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金人庆支持元老帮而被火灾死!按党媒报道:这厮既伉俪情深又和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公安部长许永跃公用情妇李薇

据大陆财新网8月28日报道,28日,中共财政部前部长金人庆因家中失火受伤,抢救无效去世,终年77岁。不过,中共官方尚未有相关通报。

金人庆
金人庆

(金人庆资料照片)

大陆媒体广泛报道了这条新闻。《新京报》的报道标题为“财政部原部长金人庆去世,系家中失火抢救无效死亡”。报道说,从多方信源处确认,8月28日,财政部原部长金人庆因家中失火受伤,抢救无效死亡。

据央视新闻消息,8月27日23时47分,北京市海淀区玉渊潭南路9号院19号楼1单元101室阳台书籍起火。消防部门迅速到场处置,28日0时17分火被扑灭,现场救出一名年老伤者,后送往复兴医院,经抢救无效去世。

有大陆网民表示,“一楼阳台书房着火。”“金人庆夫人十天前过世,他自己也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坐轮椅,昨天是在家烧纸导致的。”“曾因犯错误被免职。”“是不是倒查20年查到头上了?”

公开资料显示,金人庆从1985年8月起任中共云南省副省长;1991年9月起,先后任财政部副部长、党组成员、党组副书记;国务院副秘书长、机关党组副书记;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长;国家税务总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

金人庆2003年3月出任中共财政部部长、党组书记,2007年8月他突然以个人理由辞财政部长的职务,当时曾引起舆论的关注。随后其被任命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正部长级);2009年被免职,结束了政治生涯。

时政评论员杨宁曾撰文表示,关于金人庆的突然辞职,有说法称其与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和中石油总经理陈同海等人,共享情妇,涉嫌性丑闻,因此被迫辞职。虽然中共对此并无明确说法,但金人庆下台背后一定不简单。

党媒报道:金人庆伉俪情深,纪念亡妻而自杀身亡?

据香港媒体消息,北京市警方于27日晚上11时许接报指,海淀区1单位阳台书籍起火。消防迅速到场将火救灭,并于现场救出一名伤者送院治理,惜抢救无效,于今早6时30分死亡。经核实后,死者为中国前财政部部长77岁金人庆。据中央社今天报道称,27日晚间疑因在家焚烧纸钱祭拜亡妻,不慎引燃家中书籍,在行动不便下被烧成重伤,今天凌晨送医急救不治死亡,享年77岁。

据头条新闻今天报道称,疑家中阳台书籍起火,中国前财政部长金人庆送院后不治。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称,,胡锦涛时代担任中国财政部长的金人庆,27日晚间疑因在家焚烧纸钱祭拜亡妻,祭拜亡妻不慎失火引燃家中书籍,在行动不便下被烧成重伤,今天凌晨送医急救不治死亡,享年77岁。

该报道引述消息称,金人庆居住的北京市海淀区玉渊潭南路9号院19号楼1单元101室,昨天深夜发生火警,起火点是阳台堆放的书籍。当地消防单位获报后前往抢救,今天凌晨将火扑灭,燃烧(电视剧)面积虽只有约2平方公尺,却发现一名被烧成重伤的老人。这名伤者随后送往复兴医院急救,但抢救无效,在今早6时不治死亡。后经中国各媒体查证,确认死者为金人庆。

另有报道提到,金人庆的夫人在10天前逝世,而他本人目前行动不便需坐轮椅。昨天半夜,金人庆为夫人焚烧纸钱祭拜,不慎着火,在行动不便无法及时自救下被烧成重伤,酿成悲剧。

根据公开资料,金人庆1944年生,生于江苏苏州。1968年起在云南省永胜县粮食局工作;1976至1983年历任永胜县粮食局副局长、县财办副主任、中共永胜县县委常委、县革委会副主任、副县长、县长等职;1985年升任云南省委委员、云南省副省长。1991至1995年,金人庆转入中央,出任中国财政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1995年12月出任北京市副市长;1998年出任中国税务总局局长。2003年胡锦涛、温家宝就任中国国家主席及国务院总理时,金人庆也升任财政部长,2007年转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正部级),2009年卸任退休。

