党务之外,还分管部分行政职务,即原国家食药监总局主管的那一摊。但是,这种状态仅仅持续了不足半年的时间。

习近平:人民选择了我
习近平:人民选择了我

2018年9月25日,中共官媒对外报道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召开党组扩大会议。中央组织部干部四局局长钟海东同志宣布了中央关于任命张茅同志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党组书记的决定。

张茅以行政一把手身份再被任命为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党组书记,该局也结束了短暂的“双首长制”设置。

本来,按照中共中央组织部的如意算盘,当时的这个新组建的国家市场监督总局的“双首长制”是要持续到一年以后—-出生于1954年的张茅 “到点下车”的时候。届时再安排比张茅年轻一岁的毕井泉“党政双肩挑”,顺理成章。

但很不幸的是,长春长生疫苗事件发生了。

2018年7月1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通告指出,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行为。 这是该“长生生物”自2017年11月份被发现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不符合规定后不到一年,再曝疫苗质量问题。

2018年7月20日,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向市场监管总局党组反馈了巡视意见,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在整改意见中提到,相关疫苗问题处罚偏轻,失察失责。

8月16日,中共所有官媒同时播发新华社通稿《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 听取关于吉林长春长生公司问题疫苗案件调查及有关问责情况的汇报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会议》,声称“这起问题疫苗案件是一起疫苗生产者逐利枉法、违反国家药品标准和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编造虚假生产检验记录、地方政府和监管部门失职失察、个别工作人员渎职的严重违规违法生产疫苗的重大案件,情节严重,性质恶劣,造成严重不良影响”。

会议同意,对分管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管工作的吉林省副省长金育辉予以免职;对在金育辉之前曾负责该省食品药品监管工作的,当时已经从吉林省副省长职务转任省政协副主席的李晋修责令辞职;要求时任长春市市长刘长龙和时任市场监管总局党组书记、副局长毕井泉引咎辞职……。

在对毕井泉的叙述文字里,特别说明了他2015年2月-2018年3月任原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局长,以证明他对这个事件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失察”之责。

次年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在作2019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说,长生公司问题疫苗案,吉林检察机关依法批捕18人。 而毕井泉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无疑应该是因为他的责任仅仅是“失察”。

这个毕井泉当年从北京大学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之后便进入国务院部委工作,先后任职国家计委,国家物价总局,国务院发改委,国务院办公厅等,2015年1月升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和党组书记之前,已经担任了7年时间的国务院秘书长职务,在整个国务院系统里有着相当的人脉。所以他被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要求“引咎辞职”的消息公布后,为他抱屈者为数众多。

好在被要求“引咎辞职”之后只委屈了不到两年时间,这位“犯了错误”的干部还是被习近平当局体恤了一把,于去年8月将他增补为全国政协委员,同时委以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具体职务。

而原本应该比他毕井泉早一年离开一线岗位的张茅在年满65岁之后被安排的二线职务,也不过就是全国政协的教科卫体委员会副主任。“下场”完全一样。

2018年3月开始的另外一个国务院施行双首长制的国务院新组建部委是应急管理部。当时的机构改革方案说明的是将此前的安监总局的职责、公安部的消防、民政部的救灾、原国土部的地质灾害等11个机构的部分职责整合后成立这个新的应急部。应急管理部首任部长由原安监总局局长王玉普担任,党组书记则由公安部原党委副书记、副部长(正部长级)黄明担任。

2020年12月8日,王玉普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今年4月,黄明出任应急管理部部长,应急管理部结束了“双首长制”架构。

还有一个施行双首制一段时间后又被恢复为单一首长制的比较典型的例子是司法部。

司法部“双首长制”的配置也是源于机构改革。2018年3月,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出重新组建司法部,将司法部和国务院法制办公室的职责整合,重新组建司法部,作为国务院组成部门。不再保留国务院法制办公室。

重新组建后的司法部首任党组书记由原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党组书记、副主任袁曙宏担任,首任部长由原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部长(正部长级)傅政华担任。袁曙宏同时也还兼任副部长职务。

2020年4月,时任辽宁省长,因为其浙江省委纪委出身而被视为习近平“浙帮”的重要组成人员的唐一军被宣布接任司法部部长职务。此时的袁曙宏仍为党组书记兼副部长。

今年8月4日,司法部官网“部领导介绍”栏目更新。唐一军的职务调整为司法部党组书记、部长,同时,袁曙宏的职务介绍仅剩下了副部长和党组成员。司法部的“双首长制”至此结束。

接下来的故事是,这位袁曙宏担任副部长和部党组成员的时间只有短短两个星期,即被于今年8月19日宣布免去司法部副部长职务。

今年9月1日全国政协十三届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决定增补袁曙宏为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增补袁曙宏为教科卫体委员会副主任。此时的袁曙宏刚满63岁,等于是为了给习近平的“浙系”腾位置而被迫提前退居二线。

要知道,这位袁曙宏是19届中央委员,而唐一军只是19届中央候补委员。如此不讲道理的人事安排令中共内部的许多官员,特别是司法系统内的官员们敢怒不敢言。有人调侃说这都是因为袁曙宏的个人简历中特别注明了他自己的法学博士学位是凭“脱产学习”拿到的,因而刺痛了当今对上“习博士”的玻璃心。

说起来,这位袁曙宏确实是中共整个政法系统内不可多得的真正的“专业人才”,获有法律界的学者型官员的赞誉。他1980年凭高考进入安徽大学后就读的本科就是法律系,毕业后即留校任法律系助教,讲师;1987年出任安徽大学国家法教研室副主任,期间到年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做了一年的访问学者……。

这位袁曙宏的个人简历中的接下来的部分,先是特别强调了自己从1990年开始在北京大学法律系“脱产攻读博士学位”;言下之意自己是真博士,自己的法学博士学历和学位毫无“注水”之嫌。

袁曙宏再往后的经历就是从大学教授及博士生导师和律师界的交叉兼职,然后就是教职和国务院部门的职务交叉,直到升任国务院部门的副部级干部之后才不再继续兼任教授和博导。

在中国大陆但凡有个学历和学衔的人士都知道“注水博士”或者“注水硕士”是怎么回事。

在中国大陆的食品市场上,“注水猪”从来没有被完全禁绝过。所谓“注水猪”就是不法商贩在整个屠宰过程中给即将上市的猪肉注射了水以增加重量。“注水博士”和“注水硕士”的说法由此而来。形象而又贴切!

而当今圣上习近平就是最最典型的“注水博士”。“读博”期间不但从未有过哪怕半天的清华大学校园经历,全部“受业”过程就是靠一个“马列教授”给他寄的几盘授课录音带,而且即使在把政治门类也归于“法学”的前提下,他的所谓“论文“从标题到内容仍然都与“法学”毛关系没有。

如此说来,那位当届中央委员袁曙宏63岁上就被迫退居二线,是因为自己强调自己的法学博士学位的“货真价实”而刺痛了就怕听到“注水”二字的习近平的玻璃心的推测确实是能够成立的。

5/5 - (1 vote)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官场黑暗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