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曾庆红正准备在北戴河向习近平发难,后路却被习家军抄了,赵乐际骆惠宁成高危人物

中共北戴河会议敏感期,大陆官媒曝光青海省“隐形首富”盘踞木里矿区聚乎更煤矿,非法采煤获利百亿元;多家官媒随后发文,将此案与秦岭别墅违建案类比,追问幕后势力,要求彻底调查。

栗战书,韩正, 赵乐际
栗战书,韩正,

青海百亿非法采煤案时间跨度14年,期间经历5任青海省委书记,均为江派背景高官,包括现任政治局常委赵乐际、现任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及赵乐际大秘王建军等人。

时政评论人士分析,陕西秦岭别墅案背后牵涉江泽民家族利益黑幕,青海省是曾庆红的势力与利益地盘。北戴河会议敏感期,习近平在针对江派操控的金融、政法、文宣、医疗卫生系统密集展开清洗行动的背景下,再引爆青海省百亿非法采煤案,凸显中共高层内斗激烈、面临摊牌。

*青海隐形首富非法采煤获利百亿

中共官媒《经济参考报》8月4日发表调查採访报导,指控号称青海“隐形首富”的马少伟长期盘据祁连山木里矿区非法开採煤矿,获利超过人民币百亿元,而且迄今未停,已造成当地生态浩劫。

木里煤田位于青藏高原柴达木盆地东北边缘祁连山南麓,矿区总面积400平方公里,已探明煤炭储量41亿吨,是青海省最大的煤矿区。

2003年开始,先后有11家企业进入木里煤田进行勘查开发。由于缺乏统一规划,过度开发,违规露天开采,造成当地高原草甸、冻土层和湿地被严重破坏。

2014年,木里矿区乱采乱挖现象引发广泛关注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关于青海省祁连山自然保护区和木里矿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情况的调研报告”作出批示:“青海最大的价值在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最大的潜力也在生态。”

报道称,私营企业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兴青公司”)于2005年介入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2006年后半年开始煤炭开采,其非法开采活动已持续14年。14年间,兴青公司从木里煤田非法采煤2500多万吨,获利150亿元左右。该公司董事长马少伟号称青海“隐形首富”。

报导称,在历经两轮中央环保督察和青海省叫停木里煤田矿区内一切开采行为、开展生态环境整治的背景下,兴青公司在当地煤矿的非法开采未受撼动,时至今日仍打着修复治理的名义进行掠夺式采挖,生态旧债未还又添新帐。

据报导,2017年8月8日至9月8日,中央第七环保督察组对青海省开展环保督察。但兴青公司在此期间的非法开采仍旧热火朝天,停采时间仅一周左右。

2019年7月14日至8月14日,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对青海省展开环保督察。据兴青公司内部人士透露,督察组到天峻县展开督察,兴青公司在聚乎更一井田煤矿的开采停了3天,督察组离开的第二天即恢复开采。

7月下旬,经济参考报记者探访聚乎更矿区东南侧的一井田煤矿5号井,发现兴青公司仍在开採。知情人士称,目前兴青公司有4个采煤队、120台机械、近300人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5号井开采作业。

兴青公司内部知情人士说,每次有领导和执法人员前来矿区,公司都能事先得知消息。经常是白天迎接检查、夜间组织开采,或者上级领导、执法人员前脚刚离开、后脚就恢复生产。

专家表示,木里矿区分布着大片冻土及高寒草甸等湿地植被。聚乎更矿区所处的位置,既是黄河一级支流大通河的源头所在地,同时也是青海湖入湖径流河重要的发源地,粗放野蛮开采破坏的不仅仅是矿区周边,随之而来的草场退化和地表荒漠化,将导致黄河上游和青海湖区域生态环境的恶化。

报道援引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宏福表示,兴青公司十几年来无科学的施工组织设计和规范施工作业,不仅破坏原有的自然生态系统,而且使优质焦煤、可燃冰等不可再生资源遭受毁灭性破坏,有关部门必须予以彻查。

*官媒类比秦岭别墅违建案 追问幕后势力

《经济参考报》的报道被中共各大官媒新华网、中新网、新京报等迅速转发,并跟进报道、评论。

《新京报》在其后续报道中称,显而易见,大规模非法盗采,竟然在监管眼皮子底下发生,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通常而言,生态失守背后是有人失职,故而,彻查非法盗采背后的利益链条和监管失职渎职,理当是未来重要的调查方向。

中新网等官媒转发《工人日报》社评“违规开采14年?如此‘法外之地’必须整肃”。社评说,此番事件让人联想到秦岭违建别墅——同样是对生态环境持续多年的破坏,同样是明显得“如秃子头上的虱子”一般,同样是所谓“边治理、边开发开采”,同样是“监管狂风骤雨,我自岿然不动”——这些不可思议、不该发生的事情怎么就发生了?“隐形富豪”背后有没有其他隐形的力量?到底是谁在推波助澜?

