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知名女星拉皮条被判 多位一线女星报价曝光

娱乐圈著名拉皮条女星,终于被判刑了。娱乐圈一直绕不开一个话题:潜规则。所谓财色不分家。顶级美貌的聚集地,一定会吸引来顶级的财力。进而发展成某些灰色交易。一直以来,这种灰色交易都在地下进行。被人捂着,藏着。但在30多年前,曾有一个人,把它掀到了台面上。她叫古惠珍。

身为演员,没什么代表作。她的名字,只与三个字挂钩:“淫媒门”。她是香港娱乐圈最著名的妈妈桑之一。经她介绍,从事有偿饭局、有偿陪伴的女明星,不计其数。有的当红。有的十八线小糊咖。而她本人曾因组织卖淫,锒铛入狱。出狱后,仍死性不改,大肆敛财。她臭名昭著,长达几十年。直到近些年,风声渐弱。有消息说,68岁的她,无收入,经济困难,生活窘迫,只能靠救济金过日子。围观她的一生,不免令人唏嘘。但唏嘘之余,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娱乐圈的真实生存图鉴。电影《应召名册》的开头,是这么一幕:全城的记者聚在警局门口,围堵一辆警车。警车上,下来6位靓丽女郎。有的掩面躲闪。有的对着镜头大方摆pose。这些女郎,都是娱乐圈的当红女星。但都因涉嫌卖淫,被警方传唤。电影不是虚构。这是发生在香港的真实事件。事件的主人公,就是古惠珍。

作为演员,古惠珍的成绩并不亮眼。1973年,她19岁。报名参加无线和丽的举办的艺员训练班。可惜,资质一般,没能顺利毕业。她不甘心,坚信自己一定能红。第二年,再考。结果还是一样。在当时,毕业的人,和没能毕业的人,星途差之千里。同班的周润发、吴孟达,已经开始在圈里崭露头角。古惠珍只能当特约演员。跑龙套。薪资微薄,还要受人白眼。演裸戏。脱了也是白脱,因为没人看。

日子很苦,逐渐入不敷出。古惠珍耐不住性子。她想走捷径,想让自己过得轻松点。后来,终于有人把机会送到了她面前。朋友跟她说,她样子也不差,又没男友,不如去吃饭识人。想要戏约,肯定要广结人脉。古惠珍答应了。1976年,她参加了人生中第一次“富豪饭局”。去了才发现,不止是吃饭那么简单。吃着吃着,对方的手就不安分了。后来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饭局”。“有时只是同人跳舞,给人摸,完事就有一千元收。”

古惠珍尝到了甜头。从此放弃演戏,热衷于混饭局。1985年,古惠珍开始带人。一日三餐都安排饭局,平均每餐获利一千元,一天净赚三千元。她说,她手下的女子很多。叶子楣。

陈宝莲。

这些女孩,多数家庭贫苦,身世可怜,急需钱改善生活。古惠珍则在女星和放债集团之间当介绍人。当女孩们无力偿还债务时,就安排她们去见富商。

这种交易的方式,也灵活。参加饭局。包养。陪游。或到海外“陪伴”。价格则根据相貌身材来定。相貌一般的,价格较低。漂亮的,可以卖个好价格。名气也是加分项。一二线女艺人,每次数十万港币。三四线的,一万至三万港币。有选美头衔的,五万至十万不等。

别看不入流,竞争却激烈。筛选条件非常严苛。必须青春靓丽,皮肤光洁无暇。有位选美小姐,因腰上皮肤有皱折,被人嫌弃。哪怕开出“60万港币陪三晚”的便宜价,也没人愿买。

最好还要保持单身。比如朱茵,跟黄贯中公布恋情时,马上跌出了“问价榜”五强。

所以价码和排名,也实时更新变动。古惠珍曾向媒体爆料,某一线女星拍完《XX之王》后,有富商愿意出300万想认识她。条件很明确:一年内双方见面次数不超过30次,时间、地点由女星决定,如果一年见不足30次,合约逾期作废。“以当时XX还是新人来讲,这个价算不错了。”但女星有没有钱,她并未透露。

除此之外,她自称手下还有很多当红艺人。有些红遍大江南北。如今也活跃在一线。这些人一旦与富商达成合作,还会另签专属合同。规定时间。限定次数。作为中间人,古惠珍可以抽取一定比例的佣金。这其中,存在很多门道。比如,名气越大的,保密性要求越高。所以一线女星多被安排去海外。游艇一驶出公海,狗仔再难跟踪。

有时候,她还会两头骗。这头,哄骗女星们入局。那头,把不接客的女星当作招牌,诱某些富豪上钩。也就是说,在她的名单上,女星会不会接客,真假莫辨。也因此惹下麻烦。比如有名女星根本不会出来,但她也加在名单中。来选人的富豪,又恰好认识女星。一下子就穿帮了。理所当然,古惠珍惨了。女明星+富豪一起,叫上一帮人,把古惠珍暴打了一顿。

