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华为员工李洪元被拘事件曝光,网民很批资本家可恶,孟晚舟李洪元是工作在同一个华为吗?

中国电信公司华为又刷屏了。一名华为员工因领取离职补偿,反被公司指控敲诈勒索,遭到当局关押251天。

华为
华为

2017年9月4日,华为总裁办发出了一封由任正非签署的电子邮件。这封邮件里,一名叫梁山广的员工,因为举报内部创新造假,被任正非点名升职两级,并指派一名高管保证他:

免受打击报复。

这封邮件鼓舞了华为上上下下很多人。也是那一年,一个“胖子”,在会议室门口堵住了任正非。

这个人叫李洪元。他也要“清君侧”,反映自己部门的情况。

但任正非告诉他,先找别的领导反映。李洪元就给任正非讲了范睢说秦昭王的典故。在这个典故里,范睢是绕过丞相反映问题的。

这故事很感人,但并没有打动任正非。

越级反映问题的李洪元的命运,与梁山广有着天差之别。

2018年初,李洪元从华为离职。2018年的12月15日,他被深圳警方以涉嫌泄露商业机密拘留。一同进去的,还有4位华为前同事。

华为总部旁的深圳市龙岗看守所,是这家公司重要的新员工教育基地。新员工们排队走过二层,从没有玻璃的天窗俯瞰他们曾经的同事。

有时候,目瞪口呆的新人们走出看守所后,老员工们会露出会心的微笑:

习惯就好。

251天后,李洪元走出了这座看守所。如果不是手里的录音存了很多份,这个数字可能会更长。

1

即使遭此厄运,李洪元对自己的定位自始至终都没变:

我对华为有功。

2016年底,李洪元在一封匿名举报信中,向华为高层反映了自己所在的逆变电器业务存在造假问题,虚构合同高达上亿美元。

作为一名在华为工作了11年的员工,李洪元对这个巨大的金额感觉到极度担忧:

决定替老板把这个摊子守住。

尽管是匿名举报,在举报信发出之后,李洪元的小主管身份被撸掉了。申请招人被拒,申请借调部门也不批:

肯定是暴露了。

参观过龙岗看守所、也经常在华为心声论坛上浏览同事遭遇的李洪元,感觉事情正在起变化。于是他做了一个事后被证明是无比正确的决定:

买一支录音笔。

2017年底,李洪元知道了自己合同到期,公司将不再续约的决定。李洪元表示理解公司决定,但把劳动法看了一遍的他,要求公司给予应得补偿。

2018年1月31日下午,李洪元和人力资源部长何承东及HR袁红开始了一场关于离职赔偿的谈判,李洪元按下了录音笔上的红色按钮。

最开始,这是一场亲切友好的谈判。李洪元先是表示自己理解公司决定,愿意离职,还提出了公司绩效评价方式的改进建议。

谈到赔偿金额时,李洪元要求拿到2017年的年终奖,并写入离职赔偿合同。而何承东则表示,这是法务部门规定的文书格式不能改,但自己一定会在年终奖发放时,把钱给李洪元。

谈判的整个过程不时传出笑声,完全没有听到任何威胁。只是在年终奖的发放时间和方式上,有过一个小时的拉扯,两人劝李洪元:

你要相信组织。

最终,李洪元选择相信组织。在这份税前补偿41万的离职赔偿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离职之后的李洪元回老家照顾生病的爷爷。2018年春节刚过,他收到了袁红的通知,要求他必须赶回深圳:

领取赔偿和办理手续。

此时,李洪元最初的举报在2018年2月2日换来了十多名该业务高管被通报处罚。

离职手续已经办完了,赔偿不能转账吗?带着疑惑,李洪元赶回了深圳,并于3月8日签署了一份确认书,确认书第二条写到:

