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二十大前盘点112个亿元贪官

中共二十大即将召开。现对习近平上台十年查办的亿元贪官做一个盘点。

徐才厚郭伯雄
徐才厚郭伯雄

据笔者不完全统计,从2012年11月15日习近平中共十八上“当选”中共中央总书记之日起,至2022年10月12日,中共二十大召开前夕,习查办的亿元贪官,共计112个。中共亿元贪官之多,堪称世界第一。

卖国贼习近平

排名前十名的亿元贪官

第一名:房峰辉(中共不敢对外公布具体贪腐金额)

在2018年10月16日新华社发布的《中共中央决定开除房峰辉、张阳党籍》的报导中,原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和原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阳的违纪违法问题基本相同,但细节表述有区别。

两人均“涉嫌行贿、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并且“情节极为严重,影响极其恶劣”。但房峰辉比张阳多了“数额特别巨大”六个字。这表明,单从涉案金额来说,房峰辉可能比张阳更多。

据此,笔者暂且将房峰辉排在张阳之前。至于为什么排在第一名,下面还要谈到。

第二名:张阳(中共不敢对外公布具体贪腐金额)

张阳是中共十九大后落马的首个“军老虎”,习发动反腐打虎以来落马的第七名中共上将。他生前最后一个职务是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2017年11月23日,张阳在被调查期间上吊自杀。

张阳的贪腐金额,中共不敢对外公布,但前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中共上将刘源应该是了解内情的。

2018年8月18日,刘源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说:“张阳的问题比郭伯雄、徐才厚还严重,张阳涉案数额巨大,作为政治部主任,他‘五毒俱全’。”

这里,根据上述新华社报导和刘源的说法,将张阳排房峰辉之后,郭伯雄、徐才厚之前。

郭伯雄徐才厚落马时“按手印”画面罕见曝光
郭伯雄徐才厚落马时“按手印”画面罕见曝光

第三名:郭伯雄(中共不敢对外公布具体贪腐金额)

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是百年中共历史上被查的级别最高的军官和将领之一。

这里之所以将郭伯雄排在亿元贪官的第三名,是根据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临死前对办案人员说的话。

2016年7月6日,中共上将、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在国防大学理论座谈会透露:“徐才厚在弥留之际,讲了两句话。这是从办案人员口中传出来的,非常准确。一句:郭伯雄的问题比我严重得多;第二句:大区正职的将领中,没有给我送钱的只有两个人”。

徐才厚所说的“大区正职的将领”是个什么概念?包括习军改前的中央军委副总参谋长,总政治部副主任,中央军委纪委书记,总后勤部、总装备部、海军、空军、第二炮兵、各大军区的军政一把手,武警部队编制为上将警衔的军政一把手,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的军政一把手。也就是说,全军几乎所有高级将领,都给徐才厚送过钱!

郭伯雄比徐才厚早两年任中央军委副主席,按徐才厚的说法,给郭送钱的高级军官和将领肯定比给徐送钱的更多。

第四名:徐才厚(中共不敢对外公布具体贪腐金额)

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也是百年中共历史上被查的级别最高的军官和将领之一。

徐才厚贪的钱有多少?这里给一个具体数字,读者可以去想像。据2014年第32期《凤凰周刊》报导,2014年3月15日晚,军事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对北京阜成路上徐才厚的一处豪宅进行查抄。打开这个2000千平方米豪宅的地下室,办案人员大吃一惊,里面到处堆放着现金,有美元、欧元、人民币,办案人员一时点不过来,只好拿秤称了一下,再贴上封条。被查抄的现金居然足足有一吨多重!

