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Kyle Bass全世界征集资金200倍杠杆做空港币,赌港元18个月后贬值40%,64倍预期收益- 海外华人可以人人参与购买100美元就贡献了两万美元反共基金

据彭博报道,海曼资本管理公司(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创始人、有沽空之王称号的对冲基金经理Kyle Bass(凯尔·巴斯)已组织一只新基金,押注香港联系汇率制将会失守,通过买入港元下跌期权,他将以杠杆高达200倍,若18个月后,香港联系汇率制安然无恙,投资者将损失所有资金;但如果期间港元下跌幅度40%,将可取得64倍的回报。

证券时报记者就此事向海曼资本管理公司求证,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应。

近期,港元持续走强并触发7.75强方兑换保证水平,据证券时报记者统计,自今年4月21日以来,香港金管局一共向市场注资443.86亿港元,保持港元币值处于联汇区间水平。

沽空之王凯尔·巴斯200倍杠杆做空港元

尽管近期港汇走势呈强,然而一直唱淡港元、有沽空之王之称的对冲基金经理凯尔·巴斯正在启动一项新基金,对赌香港联汇将在接下来的18个月内崩溃。

彭博报道称,凯尔巴斯已于6月1日成立新基金,以期权合约进行200倍杠杆操作,买入港元下跌期权,对赌港元在18个月内与美元脱钩。巴斯向潜在投资者称,一旦港元脱钩并贬值40%,基金将狂赚64倍,若香港联汇制度在18个月后维持不变,投资者将损失所有资金。

5月23日,巴斯在Twitter 发文,敦促投资者及时将港元资产转换为美元。

kyle BASS 空头之王押注港元崩盘
kyle BASS 空头之王押注港元崩盘

 

事实上,做空港元投资行动一直都有,但大部分都以失败告终。最著名的案例,莫过于资本大鳄索罗斯1997年借亚洲金融风暴之际,尝试做空港元,但最终仍以失败收场。

记者采访多位香港投行以及券商分析师发现,他们观点呈现两极分化,一位外资资深投行人士向记者表示,“从我个人角度来看我不会持有港元。经过此轮疫情,美元汇率指数向上突破102并达到阶段性的高位,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非美元货币的汇率却一路走软,现时港元走强并不代表以后。面对日益加剧的流动性紧缩和全球衰退,美元才是安全避风港,甚至黄金也在日渐失去光芒。”

当我们于2019年4月首次发布凯尔·巴斯(Kyle Bass)的《安静的恐慌》时,投资界嘲笑了巴斯对港元与美元钉住美元的杠杆赌注,这是一种新颖性,并抨击了巴斯成为洗劫了的贪心人,他花了很多时间在外面闲逛与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一起坐在空荡荡的飞机衣架上。

几个月后,当香港爆发动乱时,关于财务压力的谈论至少在最初令人惊讶地被淡化了。但是,由于人民币与美元的钉住汇率制度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北京的镇压似乎最终使香港的鸡成为了生计。

在随后的几个月中,由于巴斯承认自己将更多精力放在政治上,而不是在经营对冲基金,所以他变得如此坚信,钉住汇率制将很快到来,他开始大胆地利用他的长期衍生品押注到荒谬的水平,希望再次获得与他对房地产市场的赌注相当的意外收获,这使他开始投资超级明星。
GAO:移民官员将资金用于食品,药品。这是他们所购买的

据彭博社报道,巴斯已经在海曼资本(Hayman Capital)的主持下为一只新基金筹集了一笔未公开的资金,该基金将使用长期期权合约对港元汇率钉住200比1的杠杆赌注。

对于巴斯而言,不幸的是,港币近几个月来一直如此强劲,以至于香港事实上的中央银行香港金融管理局自4月以来已售出逾400亿港元(合52亿美元),以防止该货币在该区间外升值。其他人则否认了最近的上行压力是风暴前的平静,因为美国准备剥夺香港的特殊地位,威胁着数百亿美元的双边贸易。

香港财政大臣陈可月在本月表示,香港已准备好捍卫汇率,如果有必要,内地将通过与中国人民银行的掉期交易支持与美元挂钩。对香港银行体系和房地产市场对财务压力的其他担忧也相对缓和了。

对于巴斯的投资者来说,这可能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正如彭博社指出的那样,疯狂的杠杆比率意味着,如果钉在18个月内没有破裂,亏损将是100%。

凯尔·巴斯(Kyle Bass)的货币交易大获成功,这已经烧毁了看跌投机者超过三十年。

知情人士说,总部位于达拉斯的海曼资本管理公司(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的创始人正在启动一项新基金,该基金将在香港货币钉住汇率崩溃的情况下全力以赴。

知情人士说,巴斯以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对次级抵押贷款的有先见之明而著称,他将利用期权合约将新基金的资产杠杆200倍,并要求在讨论私人信息时不愿透露姓名。虽然该策略旨在在港元兑美元汇率下跌时产生巨大收益,但如果在18个月后与美元保持联系不变,投资者将损失所有资金。

Bass在香港的往绩令人印象深刻,但是,如BBG所述,如此高的杠杆比率的弊端意味着没有错误的余地。

甚至对巴斯来说,这笔交易也是大胆的。巴斯在次贷危机中获利颇丰,但自从世界末日呼吁从日本国债到人民币的所有事情后,却没有那么成功。这位50岁的投资者是中国共产党的声音批评家,上个月在《新闻周刊》上发表评论说,香港已成为“民主与中国强权共产主义之间的意识形态冲突的零地面”。

而且,尽管我们很想质疑他的政治是否会影响他的判断,但如果巴斯成功了,他将加入一个稀有的宏观管理者俱乐部,该组织因在宏观赌注中获得巨额利润而享有传奇般的地位,就像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在“打破了英镑的坚挺”。

据知情人士透露,据报道,巴斯告诉6月1日成立的海曼香港机会基金的潜在投资者,如果货币贬值40%,他们有望获得高达64倍的回报。被识别,因为它是私人的。这甚至比2015年8月的人民币汇率还要大。

无论基金发生什么,至少巴斯都会从管理费上获得可观的利润。巴斯一如既往地收取2%的一次性费用和15%的利润,尽管他可能至少将自己的部分资金投资于该基金。

海外华人可以人人参与购买100美元就贡献了两万美元反共基金

Posted in 去中国化, 大外宣, 维权斗争, 美国股票ETF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