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安培晋三遇刺,中国粉红欢呼;日本民意愤慨,日本修宪肯定成功,随时准备迎战中共

当下,印太地区的军备竞赛已经可以用如火如荼来形容,在中共表现出越来越咄咄逼人的态势下,一些分析人士甚至认为战争已经一触即发,而就在这时,发生了日本前首相安倍遇袭事件。《华盛顿邮报》的评论写道,安倍最被铭记的一点,将是他及早示警中共崛起带来的挑战,对全球长期应对此一难题作出重大贡献。还有分析甚至指出,作为全球反共领袖中坚定的一员,安倍的离去反而有可能将是中共最大的恶梦。

中共是暗杀安培晋三的幕后推手?外交部汪文斌曾警告日本人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8日不幸遭枪击身亡,凶嫌犯案动机…

中共政府公开支持脑残粉红的幸灾乐祸立场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最新民调显示,多数国家对中共的负面看法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其中日本对中共反感的国民超过百分之八十六。海外时评人士颜纯钩撰文分析,尽管安倍突然离去,但在接下来的日本国会参院选举中自民党一旦获胜,日后修改宪法,取消防务限制,日本将可放手发展军备对付中共,在围剿中共的阵线中扮演更重要角色。尤其是安倍一直坚持力挺台湾的外交立场,人们不会忘记安倍留下的那句警言:“台湾有事即是日本有事”。

文章写道,当今世界,民主国家围堵中俄的大势不可逆转,美国与北约已在商量乌克兰战后重建,证明对战胜俄罗斯胸有成竹,最近环太平洋军演规模空前,剑指中共不言而喻。一旦普京倒下,习近平更形单影只。要知道,日本高科技与经济实力都有雄厚基础,日本的原材料与产品都令中共垂涎,安倍遇袭激起的逆反效应,将使中共更难得到这些关键供应。

日本企业将加速撤离,日本资金将绝迹,这都是必然会发生且无可改变的趋势。文章最后写道,历史上政治人物被刺引发的蝴蝶效应,小的引起国内政治动荡,大的引发世界大战。今日世界,处处埋伏危机,中共被彻底清算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

无独有偶,一篇来自墙内自媒体署名如松的文章也分析指出:从经济来说,日本所需的能源几乎完全需要外购,同时,日本作为发达国家又十分依赖出口,综合这两个因素,一旦远东、亚太地区地缘局势恶化到无法调和的时候,为了自己的生存日本就必须奋勇一战以争夺海上的控制权,甚至与中共直接发生正面战争。

文章写道,今天在另外一个场合上已经看到日本已经走上了再武装的道路。首先,随着近年来亚太地区的局势日趋紧张,美国对日本越来越倚重,美国已经将包括F35在内的很多高端军事装备转移到日本来生产,以至于坊间认为最好的F15、F35并不是来自于美国,而是产自日本,源于日本的材料工程具有很高的水平,更重要的是日本拥有的工匠精神。如此一来,包括三菱重工、富士重工在内的重工企业又再次重组为大型的军工复合体,日本已经具备了再武装的军工基础。

其次,今年上半年,尽管日经指数大约下跌了一成,但观察同期三菱重工、富士重工这些典型军工股的上涨走势,仿佛就可以看到这些巨型的军工复合体在快速地制造最尖端的军事装备,日本全社会也在将资金源源不断地投入到这些军工复合体中,或者说,再武装之路已经是日本全社会的共识。不得不说,“日本号战车”已经启动,随时迎战中共

自作孽不可活,小粉红失控;早晚会烧毁习家王朝

小粉红和习家王朝密不可分
小粉红和习家王朝密不可分

吴崑玉评论文章:愈来愈过份的小粉红最近闹过头了,连中共官方也受不了了。

对小S“国手”二字的狂轰滥炸,被官方直斥“有碍统一”。对两位自行车选手配戴毛主席像章,却被国际奥会指责的痛骂帖子,被微博热搜硬是下了架。在在显示小粉红们的民族主义烧过了头,连中共官方也受不了了,想要降温,却发现没那么好降。

台湾许多人将对岸小粉红称为“五毛”,觉得他们全是官方发钱蓄养的打手,其实并不全然正确。视他们为自动自发站出来的网民,更是错得离谱。真实状况应是介于两者之间,的确有某些隐身幕后的党政高层对议题与方向进行“提示”,透过可控制的意见领袖或豢养的五毛们传播信息,“感染”群众,占领舆论高地。接著被感染群众以更快速度散播病毒,甚至有才者想出更好的段子,引领风潮,俗称“带风向”,然后情绪激动的网民四处出征,呼朋引伴,觉得自己是在斩妖除魔,为国家民族打一场“圣战”,呼群保义,在此一举。

