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共开始焚书坑儒,王沪宁将步李斯后尘,遭五马分尸之刑!

据镇原县政府网站新闻中心部门动态栏目报导,甘肃省庆阳市的镇原县图书馆10月23日发出通告称,清查图书馆所有阅览室、书库、展览的出版物,包括社会捐赠的“非法出版物”、宗教出版物。

中共下令‘焚书’!
中共下令‘焚书’!

报导称,镇原县文旅局分管领导亲自到馆督查,结果清理出涉“倾向性”书籍共65册,并已于10月22日上午组织人员集中销毁。

报导还配了一张现场图片,图片中有两名女子正在镇源县图书馆门外堆起火堆,烧掉一些纸张,旁边地上则放了数本书。

10月30日,中共国家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就曾发布通知,要求全国中小学图书馆开展图书审查清理专项行动,清理所谓“非法图书”并另库保存。

中国幼儿教育网今年12月5日发表也发布了《关于开展全国中小学图书馆图书审查清理专项行动的通知》,该通知要求,全国中小学图书馆根据有关“中小学图书馆图书审查清理标准(试行)”,对馆藏的图书、期刊、电子读物等进行“审查清理”。

据这份的通知,这项专项行动由中共的教育部基础教育司组织,教育装备研究与发展中心参与实施。要求各省(区、市)教育行政部门负责本地图书审查清理工作并报上级教育主管部门审查。

该通知还声称,今后全国中小学图书馆都要按照“凡进必审”,“谁推荐谁负责”,“谁选用谁负责”原则来把关。

图书馆公开焚书
图书馆公开焚书

*甘肃图书馆烧书引坑儒联想

中共在中国大陆建立政权以后,曾经在建政之初发动所谓“四清运动”,几乎将所有中国传统文化的典籍焚烧殆尽。后来毛泽东发动的十年“文化大革命”,也开展过这种全国范围内大规模清理并焚烧书籍的行动,对中华民族的文化传承造成了毁灭性破坏。

中国甘肃省镇原县图书馆焚书的消息传出后,许多人质疑下一步是否就要“坑儒”,并联想到半世纪前的文化大革命。

众多网友质疑,“这是公权力在犯罪”、“终于用上这招了”、“历史从来没变”,也有人说这样用烧书来做政治表态的行为,其实是中共自己批评的“低级红、高级黑”,还有人认为应该公布被烧的书单。

*相关舆论遭控管 新京报评论遭删

在引发抨击和热议后,相关新闻及评论12月9日上午已经被大量删除。

北京新京报12月8日发出评论,指如何对待书籍等出版物,必须禁得起文明和法律的双重考量。此事既关系到个案真相,也事关整个社会的文明预期。但是这篇评论目前已从网站撤下。

中央社报道说,从中国的搜寻网站百度上,以“镇原”、“焚书”等关键字查找,搜寻到的相关新闻报导已经大为减少,且点选许多连结后都出现“404”的错误讯号。

*学者质问中共当局 王沪宁步李斯五马分尸后尘?

海外的社群媒体也涌现批评声浪,将焚书和坑儒联想,并回想到中共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及1957年反右时期如何恶待知识分子。也有人说,中国的大学教授这几年早已面临被学生检举的危险,有异见的老师早就被禁声了。

知名作家章诒和也在推特发文怒斥“以清查为名,以学校为始,全国范围『焚书』,事关中国文化命脉,必须由全国人大举手表决通过。请问这是谁批准的?谁签的字?”

她还直接向现任文旅部部长雒树刚放话,“图书馆也烧书,图书馆归属文化部。文化部发文了吗?雒部长。”

焚书坑儒为秦始皇留下骂名。历史学者章立凡在推特上发帖称,“定一尊”和“焚书”的主意,都出于秦朝丞相李斯。李斯的结局则是被五马分尸。

有网友跟帖质问:天朝李斯为谁?论罪当斩乎?有网友回应:毛泽东的偶像是秦始皇,而习近平想超越毛泽东,作现代版秦始皇,如此,王沪宁照搬了李斯的“定一尊”和“焚书”,但时过境迁,习近平和王沪宁的宿命也已经定了。

