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251案大翻转,李洪元成阶级敌人无罪也要审出罪来,被立案再查勒索罪

中国科技巨企华为前员工李洪元去年离职后,被控敲诈勒索、羁押251天的事件备受关注。李洪元周一(9日)透过微博披露事件最新进展,称深圳市中级检察院已经立案,调查他涉及的诬告陷害、伪证等问题。

华为
华为

据东网今天报道,华为前工程师被羁押251天,检察院立案调查。消息称华为前工程师李洪元事件现新进展。

该报道说,中国科技巨企华为前员工李洪元去年离职后,被控敲诈勒索、羁押251天的事件备受关注。李洪元周一(9日)透过微博披露事件最新进展,称深圳市中级检察院已经立案,调查他涉及的诬告陷害、伪证等问题。

报道称,现年42岁的李洪元于2005年入职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任工程师一职,离职前在逆变器销售管理部工作;他于去年12月16日被刑拘,今年1月22日被逮捕。深圳市公安局认定,前年12月至去年3月期间,李洪元以向公司审计、稽查部门举报其部门主管违规操作,要挟及勒索部门主管何某东30万元人民币。

不过后来龙岗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认为,深圳市公安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决定对李洪元不起诉。至今年8月23日,李洪元被无罪释放。

危险信号:官媒重新诠释阶级斗争,称网络上质疑华为的全是国内外的阶级敌人!

中国科技巨企华为前员工李洪元去年离职后,被控敲诈勒索、羁押251天事件备受关注。华为高层近日接连回应事件,其中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更批评是典型的黑公关活动,引来国家网信办原副主任彭波不点名回应事件,令事件再起关注。环球时报今天指批评华为排山倒海不正常。中国官方将目标指向美国阴谋。

华为
华为

据东网今天报道说,李洪元事件再起关注,华为高层指美国是幕后推手。中国科技巨企华为前员工李洪元去年离职后,被控敲诈勒索、羁押逾200天事件备受关注。华为高层近日接连回应事件,其中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更批评是典型的黑公关活动,引来国家网信办原副主任彭波不点名回应事件,令事件再起关注。

据余承东日前在社交平台称,事件其实是来自美国、竞争对手和媒体平台的黑公关,有人在背后雇佣网络水军造谣生事,损害华为利益。余承东指,黑公关规模庞大,指以李洪元一人无法动员如此大量的黑公关活动。

任彭波发文指,不论是多大的企业也不要傲慢和任性,即使可能有境内外阶级敌人破坏,也不要随便上纲上线和政治化。华为高级副总裁陈黎芳亦有回应,解释公司声明没有以势压人,相反声明与孟晚舟事件一样,称公司相信法律,用法律来解决问题。

针对愈演愈烈的“251事件”,华为公关部早前首次回应指,华为有权报警,支持前员工李洪元起诉华为,随后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直接定性称此事不是劳动纠纷事件。

华为高级副总裁陈黎芳周四(5日)在清华大学一场讲座中称,事件已超出仲裁纠纷范围。她表示,华为每年入职和离职的员工数量过万,一定有员工不满意。华为举报李洪元并非因为30万人民币(约34万港元)离职补偿,而是因为华为不是公权力部门,这超出华为一个企业可以做的事情。因此华为做了依法举报,“我们要有足够耐心,看李洪元到底犯的是什么事情”。

据联合早报今天报道说,胡锡进指华为面对海啸般的负面舆情不正常。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就华为前员工李洪元事件引发的舆论热潮发表评论。他认为,该事件超出了本应有的逻辑。就事论事地批评华为是正常的,但是形成针对华为海啸般的负面舆情,他不认为是正常的。

据胡锡进写道,在华为最需要支持的时候,它卷入了这起案件,随后所形成的舆论海啸扑向了华为。以其的经验,他不相信这是一个完全自然的过程。胡锡进认为,美国很明确想要华为死,国内也有少数人顺着美方的思路在诅咒它。当人民的判断涉及对华为的根本性肯定或否定时,一定有战略利益和动机会参与其中,要有能力拒绝这种参与。

据胡锡进强调,对华为的正常批评没有问题,但要警惕不被人带了节奏。。

胡锡进:针对华为海啸般的负面舆情,这不正常

近日,华为前员工李洪元被拘251天的事件在互联网引发激烈舆情,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微博发文,就此事发表评论,全文如下。