据头条新闻消息指,金人庆于1995年3月任国务院副秘书长、机关党组副书记。1995年11月任北京市副市长。1997年12月当选为中共第八届北京市委常委、副书记。1998年1月再次当选为北京市副市长。1998年4月任国家税务总局局长。2003年任财政部部长。2005年,被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年会例报《新兴市场》评选为“年度亚洲最佳财长”。在2007年8月30日,金人庆以个人理由辞去财政部部长职务,外传涉及生活作风问题,贬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金人庆,男,1944年7月生于江苏苏州。1998年4月—2007年8月,先后任国家税务总局局长、财政部部长。

8月28日,财政部原部长金人庆因家中失火受伤,抢救无效死亡。

还是党媒报道:金人庆因为和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公安部长许永跃公用情妇而被免职

栽在李薇床上的两个国家领导人预备人金人庆,许永跃

赖小民被宣布判处死刑后,即使是中共内部也有比较强烈质疑之声。因为中共现行刑法中有明文规定,犯罪分子有立功表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而赖小民既然已经在一审过程中被法院认定了“有重大立功表现”,为什么还会被处死?

李薇 - 高官公共情妇大姐大
李薇 – 高官公共情妇大姐大

中共最高法院则以“答记者问”形式对外解释说:赖小民虽然“有重大立功表现”,但刑法中也特别规定了犯罪后果特别严重、被告人主观恶性深的,可以不从宽处罚。

这令笔者联想起了当年的红二代陈同海因巨额受贿被判死缓之后,中共法院也曾对外界质疑做出解释。当时的一篇新华社专题报道中是这样写的:陈同海受贿 1.9573亿余元被判处死缓,而法院曾对一些比其犯罪数额小的受贿犯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如成克杰(受贿4000多万元)、王怀忠(受贿517.1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480.58万元)、郑筱萸(受贿600多万元)等人,这是为什么呢?为此,法院有关负责人表示,受贿数额是对犯罪分子量刑需要考量的重要因素之一,但不是唯一重要因素。“回顾法院曾经判处的受贿案件,确实存在对一些比陈同海犯罪数额小的受贿犯罪分子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情况,例如成克杰、王怀忠、郑筱萸等”,这位负责人说,“这些受贿犯罪分子都不具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而且还分别具有拒不认罪,索贿、受贿行为造成后果极其严重等从重处罚情节,因此法院依法对其判处了死刑,立即执行。

“法院之所以对陈同海未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而是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是基于陈同海具有以下从宽处罚的量刑情节。其一,在因其他违纪问题被有关部门调查期间,陈主动交代了组织不掌握的全部受贿事实,构成自首;其二,案发后主动退缴了全部赃款;其三,向有关部门检举他人违法违纪线索,为有关案件的查处发挥了作用;其四,认罪态度好,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有悔罪表现。”

法拉利跑车和山东省委
法拉利跑车和山东省委

前山东省副书记兼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和情妇李薇以及陈同海

公共情人李薇
公共情人李薇

但是,中共法院当时却回避了中央政府的官网上也敢于转发的地方媒体出现的一个非常具体的质疑,那就是:就算陈同海的受贿金额已经全部退缴是事实,那么他在位期间每月公款支出的“交际费” 小则一百万,多则两百万,平均每天四万元,这一大笔花出去的钱根本是无法“退缴”的,为什么不按贪污数额治罪?

