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山西黑道大佬狱中享受“帝王”待遇;10年有期徒刑入监服刑仅7个月 判处无期徒刑实际服刑仅10年

山西黑老大狱中享“帝王”待遇 牵出93名保护伞

10年有期徒刑入监服刑仅7个月 判处无期徒刑实际服刑仅10年

山西黑道大佬任爱军二十多年间多次入狱,服刑相当于住宾馆,享受“帝王”待遇;还曾7次违规减刑,10年有期徒刑入监服刑时间仅7个月;判处无期徒刑后实际服刑仅10年。任爱军案牵出山西政法系统93名“保护伞”。

*多次入狱 两次被判无期徒刑

据中共党媒新华网11月30日报道,1972年出生的任爱军别名“小四毛”,是山西黑社会组织主犯,在20世纪90年代就是太原的黑道“新贵”。

任爱军1988年4月即因伤害他人被公安机关行政处罚。1994年12月又因参与抢劫、故意伤害、流氓犯罪,被山西省高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1995年9月,任爱军保外就医后,纠集刑满释放、解教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开设赌局、聚众赌博以聚敛钱财,并逐步扩大组织规模,购买枪支弹药和车辆,有组织地实施非法拘禁、敲诈勒索,殴打行政执法人员。

2003年,任爱军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被判处无期徒刑,2013年6月28日提前减刑释放。

任爱军二次出狱前,积极笼络其他服刑人员,出狱后又迅速纠集、拉拢张天舒、任晓浩、张贵保等多人,以亲友、狱友等为纽带,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继续获得经济利益,树立强势地位,再次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

2018年2月,以任爱军为首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团伙被再次打掉,共抓获42人,缴获枪支7支及大量管制刀具、电警棍、对讲机等作案工具,冻结追缴涉案资金1444.2万元,查封北京、太原等地房产25套,扣押轿车13辆。

2019年,太原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任爱军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强迫交易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与先前所判刑罚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山西省高级法院二审裁定维持原判决。

*服刑相当于住宾馆 享受“帝王”待遇

任爱军在监狱里住单间、设小灶、用冰箱、玩电脑、用手机,甚至还有专门储存东西的仓库,这些在外人看来不可能发生的事,成为任爱军服刑期间的“常规操作”。

嗜赌成性的任爱军在狱中甚至还用电脑参与赌博,涉及赌资上千万元。在汾阳监狱服刑期间,任爱军酒后无故殴打同监狱服刑人员王某,因为监狱处理不公,王某自焚,导致全身90%面积烧伤。

在服刑期间,任爱军不服管教,充当牢头狱霸。对其严重违反监规行为,监狱不仅不予惩处,反而多次为其记功、表扬,报请减刑。

*7次违规减刑 判处无期徒刑实际服刑仅10年

任爱军两次服刑期间的七次减刑均不同程度存在伪造立功材料、虚构在监表现等情形;相关政法单位在此过程中,也不同程度存在弄虚作假、虚位监督、徇私舞弊等问题。

1994年,任爱军被太原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0年。任爱军上诉后,山西省高级法院合议庭在对其虚假立功材料没有核实的情况下,二审改判为有期徒刑6年。在任爱军首次服刑期间,太原市第一监狱为其出具虚假保外就医意见和重大立功材料,先后保外就医1年、减刑2年6个月。任爱军入监服刑时间仅7个月。

2001年,任爱军因涉嫌绑架罪被逮捕,2003年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等7项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先后在汾阳监狱、晋中监狱、临汾监狱、曲沃监狱服刑改造。

任爱军服刑期间把减刑用到了极致,基本上是能减必减,且每次都是顶格去减。他申请减刑的方式有两种:监狱改造获取积分和重大立功。被判处无期徒刑后,从入狱到出狱,任爱军有4次常规减刑和两次重大立功记录。

任爱军通过电话等方式,与其妻张天舒等人保持密切联系,在他服刑期间,张天舒在外到处奔走、筹集资金,协助违规减刑事宜。

律师郝某则通过检察院有关领导,认识山西省监狱管理局时任分管副局长、负责减刑相关处室的处长,又通过其他老乡,不断打招呼。

山西省高级法院将任爱军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18年;临汾市中级法院分别三次裁定减去其有期徒刑1年8个月、2年、1年10个月23天。自无期徒刑判决生效至2013年6月刑满释放,任爱军实际服刑仅10年2个月。

经核查,任爱军服刑期间现实表现与监狱考核结果不符,记功、减刑、重大立功等涉嫌作假。

*牵出93名“保护伞” 中共司法系统性腐败

任爱军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共查处涉案违纪违法人员93人,其中国家工作人员91人,律师1人,其他社会人员1人。国家工作人员中,监狱系统58人、法院系统15人、检察系统8人、公安系统10人。

山西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说,这是一起监狱、法院、检察、公安系统人员和“黑”律师交织的司法腐败窝案。

目前,查处人员中有12人涉刑事犯罪,其中4人为厅级官员,案件均已审判终结,相关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至8年6个月不等刑罚;另有32人被给予党纪政务撤职以上处分。

报道称,任爱军违规减刑窝案,暴露司法系统部分领域“圈子文化”“打招呼文化”盛行,为滥用职权提供土壤。

以山西省监狱管理系统为例,从省局领导到监区领导,多由系统内部产生,他们以老乡、同学等关系为纽带结成圈子,相互依托。

在任爱军减刑问题上,山西省监狱管理系统从省监狱管理局局长、分管副局长、重要处室部门负责人,到监狱长、监区长、监狱管教民警,大量人员违纪违法,形成系统性腐败。

*妻子选择鱼死网破实名举报 窝案被引爆

据陆媒此前报道,任爱军2013年被释放后,通过帮助企业老板打击竞争对手、抢占迪厅酒店、在澳门设局诱赌等方式,在短时间内聚敛了10多亿元的巨额财富。

多名知情人称,任爱军出狱后平时并不高调,将主战场从太原市转移到了老家吕梁和澳门赌场。凭借多年来在山西省政法系统建立的人脉和手中的巨额财富,任爱军开始吸毒、玩女人。

由于多次遭遇妻子阻挠,任爱军执意要与妻子张天舒离婚。任爱军妻子张天舒曾为其早日出狱多方奔走却被抛弃,她选择鱼死网破、同归于尽,最终向中央实名举报了当年买通山西省政法系统有关官员为小四毛办理减刑之事。

于是,多米诺骨牌开始倒塌。2018年2月10日,跑到海南过年的小四毛被太原警方抓捕。

2018年5月31日,山西省纪委监委一次性发布5名政法系统人员被调查的消息,包括省高级法院专职委员关中翔、省监狱管理局副巡视员高奇、汾阳监狱副调研员武建东、临汾市中级法院审监庭副庭长邢锐和曲沃监狱看守大队大队长裴军亮。

6月13日,山西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王伟落马;9天后,6月22日,临汾监狱监狱长杨磊和已退休一年半的山西省检察院原副巡视员贾文声也被查。

据山西省政法系统知情人士透露,落马的包括山西省公检法司系统的50多名官员,“仅仅省监狱局就有四十几个干部被处理”。

(编辑:燕铭时评)

《燕铭时评》版权声明:媒体、网站、自媒体引用《燕铭时评》内容及独家评论,请务必注明来源;转载《燕铭时评》内容及独家评论,请务必註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

Posted in 官场黑暗, 恶警酷吏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