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 黑暗锅论坛

新冠疫情源于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泄漏的十六条理由

这不是阴谋论,从未相信病毒是作为生化武器制造出来的。武汉病毒所研究病毒,当然保存了病毒,其中包括从云南蝙蝠体内收集的冠状病毒

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
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

病毒就有可能泄漏。P4是生化防护级别最高的实验室,如果严格管理,病毒不太容易泄漏。但是2017年,军备控制与核不扩散中心的数据表明,在未来十年,31℅的大规模传染风险可能由P4实验室的病毒引发。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是RBMK石墨沸水反应堆,此类反应堆被苏联核工程人员认为是不可能爆炸的,但还是爆炸了。墨菲定律说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最终会发生。

下面是13条来自媒体和其它来源的怀疑新冠病毒是实验室泄露的分析和理由:

第一:2017年,武汉P4实验室建立之时,科学家们在《自然》杂志表示过对实验室的病毒泄漏的担心。 美国生物安全顾问蒂姆·特雷文(Tim Trevan)表示,他担心中国的文化可能会使该研究所变得不安全。因为“言论自由和信息公开的结构对生物安全至关重要”。

第二:2004年中国疾控中心北京病毒所就发生过SARS病毒泄漏事件,原因是安全管理不善,执行规章制度不严,技术人员违规操作,安全防范措施不力。导致一人死亡,8人确诊为非典,862人被隔离观察。

第三:1月23日武汉市封城,当天湖北全省已知确诊的病例是375例,死亡人数17例。对于一千两百万人口的武汉市和六千万人口的湖北省,这个数字并不高。 对比2003年SARS爆发,广东省1514病例,北京2000病例,400人死亡,都没有封城。而且这次正要过春节,封城影响甚大。在疫情远轻于2003年,采取了严重得多的措施,非常不匹配,令人不解。事出反常必有妖。在对病毒了解不多的情况下,抗疫措施都是基于以往的经验。封城手段在中国史无前例。一上来就用如此重手,说明当局知道了比公开数据严重很多的情况。这个严重状况就是实验室病毒泄漏。基于实验室的研究,当局已经知道新冠病毒比SARS的传染力强很多,必须采取严厉措施。西方所有国家都只看到表面的武汉数据,以为这次疫情就是一个大一号的SARS,传染性不很强,传播速度不很快。因而大意了,没有及时采取断航的措施。对于同样的数据,西方和中国的反应截然不同。只能说中国早已知道这个病毒的厉害,掌握了外部世界不了解的信息,所以才采取了非常剧烈的措施。

第四:疫情爆发后,中国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陈薇少将就在1月底接管了武汉P4病毒实验室。如果不是泄漏,为什么要生化专家接管武毒所,是做善后,还是清洗证据?

第五:习近平2月14日在中央会议上讲话时特别提到了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要尽快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加快构建国家生物安全法律法规体系、制度保障体系。缺什么,补什么;这时强调生物安全,似在亡羊补牢。

第六:据报道,12月29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院长夏文广向湖北省卫健委、武汉市卫健委疾控处报告病例;疾控处指示相关医院展开流行病学调查。12月31日,武汉市疾控中心发布情况通报。同日国家卫健委派专家赴武汉调查。1月1日是新年,全国放假。武毒所宣称1月2日确定了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1月5日就分离病毒毒株。上面刚启动调查,武毒所就公布了结果,似乎早有准备。

第七:武毒所1月21日抢注瑞德西维专利,声称1月19日就向国家有关部门报告了。 这时距武汉封城还有4天。专利申请文件是很复杂的法律文件,一般单单起草文件就需要至少几星期的时间。如果武毒所在1月5日才分离出病毒毒株,两个星期内就完成了从几千种药品筛选出抗病毒药、然后做细胞实验和体外实验,确定瑞德西维对新冠病毒有效,然后准备专利文件,简直是神速。严重怀疑武毒所早就针对性地开始进行药物实验。

第八:12月13日,中美分别宣布,双方就贸易谈判达成第一阶段协议。1月15日中国特意要求加上了第7.6条“如因自然灾害或其他双方不可控的不可预料情况,导致一方延误,无法及时履行本协议的义务,双方应进行磋商。”的条款后,签署了贸易协议。接着1月23日武汉封城,新冠病毒开始在世界蔓延。说明1月15日签署之前中方就已经知道有不可抗拒的灾难会到来。