至于中共法院当时为陈同海脱罪的“立功表现”的具体内容:“向有关部门检举他人违法违纪线索,为有关案件的查处发挥了作用”,就是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中介绍过的围绕中国大陆上最知名的高官共用情妇李薇的“故事链”。

当时中国内地曾有公开报道说:李薇在山东青岛曾拥有两栋省级文物别墅,“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一栋位于山海关路1号,是建于1933年的法式乡村别墅;另一栋隔湾相望,是地处湛山三路2号的私邸。两栋当年就已经价值数千万元的文物级别墅都是从时任山东省委副书记、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手中得到的。仅以法院认定的数据,杜世成向李薇输送利益至少1亿元……。

调查显示,李薇入狱之前在北京、青岛、深圳、香港及海外成立了近20家公司,涉足烟草、地产、广告、石油、证券等多个行业,关联资产近百亿元。

当年李薇经财经大员引入北京,开始编织一张下联资本作手、上达官场显贵的伞状网络。与李薇存在人脉交集者,除了正在秦城监狱里服刑的那一批,另有多名省部级官员泥足深陷,因“交友不慎”、“严重违纪”等卸甲身退。

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李薇的副省部级以上高官情夫中,先后有四个被判了死缓,三个被判了无期徒刑。而如上这篇当时被中国内地网站转载的文章不敢点出其名的、因为与李薇“交友不慎” 而被迫卸甲身退的省部级官员,说的就是那个将她“引入北京”的“财经大员” — 时任国务院财政部长金人庆和时任国家安全部长许永跃。

“交友不慎”,是当时中纪委要求中共国家机关工委给金人庆一纸党内警告处分的内部通报中使用的字眼。

我们已经介绍了,当年的金人庆是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手下的一员干将,被陈同海供出之前已经被国务院内部风传为下届政治局委员兼北京市委书记的人选。

中共高层的组织运作规律有深入了解的人士应该早就会发现,凡是兼任地方党委书记职务的政治局委员,即使其政治局委员身份能够连任两届,其地方党委书记的兼职都是只有一届。唯一的例外就是刘淇,兼任了两个整届,整整十年的北京市委书记职务 。

2008年3月的中共十一届全国人大开过之后,笔者在为撰写介绍新任国务院副总理王歧山和新任国务院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马凯的文章搜集资料的过程中,分别从北京的记者朋友以及从北京出来参加子女毕业典礼的北京市委内部人士的口中得知,陈同海当年供出自己和杜世成共享的情妇李薇原本是时任国务院财政部长金人庆介绍给自己的之后,为之震怒的中共高层立刻要求将金人庆“先免职,再进一步调查处理”。

2007年8月30日,由新华社播发的新闻报道中说:“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经表决决定,免去金人庆的财政部部长职务,任命谢旭人为财政部部长。国家主席胡锦涛签署主席令,公布了这一决定。”

在这一段之后,新华社的通稿中又特别加了一句说明:“ 金人庆本人提出辞去财政部部长职务。”

而在此之前,为当年10月召开的中共十七大人事安排,自然也包括为次年三月召开的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上的“新一届国家领导人”的安排事项已经完成,其中之一就是金人庆进政治局并接替刘淇的已经以政治局委员身份兼任了五年一个整届的北京市委书记职务。而此时的北京市委副书记兼北京市长王歧山,则是被内定为日后已经落实的政治局委员兼国务院副总理。

笔者当时还听说的“方案之二”是,时任北京市长王歧山进政治局,就地晋升北京市委书记;金人庆进政治局,出任财经副总理。

而如上两个方案都绕不开的刘淇当时则是被内定连任政治局委员,由北京市委书记改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同时兼任全国总工会主席。

金人庆出事之后,如上计划就改成了刘淇留任政治局委员,继续兼任新一届北京市委书记。

而在刘淇又被临时决定继任北京市委书记之后,当时已经即将任满一届的全国总工会主席王兆国即也被临时决定继续以政治局委员身份再兼任一届全国总工会主席。

如此说来,金人庆被陈同海供出之后 ,最终只受了一个党内警告处分,还是能够被保留正部级退休待遇,除了中纪委的调查结果证明他本人只不过是“交友不慎”,经济上没有太大问题,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予兑现原来内定将他晋升副国级的计划,对他来说就已经是一个最严重的政治惩罚了。

