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长沙电信大楼顶楼为省纪委软禁官员场所,多处同时起火,双规官员和所有数据烧没了网友怀疑有人故意纵火;但大火烧出另一个真相

传长沙电信大楼顶楼为省纪委软禁官员场所

9月16日,被称为“湖南第一高楼”、隶属于中共湖南省纪委、省监察厅的中国电信大楼发生火灾。消息披露,“机房爆炸”导致了火灾。该大楼中低层是中国电信办公楼,“高层是省纪委办案软禁人的地方”。

9月16日3点半左右,中国电信湖南公司荷花园电信大楼外墙起火燃烧。视频显示,现场浓烟滚滚,有火物品从高楼落下。

之后,中国电信官微发布消息:今日(16日)下午16:30,长沙第二通信楼明火已被扑灭,未发现人员伤亡,通信未中断。

但有市民表示,“火灾发生时,我和朋友的手机都失去了信号,政府不断‘辟谣’说通信未中断,其实中国电信的固定电话和手机都中断了。”

事发时,电信大楼的一层手机店正在营业,工作人员小莉告诉陆媒,火大概是从四五曾外面烧起,他们逃出来约十分钟,火就烧到了顶层。

有消息人士披露,火灾原因是“机房爆炸”,“荷花园大厦,中低层是省中国电信办公楼,高层是省纪委办案软禁人的地方”。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湖南分公司曾在上月发布《2022年荷花园大院第二长途电信枢纽楼消防维修项目-火灾报警、防排烟系统招标公告》,其中提到,荷花园电信大厦由枢纽楼以及东西附楼组成,属于超高层建筑,“目前,荷花园大厦消防设备存在超期运行、部分设备不符合现行国家标准规范,火灾报警系统、防排烟系统仍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该项目预估总金额人民币约440.96万元(含税)。

消防人员接受陆媒访问时表示,一座百米高的大楼在无阻挡的情况下,烟气只要半分钟就可以竖向楼顶,速度是水平方向的10倍以上。所以,摩天大楼发生火灾时,人员疏散、逃生、灭火工作将会相当困难。

公开资料显示,发生火灾的荷花园中国电信大厦坐落在长沙市芙蓉区荷花园开发区,曾以218米的高度被称为“湖南第一高楼”,楼内的电信机房是湖南的主干线接入点之一,机房具备25G光纤直CHINANET骨干网,全冗余网络结构、千兆防火墙。该大厦共22层,拥有总统套房、行政套房、豪华单间、标准双人间及普通客房共238间(套)。

触目惊心:长沙电信大楼大火 烧出另一个真相

公开信息显示,此次起火的长沙电信大楼于2000年建成,位于长沙市东二环,建筑高度达到218米,地面42层,它不是现在的长沙第一高楼(现在为长沙国际金融中心),但在建成之初,它是长沙首座突破200米的大楼,曾号称“三湘第一高楼”。

当象征城市发展高度的地标,被一场大火烧掉时,它应该让我们从迷思中惊醒:超高层建筑的消防安全是世界性难题,请不要再迷恋摩天大楼,盲目追求建筑高度了。

 

01

按照中国《民用建筑设计通则》GB50352—2005规定,建筑高度超过100米,就属于超高层建筑了。

这次火灾之后,有网友翻出了2009年关于这次起火的电信大厦的一篇报道,标题是《“三湘第一高楼”消防大演练 水龙可达280米》。

这篇报道提到了一次防火演练,演练楼层为39层,不过水龙“高空加压垂直高度可达到280米左右”,所以39楼的火灾快速扑灭了,“检测了我市消防部门扑救高层建筑火灾的能力”。

时隔多年之后,按说消防技术、设施都有了更大的进步,为什么在这次大火面前,似乎无能为力,以至于大火一直将大厦烧成了现在这样?

现实打脸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消防演练都是事先就有充分准备,不同于实际中的灭火,更重要的是,超高层建筑的消防救援,一直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

一方面,现在消防车的作业高度,普遍只有100米左右,更高的楼层基本无能为力;并且能攀升到如此高度的消防作业车,需要很宽阔的场地空间来作业,一般建物密集的商圈、社区,根本容纳不下。

至于现在一些地方探索的无人机灭火等,能起到一定作用,但在强大的火势和滚滚的浓烟面前,同样是杯水车薪。

另一方面,超高层建筑由于独特的建筑结构,发生火灾时,火势、浓烟会因为烟囱效应沿着电梯井、管道井等快速蹿升。就像长沙大火显示的,一栋大楼很快从下到上都烧起来了。

面对火灾蔓延快、人员疏散难、消防救援设备要求高等问题,超高层建筑一旦发生火灾,甚至可以说是无解的。如果内部的自动消防设施起不到作用,那么灾难后果会异常惨烈,逃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这一点,大家可以参照包括911事件在内的一些摩天大楼火灾问题。