第九: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罗金(Josh Rogin)4月14日报道,美国驻北京使馆自2018年1月开始,多次派人参观武汉病毒研究所。美方人员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发现很多令人担心的安全问题,在两则外交电报中,对研究所的安全、管理弱点提出警告,主要涉及蝙蝠冠状病毒研究。发现武汉病毒所严重缺乏受过适当安全训练的技术人员。电报表示,研究人员发现,不同类型的类SARS冠状病毒,能与人体ACE2受体产生相互作用。这强烈意味着,来自蝙蝠体内的类SARS冠状病毒能传染给人类,造成类SARS疾病。罗金指出,多位美国国安官员猜测,2019冠状病毒疾病可能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

第十:中国专家1月于英国医学期刊《柳叶刀》发表的研究指出,中国去年12月1日出现的武汉肺炎首例及1/3首批确诊病患,都未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且该市场并没有贩售蝙蝠。

第十一:2020年2月15日,广州华南理工大学教授萧波涛在学术网站Research Gate上发表论文,指武汉疾控中心的相关实验室可能是病毒来源。外泄原因是实验室捕捉的研究动物管理不善。武汉市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WHCDC)曾分别从湖北、浙江、云南等地捕捉600只蝙蝠研究,包括被指是武汉肺炎病毒源头的中华菊头蝠,有消息来源显示曾发生工作人员在研究期间被蝙蝠攻击并沾上了血需要隔离14日,又有人被蝙蝠射尿。

第十二:英国《每日邮报》4月11日报道, 他们获得的文件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对在1000多英里外云南捕获的蝙蝠进行了冠状病毒实验。Covid-19基因组的测序将其追溯到云南洞穴中发现的蝙蝠。英国内阁部长们担心这次大流行可能是由该研究所泄漏的病毒引起的。根据一项未经证实的说法,该研究所的科学家在喷洒含有病毒的血液后可能被感染,然后再传播给当地社区。

第十三:4月15日白宫记者会上,FOX记者约翰·罗伯茨问:“多位消息人士告诉福克斯新闻说,美国政府现在确信,虽然冠状病毒是自然产生的病毒,但它来自武汉一家病毒实验室,因为其安全措施松懈。一名实习生后来感染了她的男朋友,他去了武汉的海鲜市场,然后就开始扩散。这跟您听到的是不是相符?” 川普回答:“我们听到越来越多这个故事……我们正在进行一项非常彻底的调查。”

第十四:武汉是疫情首先爆发的地点,这是中共也承认的事实。在武汉市各区中,武昌区的确诊病例最多(见官方数据)。而武汉病毒研究所就在武昌区, 地址为: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小洪山中区44号,邮编430071。这次疫情在地理位置上是以武汉病毒研究所为中心扩展开来的。该所专门搜集、储藏和研究中华菊头蝠冠状病毒RaTG13, 在核酸序列水平上,A类新型冠状病毒与RaTG13相似度达96.2% 。武汉病毒研究所既处在病毒发源中心,又长期储存这种病毒。世界上没有其他任何地方具备这两个条件。

第十五: 财经杂志报道:一位基因测序公司的人士透露,他在1月1日就接到湖北省卫健委一名官员的电话,告知如有武汉新冠肺炎的病例样本送检,不要再检,已有病例样本必须全部销毁,他还警告不能对外透露样本消息,也不能发布相关论文和数据,“如果你们在日后检测到了,一定要向我们报告”。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在1月3日发布文件《关于在重大突发传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强生物样本资源及相关科研活动管理工作的通知》,规定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向其它机构和个人提供生物样本及其相关讯息。1月3日,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的张永振教授团队收到一份病例样本。他们从样本中检测出一种新型SARS样冠状病毒,并获得了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上海公卫中心当日立即向上海市卫健委和国家卫健委等主管部门报告,提醒他们新病毒与SARS同源,建议采取相应疾控防疫措施。1月12日,上海专家团队从事研究的P3实验室突遭关闭。如果病毒是实验室泄漏,这个病毒并非未知,当局显然不希望第三方机构参与检测。

第十六条:

武汉病毒所在武汉肺炎爆发前出现大量传染症病患
武汉病毒所武汉肺炎爆发前出现大量传染症病患

这十六条理由都是间接证据。如果只有两三条间接证据,说明不了问题。但是十三条理由指到一个方向,那就非常可疑了,至少构成了需要进一步调查的基础。

Posted in 制度混乱, 治国无道, 谎言欺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