但被打,并没有令她停止钱色交易中介活动。她越发小心,做得也越发大。长此以往,古惠珍间接改变了香港影视圈的运行规则。因为,设局的人,获得色。赴局的人,获得名、利、钱。于是图名的,一顿饭吃下来,拿下一部剧的女主角。图利的,拓展人脉资源,以便日后发展。图钱的,为维持生计,低价求包养。

各取所需,心照不宣。一些二三线的艺人,就此上位成一线当红女星。而其他不入流女星,也活得风生水起。一时间。圈内人对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好景不长。1989年,香港警方大力打击色情行业。娱乐圈的“淫媒案”,终于浮出水面。古惠珍首当其冲。在这场风波中,她被判刑两年。讽刺的是,她因此,迎来了自己演艺生涯的高光时刻。因为这件事,她出来以后,片约不断。1996年,香港出过一部电影:《艺坛照妖镜之96应召名册》。正是根据古惠珍“淫媒案”改编。在片中,古惠珍客串老鸨一角。

心狠手辣,现实市侩。可以说是本色出演了。这真是荒诞又滑稽,权贵阶层一方面道貌岸然,一方面又在暗中默许她的存在,并鼓励她的存在。当年港娱混乱,可见一斑。古惠珍曾透露:“这行好现实,有钱人喜欢玩高难度,问价出价的多,一线红星或者有知名度的明星,都不是一般中间人可以撮合。”因为这句话,一众当红女星,都卷入是非。撇清,撇不了。解释,解释不清。1993年,“关某琳高尔夫球”事件轰动一时。消息虽未证实,但世人认为,这从侧面印证了古惠珍那句“有钱人喜欢玩高难度”。1997年,香港又爆出过“文莱事件”。有人安排女明星去文莱,让富商按月包养。消息一出,众多女星下场辟谣。梅艳芳说自己够强势,没人敢打主意。李若彤坦言,自己没有风情可卖。洪欣为辟谣发毒誓。苑琼丹承认曾有“yin媒”联系自己,她不明就里,对方挂断电话。

消息又是一时轰动。这更让看客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摩每个女艺人。再后来,流言不绝。2008年,黎姿卷入“yin媒门”是非。

2010年,应采儿爆料,好友被yin媒骚扰。

多年下来,公众对娱乐圈“乱、贱、淫”的印象根深蒂固。并为此总结了多种派系。单纯联谊型:大家只是交个朋友,扩大交际圈。倾慕邀约型:富豪相中了某位女艺人,想展开追求。助兴增光型:富商在饭桌上谈生意,有女星陪衬在旁,是身份的象征。特殊饭局:吃饭是假,X交易是真。

真假难辨的饭局价,也时不时被爆出。

2009年,香港某周刊还把价格制成表单。多名女星,都在榜上。

知名女星拉皮条被判 多位一线女星报价曝光

不难看出定价标准:名气要大,人要甜,性格要乖巧温顺好控制。这才符合权贵们的口味。纵观香港娱乐圈几十年的发展,富商权贵们筛选“玩物”的标准,从来没变过。而所谓的饭局,就像一台审核机器。古惠珍之流,或明或暗地站在机器面前,以颜值、身材、皮肤、年龄、名气、头衔、脾性、服从度……多重维度考核,明码标价,替权贵“选妃”。在这过程中,女性完全被物化。人的价值不见了,只作为一个“玩物”而存在。这就是真实的港娱生存法则。世人皆以为,娱乐圈鲜衣怒马,繁花如锦。但拂掉幻想的泡沫,你看到的,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深坑。进入其中的女子,99%难成名,难成角儿,只成刀俎上的鱼肉。被玩弄,被欺诈,被利用,到头来,青春尽毁,一无所有。比如陈宝莲,被富豪玩弄,跳下高楼。比如郑艳丽,在“干爹”死后,沦落到在麦当劳做服务员。而为虎作伥者古惠珍,同样以悲剧收场。当她年老色衰,风光不再,又无一技之长,生活非常落魄。贫病交加,仅靠领救助金度日。

然而,早在当场,名利场热闹非凡,诱惑在前,当局者迷。人人都认为,自己会是笑到最后的那个。看不到前车之鉴。看不到艰险恶途。也看不到,几十年后的蜃景不再,人生破败不堪,已无回天之力。不知道时光重来,香港风平浪静,宴席击鼓传花。有人传来消息,让古惠珍前去赴局。她会不会再度推开门,走向那个辉煌的陷阱,缓慢地堕下去,任风光之下的黑暗吞噬自己,也吞噬了他人。

责任编辑: 赵丽  来源:风檐夜雨铃

您喜欢该新闻吗?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娱乐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