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总加速师习近平武大郎开店,无德无能,爆虐残忍,被认定为是上天选定的灭亡共产党的最佳人选

在中共历代党魁中,习近平算是最有亡党危机感的,其前几年反腐就是打着救党的旗号。

习近平跳大坑
习近平跳大坑

但是有意思的是,今天的习近平,恰恰被党内外认为是亡党之人。早前被称“总加速师”,最近又多了一个号:“自由落体”。

时评人士郑中原撰文指出,中国近年各类天灾人祸频发,特别是今年一场大瘟疫爆起,百姓遭难,本可从传统的天人感应学说中找得善解之法。但中南海之忧却系在其党已难逃劫数,中共最高层指示抗疫时还不忘强调维稳。今年一早就被定调为所谓政治安全年。

天灭中共
天灭中共

关于亡党的危机感,今年初的1月5日,亲共海外网媒刊发了中共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党委书记房宁的专访。房宁并不否认中共将亡,他认为历史周期律是存在的。他特别提到了目前最高领导人有很强的危机感,说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都强调过,只不过现在到习近平,这个问题更突出了。

习去年“七一”前对党内发出的警告是:动摇党的根基的危险无处不在,“小问题就会变成大问题、小管涌就会沦为大塌方”。从这一点可以说是一点风吹草动都会令中共的神经紧张。相对应的是,习所采取的治党方式之烈也是前所未有,大规模的打虎拍蝇运动至今未息,用习自己引用所说的就是: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这就是党内斗争惨烈的最直接形容。

文章指出,但无论习近平怎样整党,中国传统上讲究的天时、地利、人和,都已经和中共过不去。越反越腐再加怠政横行,政令不出中南海,中共十九大后,中美贸易战未战罢,猪瘟鼠疫纷然而至,再到去年底武汉肺炎大疫降临,延至今日,经济陷困局,国民道德已被无神论掏空的中国社会岌岌可危,然而真正坐在火山口的却是现当政者。

在中国之外看中国,旁观者清,而从某种意义上看,真正刻骨般明白亡党危机的却是从中共的核心之内清醒过来的人。

最近,网上流传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的一个录音,她不怕隔墙有耳,大胆阵词,恰是这个录音明明白白地告诉外界:中共气数已尽。

蔡霞当时是在党内斗争的基点说话,恨习把这个党拖入死胡同。她认为面对这种状况,党内很多人,包括中共高层干部,没人能挽救这个危局,只能眼瞅着习近平一条道走到黑。她还说,如果不换人,几年内中国将遭逢乱世,经济硬着陆,社会崩溃,如果不解决这个人,中共体制会和习近平一起自由落体。当然,蔡当时用“这个人”代替习。

不过看起来真没有人能取代习,以任志强发批习文章为代表的最近一轮反习声音也让压下去了。中共党内还专门搞了一个“20不准”,明显是有所针对。

一如蔡霞的说法,不管下边的人怎样弄,习怎么折腾,中共已经是一具政治僵尸了。

有位朋友和我聊起,看到网上有张照片,是习近平6月上旬到宁夏视察时,身临面前一个大坑。朋友认为这是习的不祥之兆,而且一个特写镜头显见习难掩满怀心事,异常可怜。

其实习本身也是中共专制体制下造就的,难以摆脱共产邪灵的操控,这荒谬的体制,近日更给习冠以“世纪马克思主义者”的名号。

由此,人们可见,习近平正加速推进党的败亡,一路狂奔,故此网民们已将其称为“总加速师”。如今经过前中央党校教授蔡霞这么一爆料,让外界更加清楚,中共党内的积怨是如何深、如何无解。蔡霞所说的“自由落体”,既是中共的称号,可能也将是了无机会的习的称号。

文章最后写道,其实习近平下不下台,都无改中共的邪恶,换一个上台也是换汤不换药,而且这种假设也是不存在的。也许习是最合适的末代党魁人选了,上天所选。

四面出击 习近平到底要干什么

从喜马拉雅到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在几乎所有被中共视为长久以来甚至是历史遗留的“闪点”问题上,中共近来越来越咄咄逼人。这让外界不禁要思忖,中共为什么要四面出击?习近平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据美国之音报道,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现代亚洲项目研究员迈克尔•奥斯林(Michael Auslin)在一场在线研讨会上说,中共选择在这个时机试图解决这些旧的纷争,一半是出于对过去和现在的自信,另一半可能是因为对未来的不安。

奥斯林解释说,中国目前是亚洲最强大的国家,但同时中共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面临强大的邻国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强大对手,再加上意识到未来中国经济面临巨大压力,中共自己缺乏合法性等,所以,北京可能觉得现在是行动的最好时间。

他说: “确实看上去它需要立即采取行动,因为它不可能在十年后还可以按其期望的方式来行动。我们在1930年代的日本看到了这一点。它认为当时需要采取行动,认为那是正确的时间,因为时间不在它那一边。我认为,促成北京行动有多种原因。鉴于过去二十年来的发展情况,它感觉自己比周围的任何人都强大得多,但与此同时,却对二十年后的状况一无所知。因此,它一定会行动。”

