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习近平为三峡大坝背书,五中全会强迫中央签字验收;汪洋,胡锦涛,温家宝曾经拒绝验收签字

北京时间11月1日上午10:53:48,中共新华社报道,水利部、国家发展改革委1日公布,三峡工程日前完成整体竣工验收全部程序。

三峡 泄洪
三峡 泄洪

报道声称,根据验收结论,三峡工程建设任务全面完成,工程质量满足规程规范和设计要求、总体优良,运行持续保持良好状态,防洪、发电、航运、水资源利用等综合效益全面发挥。

《燕铭时评》查阅中共水利部及国家发改委官网,截至北京时间11月1日下午1时,未发现有关三峡工程完成整体竣工验收全部程序的通告。

时政评论员李燕铭分析,新华社报道三峡工程完成整体竣工验收全部程序的消息,有不寻常之处,只提及水利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布,未提及何人负责验收。

2014年6月25日,时任中共国务院副总理汪洋首次以国务院长江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委员会主任身份亮相,主持召开了该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部署安排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工作。

汪洋强调,要以对国家、对人民、对历史高度负责的精神,组织开展竣工验收,并进一步做好三峡後续工作。

枢纽工程验收组专家组组长陈厚群在2014年7月4日接受采访时特别强调,整体验收工作计划在2016年第一季度完成,不会推迟。

中共十九大后,2018年1月31日,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发表文章《汪洋和三峡工程——为什麽《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报告》迟迟不能完成?》。文章质疑,从2016年第一季度到2018年第一季度,如今已经过去近两年时间了,汪洋为什麽迟迟不完成《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报告》?

汪洋兼任国务院长江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委员会主任时,就被解读为是一个费力不讨好的敏感职务。

分析认为,汪洋在接受这项任命时能想到历史的负责,应该是他真实的想法。

文章说,汪洋知道,担任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委员会主任,在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报告上签字,责任重大,特别是历史责任重大,这绝不是光宗耀祖的好事,可能是祸及後代的坏事。对汪洋而言,最好的办法就是拖;拖到事情发生变化。

中共十九大上,汪洋升任政治局常委,2018年3月中共两会上,汪洋卸任国务院副总理,出任全国政协主席。

诡异的是,汪洋卸任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长江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委员会的组成人员及其主任一职由何人接替,再无任何消息。

三峡工程是目前为止中国最大规模的工程项目,1994年12月14日正式开工,2003年第一台机组并网发电,2006年三峡大坝建成,2009年工程全部完工。

在三峡大坝拟议修建之初,着名水利专家清华大学教授黄万里痛陈三峡工程的危害,先後三次致书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指出根本不可修建这一祸国殃民的工程。黄万里预言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

但踏着“六四”学生鲜血上台的江泽民,急於与时任中共总理的李鹏结盟,巩固其地位,力推三峡工程议案在人大通过。在一片争论声中江泽民等人强行拍板三峡工程上马。李鹏在回忆录中称,1989年以後,所有关於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由江泽民主持制定。

网络热传,黄万里预言三峡大坝将会出现十二种灾难性後果:长江下游干堤崩岸;阻碍航运;移民问题;积淤问题;水质恶化;发电量不足;气候异常;地震频发;血吸虫病蔓延;生态恶化;上游水患严重;终将被迫炸掉。

自从三峡大坝开建以来,长江中下游连年出现反常气候,地震、大旱、水灾等灾难接踵而至。数百万“三无移民”——无田种、无工作、无前途造成巨大社会危机。水质污染、水库诱发地震、水位上涨引发滑坡崩坍、水库淹没区扩大、限制长江航运、历史古迹消失、珍稀动植物死亡等,引发很多生态灾难。早先许多专家预言的三峡工程危害正在一一兑现。

财经网2012年4月发文《安邦咨询:三峡工程正在成为一个无底洞》。文章说,三峡工程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超级工程之一。它不仅投资巨大,而且遗留的问题众多。尤其引人关注的是,三峡工程在中国引发的争议也前所未有,以至于它在2009年全部完工的庆典上,居然没有一位国家领导人到场祝福!这在中国是极为罕见的。

外界盛传,出身水利枢纽专业和地质专业的胡锦涛和温家宝,在三峡大坝工程竣工时,却双双缺席,是不愿给三峡工程“背黑锅”。

温家宝还被翻出在2003-2006年间,时任国务院总理的他只去过三峡库区2次,每次都只是关注三峡移民问题,对工程本身兴趣不大。

此外,2006年5月温家宝在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第十五次全体会议上,谈的并不是三峡的成就,而是它的隐患,也就是“工程质量”、“移民安置”、“库区的经济发展方向”、“库区环境污染”这四个外界的最大疑虑。

时政评论员李燕铭分析,三峡工程已成为一颗定时炸弹,其最大责任人是江泽民与李鹏,李鹏已在去年去世;胡锦涛、温家宝任任内拒绝为江泽民背黑锅,汪洋任三峡工程验收委员会主任期间一直拒签验收报告;中共十九大之后,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委员会的组成人员及其主任人选成谜;直到此次官媒通报三峡工程完成整体竣工验收,只提及水利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布,未提及何人负责验收。这表明中共高层无人愿意,也无人胆敢为三峡工程背黑锅。

李燕铭分析,另一方面,三峡工程竣工验收为何拖延多年无果,却在五中全会刚结束后由官媒含混其词通报?这很可能是,在没有高官愿意背黑锅的情况下,三峡工程竣工验收由五中全会全体中央委员秘密审议,集体表决通过。而拖延多年的三峡工程竣工验收为何会成为五中全会秘密议题,背后很可能牵连中共高层博弈与妥协因素。由此也折射,今次五中全会高层博弈黑幕非同一般,所谓审议通过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只是表面。随着时局发展,更多有关五中全会的内斗黑幕料将不断曝光。

(撰文:李燕铭/燕铭时评;2020/11/1)

Posted in 中美关系, 冤假错案, 去中国化, 官场淫乱, 官场黑暗, 悲惨世界, 治国无道, 社会能见度, 科技新闻, 维权斗争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