华为
华为

华为前员工李洪元被拘251天的事件最后带出如此轰轰烈烈的舆情,已经超出了事情本应有的逻辑。老胡作为穿越了这些年互联网一次又一次激烈舆情的新闻“老司机”,想对朋友们说一句:任何一家公司或者机构面对这样的舆论冲击,其应对手段都是有局限的。让这场风波以最符合中国公众利益的方式来着陆,唯一可行和有效的是我们大家从情绪中回到常识和事物的原本逻辑,想一想华为与中国国家利益和公众利益的真实关系,再回过头来探寻一下事情原本的脉络,摆脱那些夸大的东西和试图误导我们大家的用意,让理性的旗帜在情绪的海平面上重新飘扬起来。

首先,李洪元被羁押251天,华为有多大责任?华为的一名基层主管是报案者,这一报案在法律上可能准确,也可能不准确。客观说,华为的责任就这么大。接下来是法律程序,李洪元被令人遗憾地羁押了251天,国家赔偿表达了对这一羁押的法律态度。但这些都是司法程序问题,不是华为能够影响的。

有人怀疑华为干预了这个过程,但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证据,而且华为那样做的动机是什么?为什么深圳龙岗区检察院最后做的又是不予起诉的决定呢?华为是一家讲法律和讲规则的公司,对一名前员工搞司法迫害,这不符合该公司的基本价值观,而且是充满风险的。老胡认为,我们在做这种怀疑时,不应使用对华为有罪推定的逻辑,并让它主导舆论。

华为的声明很短,老胡也批评了这一声明“缺少温度”。但据我最新了解,这当中有一些隐情,促使华为低调、简短地回应。也许过一段时间,事情的脉络会得到进一步的补充,在这之前,我们权且将这作为华为的一次“公关失误”。那么它因此该受到多大的批评呢?

很多人联想到,华为一定对自己的员工很无情。坊间关于华为“狼性文化”的传闻被用来作为对这一批评的佐证。但我想说,华为对员工的关怀不可能不高于中国公司的平均线。任何成功的公司,都首先必须善待员工,否则它决不可能有凝聚力。华为一路打拼到今天,经历了多少艰难困苦,眼下又在全世界所有大公司中遭到世界第一强国最猛烈的打压,它如果对员工是冷酷的,队伍早就散了。

华为的声明给人以不尊重公众情感的印象。我前面说了,它或许是隐情所致,或许是公关失误,但一家大公司不重视公众情绪,也是决不可能的。华为正被美国往死里打,它的海外市场开拓面临严重挑战,国内市场更加成为它不能出闪失的根据地。它怎么能不重视公众的看法呢?有一种怀疑是,华为傲慢,就是不在乎。我想说,全世界不可能有一家真正敢于面对自己的市场耍大牌的公司,华为这种走南闯北,知道获得一个市场的认同是多么不容易的公司,它的“傲慢”完全不合逻辑,与最基本的商业经验相抵触。因此不能不说,这种“傲慢”来源于舆论场的想象。

就事论事地批评华为,我认为是正常的,有时因为信息不对称,出现对华为的误解和责怪,也不奇怪。但是形成针对华为海啸般的负面舆情,我就不认为是正常的了。

请注意,舆论在这件事中有几个共鸣和不满,包括工作不稳定的风险,与机构发生冲突时个人处于劣势并受到迫害,在司法上遭遇被不合理羁押的冤屈等等。华为只是一名基层主管报了案,舆论发酵起来后,就将这些危机感全都倾泻到华为公司的头上,这不应该是华为承受的负荷。

老胡不能不说,舆论场针对华为的激烈发酵,有一些是信息不对称所致,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带节奏”的结果。在华为最困难、最需要支持的时候,它因为卷入了一起受到国家赔偿的案件,案件审理结果看上去没有支持华为最初的举报,随后所形成的舆论海啸就扑向了华为,说实话,以老胡的经验,打死我都不相信这是一个完全自然的过程。

到了这时,我觉得大家需要让理性出来帮着做一些整理了。华为是当下中国崛起遭遇挑战时期承重最大的公司之一。美国很明确想要让它死,国内也有少数人顺着美方的思路在诅咒它。在具体的争议层面,事情是一个逻辑,但当我们的判断涉及对华为的根本性肯定或否定时,一定有战略利益和动机会参与其中。作为中国人,我们要有能力拒绝这种参与,让华为的事情始终在它的原点周围徘徊。

对华为的正常批评没有问题,老胡上一篇文章就批评了它,但今天形成的针对华为的舆论面貌,不能不说令亲者痛仇者快。我们不能这样干啊,警惕不被人朝那样方向带了节奏,这是我们中国人在这个复杂时代必须拥有的集体情商。

也希望华为坚强,正确地面对公众的各种声音。请做好你们的事情,并且相信,历史不会辜负诚恳和百折不回的团队。

Posted in 二次文革, 悲惨世界, 普世价值, 科技新闻, 维权斗争

Related Posts

1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