02

尽管在消防、抗震等问题上,摩天大楼充满了危险气息,但这并不妨碍城市化浪潮之下,各地疯狂比拼建筑高度,将超高层建筑当成刷新城市发展高度的地标。

给大家提供一个数据:2017年就有统计显示,全国高层建筑34.7万幢,百米以上超高层6000余幢,200米以上的超高层建筑超过600幢,数量均居世界第一。

而2022年全球摩天高楼排行榜TOP50榜单中,中国上榜25个,占据半壁江山。

我们可以发现一个现象,那些以高度著称的摩天大楼,基本上都分布在一二线城市,比如632米的上海中心大厦,599.1米的深圳平安国际金融中心,530米的广州周大福金融中心,等等。

大城市热衷建高楼,当然有一些迫不得已的因素。比如大城市普遍人口众多,土地匮乏,要发展只能向上要空间,通过超高层建筑来集约利用土地资源,同时带动区域经济发展。

但也不仅如此。就像我们提到世界第一高楼,就会想到迪拜,就会想到高828米的哈利法塔。高耸入云的地标建筑带来的知名度加持,会让很多城市陷入摩天大楼狂热之中。

在过去多年的城市化中,摩天大楼热成了地方“造城运动”的一个缩影。刷新天际线记录的摩天大楼,似乎和GDP数据一样,成为了能展现城市政绩、代表城市实力的重要名片和符号。

这解释了超高层建筑为何在各地拔地而起。在这种另类的高度竞赛之下,“中国第一高楼”的头衔不断易主,而如果没有限制,地方之间的竞赛甚至可能是不以天空为极限的。

事实上,现在一些已经建成,或者正在规划建设中的摩天大楼,不少原来的初始规划高度要远远超过现在。

最具代表性的是武汉绿地中心,最初设计高度达到636米,正好比现在的中国第一高楼上海中心大厦高一点,奔着中国第一高楼头衔而去,然而经过几次调整,高度降到475米。

此外,成都的熊猫大厦最初规划677米,后来被限高到488米;苏州中南中心,规划时更加浮夸,设计高度一度达到729米,后来降到499米……

不能在GDP上打败你,那就在高度上打败你!地方在建筑高度上的比拼,堪比GDP锦标赛,但在摩天大楼热之下,建筑的安全性和必要性却被面子冲动、政绩冲动掩盖了。

03

这次的长沙大火,也许烧出了一个残酷真相:我们的消防能力提升,可能未必跟的上建筑高度的攀升速度,摩天大楼要远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危险。

其实不仅仅是消防安全,摩天大楼带来的问题是全方位的。比如安全抗震问题,之前的深圳赛格大厦晃动,就是一个缩影。再比如,加剧热岛效应,光污染,地面沉降等。

另外就像这次起火的长沙电信大厦,后续的处理,也是一大难题。

还有一点不容忽视。摩天大楼不同于普通高楼,它需要大量的开发建设资金投入,比如迪拜塔从2004年到2010年,花了6年时间建成,造价高达15亿美元。

在巨额的投入之下,如果开发商出现资金链问题,那么烂尾的风险会很大。

还是以武汉绿地中心为例,早在2010年它就进行了奠基典礼,到今天还没有建成,考虑到绿地暴雷,未来能建成什么样子,谁都说不准。

对于摩天大楼狂热,住建部在去年底发布的《关于加强超高层建筑规划建设管理的通知》曾专门批评:

一些城市脱离实际需求,攀比建设超高层建筑,盲目追求建筑高度第一、形式奇特,抬高建设成本,加剧能源消耗,加大安全管理难度。

而为了从严控制建筑高度,给摩天大楼降温,这份通知还专门出台了“限高令”:

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人口以下城市严格限制新建150米以上超高层建筑,不得新建250米以上超高层建筑。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上城市严格限制新建250米以上超高层建筑,不得新建500米以上超高层建筑。

同时,80米以上的住宅建筑,100米以上的公共建筑,在审批时,都需要采纳消防救援机构的意见。

既然现有的技术条件,应付不了超高层建筑的消防安全难题,而地方摩天大楼热已经成了一种基于政绩的攀比,那么就从严控制,把建筑高度将下来。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前不久,应急管理部宣布,2022年7月至2023年6月“在全国集中开展高层建筑重大火灾风险专项整治”。在这个背景下,长沙大火更有了某种信号意义。

不管怎么说,就算没有人员伤亡,这次的长沙大火,也应该让我们从摩天大楼的迷思中彻底清醒过来了。

 

您喜欢该新闻吗?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末世异象

相关新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