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双黄连口服液公司董事长舒红兵是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的丈夫,妻子推荐买丈夫公司产品,官媒背书 – 两夫妻大发国难财

中共官方媒体周五报导称,经有关机构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此消息一传出,中国大陆多个网上平台的“双黄连口服液”迅速宣告售罄。与此同时,外界对此说法是否可靠的质疑也迅速升温。有网民爆料,指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和有上海药物研究所背景的上海绿谷公司的董事长舒红兵是夫妻关系,怀疑这其中暗藏利益陷阱。

1月31日,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发表的一篇报导称,“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联合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该报导称,上述两个研究机构联合研究发现,由金银花、黄岑、连翘这三味中药制成的双黄连口服液,具有“广谱抗病毒、抑菌、提高机体免疫功能”;报导甚至还提到该药物对SARS的冠状病毒也具有“抗毒效果”。

这篇报导发表后,迅速得到多家中国官媒的转载,也导致中国大陆多家网上平台的“双黄连口服液”迅速售罄或下架。

双黄连口服液治疗武汉肺炎
双黄连口服液治疗武汉肺炎
(中共官媒宣传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网络截图)

上述消息也很快引发网民的热议,“双黄连口服液”能否经得起科学检验引起网友们的广泛质疑。

有网民发文质疑:有关机构“仅用了半个晚上的时间做了体外细胞实验”就宣布发现了“双黄连口服液”的抗病毒功能,这无异于“大跃进”时期的“放卫星”的做法。

有医生发帖提醒公众:所谓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病毒”的说法缺乏严谨的临床研究数据,并且双黄连过去有大量的不良反应证据,甚至会引起过敏性休克,切不可擅自服用。

有网民质疑:既然那么多“常见药物、食品可以抗新型冠状病毒,那还慌什么呢?”认为“双黄连口服液”很可能又是另一个“中药陷阱”。

@恩典一生gracia日前发帖爆料称 :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和有上海药物研究所背景的上海绿谷公司的董事长舒红兵是夫妻关系,因此“双黄连”能够一夜之间成长为“抗击武汉新型肺炎明星”。

据公开资料,武汉P4实验室是中科院武汉病毒所下辖机构,年仅39岁的王延轶已是现任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1981年出生,先后在北京大学、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健康科学中心(University of Colorado Health Sciences Center)、武汉大学获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

有知情人网络发帖指出,她的先生名为舒红兵,生于1967年,53岁,比王延轶大14岁。二人在科罗拉多大学期间是师生关系,男方列了88篇论文,46篇有女方名字,女方列了最近的21篇,5篇有男方名字。网友据此推测,二人系师生恋。因彼时舒红兵已有家室,因此王延轶被指有小三上位嫌疑。

双黄连可治新型冠状病毒的说法在大陆网络也引起大量评论:

@窝里横的兔纸则质问:“双黄连给了你们多少钱 我风油精给双倍!”

@hnjhj则反讽道:“看上去双黄连不仅能治冠状病毒肺炎,很有可能还能治艾滋病。今年诺贝尔医学奖应该是武汉P4研究所和上海药物研究所分了。“

@Michael Anti发帖称:“这次板蓝根2020——双黄连是官方和骗子一起起来行骗。自求多福吧各位,已经无法吐槽了。不好好研究如何治疗病毒,都花心思在行骗上。”

@jajia讽刺道:“双黄连可能真的有效。中毒了躺下不出门,可以有效预防感染啊!!!”

@梧桐树下看风景评论称:“真是一场疫情,看出来一批牛鬼蛇神,又说有效,又说没有实验数据,不知道,科学研究就这么草率??我看这厮是为双黄连带货。”

@FYY_YYF感叹道:“不用辟谣了,被收智商税的韭菜们单都下完了。”

随着网络社群中质疑声浪高涨,有陆媒向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的有关人员提出了以下三个问题:1,临床试验前期有相关试验数据吗?2,喝了双黄连就对治病有效吗?3,可以抑制病毒的说法是准确的嘛?

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的人员回答说:“我这边没有,我不知道,我现在没办法回答您这个问题。”;“我们现在也不好说这个问题。”;“科学的事情我们不想说得太过。”

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原是狐狸精小三上位,无能力管控病毒!

(记者何雅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Posted in 丧权误国, 健康养生, 制度混乱, 婚姻爱情, 恶警酷吏, 悲惨世界, 治国无能, 热点新闻, 社会能见度, 谎言欺骗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