从这个豪宅里查抄的财物堆积如山,办案人员不得不临时叫来十几辆军用卡车,才将其全部运走。

这仅仅是徐才厚一处豪宅里查抄的东西。徐才厚还有多少豪宅?还有多少钱财?对中国普通老百姓来说,可能是天文数字。

第五名:李建平,30.69亿元

李建平案被称为“内蒙古反腐败斗争史上迄今第一大案”。

原内蒙古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李建平,贪污14.37亿元,受贿5.77亿元,挪用公款10.55亿元,共计30.69亿元。

李建平是习反腐打虎十年官方公布贪腐金额最高的贪官。

 

第六名:赖小民,18.13亿元

原华融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赖小民,受贿17.88亿元,贪污2513万元。

据2020年1月中央电视台播出的专题片《国家监察》报导,赖小民在北京某小区有一个专用于藏匿赃款的房子。赖小民落马后,专案组从这个房子里起获的现金高达2亿多元。

财新网曾报导,赖小民有三个一百:一百多套房,一百多个关系人,一百多个情人。

第七名:蔡国华,11.9亿元

原恒丰银行董事长蔡国华涉五项罪名,分别是:索贿、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挪用公款罪,违法发放贷款罪。其中,索贿、受贿11.8亿元,贪污1018万元。

蔡国华任恒丰银行董事长期间,总共报销三亿多元的个人消费。到他落马之日,平均每天消费公款40万元。

恒丰银行因蔡国华案,有650多人主动交代各种违法、违规问题,问责问题达12000个,6300多人次被处理。

第八名:张中生,11.7亿元

原山西省吕梁市委常委、副市长张中生,索贿、受贿10.4亿多元,另有1.3亿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有人算了一笔账,即便抛去他1.3亿元说不清来源的财产,单是这索贿、受贿,16年间,每天平均达到近18万元。

吕梁市位山西省中部西侧,是全国14个集中连片的贫困地区之一,曾被称为“贫中之贫、困中之困”。

第九名:孙德顺, 9.79亿

据中央电视台专题片《零容忍》报导,孙德顺在银行业工作40多年,是中国金融界唯一一名从银行网点最基层的柜面出纳员做起,一步步成长为国有银行总行行长的高官。

他受贿的特点是不收现金。“他认为收现金太低端了,太简单粗暴了”。他是利用“影子公司”、借助金融手段完成利益输送的典型,其专业化、复杂化程度相当罕见。

他安排两名老部下作为代理人,开设两家投资平台公司。这两家平台公司是他的核心经营团队。往下,还有层层“影子公司”。多层“影子公司”,层层嵌套,相互腾来倒去,最终非法获利9.795亿元。

第十名:赵正永,7.17亿元

赵正永是原陕西省委书记,陕西省委省政府腐败窝案的代表人物之一。

大陆学者于建嵘算了一笔账:“一个省委书记贪了7.17亿元,这是什么概念?2020年,陕西省贫困人口标准是3070元,也就是说,可以使23.3万人脱贫。”另有人算账:2019年,陕西人均收入4.8万元。赵正永的受贿金额,相当于14,938个陕西人全年的收入。秦岭山中有个佛坪县,2019年全年收入10亿元。也就是说,佛坪县全年收入的一多半,都被赵正永拿走了。

112名亿元贪官名单及其贪腐金额

这112名亿元贪官,包括从中共党政军最高层,到3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一级,直至最基层的街道办事处、村委会的各级各类官员,具体名单和贪腐金额如下:

正国级1人:

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受贿1.29亿元;滥用职权使其儿子周滨等亲友非法获利21.36亿元,造成经济损失14.86亿元。

副国级4人:

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受贿1.7亿元。原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受贿1.1亿元,另有8000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的贪腐金额,中共不敢公布,肯定远超亿元。

省(部)级43人:

原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原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阳,原中央军委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的贪腐金额,中共也不敢公布,肯定远超亿元。

原公安部副部长、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公安部610办公室主任孙力军,受贿6.46亿元。原公安部副部长、中央610办公室主任、司法部长傅政华,受贿1.17亿元。原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王立科,受贿4.4亿元。原辽宁省政协副主席、公安厅长李文喜,受贿5.46亿元。原辽宁省政协副主席、公安厅长薛恒,受贿1.35亿元。原内蒙古政协副主席、公安厅长马明,受贿1.57亿元。

