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徐才厚试图利用“军队国家化” 架空习近平;习近平拿下徐才厚 拒见江泽民

2014年11月9日,香港《东方日报》发表文章,里面提到数年前徐才厚曾向中共高层建议取消“毛泽东思想”,遭否决后,徐才厚私下在军中“悄然”动作。

文章称,徐才厚此举犯了军中大忌,引起习近平震怒。在习近平看来,徐才厚不仅是贪腐“大老虎”,更是军中“叛将”,非斩不可。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认为,徐才厚其实是借“去毛”,削减习近平的军权。

在今年5月27日《求是》刊出的一篇文章中,国防大学科研部部长秦天少将在谈到“军委主席负责制”的时候说,中共在最高军事领导权上出问题,有两次大的教训。一次是红军时期;第二次教训是在当下。“十八大”以前,徐才厚等人擅权乱权十多年,把军队搞成这个样子。

一名不愿具名的、接近中共高层的政治专家在一个沙龙中透露,在2012年薄熙来被抓后,江系主导紧急启动“应急方案”。其内容包括:由徐才厚在军内明确提出分权的说法;制造声势,利用民间和体制内的力量,在中共换届后让习近平“分权”。2012年军报刊出的“野心家”说法就是指的徐才厚。

这名政治专家表示,这些事情的出现,都是2007年曾庆红下台之前的部署。江和曾的如意算盘是,在前台失去权力后,利用民间及中共内部的人马,让习分权,以保护江系对犯下的各类贪腐等罪行都不受到清算、保护自己家族的财产。

除此之外,徐才厚深涉江泽民集团的政变密谋。

江泽民

古田会议再确认“军委主席负责制”

2014年6月30日,徐才厚被官方公布落马。

过了4个月,在2014年10月30日,中共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在福建省上杭县古田镇召开。习近平在31日出席会议并讲话,点名徐才厚,要求“深刻反思教训,彻底肃清影响”。这次会议也被外界称为“新古田会议”,会议突出强调“军委主席负责制”。

当年11月2日,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在古田会议上力挺习近平,并要求军队维护“军委主席负责制”。11月4日,中共另一名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在官媒上刊文,多次提到“习主席”、“军委主席负责制”,还特别提到徐才厚、谷俊山案的影响。

今年1月中旬,四总部开会集体支持“军委主席负责制”,此后七大军区再对反腐表态。

事实上,“军委主席负责制”不是习近平的首创。2002年中共“十六大”之后,当时的徐才厚已经接替了于永波的总政主任职务,而江泽民则在交出总书记职务之后死握军权不放,干脆连中央委员的职务也不要,以一个“普通中共党员”的身份继续赖在军委主席的位置上。

就在中共十六届一中全会召开后的次日,江泽民继续留任军委主席的“决定”被公布之后,徐才厚指挥《军报》强调“军委主席负责制”,要把“军队听党指挥”和“服从中央军委和江主席的指挥”并列宣传。

习近平阵营的消息人士牛泪在今年1月发文称,胡锦涛掌权的10年,“与其说是军委主席负责制,还不如说是前军委主席负责制,或者是更离谱的军委副主席负责制。”

石久天说,习近平再提“军委主席负责制”,说到底就是在最高层直接否定了江泽民亲信徐才厚提出的“军队国家化”。习近平实际已经以半公开的方式对江泽民的阴谋说了“No!”

江泽民

习近平在军委会议上放重话

习近平上台后握紧军权,首先拿徐才厚开刀。其中一些内幕和原因近期被港媒披露。

2013年新年,习近平出席慰问部队老干部的演出,徐才厚作为卸任的前军委副主席也参加了,那时他已患癌症,一头白发,身型瘦削,不复当年。在等候演出过程中,徐才厚和习近平搭话,习近平没有搭理他。

几名高级将领过来敬礼,对徐才厚充满媚态和敬意,还关切地询问徐的身体情况,都被习近平看在眼里。

香港《明报月刊》6月号消息指,徐才厚垮台后很久,在一次军委常务会议上,习近平对军委成员放重话说:“如果不是刘源这种浑不吝的角色,徐才厚至今还不是你们‘敬爱’的徐副主席吗?”

