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 黑暗锅论坛

中共制造证据,WHO专家愚蠢的相信 – 零号病人到处是; 真正死亡的零号病人黄燕玲专家装作看不见

世卫组织调查人员正在寻求有关武汉第二个农贸市场的信息,此前,“零号病人”告诉他们,他的父母曾在此购物。

WHO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受中国大量贿赂,成了习近平的哈巴狗 -
WHO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受中国大量贿赂,成了习近平的哈巴狗 –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的调查人员正在寻求有关武汉第二个农贸市场的信息,此前,“零号病人”告诉他们,他的父母曾在此购物。“零号病人”指的是首个被正式确诊的新冠病例。

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自去年年初以来一直表示,首个确诊病例是2019年12月8日患病的一名陈姓武汉居民,该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没有关联。华南海鲜市场与许多早期感染病例有关。

上述病例和更多的最新证据令WHO专家组得出结论:新冠病毒可能在更早的时候在其他地方首先从动物传染给了人类,待华南海鲜市场暴发疫情之时已经传播到了整个武汉。

据WHO专家组的三名成员称,在该团队最近对武汉进行为期四周的探访期间,上述零号病人与他们进行了会面,并告诉他们,他的父母曾去过当地另一个社区农贸市场。

这些专家组成员表示,这名男子在与WHO调查人员会面结束时披露了这一情况,他们无法辨别这是哪个市场,也没能获得更多细节。专家组成员未作进一步的评论。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able News Network, 简称:CNN)采访WHO专家组成员达萨克(Peter Daszak)时首次报道了调查人员对零号病人父母的兴趣。达萨克称,该患者父母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阴性,但中国当局仍应追踪他们在该农贸市场上的接触者。达萨克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无法确定零号病人父母何时接受的检测,也无法确定他们是否接受了PCR检测或抗体筛查。PCR检测可以查出当前的感染,但不能检测到以往的感染,而抗体筛查可以查出过去是否感染过该病毒,但抗体也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减弱到无法检测到的水平。这两类检测在2019年12月初时都还没有,因为当时病毒尚未被识别出来。

WHO专家组成员希望查明该农贸市场,以了解是否有野生动物在那里出售,并确定自2019年12月以来的174例确诊病例中是否还有更多病例或更早的潜在病例与该市场有关。

WHO专家组和中国同行已经确定,这174个确诊病例中的一些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以外的市场有联系,但他们没有给出这些市场的名字。

据当地政府称,拥有1,100万人口的武汉有大约400个农贸市场。居民们表示,其中有几个市场把野生动物当作肉类或传统药材出售。商贩们说,货物经常在华南海鲜市场和其他市场之间进行交易。

这场疫情目前已造成全球超过200万人死亡,但仍缺乏首例已知病例的相关细节,这表明还需要做大量工作,才能更好理解2019年12月华南海鲜市场疫情暴发与其他一些数据的关系,这些数据表明新冠病毒同时还感染了武汉其它地方的人,并可能从2019年11月或10月就已开始传播。

“我们需要对早期病例进行更多研究,”WHO专家组负责人本·安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告诉《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这是我们对新工作的建议之一。”

中国外交部和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全球医疗问题高级研究员黄延中表示,这“凸显了WHO专家组继续其中国部分调查的必要性。”“考虑到他们工作的复杂性和重要性,一个月的时间不足以得出任何结论性的调查结果。”

WHO将在未来几天发表一份关于此次武汉之行的总结报告,预计该报告将包括一系列关于新冠疫情起源研究的建议。据WHO专家组成员称,该报告将呼吁进一步研究那些最早出现的病例和潜在病例,包括推定的零号病人及其家属。

WHO专家组成员表示,预计此行的完整报告将在几周后发布。

与此同时,国际社会对此次疫情源头的争议再起,在《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没有分享确诊病例或潜在早期病例的原始数据后,美国对中国缺乏透明度表示担忧。

北京方面的回应是指责美国削弱WHO权威,并重申新冠病毒可能源自其他国家并通过进口冷冻食品传播到武汉。

不过,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新冠疫情专家组组长梁万年在WHO调查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承认,最早的174例确诊病例中,部分病例与武汉的其他市场有关联。

中国政府有关部门最初认为华南海鲜市场是疫情源头,因为许多最早的确诊病例曾经到过该市场或在那里工作,市场内的一些摊位售卖以往曾经传播冠状病毒的野生动物,此外从该市场取得的环境样本也测出新冠病毒阳性。

WHO科学家和其他专家长久以来都认为,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最有可能起源于蝙蝠,并通过农场或市场里的另外一种动物传播给人类。

WHO调查人员说,他们在探访武汉期间确认,华南海鲜市场至少有两种可携带这种新冠病毒的动物,即鼬獾与兔子,这呈现了疫情起始的一条可能路径。

他们表示,尚需确认还有哪些合法或非法售卖的动物,但涉事摊位的供应链追溯到了中国南方某些地区,而那里的蝙蝠身上曾发现与新型冠状病毒最为接近的病毒种类。

与此同时,有迹象表明在华南海鲜市场首个已知病例出现的几天之内,这种病毒已经在整个武汉市内广泛传播,这说明疫情有可能是从其他地方开始,并传播到该市场。

“有明确的证据显示这种病毒同时在该市场以外的其他地方传播,”WHO专家组的丹麦流行病学家费希尔(Thea Fischer)在武汉向记者们表示。“看起来该市场不太可能是这场疫情的源头。”

本·安巴雷克在2月份接受CNN采访时表示,零号病人是一位40多岁的白领,任职于一家民营公司,在发病前一段时间并无外出旅行史。“他的日常生活方式很正常,某种程度上来说非常乏味,没有什么深山徒步之类的。”本·安巴雷克说。

达萨克表示,那名男子主要的爱好就是上网。

一些研究人员指出,另外一名在2019年12月1日发病的老人感染时间有可能在零号病人之前,但这位老年患者的医生说,他还患有其他慢性病,而且无法说话,他出现症状的时间是亲属估算的,所以并不确切。

Posted in 丧权误国, 华盛顿沼泽, 官场黑暗, 末世异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