原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受贿1.14亿元。原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受贿1.09亿元;利用获得的内幕信息,指使其亲属买入股票,获利4929万元。原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公安局长武长顺,贪污3.42亿元,受贿8440万元,挪用公款1.01亿元,行贿1057万元。原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张越,受贿1.569亿元。

原内蒙古政法委书记邢云,受贿4.49亿元。原海南省政法委书记、重庆市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法委书记朱明国,受贿1.4亿元,另有9104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中共中央巡视组组长董宏,受贿4.6亿元。原财政部副部长、国家统计局局长王保安,受贿1.53亿元。

原北京市副市长陈刚,受贿1.28亿元。原河北省人大副主任杨崇勇,受贿2.06亿元。原河北省委秘书长景春华,受贿6054.75万元,另有8635.71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原河北省人大副主任张杰辉,受贿1.27亿元。原河南省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受贿1.25亿元,贪污547万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2.24亿元。

原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白向群,索贿、受贿8515万元,贪污712万元;利用获得的内幕信息,买入股票4256万元,非法获利1717万元;泄露内幕信息给他人,导致他人买入股票4308万元,非法获利4052万元。原中国华电集团总经理云公民,受贿4.68亿元。

原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受贿7.17亿元。原陕西省人大副主任魏民洲,受贿1.09亿元。原山西省副省长杜善学,受贿8011万元,另有8961.75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原山西省人大副主任金道铭,受贿1.23亿元。原青海省西宁市委书记毛小兵,索贿、受贿1.04亿元,挪用公款4亿元。

原安徽省副省长陈树隆,受贿2.75亿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29亿多元。原安徽省副省长周春雨,受贿1365万元,隐瞒境外存款412万美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6.65亿元;利用获得的内幕信息,买入股票,非法获利3.5亿元。

原贵州省政协主席王富玉,受贿4.34亿元。原贵州省副省长王晓光,受贿4870万元;非法获取土地补偿款500万元;利用获得的内幕信息,直接或指使亲属买入股票4.9亿元,盈利1.6亿元。原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受贿2.46亿元;另有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到底多少亿?中共不敢公布。

原广东省委常委、统战部长曾志权,受贿1.4亿元。原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受贿1.11亿元。原海南省委常委、海口市委书记张琦,受贿1.07亿元。原海南省委常委、三亚市委书记童道驰,受贿2.74亿元,利用内幕信息交易3165万元,非法获利338万元。

原辽宁省委书记王珉,受贿1.46亿元,贪污100万元。原辽宁省政协副主席刘国强,受贿3.5亿元。原浙江省宁波市长卢子跃,受贿1.47亿元。原江西省副省长李贻煌,受贿5119万元,贪污268万元,挪用公款1.47亿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2087万元。原江西省人大副主任史文清,受贿1.95亿元。

副省(部)级以下50人:

原大连市金州区委书记徐长元,在其权势作用下,其家族获暴利超过百亿元,被查封、扣押、冻结的资产包括:2714套房产,总面积35万平方米的土地43宗,46家公司,60多亿元人民币的债券。

原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受贿2.117亿元,另有1.31亿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原国家质监总局副局长魏传忠,受贿1.23亿元。原中国农业银行本币投资处处长白静,贪污2.19亿元。

原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理事长高守良,受贿1.79亿元,贪污165万元,另有2000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原河北省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索贿、受贿8273万元,贪污2407万元,挪用公款500万元,另有7196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原河北省大名县委书记边飞,索贿、受贿5920万元,另有4190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原河北省承德市副市长李刚,受贿6133万元,另有6395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原内蒙古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李建平,涉案金额高达30.69亿元。原内蒙古呼和浩特市金川工业园区党委书记白海泉,受贿1.25亿元,贪污265万元,另有4880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原内蒙古供销合作社联合社理事会主任刘金水,副主任唐利民,贪污、挪用公款6亿多元。

原内蒙古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杨阿麟,受贿1亿多元,另有300多万元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原中国国际贸促会内蒙古委员会党组书记李世镕,受贿人民币8400余万元、美元23.5万元、欧元7.5万元、港币500万元、黄金1000克,以及价值248.09万元股权,累计折合人民币上亿元,贪污93.23余万元,挪用公款1.5亿元,滥用职权给国家造成1.8亿元的经济损失。