习近平拿下徐才厚 拒见江泽民

2014年6月30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宣布开除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的中共党籍,对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军事检察机关处理。

海外《新纪元》杂志的消息指,习近平拿下徐才厚后,江泽民非常震惊,当年7月2日,江泽民坐专列到北京,要面见习近平,但遭到习的拒绝。7月3日,习近平离京抵达首尔,对韩国展开上台来的首次访问。

有消息称,在习近平离开北京访问韩国前夕,习近平在政治局会议上发火,态度严厉。他通报关于对徐才厚的处理,并警告了江派常委及军中其它势力。

习近平多次提肃清徐才厚案影响

2015年7月18日,中共官方发布习近平在视察驻吉林的中共第16集团军的新闻,习在视察中再要求“彻底肃清徐才厚案件的影响”。

据微信公号“学习小组”统计,这已经是习近平第四次在公开场合谈到徐才厚案。此前三次,分别是在2014年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2014年12月在南京军区视察时、以及在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

徐才厚自1985年在16军任政治部主任、军政委长达7年之久,因此,16军被视为徐的嫡系部队。

《明报》的分析文章认为,第16集团军也是沈阳军区应对朝鲜半岛局势的主力。习近平此次深入“虎穴”,并再次要求肃清徐才厚案影响,既是敲打徐的余党,也在安抚16军官兵。

文章还认为,此次习近平视察16军有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陪伴。范与16军的渊源更深,因此视察16军不可能是习近平的“鸿门宴”。范长龙从1969年入伍当兵就在该军,直到2000年从该军军长升任沈阳军区参谋长,31年未离开过该军。当然范、徐2人也有交集。

7月中旬,陆媒报导,中共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及其中共多名高级军官到兰州军区的甘肃、新疆、宁夏部队作调研,并传达习近平的要求。随后在7月30日,郭伯雄被开除中共党籍、移送军事检察机关处理。

除了徐才厚之外,习近平还需面对江泽民在军内安插的其他将领,如郭伯雄、贾廷安等。

四、胡锦涛破局之作

12月初,最新的港媒消息指,中共总政副主任、前中央军委办主任贾廷安已被停职,并被要求交待问题。报导引述消息人士称,贾廷安因涉及徐才厚、郭伯雄买官卖官中受贿的问题被查。今年以来,有关这个江泽民大秘的不利消息已多次传出。

郭和徐的“攻守同盟”

2014年3月,徐才厚落马后,其交代的内容给了郭伯雄致命一击。据《争鸣》杂志同年9月号披露,徐才厚在调查中交待,他曾与郭伯雄订立过“攻守同盟”。

据悉,徐才厚出事后,郭伯雄非常紧张。从2013年9月下旬至2014年2月,郭伯雄先后4次以探望为由到301医院及徐才厚寓所通风报信,告知当局对徐才厚进行审查的内情,并要求“攻守同盟”度过难关。

徐才厚交待,郭伯雄每次来探望都随身带防窃听仪器,证实无窃听后,才和徐在房间阳台上交谈。郭伯雄提示徐才厚:

“问题到此为止,没犯上天条,不至于坐牢。”
“军队上层出问题,只要不是乱军叛国,不会移交法庭的。更何况你已患绝症。”
“我(郭伯雄)会在内部活动,做做工作,争取作党内、军内纪律处分。”
郭伯雄对徐才厚发誓:“我不会在你身上踩一脚,你要顶住压力,压力再大也有时间性的。”

郭伯雄还授意徐才厚写信给江泽民、胡锦涛,表达自身处境等。

徐才厚郭伯雄
徐才厚郭伯雄

胡锦涛与习达约定 对江施六字巧计

回头来看,郭伯雄、徐才厚两名军头的真正罪行不止是巨贪腐败,他们的问题是昔日挟兵权自重,更涉入了薄熙来、周永康等的图谋政变案。

2014年有一篇题为“徐才厚发迹史及其小伙伴们的勾当”的博文广泛被引用。文中提到诸多江派高官组成的“大阴谋集团”。文章说徐才厚、郭伯雄利用军中歌星汤灿的美色笼络周永康等大批军政人士,并点名谷(俊山)、(李)东生、焦利、(徐才)厚、(周)滨、郭(伯雄)、梁(光烈)、薄(熙来)、周(永康)、(刘)志军、(许)宗衡等,可谓是军界、政界要人荟萃一堂,蔚为壮观。