民族主义是种丧尸病毒

“民族主义是种精神鸦片”,这句话只对了一半。在政治操作上,“民族主义是种丧尸病毒”,可能还较贴近实况。只要被丧尸们盯上咬一口,不是从此噤声失语,就是被感染洗脑,当民族丧尸们成长到数量过半,便成为主流民意,裹胁其他人加入表态,不从者便一起咬他,形成实质的极权体制。

但正如丧尸大军或蚂蚁雄兵,这种集体行动很难做出复杂而精确的运动,只能朝一个大概的方向,进行膝反射级的制约反应和简单动作。问题是,一旦感染这种成瘾性极强的丧尸病毒,就无法停下咬人的欲望,否则就会跟中了蛊毒一样,全身奇痒难忍。依赖民粹而生的政治领导们,便不得不一直丢出更多目标让丧尸们撕咬,国内的咬完了就去咬国外的,国外的缺货就回来咬自家党内的,人与人斗,其乐无穷,其实就是种咬人的瘾头。

日子久了,事情多了,难免会误闯禁地,此时高层便不得不公开声明禁止,或采取手段截断通讯管道,或丢出另一个攻击目标引导改变风向,以免自受其害。也就是说,当中共官方开始出手,公开叫小粉红们噤声,或截断通讯管道,就是政治领导们也意识到这把火烧过头了,快要失控了。

“失控”这事在任何政治体制都是种超级灾难。但在民主社会,人们就像满地乱跑的野孩子,从极左到极右,急统到急独,什么东西都拿进嘴里咬两口,不乾不净,吃了没病,顶多就是拉两天肚子,发三天高烧,没挂掉就反而产生了抗体,有人闹过头就会有另一批人也火烧脑炸回来,反而取得了某种“恐怖平衡”,美国才刚经历了川粉与反川大战,便是这种类似打疫苗的过程。

共产党停不下来也软不下来

但在威权社会,整个体系的核心价值与运作原理就是“完美的控制”,所以小小的“失控”,也都可能会演变成一场灾难。明清帝国强的时候,把人当成植物一样种在地上,限制移动;但当民族主义兴起,义和团便架著慈禧太后往东交民巷前进,引来了八国联军。希特勒鼓动了德国民族主义,但最后他也不得不跟著浪头往前走,不断以扩张版图来喂食民族自信,结果就是世界大战。当一个威权领导人需要依靠民族主义为他的政权保障时,他除了创造更多的外部敌人,树立必胜的民族使命,没有其他方法可以避免自己变成火烤乳鸽。

UF210809172745885164.jpg

习大大现在最头痛的问题:一带一路、战狼外交、中国制造、大国梦,让他站上风头浪尖,现在却停不下来,也软不下来。(汤森路透)

这就是习大大现在最头痛的问题:一带一路、战狼外交、中国制造、大国梦,让他站上风头浪尖,现在却停不下来,也软不下来。他玩不了邓小平那种“棉里藏针”的阴柔工夫,回不去与欧美如胶似漆的江胡时代,甚至也没有毛泽东那种文采武功,没有关门打狗的锁国条件,郑州与河南的灾变处理也大到难以压制民怨。他知道跟拜登还是得好好谈,但王毅不得不公开摆个武生坐姿来接待美方女士,否则战狼会被戳穿成纸老虎。他意识到这群小粉红红得太过头,却没有办法下张条子就让他降温,只好公开喊话。他可以掌控中共党内与官僚系统,却掌控不了日渐狂乱的民族主义丧尸,他不知道这些人那天会不会反过来吞食他?这才是他心底最大的恐惧。

更恐怖的是,其他人也知道他的弱点,而且他与小粉红们绑得太死,彼此共生,甩不开却又摁不住,正帮他得罪并创造亘多的国内外敌人。拜登的合作、竞争、对立三层美中关系区分,讲白了就是在说“中国不是问题,习近平才是问题”,刺激中国就是为了戳穿战狼假面。被出征的国家运动员,就算不恨小粉红,也怕了小粉红,不太可能因此追随小粉红,小S也是一样。习大大的国内政敌,没那么热情的经济群众,脑袋清楚的知识份子,就像戴口罩居家隔离般远离小粉红,“风声雨声读书声,不吭一声;家事国事天下事,关我屁事。”这是八九六四后北大门口的讽刺对联,却也是现在许多人的心情写照。

认清习大大的困境

因此,说习大大稳如泰山,恐怕不是这么回事;说他危如累卵,可能也言过其实。但这些不停的躁动,好似多次地震与地面隆起,你无法据以推测这个火山会不会爆发?只知道如果爆了会很大,其他等待时间证明。

我们不必嘲笑或预期习大大倒台,或为小粉红的脱序感到愤怒,却必须认清习大大的困境,正是民族主义过度发展后的必然路径,一条走向蛊毒丧尸,带著诅咒最终反噬自己的不归路。不论急统急独铁粉们,或是依赖狂粉当选的首长们,岂能不引以为戒?

※作者为前亲民党文宣部副主任、专栏作家

您喜欢该新闻吗?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治国无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