原内蒙古银监局局长薛纪宁,受贿4亿多元。原内蒙古银监局副巡视员宋建基,受贿2.29亿元。原内蒙古乌兰察布市集宁区委书记杨国文,受贿4669万元,另有9468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原内蒙古河套灌区管理总局局长邱进宝,受贿4631余万元,另有9036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原呼和浩特市铁路局副局长马俊飞,受贿1.3亿元。

原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煤炭局局长郭成信,受贿9033.39万元,另有1.14亿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原内蒙古包头市政协主席张世明,受贿1.39亿元。原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公安局长贾净博,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等17宗罪,涉案14.52亿元。

原山东省滕州市政法委书记彭庆国,贪污1.46亿元,挪用公款6480万元。原山东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局长郑金兰,受贿1.09亿元。

原山西省吕梁市副市长张中生,索贿、受贿10.4亿元,另有1.3亿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原山西省环保厅厅长刘向东,受贿6881万元人民币、378.5万美元、160万港币、18万欧元,另有4535万元人民币、228万美元、568万港币、38.6万欧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原陕西省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受贿人民币5381.83万元、美元544万元、欧元98.6万元、港币100万元、英镑1万元,另有黄金制品3380克(价值人民币147.13万元)、宝马汽车一部(价值人民币72.3万元)、奔驰汽车一部(价值人民币69.8万元)、王西京书画作品一幅(价值人民币29万元)、茅台酒10箱(价值人民币24万元)、中央空调一套(价值人民币4万元)。

原甘肃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雷志强,受贿2.41亿元,另有8200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原重庆市发改委资金平衡处处长刘旗,受贿2.6亿元。

原哈尔滨市政协主席姜国文,受贿1.039亿元。原吉林市政协主席崔振吉,贪污9340万元,受贿4586万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1150万元。原大连市长海县纪委书记潘福忠,受贿1.12亿元。

原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罗欧,索贿、受贿1.14亿元。原广东省东莞市委副秘书长吴湛辉,受贿4970万元,另有9200万元港币、3000万元人民币,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原广东省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受贿1.399亿元。原广西贵港市委书记李新元,受贿1.7亿元;

原杭州市房产管理局副局长张新,受贿1.24亿元,贪污1000多万元。原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涉案金额2.53亿元。原湖南省衡阳市政协主席廖炎秋,受贿近1.3亿元。

原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镇辛庄村党支部书记石凤刚,非法获利5.8亿元。原北京市海淀区西北旺镇皇后店村会计陈万寿,挪用公款1.19亿元。原天津市滨海新区寨上街道工委书记陈玉慧,涉案金额3.17亿元。原哈尔滨市南岗区红旗满族乡曙光村党总支书记于福祥,涉案金额2亿多元。

原广东东莞市黄江镇镇委书记伦锦洪伙同他人,贪污超过1.1亿元。原广东省佛山名镇管委会主任郑年胜,挪用公款1亿元,受贿2510万元。原广西南宁市兴宁区城乡建设服务中心出纳杨旭雁,贪污、挪用公款1.69亿元。

原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刁铺街道农业服务中心副主任杨荣富,挪用公款5.99亿元。原安徽省淮北市烈山镇烈山社区党委书记刘大伟,涉案金额超1.5亿元。原河南省新乡市委组织部电教中心主任科员李娟,2.3亿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原河南省鹤壁市小庄社区党委书记兼居委会主任李含富,涉案金额5.51亿元。

国有企事业单位24人:

原华融集团董事长赖小民,索贿、受贿17.88亿元,贪污2513万元。

原恒丰银行董事长蔡国华,索贿、受贿11.8亿元,贪污1018万元,挪用公款48亿元,违规发放贷款35亿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8.9亿元。原恒丰银行董事长姜喜运,转匿银行股份价值7.54亿元,贪污6000多万,违规出具金融票证37亿元。