文章说,秦岭的事情已经基本整肃完毕,多名省部级官员落马。对此番祁连山木里矿区涉嫌无证非法采煤事件,相关部门也应该彻底调查。

新华社也发表评论员文章称,如此大规模顶风非法开采,很难相信这家企业有“隐身大法”。那么,是谁在给问题企业一路绿灯、通风报信?有没有人阳奉阴违? “隐形首富”的“黑金神话”背后是否存在失职渎职?所有这些问题,都应该彻底算一回明白账,进而深挖非法“黑金”背后的监管“黑洞”。

*百亿采煤案牵连赵乐际骆惠宁等多名高官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2003年开始,先后有11家企业进入木里煤田进行勘查开发。兴青公司于2005年介入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2006年后半年开始煤炭开采,其非法开采活动已持续14年。

自2003年开始,青海省历任省委书记分别为:苏荣(2001年10月-2003年8月)、赵乐际(2003年8月-2007年3月)、强卫(2007年3月-2013年3月)、骆惠宁(2013年3月-2016年6月)、王国生(2016年6月-2018年3月)、王建军(2018年3月至今);青海省历任省长分别为:赵乐际(1999年8月-2003年10月)、杨传堂(2003年10月-2004年12月)、宋秀岩(2004年12月-2010年1月)、骆惠宁(2010年1月-2013年4月)、郝鹏(2013年4月-2016年12月)、王建军(2016年12月-2018年8月)、刘宁(2018年8月-2020年7月)、信长星(2020年8月至今)。

上述11名官员中,苏荣已在全国政协副主席任上落马,赵乐际现任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强卫现任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骆惠宁现任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国生现任河南省委书记,王建军为现任青海省委书记,杨传堂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交通运输部党组书记,宋秀岩现任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郝鹏现任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刘宁7月份刚调任辽宁代省长,信长星刚刚调任青海代省长。

青海百亿非法采煤案前后跨度长达17年,期间强卫主政青海时间最长,为6年(2007年3月-2013年3月),赵乐际其次,为3年7个月(2003年8月-2007年3月),骆惠宁主政3年3个月(2013年3月-2016年6月);另外,宋秀岩任青海省长长达5年(2004年12月-2010年1月),骆惠宁任省长3年3个月(2010年1月-2013年4月)。

2003年开始,先后有11家企业进入木里煤田进行勘查开发,正值赵乐际开始担任青海省委书记之际;兴青公司于2005年介入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2006年后半年开始煤炭开采,正值赵乐际主政青海期间;2017年8月8日至9月8日,2019年7月14日至8月14日,中央环保督察组两次对青海省展开环保督察,分别发生在王国生、王建军主政青海期间。

*14年5任青海省委书记均为江派马仔

青海省是曾庆红“石油帮”的一个重要窝点。位于柴达木盆地的青海油田是青海、西藏两省区重要的产油、供油基地。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作为“石油帮”帮主,在青海长期经营。青海百亿非法采煤案前后跨度长达14年,期间5任青海省委书记,包括赵乐际、强卫、骆惠宁、王国生、王建军均有浓厚的江派背景。

中共青海西宁市委书记毛小兵2014年4月落马时,大陆媒体报道随即将他与中共政协副主席苏荣(2014年6月落马)、中共国资委主任蒋洁敏(2013年9月落马)相提并论,三人曾共事青海官场。苏荣是江泽民集团吉林帮、江西帮要员,是曾庆红的心腹。当时蒋洁敏与苏荣相继到青海,都是时任中组部部长曾庆红的安排。

赵乐际与这三名已落马的省部级或副国级高官仕途上都有密切交集。赵乐际在青海省仕途的一路升迁,也是在时任中组部部长曾庆红的操控之下。2001年1月,赵乐际出任青海省长,成为当时中国最年轻的省长;2003年8月,晋升中共青海省委书记,成为当时最年轻的省委书记。2007年至2012年,赵乐际任陕西省委书记,随后在中共十八大、十九大上先后黑马出任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长,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

骆惠宁曾在安徽工作30多年,江派要员回良玉1994年12月至1998年10月任安徽省长期间,骆惠宁先后任安徽省政府办公厅副秘书长、秘书长、办公厅主任,成为回良玉的大秘。回良玉据称是江泽民的儿女亲家。回良玉1999年底由安徽省委书记调任江苏省委书记前夕,1999年10月,将骆惠宁提拔为安徽省委宣传部长,并于同年12月升任中共安徽省委常委,晋升副部级。

骆惠宁2003年首次跨省调整,出任青海省委副书记,2010年任青海省省长;2013年,出任青海省委书记。2016年6月,骆惠宁转任山西省委书记。2019年11月30日,骆惠宁到龄退休,卸任中共山西省委书记;转任中共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20年1月4日,刚退居二线的骆惠宁罕见接替王志民任香港中联办主任,引外界哗然。骆惠宁出任香港中联办主任后,多次发表强硬言论刺激香港局势。