华为公司委托员工周婷向李洪元支付离职经济补偿款税后共计304742元。

当晚,收到钱的李洪元发现给自己转账的账户是个人账户,他向华为HR热线核实自己的离职赔偿有没有缴税,没有得到答复。之后,他找到了深圳税务局反映情况。

2018年9月,税务局通知李洪元,华为已经补缴了税款。

李洪元没有等来组织口头承诺的年终奖。他打电话给何承东,后者说:

你干的那么差,还好意思找我要年终奖。

因为没能拿到年终奖,加之此前谈判时何承东承诺年终奖一定会发放给李洪元,李洪元随即申请劳动仲裁,但这一步并没有成功。2018年11月8日,李洪元向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

2018年12月15日,华为公司委托法务袁鑫,以李洪元伙同他人以泄露商业机密向公司索要离职赔偿为由,向深圳警方报案。

很快,李洪元被警方带走。本应该出席劳动争议上诉的他,被法院做了撤诉处理。

令人不解的是,一同被带走的,还有和李洪元在一个离职员工群的4名华为前同事。

接到逮捕通知书的李洪元被告知,华为向深圳警方报案称,他在2018年1月31日到何承东办公室,威胁给予30万元人民币,否则将会把逆变电器造假的业务公之于众。

华为方面后来跟何承东做了切割。他们官方称这起所谓的敲诈勒索案,是HR何承东为了掩盖业务造假事实,自掏腰包,盗用公司公章,向李洪元支付了赔偿款。

华为在提交给警方的说明函中表示,何承东于2018年3月13日已经被华为方面免除人力资源部长职务,5月31日起,何承东不再担任网络能源产品线的管理人员。

然而根据转账人员何某的供述,这30万元,有10万是何承东自行转账,20万元是华为部门的工作经费,由何承东使用和支配。

李洪元觉得华为的报案逻辑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首先,何承东表示自己在1月底被敲诈勒索,然而在2月2日,华为的处罚决定已经将逆变器业务造假公之于众,为什么3月8日还给自己转钱?

第二,如果真的是何承东个人行为,华为为什么为个人行为补缴了税款:

你见过被敲诈勒索还去缴税的吗?

但后来,华为向深圳市税务局要回了这笔税款,说是搞错了。

李洪元说,他被捕时,一同带走的,还有那支存放有自己无罪录音的录音笔。出狱后,录音也还在录音笔里。

然而这支录音笔,为何没有成为让李洪元被直接释放的证据,反而需要李洪元再度从后来供职的公司平安保险的电脑里调取录音,成了一个谜。

在被关押整整4个月之后,李洪元见到了妻子给自己雇佣的律师后,说出了憋了4个月的话:

我在平安保险工作的时候,谈判录音存在了电脑里。

在妻子和律师的努力下,录音得以上交检察院。

2019年4月19日和5月17日,检察院两次驳回了警方的审查起诉请求,要求再查。

今年7月4日,警方在对何承东的复讯过程中,他突然改了口供:

李洪元没有威胁过我。

何承东说,威胁的意思是由主管李鹏转达给自己的。李鹏的证词翻译过来只有三个字:

扯犊子。

但这并不妨碍警方第三次申报起诉。由于羁押期已满,检察院最终在今年8月22日做出了不予起诉的决定。

被关押了251天的李洪元,终于走出了龙岗看守所。

11月25日,深圳龙岗区检察院做出决定,赔偿李洪元人身自由损害赔偿金79300元,精神抚恤金27755元,共计107522.94元,并向华为发函,为其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3

直到现在,李洪元跟我聊时,仍然对任正非使用敬语。重获自由的他,最大的希望是和任正非面谈:

期望事后能占用您一个喝咖啡的时间,单独谈谈。

1998年三月,经过多次修正,华为通过了《华为基本法》。其中第二条写着:

认真负责和管理有效的员工是华为最大的财富。

梁山广和李洪元都认为自己是认真负责的,签过“奋斗者协议”,自愿放弃年假的华为员工们也都认为自己是认真负责的。

十年前,《新民周刊》报道过华为员工连续身故事件,他们记下了一长串的名字:

胡新宇、张立国、李栋兵、乔向英、张锐……

但这并不影响公司内部对任正非的崇拜。即便是李洪元,也坚持认为错在人力和法务:

任总身边有坏人。

昨天,任总身边的人没有带来道歉,他们告诉李洪元:

我们支持李洪元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包括起诉华为。

大象踩你一脚,你可以踩回去。

这真是一个公正的回复。

 

李洪元事件时间线

2016年11月21日

李洪元向公司举报逆变电器业务造假

2017年年底

李洪元合约即将到期,主管明确公司将不再续约

2018年1月31日

李洪元同何承东、袁红进行离职谈判,达成一致

2018年2月2日

华为下达了对造假业务高管的处罚决定

2018年3月8日

李洪元赶回深圳,签写确认书,拿到周婷转入的赔偿

2018年3月13日

何承东被免除人力资源部长职务

2018年5月31日

何承东被免除网络能源生产线管理团队成员

2018年9月

深圳市税务局通知李洪元华为补缴了税款,李洪元向何承东去电,没有拿到年终奖,申请劳动仲裁

2018年11月

李洪元向龙岗区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018年12月15日

华为以泄露商业机密罪报案,李洪元被拘留

2018年12月28日

华为再次补充报案资料,以敲诈勒索罪报案

2019年1月22日

李洪元被正式批捕

2019年3月21日

警方向检察院提起上诉

2019年4月

李洪元见到了代理律师和检察官,表示自己有录音证据,律师拿到了录音

2019年4月19日

检察院第一次驳回起诉

2019年5月17日

警方再次提请上诉

2019年6月14日

检察院再次驳回了警方的上诉请求

2019年7月4日

何承东更改了口供

2019年7月12日

重新申请上诉

2019年8月22日

检察院决定不予起诉,李洪元被释放

2019年11月25日

李洪元获得国家赔偿认定

 

边呼吁全民爱国挺华为、声援孟晚舟;一边却以黑社会手段对付自家员工

 

事件引爆中国网民热议,质疑华为“一边呼吁全民爱国挺华为、声援孟晚舟;一边却以黑社会手段对付自家员工”。

华为星期一发表声明,强调“基于事实,对员工违法进行举报…支持员工用法律武器来维权”。中国官媒则以“谁都会出差错,再伟大的公司也难免俗”来为华为解围。

华为251事件凸显了哪些问题?在美国进一步收紧对华为的限制时,华为面临什么样的“内忧外患”?

嘉宾:中国劳工问题专家蔡崇国;中国经济观察人士秦鹏

蔡崇国认为,这起事件不仅是道德层面的问题,关键是制度问题。他表示,与西方相比,中国缺乏一种劳资谈判的制度。他认为,如果在企业界中劳资双方的力量不平衡,甚至工人完全没有权利,老板就会持有所谓的“狼性文化”。

蔡崇国表示,西方社会一个非常重要的“软实力”就是劳资双方力量的平衡,工薪阶层能够通过自己的组织维护其权利。他还提到了透明度的问题,表示媒体不能受资方或政府的控制,而是应能够报道企业内部的行为。此外,他还提到司法要有基本的独立。

蔡崇国还认为,很难讲华为是否算是民间企业。他表示,如果华为是民间企业,却很少看到其它民间企业获得国家相同力度的强力维护。他认为华为是一个“特例”,不代表中国私人企业的普遍状况。

秦鹏认为,中国的大企业越来越像政府,能够动用国家暴力机器进行抓捕和审判。 他表示类似的事件很多,但曝光出来的很少,大部分人被打压并且屈服了。

此外秦鹏还表示,中国没有独立的媒体,在重大事件上没有独立的发言权。但他认为,这次的251事件触及了底线,令人气愤,一些媒体在进行删帖等活动的过程中“很不积极”,没有完全遵从官方的删帖指示,出现了反抗的现象。