王沪宁被认为是中共几任最高领导人的“大脑”。他最先被中共前党魁江泽民赏识提拔后,在胡锦涛和习近平上台后一直身处要职。

仕途发迹极具江派背景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在十九大后主管中共意识形态与文宣系统,“文革风”借尸还魂、愈演愈烈;公开扬言“媒体姓党”,接连发生中共删改教科书文革章节,党媒刊文〈消灭私有制〉,查封〈保卫改革开放〉文章,动员千万知青新一轮“上山下乡”等极左乱象,并将“六四”重新定性为“反革命暴乱”。

进入2019年,中共面临“逢九避乱”魔咒与独裁政权的“七十大限”。王沪宁疯狂管控网络,封杀自媒体;查处购买境外书刊的官员,删除教科书中记载陈胜吴广起义的文章《陈涉世家》,一再动员所谓“思想政治工作”,种种乱象不一而足。

秦始皇焚书坑儒经过

公元前213年,秦始皇三十四年,秦统一中国第八年,博士齐人淳于越在一次朝廷会议上提出恢复周朝的封建制:“沒有輔弼,發生變亂時誰來救朝廷呢?”秦丞相李斯反对,他認為时代变化,制度应该随之变化,不应该以古非今。李斯建议:「史书只保留秦国史书,其他国家的史书都焚毁;《詩經》、《書經》及诸子百家之书只有博士官可以保留,民间的都限期交出烧毁;医药、卜筮、農業之书民间可以保留;想学法律的人以官吏为师。」秦始皇下旨同意。 史称“焚书”。

隋代牛弘提出“五厄”之说,论中国历代图书被焚毁,首当其冲即为秦始皇焚书、二是赤眉入关、三是董卓遷都、四是刘石乱华、五是魏师入郢,蕭繹焚書。一些研究者认为,焚书对于中国图书的破坏仅仅是第一步,但影響已很大 ,当时只是限制民间藏书,官方书仍然保存完好,真正造成彻底破坏的是项羽入关中之后,火烧咸阳城,大火三月不止,秦朝国家图书馆原本仅存的孤本遂全毁。但是汉朝无人指责项羽“焚书”。

坑儒

在焚书开始之后的第二年,即公元前212年,兩名为始皇煉製长生不老之药的术士煉藥未果,據說後來更散佈許多對始皇不利、甚至毀謗的言論,始皇大怒、下令逮捕嚴辦。涉案者在審理時則向外指控毀謗始皇言論的來源,前后指控出四百餘人;秦始皇在盛怒中下令,將涉案者四百餘名在咸阳坑杀。

《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扶蘇向始皇進諫「诸生皆诵法孔子,今上皆重法绳之,臣恐天下不安」;始皇聞諫大怒,後將扶蘇貶至北方上郡(蒙恬駐軍所在)擔任監軍。

“坑儒”一词出处是西汉孔安国(孔子十二世孙)《〈尚书〉序》(這篇序有人懷疑是魏晉時期儒生鄭沖伪造。):“及秦始皇灭先代典籍,焚书坑儒,天下学士逃难解散。”在此之前《史记·儒林列传》的说法是“及至秦之季世,焚诗书,坑术士,六艺从此缺焉”。有部分學者依《儒林列傳》記載「及至秦之季世,焚詩書、坑術士」,认为遭坑杀者的確不是儒生、而是當時涉案的術士。有評論認為當時之術士與儒生相等,也有指當代儒生多兼任術士的說法。支持“坑儒”提法的学者认为由《史记·秦始皇本纪》中记载的始皇长子扶苏的话“诸生皆诵法孔子,今上皆重法绳之”可知,秦始皇所坑掉的“诸生”中,固然有一部分术士,但大多数是“诵法孔子”的儒生。[4]而反对“坑儒”提法的学者认为这是扶苏求情之话,无法用来证明秦始皇坑杀的是儒生,他们认为“焚书”并未废除儒学,儒家学说在焚书之后仍然存在。

Posted in 丧权误国, 中国政坛, 灾难深重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