强卫,江苏无锡人,与江泽民、周永康是江苏老乡。江泽民当政时期,强卫1996年被任命为北京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获副总警监警衔,开始长达8年的政法生涯,1999年3月起,兼任市公安局长;两年后,升为北京市委副书记,2007年接替赵乐际任青海省委书记,2013年接替苏荣任江西省委书记。江西是曾庆红老家。

2016年4月,强卫任职北京政法委书记时提拔起来的亲信、时任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落马。2016年6月,强卫卸任江西省委书记后,有消息称,强卫已被立案调查。据称,强卫与令计划的私交很深,在江派政变名单上,强卫是政法委副书记人选。

王国生,山东东阿人,在江派要员吴官正主政山东期间,1997年12月被提拔为山东省劳动厅副厅长,1998年6月升为贸易厅厅长兼任省政府财贸办公室主任。2000年1月,王国生调任江苏,历任中共江苏省委省直机关工委书记、连云港市委书记、江苏省委宣传部部长、组织部部长;2008年4月,任中共江苏省委副书记;2010年12月调任湖北,历任湖北省委副书记、副省长、代省长、省长;2016年6月,升任中共青海省委书记;不到两年,2018年3月,调任中共河南省委书记。王国生先后江派重要窝点山东、江苏、湖北、青海任职,其调任湖北省长、青海省委书记,分别发生在江派要员李源潮、赵乐际主掌中组部期间。

王建军仕途一直在青海省,自1985年开始,历任中共青海省委组织部办公室秘书、副主任、主任、组织部副部长、人事厅厅长。2004年3月,王建军任中共青海省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负责保障时任青海省委书记赵乐际;2004年12月,升任青海省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成为赵乐际的大秘。

王建军2007年1月任中共青海省委常委、西宁市委书记;2010年9月,任中共青海省委副书记兼西宁市委书记;2011年12月6日,专任中共青海省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赵乐际任中组部长期间,2016年12月,王建军任青海省副省长、代理省长,2017年1月任青海省长。2018年3月至今,王建军任中共青海省委书记。

*青海版秦岭别墅案被引爆 习与江曾摊牌在即 赵乐际骆惠宁高危

2018年北戴河会议召开之际,习近平当局对秦岭北麓西安境内的11个违建项目展开整治行动,秦岭别墅违建案被引爆。两年来,赵乐际在陕西的搭档与旧部纷纷落马。去年中共四中全会前夕,消息披露,赵乐际深涉秦岭别墅违建案及陕北千亿矿权案,并被习近平警告、敲打。今年北戴河会议前夕,7月31日,赵乐际搭档、前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被判死缓,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时政评论员李燕铭分析,秦岭别墅案及陕北千亿矿权案案还在发酵之际,今年北戴河会议敏感期,赵乐际曾主政的青海省百亿非法采煤案又被引爆,成为翻版秦岭别墅违建案;这对处境本已高危的赵乐际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不仅如此,青海省百亿非法采煤案时间跨度长达17年,除赵乐际外,先后主政青海的江派高级马仔强卫、骆惠宁、王国生及赵乐际的大秘王建军等人也都处境堪忧,很可能步赵正永落马的后尘。

7月18日至20日,骆惠宁之前主政地山西金融系统5名官员被密集查处,其中包括山西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局长、省政府金融办主任竟晖,被曝家中藏现金4亿元。竟晖是骆惠宁提拔重用的马仔。8月5日,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原副书记王再升被查,成为20天内山西农信社第四个落马的高管。

时政评论员李燕铭分析,现任中联办主任骆惠宁2010年1月至2016年6月先后任青海省长与省委书记长达六年半,去年底刚卸任山西省委书记;北戴河会议前夕敏感期,山西官场被密集清洗,青海省百亿非法采煤案又被引爆,这令人联想其反常出任香港中联办主任背后的黑幕及其仕途命运,也凸显中共高层围绕香港乱局的内斗之激烈。

李燕铭表示,目前中共病毒疫情正在大陆及全球范围内二度爆发,国际追责中共隐瞒疫情,全球掀起围堵中共浪潮。中共政权内外交困、天灾频仍、亡在旦夕;中共内部你死我活的权斗也正在白热化。

近期外界纷传,曾庆红政变、倒习失败,习近平愤而反击,已经瞄准曾家族及其白手套,江泽民子孙江绵恒与江志诚等人都悬了。

李燕铭分析,陕西秦岭别墅案背后牵涉江泽民家族利益黑幕,青海省是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长期经营的势力与利益地盘。今年北戴河会议敏感期,习近平在重判赵正永并针对江泽民集团操控的金融、政法、文宣、医疗卫生系统密集展开清洗行动的背景下,再引爆青海省百亿非法采煤案,针对的不仅是赵乐际、骆惠宁这些江派前台马仔,更是其幕后大佬江泽民与曾庆红;这折射今年北戴河会议习江博杀之激烈,也预示习近平针对江泽民、曾庆红的终极打虎行动或已在酝酿之中。

(撰文:李燕铭/燕铭时评;2020/8/6)

Posted in 中共内斗, 官场黑暗, 末世异象, 治国无道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