“那个集团为了大阴谋笼络军政人士之多,其它不言,仅军内三分之二有头有脸的人物难以幸免,如此军队,被外军情报探知详情,其结果难以想像。”文章感慨,“精气神几乎都消耗于升官、发财、内斗之上,所谓的国家、民族、人民,在他们看来,皆是虚妄。”

这里所说的“大阴谋”,可能指徐才厚、郭伯雄、周永康等图谋推翻习近平的计划。今年3月港媒报导“徐才厚他们架空当时的军委领导人(胡锦涛)”也证实了这一点。

这篇博文还透露,“十八大”之际,谷俊山落马,徐、郭吃惊不小,害怕被供出,曾求教于江泽民。江安抚说“没事”,并称和胡锦涛达成共识“止于谷,不上追”。殊不知,习近平和胡锦涛也达成了共识“你查谷、我查上”。因此说,查谷是胡拍板决定,查徐、查郭、甚至查江,是习的决定。

郭伯雄徐才厚落马时“按手印”画面罕见曝光
郭伯雄徐才厚落马时“按手印”画面罕见曝光

地下盟主郭伯雄抵抗习近平的计划详情

今年7月30日,郭伯雄案移交司法的消息公布后一小时,大陆财新网发表长文透露,有乡党在徐才厚被抓后到北京看望郭伯雄,劝他早些把问题讲清楚,争取宽大处理。乡党回忆说:“他默然片刻,摇头说,有一两件事讲不清楚。”

这“讲不清楚”的事究竟是什么?

2014年3月15日,徐才厚接受当局调查,军中由徐、郭互相钳制的平衡局面被打破,原军委第一副主席郭伯雄,成为军中腐败势力当仁不让的地下盟主。徐派人马纷纷投靠郭伯雄。聚集在郭周围的各种势力,密谋展开对习近平的地下抵抗行动。

据“总政知情干部”的一封网络举报信透露,郭伯雄2014年秘密召见心腹商量策略,形成了比较一致的看法和计划。大概是:

1)习近平对军队运用各个击破的战术,今天先斩落“东北虎”,明天就要收拾“西北狼”。物伤其类唇亡齿寒之际,必须缜密筹划主动出击;否则,必然引颈受戮坐以待毙。

2)习在军内最大软肋是没有自己的人,我们的最大优势是从上到下都有自己的人。四总部和各大军区领导,跟我们的关系都很深,谁跟谁都不会真翻脸。因此加强团结比什么都重要。

3)习在全国反腐战线拉得太长,得罪的人太多,终有触犯众怒之时,他不可能彻底得罪我们这些拿“枪杆子”的人。因此必须确立步步为营式全面防守战略,以拖待变,以磨待变,稳住大局,软抗到底,就有机会。

为此,郭给几个铁杆交待了今后一段时期内的行动策略:尽一切可能减轻和缩小徐才厚、谷俊山案的冲击范围,保住人事格局等重大问题的“基本盘面”。

郭伯雄认为,徐、谷已成死“老虎”,需要尽快了结,所有涉及徐、谷案件的人和事都不要狠挖深究,不管他是不是自己的人都要保起来。对于原属于“东北帮”的徐派人物,改换门庭来投靠的,一律都要热情接纳,引为兄弟,绝不可排斥怠慢歧视。大敌当前之际,必须同舟共济,抱团取暖。

郭伯雄授意总政有关部门,对徐、谷案件的影响危害“定调”:徐、谷案件只涉及他们家属、秘书等极个别人,已经清查清楚,马上就要结案,绝不要影响到军队总体形势评价、人事格局等“基本盘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2014年11月22日,一位刚退休的军方高层人士向《汇报》透露,习近平早已下定决心彻底整治军队,徐才厚之后要被拿下的“大老虎”就是郭伯雄。“郭伯雄人马要抓一批,换一批,大军区级估计二至三人。原本放过郭伯雄,但现在查出的问题实在太多,很可能不得不抓。”

您喜欢该新闻吗?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中共内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