原中国银行开平支行行长许超凡,贪污4.85亿美元(按当时汇率折合人民币40多亿元)。

原中信银行行长孙德顺,受贿9.795亿元。原内蒙古银行董事长杨成林,索贿、受贿3.07亿元,贪污公款628万元,挪用公款2.92亿元。原河北省融投集团董事长李令成,索贿、受贿超2亿元。原中国工商银行广东省分行副行长陆锦文,受贿1.047亿余元,违规发放贷款7亿元。原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分行行长顾国明,受贿1.36亿元。

原黑龙江龙煤集团物资供应分公司副总经理于铁义,受贿3.06亿元。原广州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总经理张新华,贪污2.84亿元,受贿9780万元、港币238万元。广东物资集团公司董事长庄耀,受贿1650万元,贪污5.5437亿元。

原湖南省高速公路广告投资公司董事长彭曙,受贿1.88亿元。原湖南省高速公路广告投资公司总经理胡浩龙,受贿 1.7亿元。原湖南省基础建设投资集团董事长彭旭峰,受贿2.189亿元。原湖南中烟公司总经理卢平受贿4.13亿元,挪用公款1.35亿元。

原郑州市兰博尔科技公司董事长孟连军,贪污1.6亿元。原贵州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受贿1.129亿元。原贵州茅台公司副总经理杜光义,受贿1.0259亿元。

原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王天朝,受贿1.16亿元。原云南省国有资产运营公司董事长刘岗,挪用公款1亿多元,受贿785.5万元人民币、5万美元,滥用职权造成国有资产巨额损失。

原天津市政投资公司董事长马白玉,非法动用国有资金3.64亿元炒股,给国家造成损失3.15亿元;贪污1060万元人民币、34万元港币;受贿人民币304.2万元、港币248万元、美元7.5万元、欧元4.5万元、英镑2.1万。

原海南省农垦投资控股集团董事长杨思涛,受贿3.38亿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 1234万元。原中兴通讯公司副总裁何雪梅,集资诈骗21亿元。

需要说明的是,第一,这些被查处的亿元贪官,只是一些“倒楣”的,没被查处的大有人在;第二,这些亿元贪官的涉案金额,都是中共官方给出的数字,有的可能是缩水的。比如周永康,实际涉案金额可能大许多倍。路透社曾报导,周永康贪腐窝案,至少涉案900亿元人民币。

江泽民家族被认为是中共第一贪家族

2019年4月,流亡美国的亿万富豪郭文贵爆料,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家族,在海外控制的财富至少有1万亿美元,已经洗白的有5000亿美元。其控制的资产包括基金、股票、银行、信托、能源股份、科技股份、黄金期货、房地产、海外控股公司、离岸公司等。

江泽民、曾庆红是中共最严重腐败分子的总后台

习上台十年,查处了570多名副省部级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干部,其中大多数都是江、曾在位时提拔重用的,或在江、曾退休后成为中共“深层政府”的两大头目时提拔重用的。

江泽民还放纵他的儿子江绵恒一边当官一边经商。江泽民之子江绵恒带头“闷声发大财”,带动中共党政军从最高层到最基层的各级各类官员子女“闷声发大财”。

基于以上两点,完全可以说,江泽民、曾庆红是中共党政军最高层最严重腐败分子的总后台。

上梁不正下梁歪。

在江、曾及其子女的带头作用下,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中共的腐败就像江河决堤一样,一泻万里。时至今日,中共官员已到了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小官也大贪,几乎无官不贪的地步。

结语

江泽民当政以及当“太上皇”的23年,把中共变成了全世界最腐败的党。

习反腐打虎十年,力度不可谓不大。但是,无论习讲了多少狠话,发了多少文件,开了多少会议,制订多少法律法规,无论是死刑,还是终身监禁,有期徒刑,巨额罚款,等等等等,统统都挡不住中共腐败的洪流奔涌向前。

中共的腐败之癌已到了晚期的末后,化疗、放疗、手术等全都无济于事,任何人也无力回天了。

大纪元首发

 

1.7/5 - (3 votes)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官场黑暗

相关新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