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当日本企业大举撤出中国之际,美国基金公司却在投资中国

不怕悲剧发生 各大美国基金巨头奔向中国

美国“金融巨鳄”索罗斯(George Soros)近期对贝莱德(BlackRock)投资中国的警告引发外界关注,但对那些大型基金管理机构来说,中国数兆美元的可投资资产,远比“悲剧性错误”的警告来得更有说服力。

《彭博》指出,对那些大型基金管理机构来说,中国数兆美元的可投资资产,远比“悲剧性错误”的警告来得更有说服力。(路透)

《彭博》报导,在中国扩大版图的其实不只贝莱德,富达投资(Fidelity Investments)上月已获得中国证监会的投资许可;景顺(Invesco)也是首家美中合资的基金管理企业之一,在2003年就已成立,希望其中国资产到2023年能增加逾40%至1000亿美元。

报导指出,目前这些总部位于美国的投资巨头,皆未透露撤出中国的迹象,他们在中国的共同基金业务仍处于起步阶段,将伴随著中产阶级发展成长。

专研当代中国法律与政治的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Taisu Zhang指出:“这比索罗斯所认为的还要複杂。”对于在中国扩大业务,美国资产管理公司已展现一定程度的满意,尽管仍受中国政府方面的限制,“如果这代表能进入未来几年最重要的经济体,他们会忍受那些(限制)。”

对于索罗斯“悲剧性错误”的指责,贝莱德回应称美中间的贸易额高达6000亿美元,并相信能帮助中国解决日益严重的退休危机。

根据上海谘询公司Z-Ben Advisors在4月的1份报告,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是在中国经营业务最大的外国资产管理公司,其次是瑞银、景顺、贝莱德、施罗德投资及富达。

与此同时,纽约路博迈集团(Neuberger Berman)、范达(Van Eck Associates)、联博资产管理(AllianceBernstein)及施罗德都在等待监管机构批准,以设立全资公募基金公司,跟上贝莱德及富达,目前没有1家机构打算偏离这些计画。

近一千七百家在华日企申请搬迁补贴 日本产业链撤离中国

在华日本企业正在积极响应其政府号召,撤出中国。不久前,日本政府推出一项补贴政策,对撤出中国的企业给与补偿,首批申请搬迁补助的企业近九十家,但第二批截至七7月底,申请企业近一千七百家,表明日本正在将产业链撤离中国。

日本在华企业退出中国的速度超出人们预期。据《日经亚洲评论》近期报道,日本政府在2020年的补充财政预算中,促进国内制造业的计划有2200亿日圆(20.7亿美元)的专项资金。在今年六月结束的第一轮招标中,政府批准了57个项目,共87家企业,总金额达574亿日圆。但是第二轮申请于七月结束,收到1670份申请,其申请金额达政府预算金额的十一倍,高达165.7亿美元。

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印度海军舰队
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印度海军舰队

山东大学金融系毕业的学者司令本周一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武汉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很多国家政府意识到不能将产业链全部放在中国,必须重构产业链:“不仅是这些企业从中国撤离,很多在异国投资的企业,涉及到医疗行业的都出现了回归本国的趋势。其实世界很多国家看到中国拿着口罩进行政治要挟的时候,这些国家都在出台政策,让该国的企业回本国。”

中国生产劳动成本提升 贸易壁垒等不确定因素多

另一方面,在中国的投资成本增加,也是外资撤离的一个重要考量。据日媒报道,随着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中国作为制造业投资地的吸引力正在下降。日本对外贸易组织(Japan External Trade Organization))2019年对日本企业进行的一项调查中,中国的制造成本为80,越南略低,为74。日本对外贸易组织将日本的制造成本作为100的基数。

北京大军智库经济咨询公司主任仲大军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外资撤离中国主要还是因为“赚不到钱”:“如果在中国赚不到钱的话,他就要撤。受疫情影响,不要说日本在华企业,就是本地的中国企业今年效益都不好,那你想想日本在华企业效益能好吗。他回国这些(企业)肯定都是效益不好的,赚到钱的肯定不走。”

2018年美中爆发贸易摩擦以来,已有大量日资企业撤离中国,比如百年相机巨头奥林巴斯宣布在华停工;欧姆龙精密电子也宣布苏州工厂关闭;日本电子零件大厂日本电产(Nidec)转移至墨西哥;三菱重工将部分生产线转移至本国;东芝机械从上海转移到泰国;爱丽思欧雅玛公司迁至韩国仁川;ASICS(亚瑟士)运动产品、夏普电器转到越南;松下、尼康、索尼等日企将生产线都从中国迁出。

美日等国策划脱离对中国制造的依赖

早在今年4月7日,安倍首相主持内阁会议,决定了《紧急经济对策方案》,支持日本企业在中国等海外投资的生产据点回归日本国内,或者转移到东南亚国家,当时很多业内人士还在分析,日本不会将产业链迁出中国,但是仅相隔三个月,情况却发生了巨大变化。

学者认为,由于武汉肺炎波及全球,导致欧美等西方国家损失惨重,各国都意识到这些低附加值产业对国家的重要性,于是美国、日本等国政府鼓励本国企业从中国撤离,摆脱对中国制造产业的依赖。

 

Posted in 去中国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