在这起事件后,华为做出了强硬表态。秦鹏认为,这是在向其他相似的受害者发出一个警告,让他们不要存在华为会道歉的幻想,并且警告他们华为会继续对他们进行打压。

蔡崇国认为,这起事件最后可能会不了了之。他表示不认为政府会出面给这起事件带来多大的变数。他认为华为如此对待员工对中共党内的左派来说是很尴尬的事情,事件最后可能会通过控制舆论而慢慢消声。

秦鹏认为,华为和官方是不可能再认错的,这起事件未来可能会被另一起热点事件所冲淡。

秦鹏指称,华为“深度卷入了”中共官方有关通讯设施、监控设施以及对外扩张的5G设施等项目的建设,他认为华为与中共当局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体的,有着“非常强大的”共同利益。

他认为从这一点看就不难理解中共官方为什么会如此支持华为,以及对孟晚舟被抓等事件“义愤填膺”。此外他还指称,孟晚舟被抓成了中共官方宣传的“代言人”。

蔡崇国认为,华为过去在中美贸易冲突中被赋予了太多的道德形象,好像成了爱国主义的象征。而此次的251事件基本上把华为的道德形象在国内打碎了,企业将道德形象作为商业推销的手段也会遇到大的障碍。但他不认为华为的形象会被摧毁。

蔡崇国表示,如果华为的核心技术能够获得良好成效,华为能够维持其形象,反之华为将在商业和道德上遇到大问题。

此外,他还表示,如果美中迟迟不能达成经贸协议,华为或许还能维持其作用和能力。

 

“出生985,工作996,离职251,维权404”,太真实!

华为大规模删帖的行动仍然在持续,从前天到今天,从微信到微博,从自媒体到社区。。。

这本身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件:

一位在华为工作13年的员工——李洪元,举报部门业务造假,然后遭到报复,在再次续约(华为劳动合同四年一签)时,以绩效理由被辞退。

代表华为的HR,在沟通时承诺给予2N的离职赔偿,然而,转身这位HR以敲诈勒索名义将这位员工送进了公安局。

幸好,这位员工在离职赔偿的谈判过程,进行全程录音,并通过律师交给检察机关。

最终,在错误羁押251天后,法院判决无罪释放并给予国家精神赔偿。

其实,如果华为公开道歉,或者派员上门道歉,对一位服务13年的员工都不为过,一切到此基本就结束了。

尽管,华为不但涉嫌虚假报案,浪费了大量公共资源,还给国家公权机关抹了黑,并且“害的”国家损失了纳税人10万——因被公安局错误羁押获得的国家精神赔偿。

然而,华为没有做任何表示,更不要说道歉了,却是在微信、微博、知乎等平台上大量删帖。

昨天的关于此事的公众号文章,也在陆陆续续“消失”。。。

能快速删除负面报道且能几乎同一时间在这几个平台上删帖,速度之快,力度之大,涉及面之广,相信在中国,能做到的机构或公司并不多。

如果政府网信机构的内容监管,是借助权力对公共事件的控制和引导,那么,华为作为商业公司的大规模删帖,让我们意识到,资本竟也可以如此强大。

据报道,李洪元2005年10月加入华为,担任企业安全与存储产品线的研发,后来被调去呼和浩特和印度新德里做过市场和销售,还在网络能源产品线下面的营销工程部做过秘书

在华为的13年,李洪元充满感激,“刚入职华为的时候是15级,月薪9000,比我当时2000块的月薪高很多,所以我来了。这十二年来我的收入成倍增长,公司没有亏待我”。

他的下半句是,“(这)也是我举报的动力”。

那么,李洪元在华为内部举报了什么?

