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 黑暗锅论坛

中国严打外国人在华活动 华侨华裔是主要目标, 华侨成为被规管对象

中国政府最近推出新规草案,进一步限制中国境内外国人的宗教活动,华侨和两岸三地宗教人士的宗教活动也被列入规管范围。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当局这么做是担心外来宗教势力渗透到被它视为不稳定因素的各地家庭教会。

外国人在华宗教活动进一步受限制

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11月18日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外国人宗教活动管理规定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截止日期是12月17日。

最新管理规定实施细则分五章,40条,此前2000年公布的该法只有22条,不分章节,而1994年版的这项法律则更少,仅有13条。中国的这项法规明显在逐步细化,不过,实际操作性如何还有待观察。

新规草案的一个特点是“内外有别”。例如,第4条说,中国尊重境内外国人的宗教信仰自由,依法保护境内外国人宗教活动。不过,第17条规定,中国境内外国人组织的集体宗教活动,仅限于境内的外国人参加。

当局担心海外传教与家庭教会联系

中国强化对外国人宗教活动规管的目的何在?专门报道中国宗教自由以及人权状况的《寒冬》杂志主编、意大利宗教学者马西莫·英特罗维吉教授(Massimo Introvigne)认为,中国当局主要担心境内有组织的宗教活动,例如,城乡众多家庭教会,会因外国人传教而变得更加活跃,而事实似乎也是这样。

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当局唯一担心的是境内教派活动可能与海外传教活动发生联系。中国境内规模可观的朝鲜少数民族,往往接受来自韩国的传教士。这些韩国传教士获得的是旅游签证,否则就没有进入中国的其它签证。”

中国家庭教会人士张先生对美国之音说:“宗教这些年在中国发展非常快,外国人来中国大陆传教的非常多,比如,韩国人经常到我们大陆传基督教,而且非常虔诚,非常辛苦, 传福音嘛。”

中国官媒环球网2017年2月24日题为“韩国传教士在华活动频繁,请捂紧你的灵魂”的报道说,中国人的灵魂,已经被很多人盯上。韩国的海外传教士半数在中国。因受制于中国的法律法规,他们的活动都是在地下,但其对中国的潜在影响不可忽视,而且还在增长。

“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ADHRRF)报道,近年来,中共当局不断加大打压宗教自由的力度,常以“抵御境外宗教渗透”为由大力打击在中国传教的外籍传教士。

2018年8月底,韩国的金牧师和朴牧师到吉林省看望教会后在宾馆被当地警方抓捕,被限3天内离开中国,5年内不得入境。同年6月,福建省福州市的2名日籍传教士康平夫妇遭当局驱逐。

2017年1月,中国当局还驱逐了32名韩国传教士,2月在延吉一家宾馆逮捕了一名韩国传教士,一名美籍韩裔牧师等四人。

新规草案适用于华侨和两岸三地人士

新规草案明确海外“华侨”以及两岸三地人士适用本法。第39条说“华侨在中国境内,台湾居民在大陆,香港、澳门居民在内地进行宗教活动,参照本实施细则执行”。新法适用对象的扩充,突显了这些群体的潜在宗教影响。

英特罗维吉教授日前撰文说,新规草案表明,当局惧怕来华外国人以各种身份探讨宗教问题,因此规定来华参加各类宗教活动,事前要获得当局的层层许可,而有的许可令人匪夷所思。

例如新规草案规定,“境内外国人拟在寺观教堂组织集体宗教活动,应当由召集人向所在地市(地、州、盟)宗教团体提出书面申请”,“申请设立临时地点,应当推选3名以上召集人”,而召集人应当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规章,没有敌视中国的言行,没有不良记录,等等。

“华侨”、“华裔”传教也受到限制

在中国大陆的台湾和港澳居民以及“华侨”也被列入新规定的管理范畴。新规草案规定,外国人,包括海外中国华侨等,进入中国后“不得在中国公民中非法传教、发展信徒,或者接受中国公民宗教性的捐赠;不得开展宗教教育培训”。

实际情况是,多年来,海外华人教会倡导并推动了向中国的“短宣”和“传福音”事工。上述群体回中国大陆传教,组织或参与“培训”的情况屡见不鲜。他们回国专门或顺便传教的规模不亚于韩国宣教士。

江苏无锡家庭教会林牧师对美国之音说,到中国传教的海外华人人数无法统计。他说:“人数还是蛮多的。他们做的基本上都是以培训为主吧,就是短期的集训,现在当局管控很严,当局在学校发动学生监督老师,老师监督学生,搞得乱七八糟的。”

但是,林牧师说,海外华人回国传教非常受欢迎。就效果而言,“有些还是不错的,就看各个教会的需求,教会的要求符合了,帮助还是蛮大的。”

不过,《寒冬》的英特罗维吉对美国之音说,对于生活在海外的华人,包括在美国的教会人士,如果中国当局认定某人曾经在新疆维吾尔人、西藏以及家庭教会等问题上抨击过中国,根本就不可能允许此人前往中国的。

外国人在华宗教活动的未来走向

外国人如何应对中国的强化规管?中国家庭教会人士张先生对美国之音说:“我觉得宗教对社会稳定,对于平复社会上民众狂躁和浮躁的心态是有帮助的。但是,每个宗教都有自己信仰的神,每个宗教都有自己至高无上的神。在我们国家,神是党和它的领袖,这一点与外面是有冲突的。”

张先生认为,来华外国人认识上述冲突后应该调整策略,他说:“你规模搞得不太大,当局基本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宗教活动规模搞得太大了。(当局)管理是比较严格的,包括将传教的外国人驱逐出去,包括聚会场所解散,我觉得这是可以理解的。这些外国人应该认识到中国的特殊国情,因为我们不是跟台湾、美国、韩国一样,政治制度上彼此有根本的区别。”

新规草案公布之际,《寒冬》杂志主编英特罗维吉教授接到中国大陆某大学的宗教学术会议邀请。他表示,鉴于疫情以及很快就将执行的新规,作为《寒冬》杂志总编,此时前往中国并不现实。

不过,他对美国之音说:“鉴于冠状病毒疫情,这种学术会议可能会在网上举行。当然,我在境外参加在线交流可能没有问题。但是,值得饶有兴趣观察的是,这样的会议即使在线虚拟举行,是否也会受到当局的审查?”不过,对于这一点,外国人在华宗教活动管理规定实施细则似乎没有说明。

“世界基督徒团结会”(CSW)在2020年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状况报告中说,习近平治下的中国政府高层,推出宗教“以中国为导向”和“适应社会主义社会”的背后目的,是消除独立宗教,将所有宗教活动置于国家控制之下。

Posted in 中美二次文革, 官场黑暗, 恶警酷吏, 悲惨世界, 普世价值, 热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