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南海内部斗争公开化了!李克强背后有元老帮和红二代支持!

李克强

最近李克强出了两件大事,两件事都很不寻常。习李斗

李克强
李克强被架空

一件是在人大会议结束的总理记者招待会上,突然爆出中国有六亿人口月收入一千元的统计数字。另一件是大力主张地摊经济,而又很快就被习近平喊停。

总理记者招待会是政府宣示施政大计的场合,按理是不应透露负面消息的,李克强此举显然破格。在习近平的全面实现小康社会之说甚嚣尘上之际,李克强的消息透露如一盆冷水,直浇在习近平头上。

李克强此说是有根据的,李克强宣布之后,分别有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及财新网都给出相似的统计数字。中国的现实情况,不是习近平乐观地期望的,今年内达到全面小康社会,而是距此目标还有不少距离。

问题是李克强为何在人大结束记者会上自己踼爆?很显然,李克强是管家的,管家不可做无米之炊,中央政府要求地方政府过紧日子,削减五成至七成的地方政府开支,要基层政府和民间勒紧肚皮,就要有实际的依据。李克强公开这些数字,就是说我们并没有那么有钱,不要大手大脚再穷奢极侈了。

按理,这种话也不一定要在中外记者会上宣布,可以通过内部指示往下传达,那还算家丑不可外扬。李克强有意把信息公开,显然有点用心,就是要戳穿习近平的大话,把中共最高层在大政方针上的对立公开化,一则为自己开脱,二则为对方制造麻烦。

六四当年,赵紫阳会见戈巴卓夫,说中共党内凡有大事,都要请示邓小平,就是有意无意把党内斗争公开化,借此将六四镇压的责任推到邓小平身上,以保自己的历史清白。

赵紫阳走这一步,已经被形势逼到无路可走了,也等于是垂死挣扎。今日李克强走到这一步,他是不是也无路可走了,背水一战,我们当然无法断言,但党内争论搞到要公开化,显然已经到了内部无法协调的地步了。习李之争表面化白热化,拳脚交加,大事不妙。

至于地摊经济的一热一冷,明显又是习李之争的又一次较量。李克强心血来潮推动地摊经济,着眼点在保就业。保就业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六保”之首,重中之重。因为失业率上升导致社会动荡,社会动荡导致政权不稳,可以说,那是动摇国本的要害。李克强以地摊经济来拯救失业,给民间最底层生活无着的贫民一条生路,那是救燃眉之急的政策,不能说有什么不对。

可惜这一政策,又偏偏与习近平的面子工程相违背。地摊多了,社会秩序必乱,市容必遭殃,习近平四处视察之际,满眼破败苍凉,面子上过不去,与全面小康社会又是一大抵触,因此地摊经济红了几天,马上又打回原形。

问题在于,一国总理所定国策,竟两三天内就被取缔,那总理颜面又何存?政府权威又何在?习近平若不同意李克强的办法,大可通过党内渠道,一级一级由内部文件通知,不动声色慢慢纠偏。可是这次却反应迅猛,在党报和中央台直接打脸李克强,李克强吃一记闷棍,又没有地方去迂回解释,只好硬吞下去。对一国总理来说,那是一种公然的羞辱,明摆着要让他下不了台。

习近平在六亿中国人收入一千那件事上,吃了李克强一记闷棍,自觉窝囊透顶,不还手一击不能平心头之火,因此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来而不往非礼也,他也给李克强一记闷棍。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只有七个人,习李各掌党政一把手,现在党政果真“分家”了,对中共来说,绝非是一件好事,对中国来说,可能竟是一件好事。

(文章授权转载自香港中文大学facebook颜纯钩作者专页)

网上流传一句话,“李克强摆地摊,遇到了城管习近平,结果是李克强完败”。自习近平亲信蔡奇执掌的北京带头向地摊经济发难后,地摊一词似乎又要臭不可闻了。

有人说这是习李斗,习近平要在今年决胜全面实现小康社会,李克强偏偏说出6亿人月均收入仅千元,意思是还比较穷;习近平关心的是中国梦,李克强头疼的是如何解决就业,给最底层的人失业者大军找一个出路—摆地摊! 六亿人人均一千这句话可能很刺痛最高领袖,紧接着李克强又要鼓励摆地摊,从习近平亲信蔡奇不顾一切公开反对来看,习近平对地摊是何其厌恶!  摆地摊,首都不能摆,接下来一类城市跟着学,不能摆,李克强的地摊就差不多黄了。