当时也就在金人庆被免职的同时,被全国人大常委会宣布免去职务的还有时任国家安全部长许永跃和时任国务院人事部长张柏林。

当时的众多海外中文媒体都援引了多维网的《多维月刊》刊登的相关报道,说的是“国安部长为‘高官公共情人’开方便之门”。

多维月刊的这篇报道中说:2007年8月30日,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通过了五项国务院人事任免,眼看要成为政治局新贵的金人庆突然被免去财政部长一职,吸引了人们目光,纷纷猜测其马失前蹄的幕后原由,一时没有注意到同时被免去国安部长职务的许永跃。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财政部长和国安部长被免,却有着十分微妙复杂的内在联系:他们都踏入了中国政坛上的“情妇门” — 甚至,正是许永跃为“高官公共情人”开了方便之门。

报道中还说:与原山东省委副书记、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中石化董事长陈同海等十多名高官有暧昧瓜葛、有“高官公共情妇”之称的李薇,其后台靠山不仅有金人庆,许永跃更是凭借手中国安部长的大权,为其大开方便之门:他不仅批准发给李薇到香港的有关证件、特别开销,更批准给她以“特别身份” — 李薇摇身一变,以执行某种“特别任务”的要员的名义出入香港,后來又取得香港居民身份。

最高决策层闻之大为震惊,更大为震怒,曾有领导批示要严肃处理。但是将所有情况调查一遍,又感到难以下手。为难之处在于:许永跃主掌任国安部长达九年,掌握党和国家太多机密,如果处理不当,矛盾激化,就可能牵出更大范围的麻烦,收不了场。

 知情人说,最后当局只好决定让许永跃下台退休,委派其副手耿惠昌接任,将此事草草画上一个句号。

许永跃到2007年7月满65岁,此时卸任,官方对外可以说是“届龄正常退休”,以免引起震荡。他就此,无声无息地从政治舞台上消失了。

区别于前面介绍的,中共官方新华社奉命播发的专题报道中特别强调了金人庆是本人提出的辞职,对许永跃的免职则没有这样的特别说明。

但是,相比于许永跃以及金人庆这两个时任中央委员,与他们两个同时被中共当局以全国人大常委会名义宣布免职的,连个中央候补委员都不是的时任国务院人事部长张柏林被宣布免去一线职务的同时,立刻就被安排进入全国人大的专门委员会,在次年三月又被正式安排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和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如此一来,其政治生命就可以被延续到七十岁整。而与张柏林同岁的许永跃和比张柏林年轻两岁的金人庆,则都没有被安排二线职务,这无疑是这两个人都“出了问题”的最有力证明。

还有一个更有说服力的例证就是,许永跃的国安部长继任人耿惠昌迄今为止的二线职务安排。此公在2007年中共十七大召开之前,被安排接替许永跃国安部长职务,干到2016年11月因为年龄原因被免职,但随即被安排进入全国政协,任全国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2018年3月召开第十三届全国政协会议时,年已六十七岁的耿惠昌再被安排为人国政协常委,并继任专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如此一来,他的政治生命将会被延续到七十二岁。

事实上,在许永跃被免职之前,因为当年和他一样是红二代出身、曾经分别担任过国家安全部长和公安部长的贾春旺就是在近六十五岁的时候又“当选”了一届最高检察长。所以2007年的中共十七大召开之前,至少当时的国家安全部内部都在疯传,许永跃虽然年满六十五岁,但仍然会在十七大上继任中央委员,因为已经被内定了下届最高检察长,官至副国级。

相关人士当时还告诉笔者,就是因为许永跃正赶上十七大快要召开的时候被公共情妇李薇向中纪委供述出来了,这才导致中共高层临时决定安排时任最高法院副院长曹建明升任最高检察长。

如此说来,栽倒在公共情妇李薇石榴裙下的那一大票中共高官里,除了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中逐一介绍过的,四个被判了死缓,三个被判了无期;还有两个,则是被活活断送了本已是板上钉钉的晋升副国级的大好前程。

Posted in 中共内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