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上天有好生之德,不会造出武汉肺炎病毒 – 猩猩以为工作人员落水,伸出援手救人

最近,摄影师Anil Prabhakar在婆罗洲的一个森林保护区,拍摄了一个令人动容的画面。当他和朋友在野生动物园旅行时,他发现了一名森林管理员,正在河中清除蛇(猩猩的死敌)。

 

正当他准备拍照时,一只猩猩向管理员伸出了手,显然是想帮助他。这张照片上传到网上后,迅速火了起来。大家纷纷转发,点赞。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看到这一画面,真的让人非常感动,这世间的生灵,都是有灵性的,不管是是我们身边的猫猫狗狗,还是野生动物,它们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和伙伴。少了任何一种生物,都可能引起蝴蝶效应,最终受到惩罚的是人类自己。

 

从春节以来,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的心。病毒原本存在于野生动物身上,但这些病毒都不会太毒。不然动物本身都会死绝了。

上天也不会造出太毒的病毒遗祸人间。但人类自己造的病毒,上天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这就是有违天道,必遭受天谴!人类如果不自知,还要强硬违背天道,只能更多的被惩罚。

什么是天道?

共产党之前,中国人是敬天,畏天,按天道规矩办事的。

什么是天道? 天道有五个功能:

  1. 主宰之天
  2. 创世造生之天  (仁爱)
  3. 载行之天 (规律)
  4. 启示之天
  5. 审判之天

但每一个天道都有仁爱在里面。人是善良的,天也是善良的。天的运行也是善良的。可是,当人类违反规律的时候,天也无法帮助他。天是不会造出武汉肺炎病毒这一类病毒的,因为武汉肺炎太违背天道了:

哈佛大学资深流行病学家埃里克.费格丁博士(Dr.Eric Feigl-Ding)日前在推特指出,中共很早就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所研究。另外,他还从学术角度质疑,这次病毒流行很不寻常:

1)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并非病毒的源头;

2)这次病毒变异的非常迅速;

3)这次病毒的基因组序列的中段,是在以前的冠状病毒从未见过的;

4)而这个前所未见的基因组序列中段正是可以入侵宿主细胞蛋白的关键要素。

英国《每日邮报》早前的报导表示,美国马里兰州生物安全顾问特雷文(Tim Trevan)2017年在《自然》期刊上发表评论指,病毒的变异只有两种渠道:一是,自然变异;二是,人工干预。如果是自然变异,这种病毒精确换掉4个蛋白至少要经历1万次以上的变异才能实现,机遇极小。

假如不是自然变异,那就只有一种人工干预基因改变的可能性。这篇论文从专业角度得出的结论就是: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人工干预基因改变的可能性很大。

武汉肺炎病毒太聪明了!只可能是人造的

1月21日,《中国科学:生命科学》期刊发表三位中国科学院研究员合作研究成果,揭示了新冠病毒的真面目。1月21日,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郝沛研究员、军事医学研究院国家应急防控药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钟武研究员和中科院分子植物卓越中心合成生物学重点实验室李轩研究员合作,在《中国科学:生命科学》英文版在线发表论文,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进化来源和传染人的机制给出了学术解释。其中最重要的结论是: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虽然换掉了4个关键蛋白,但是与人受体的亲和力还是很强。虽然替换了4个关键氨基酸,但是结构并没有发生变化,这病毒也太聪明了。

 

病毒聪明堪比人类

这个冠状病毒疫情也引起了世界各个国家的科学家去研究,印度一组科学家发现这个冠状病毒中有四个插入序列与艾滋病毒的关键区域高度相似,认为这在自然界不太可能是偶然的。难道真的是人为设计的(注: 原文:The finding of 4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all of which have identity/similarity to amino acid residues in key structural proteins of HIV-1 is unlikely to be

fortuitous in nature.)尽管插入序列最短只有6个氨基酸(自然界生物使用20种氨基酸,6个氨基酸完全一样的简单数学概率是20的6次方,这个冠状病毒最多可以大概编码1万个氨基酸,20的6次方除以1万,6400分之一,。而且一下就是四个插入数列,难道是6400的4次方分之一,这个概率也太低了吧,更要命的是都与艾滋病毒的关键区域(咋就不是不关键的区域呢)高度相似,这也太有智慧了吧!

当然,这只是粗略而简单的概率计算了,咱普通老百姓又不是专家,具体是不是人为的,还得请专家们解释了。

有一点得承认,这个冠状病毒最早祖先真的可能是来自于蝙蝠,不过呀,是通过果子狸,还是蛇,还是水貂传染到人,这个还真不好拿出证据。果子狸,蛇,和水貂又不会说话呀,栽赃到它们头上,也有口难辩呀。

 

所以呀,这个冠状病毒来源实在可疑,做个小结:

1、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冠状病毒最早不是来源于华南海鲜市场。

2、中国唯一的P4级病毒实验室就在武汉。2019-nCOV病毒的最近的亲属就是萨斯,与南京军事医学院发布的序列最相似。

3、病毒很聪明,变异后传染力更强,但结构不变,而且还有移花接木之功,把艾滋病毒的序列也借来一用。

Posted in 中国教育, 书生议政, 制度混乱, 大千世界, 社会能见度, 科技新闻, 维权斗争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