历史学者章立凡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讲到习李关系时说:这位总理大人极力地“相忍为国”,维持局面,令人想起大清末年的一种情况:慈禧太后专门到处捅漏子,向列国宣战,把所有的改革都停了,把戊戌变法六君子杀掉,走一条反西方的路,而当时也有一个李中堂,李鸿章大人,到处打补丁,被称为中国第一裱糊匠,江山已经千疮百孔了,就靠着那位李中堂辛辛苦苦在补救。

真的存在习李斗么?令人怀疑。习近平自打着反腐大旗清除所有潜在对手直到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颐指气使,李克强早已不是对手。李克强说出六亿人月收入人均1000元,就业不足可以发展地摊经济,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是打补丁,是补救。这根本不像是在向习近平放暗箭,但是在习这边的人马看来,第一,一句话戳破了2020年还剩下500万农民需要脱贫的神话,不是500万,六亿人还很穷;第二,摆地摊,给沉浸在中国梦,乌托邦中的不少人当头一棒,而这个大梦的营造着是习近平。

习近平的中国是摩天大楼,是辽阔的长安街。习崇尚的是光鲜的外表,高大上,毛式语言,李也许不反对高大上,但李做的是总理的活,吃喝的事想得多,所以要实际的多。李克强为什么要失业者摆地摊,因为经济形势严峻,连今年的八百多万大学毕业生安排都很成问题,何况一亿多在城乡流动的农民工。官方估算的失业率是6%,即便一些中国的经济学家,也不相信这个数据,他们认为大约是20%,这么庞大的失业大军,怎么解决,李克强提出摆地摊,也不是什么创举,地摊,是穷人历来自救的武器,如此而已。

习李两人这几日都去了底层,李去了山东,习近平去了宁夏,李在山东走访了街头小贩,比较关注底层,李克强说,“国家是人民组成的”,他还说,“人民好了,国家才能好。” 这话有点书呆子但也很普通,和他的地摊经济结合起来看,显得接地气。习近平去了宁夏,走走停停,问老百姓日子过得怎么样,老百姓不知是碰上的还是挑选的,不会说不好听的话。习视察宁夏给人留下的就是一连串宏大表述,要在年内“全面脱贫”,要在年内“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完全不顾经济形势十分严峻时间所剩无几的局面。习要表现的是统帅的气度,岂管细枝末节,摆摊不在他的话下。正如2018年秋季,中美贸易战酝酿更大风暴的时候,习近平去视察东北,说了一句“大不了自力更生”,这是毛式的雄心,这是毛氏语言。

李克强鼓励摆地摊,还说这是人间烟火,李克强可能联想到市井社会的繁荣景象?他使用的这些语言明显与习近平的党国一体宏大蓝图的钢铁语言有别,明显透出一种危机感,与习氏党中央永远繁荣昌盛的一贯叙述明显违背。习近平关心的是四个自信,两个维护,这是一种君臣观,人民是工具,只有他领导的这个党是神,党已经人格化,他是党魁,他是救世主。

两种叙事风格,代表了中共内部两种态度,现实主义与乌托邦,其来有自,空想主义的鼻祖就是毛泽东,假大空,大跃进,不断革命,不断运动,死几亿人也没关系;实用主义就是邓小平,在保住中共江山前提下,摸着石头过河,制定纠错机制,终结领导人终身制,把经济搞上去再说,邓的现实主义导致中国出现了中共执政以来罕见的繁荣。习精神上承继了毛泽东,豪情壮志,宏大叙事,全面小康,决胜,中国梦,他喜欢使用这些听起来豪气冲天的概念。

一些分析认为,中共内部,相信李克强实力的人恐不多,但李克强最近的这些表述,透露出中共高层存在的一种积怨,一种自中国再次闭关锁国,天下树敌,经济衰退,乡野凋敝以来想重归现实的现实主义姿态,有一点点类似七十年代底流传的要吃粮找紫阳要吃米找万里的那种气氛,当然时代背景完全不同,这与与习近平绝对统治,一心实现乌托邦大梦的扩张意识,在中国如今面临四面楚歌的大背景下发生了顶撞。

小康社会今年要全面实现,习要面子;李要里子,与其解决不了那么多人的失业问题,先从摆摊做起。

习李斗可能就这样开始了。

Posted in 中共内斗, 二次文革, 官场黑暗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