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邓小平儿子邓朴方、陈毅儿子陈小鲁各有万亿资产;习近平能共同富裕吗?

这几天,中共搞的公示财产的戏码,在香港又上演了。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许正宇为“楼王”,持有7项物业,李国章则是非官守成员中的“楼王”,申报持有35个物业。

邓小平、陈毅儿子狂赚万亿 打脸习近平

与这则消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另一则消息。前几天,香港财务策划师学会委讬研究机构“尼尔森爱科”公布了一项调查,调查说,该机构于2021年,以电话访问形式收集香港约304名年龄介乎55至74岁已退休人士的生活开支等数据,这些数据显示,香港人的退休收入不理想,2021年受访者的每月平均开支明显上升,每月基本开支为13,465元,开支增幅为17.4%。这个学会假设,普通香港人60岁退休,寿命至85岁,排除通胀等因素,一个普通市民,至少需要400万元港币的储蓄,才足以过理想的退休生活。

红后代现身北京,个个亿万富翁;不见邓朴方和毛新宇
红后代现身北京,个个亿万富翁;不见邓朴方和毛新宇

我们回到财产公示话题,看看中共中央一级,公示财产的情况。中共的一哥习近平,二哥李克强公布的身家有多少。

2012年,习近平公示的存款和房产如下:存款230万,房产3套,分别为福州市台江区象园路58号象园公寓1套、杭州市文三西路省政府家属楼1套、北京市紫竹桥总政家属楼1套。李克强公示的存款和房产是存款180万,房产2套,分别是:郑州市经五路纬三路省委家属院1套、北京市朝阳区红庙西里首经贸家属楼1套。2014年底,中共7常委又公示了一次财产,这次,习近平的存款仅剩160万,李克强的存款为280万。

可以看到,相比中共中央,香港官员的胆子确实是小了许多,说谎不敢说那么大,看起来还有一些“诚实”留存。对于习近平公示的财产,首先对其打脸的是王思聪。

中国首富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在北京K歌,一个晚上刷卡250万人民币,这不是相当于花光了习近平的全部存款?出手超阔绰的王思聪,2020年被拍到在夜店狂喝香槟的“历史时刻”。他对黑桃A香槟情有独钟,一次狂开200瓶,整齐摆放在桌上,在夜店开黑桃A香槟,一瓶就要1万人民币,王思聪又一次砸掉200万人民币。

王思聪在社交媒体上最知名的战绩,是曾经叫板台湾明星大S的前夫汪小菲。事情的起因是,当年大S和汪小菲在海南举行世纪婚礼,张兰说到婚礼的规模时,透露和王健林交情非常好,获得他的饭店免费赞助。没想到王思聪随即打脸张兰,称父亲根本不认识她。汪小菲看到母亲被羞辱,在社群飙骂王思聪。王思聪回怼汪小菲:“就你裤兜里那俩钢镚,还冒充富二代?”

  对于中共富二代们的奢靡,网友直感叹:“贫穷限制我的想像”。

再说第二个打脸习近平财产公示的,是邓小平家族。这两天,传出邓小平儿子邓朴方月初在澳大利亚去世的消息,消息真伪无法验证,邓朴方也不是第一次被传去世了,但这不是重点,关键是邓朴方曾经说出的一句话,相当惊人。

邓朴方说:“中国有上万亿资产的不止我们一家,至少有17家,上千亿资产的至少有50家,多数是勤劳致富的,希望大家不要嫉妒,有本事可以自己挣嘛”。这句话,邓朴方是什么时候说的,现在在网络上已经找不到出处了,目前中国有多少上万亿资产的家族?官方当然不会告诉我们数字。邓朴方有没有说过这句话,人们似乎不太在乎,因为这句话本身,是有真实性的,因为大家都还记得,天安门运动的导火索就是反腐败、反官倒,而邓朴方就是当年的5大官倒之一。当年告诉民众“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人,其子女带领红二代们,争先恐后地大饱私囊。可悲的是,一场民主运动被镇压后,腐败却更加肆无忌惮的越演越烈了。

在民间,还流传着这么一件事,邓小平的幼子邓质方,有一次在澳门葡京赌场过一把瘾,一夜之间输掉1亿9千万人民币,何厚铧知道他可能赖帐,连续宴请3天不放他走,直到首钢动用5000万美金,把钱打入法国,然后转往澳门的户头后,邓质方才得以脱身回到北京。