李洪元在华为的最后一个部门是太阳能逆变器业务部,这是一个通过政府补贴而存在的行业。销售毛利低,想要赚钱只能把规模做大。

于是,部门业务开始造假,公司大量资金被占用、仓储、存货方面都承担着巨额损失。”出于我对华为的感情来说,我觉得我必须要把这股歪风给遏制住,所以我就在2016年11月举报了。“李洪元说。

然后报复开始了。

主管不批他的出差,如果手下的人离职不给补人,自己看中的人也不允许调进来等等,就是一系列孤立政策。

直到2017年年底,重新续签合同的时候(华为劳动合同四年一签),本还想留在华为,工资收入成倍增长的李洪元,被主管告知:因为你绩效差,公司不续签了。

李洪元只好选择了尊重公司——准确讲,是这位主管——的决定,被迫离职。

按劳动法的规定,入职10年以上是可以签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公司应遵从劳动法给予赔偿。

李洪元在华为工作了近13年,代表华为沟通的HR何某提出补偿标准是N+1(含年终奖),他自己则提出了2N(含年终奖)。

最后,用李洪元的话说“他们很爽快的答应了,双方签署了离职协议。谈判过程长达两个小时,中途有说有笑,我没有任何敲诈勒索的言辞,也没有提到之前举报的事情。”

显然,最后提交给检察院的录音,证明了这一点。

当李洪元签了离职赔偿确认书后,当天下午收到由代表华为的HR何某秘书周某,私人账户转来的大概30万元。

但这仅是离职赔偿,年终奖并没有包括在内。

李洪元当时并非没有疑惑过,为什么是私人账户打款?还曾打电话给60169(华为HR热线)询问原因,但对方说这是我们部门的事情,不归他们管。

按照税务部门规定,这种方式也是不合理的,但据他所知,不下5位华为同事的离职赔偿都是通过这种方式得到的。

后来,谨慎的李洪元向税务部门反映过这笔款项没交税的问题,税务部门通知华为公司补缴税款。

因为答应的年终奖一直没有发放,过了大约7个月后,李洪元在11月7日那天通过劳动部门起诉了华为,想拿回协议承诺的年终奖。

没有等来年终奖,1个月后,在睡梦中的李洪元,等来警察上门抓捕和搜家,稀里糊涂的进了看守所。

当时上门的警察,告知他的逮捕的原因是,华为报案称其涉嫌职务侵占;到了派出所以后,罪名却变成了泄露商业机密,拷贝打印内部资料;半年后检察院准备起诉时,告知他,华为举报他涉嫌敲诈勒索。

看守所待了近半年,李洪元一直无人问津。

直到4月16日检察官第一次来讯问,为起诉做准备,李洪元知道真正被抓原因:涉嫌敲诈勒索,那私人账户赚给他的离职补偿30万,正是证据,是当时离职谈判的华为HR何某报的案。

这时李洪元一切都明白过来了。

在随后的第二天会见律师时候,告诉律师,他当时在协商离职补偿时做了录音,并留给了妻子。律师拿到这两个小时的录音后,也交给了检察机关作为关键证据。

然后,检察院认为事实不清,不符合起诉条件,决定不起诉。

次日李洪元被释放出来,共251天。错误羁押251天,给予国家补偿10万7522元。

这大概是华为251事件简单的过程。

在这251天,李洪元的家人没去找过华为,华为现在也没来找过他。

那么,我们现在要问的是:

华为这位HR有没有耍弄国家公共安全机关,虚假报案,涉嫌诬告,占用公共资源人力?有没有涉嫌恶意报复他人?

同时,更令人不解的是,华为作为一家商业公司,作为权力的对立面——资本的代表,也会也能大规模的限制舆论。

超出了日常我们对华为及其创始人任正非的理解。

通过大规模删帖限制舆论,相对媒体的选择性报道而言,也是操控舆论的一种的方式。如果资本今天可以对抗、操控公众舆论,谁知道它有一天,会不会操控舆论对抗公共权力。

Posted in 普世价值, 热点新闻, 维权斗争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