美国总统川普的前国家安全顾问H.R.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5月19日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的“中国眼中的世界”( How China Sees the World)一文中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说,中共领导人相信现在存在一个战略机会,可以强化中共的统治并令世界秩序向有利自己喜欢的方向改变。

他写道,“共产党的领导人相信,他们有一个稍纵即逝的战略机会,一方面可以加强统治,另一方面可以改写国际秩序,使之有利于自己–赶在中国经济变得糟糕,赶在人口老龄化,赶在其他国家意识到中华复兴是建立在自己的牺牲之上,赶在其类似新冠病毒疫情这样的无法预测的事件可能会暴露中国在超越美国和实现中国梦的过程中产生的弱点之前。”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国际防务问题高级研究员何天睦(Timothy Heath)认为,中共政府选择这个时候出击是因为中共需要新的“聚旗效应”,需要将国内民众的注意力从经济困境和新冠疫情的问题上暂时转移出去。“不安感”和“脆弱性”是这套政策出台的主要因素。

他说:“现在经济还在困境中,人们对习近平和中共政府应对新冠病毒危机又持批评态度。我认为北京采取了更加民族主义的立场,可以这么说吧,以此达到新的‘聚旗效应’,将批评转向外部。”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全球事务教授,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高级研究员哈尔·布兰兹( Hal Brands)则认为,中共此时的行动有长期和短期的考量。长期考量是,无论是香港、台湾、中印边境还是南中国海都是中国一直以来就希望能解决的问题,短期原因是新冠疫情在全球其他地方的蔓延,让中共看到了机会,决心更进一步推进自己长久以来一直希望实现的目标。

他说: “考虑到世界上许多其他地方都受到新冠疫情的干扰和破坏,如果中国政府在这里看到了机会,在这些问题上加大一点努力,这对我来说并不奇怪。”

已经有迹象显示,中共利用自己可能会是第一个从新冠疫情中恢复的先机,趁着对手自顾不暇的时候,在推进自己在某些关键产业的市场份额。 美国和欧盟一些国家都已经发出警告,担心中国利用疫情“抄底”资产。

布兰兹说,中共政府肯定计算过行动的后果,并认定这是他们可以承受的。 不过,他说,他认为这样的做法也存在真正的危险。

他说: “我认为,四面出击给中共领导层带来危险是,这正好验证了一些人近年来一直抱持的看法,那就是,这是个决心改变国际现状的国家,只要一有机会,不管什么机会,他们都会抓住。”

北京的做法已经带来反噬。针对中国的行动,美国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都作出了反应。5月20日,川普政府更是推出了被称为“有原则的现实主义” 的新的对华战略。英国政府近日也表示,他们需要重新考虑与中国的关系。

越来越多的西方政界和学界看到,中共在全球不遗余力要打造的自己的“镜像”。

美国国会共和党人在6月10日的一份报告中说:“中共的宏伟战略‘中国梦’是要将国际体系转变为由中共领导的体系。”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全球事务教授布兰兹说,中共一直以来希望打造一个以北京为中心的、适合威权体制的世界秩序,最终终结美国领导的国际秩序,从而主导全球事务。

他说: “我认为中国人希望建立这样的一种秩序,在这个秩序中,威权主义比现在更普遍,比民主更流行。在这个秩序中,美国及其盟友的力量受到限制,特别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友力量被削弱或最后终止。全球经济和外交行动以北京为中心而不是以华盛顿为中心。这个秩序不会完全像美国的一个镜像……那将是一个以北京为中心的秩序。”

他说,这不是他自己的臆想,中共领导人和中共官员在公共场合越来越明确地表明了这样的立场,特别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早在2017年就做出了声明,西方不应该错读。

胡佛研究所的奥斯林也认为,要了解中共的意图,西方应该“聆听党国的声音”。 他说:习近平思想、习近平的外交政策声明都“透明地“表达了这样的思想。 在国内,中共的首要任务是确保共产党的生存,继续把持权力;在国际上,中共首先要做的是把自己打造成“亚洲最伟大的国家”。然后中共会利用自己的经济和外交优势建立一种国家间的“等级”秩序,以及如何对这个等级负责。他说,除了香港、台湾、新疆、西藏等中国认为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地方,中共可能并不会夺取别人的土地。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全球事务教授布兰兹和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前副总统拜登的高级竞选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五月的《外交事务》杂志上撰文说,中国有两种途径实现全球主导地位。一种是通过首先获得在亚太地区的区域霸权,然后走向全球。另一个途径是在亚太地区平衡美国的力量,但同时致力于重塑世界经济制度、技术标准和政治机构,使其符合自己的利益和形象。

 

说他暴虐残忍,不是说他对贪官;而是他对底层百姓!

Posted in 中国新闻, 军事动态, 治国无道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