其实,说不要嫉妒红二代的,不仅仅是邓朴方一人,中共开国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的这句话,可是有据可查的。2013年,陈小鲁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专访时说:“不要嫉妒红二代致富”。

陈小鲁还说:“富二代、官二代,只要你是成功人士,后面总有人在说你的。连富一代人家都会讲你有原罪,说你真要不突破一些条条框框发不了财,怎么突然就搞了几个亿、几十个亿,他不找几个人支持他,不从银行找找关系?红二代自建国以后,除了在文革10年处于低谷,剩下时间都是处于优势地位,老百姓就会有意见。”

另一位太子党陈同海的豪言也让人记忆犹新,陈同海说:“作为共和国长子,我们不垄断谁垄断?”

的确,中共“太子党”在中国各个领域几乎是无往不利,除了受到投资银行的追捧之外,美国也有一些名校愿意对这些官二代开后门。投资银行需要“太子党”的人脉,而名校需要“太子党”背后可观的捐款及人际网络,美国的投资银行与名校,都认为接受“太子党”进入自己的场子,是一宗投资报酬率相当高的买卖。

中共元老靠枪杆子血腥起家,窃政后又结成庞大的红色贵族利益集团,形成相互交织的政治经济利益网络,其中包括业务往来、拥有共同利益机构,乃至不同权贵家族之间相互联姻等形式。

共产党没有资本时,要靠革命的暴力消灭所有平民百姓自己的私产,把它变成了所谓的全体人民的共产;等到百姓的私产变成共产后,共产党又以改革的名义把本来属于全体人民的公共财产变成了他们自己的私产。

去年大部分时间里,习近平都在展开一场限制私人资本、缩小社会不平等的运动,监管机构严厉打击科技巨头和富裕名人,中共政府要求企业大亨回报社会,中共承诺,一个“共同富裕”的新时代就要到来。今年1月,习近平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发表演讲时说:“要先把‘蛋糕’做大,然后通过合理的制度安排把‘蛋糕’分好,水涨船高、各得其所,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

民众为啥不买账呢?因为这些话远远没有中共总理的那番话实在。李克强说:“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我们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现在又碰到疫情疫情过后民生为要。”

这番话引发了举国热议,至今余波荡漾。“厉害了,我的国”这番家底,竟扬言要打台湾。它们要打台湾的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些吸血鬼韭菜不够割了,想在世界范围寻找更多的韭菜

我们刚刚在节目开始,讲到了香港普通民众的退休生活,我们再来说说,中共官方从来不会公开说明的,在中国长期有一个规模庞大的特权阶层,他们的退休待遇远远抛离大众的标准。据解密资料显示,中国的高官们退休待遇惊人,全球罕见。

中共2014年退休高官年开支逾675亿元。2014年,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员长、国家副主席、中顾委副主任一级的离休高干,公费开支高达3.26亿元,平均每人2725万元。其它级别逐级配置,形成庞大国库开支。

众所周知,在民主国家,民选的总统及各级官员离职后就什么都不是了。但是在中国大陆,那些退休高官则仍享受着种种特权,而且纳税人供养的还不止在职及退休行政官员,还有本来应由中共自己养活的党委这一系列的官员。

效忠共产党,确保父辈打下的江山,永远掌握在他们手里,所以,中共“太子党”就能利用家族权势和裙带关系大肆敛财,坐吃海量韭菜,这就是红N代的共产党DNA。

我们随便看看这个中共现在搞的反腐,挖出来的贪官,一个县级的、处级的官员,他贪污的那个钱,都是上亿、十几亿、上百亿的,房子都是几十套、上百套,车和现金,都在地下室一堆一堆的,那个点钞机都烧坏了。而且这种事情不是个别的,已经是非常多见。一个县级的官员就可以贪污上亿的、甚至十亿、几十亿、上百亿的资产,那到省部级的、副国级的、国级的,是多少?

当狂赚万亿的太子党对14亿人喊出:“别嫉妒,有本事自己挣”时,中国人,你依然会说,你爱那个中共国吗?

5/5 - (2 votes)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官场黑暗

相关新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