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李克强修订简历 暗含对习近平的不屑; 孟学农因为批习近平博士注水而绝迹官场

习近平与李克强之间的学历之争》一文中,向听众和读者介绍到了习近平2007年10月在中共十七届一中全会上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之后的官方简历中,除了首次介绍他的三年“现役军人”这一与日前的重要区别,至少还有一处区别就是,他此前官方简历中的“大学普通班”几个字再也不见了。

2002年 10月12日,时任中组部副部长孙晓群在江浙省委干部大会上宣布,时任福建省长习近平调任浙江省长。新华社的报道中说:孙晓群对习近平同志的情况作了介绍。习近平同志是……清华大学工程化学系大学普通班毕业,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在职研究生,法学博士。

 

接下来,习近平在十六大闭幕后即被宣布为浙江省委书记时的官方公布简历,以及他日后又在十七大召开的当年被宣布出任上海市委书记的官方公布简历中,与之前一样,都如实介绍他曾经的“大学普通班”学历 。

十七大召开之后官方公布的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简历中,对习近平的学历介绍是“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法学博士。”

与此前相比,最重要的区别就是“大学普通班毕业”一句被悄悄抹去了。

而在十七大上与习近平同时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李克强的简历中,学历部分与一年多前他被任命为辽宁省委书记时,由新华社公布的简历内容没有区别。

从那以后,习近平的“法学博士”学位开始引起外界的强烈好奇,而中国民间也一直对习近平的“博士”学历议论不断。用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记者的话说:习近平是在担任福建省省长期间,靠“不脱产学习”拿到清华大学的法学博士学位的。因此,自从他还是国家副主席的时候,人们就开始质疑他的学位及论文的真实性。

2009年3月,也就是习近平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一年多后,时任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的纪宝成就直言,“中国最大的博士群体并不在高校,而是在官场。”

而这位纪宝成当时的这番话,是在习近平担任过省委书记的浙江杭州讲出的。当地的地方官媒《钱江晚报》斗胆报道了纪宝成的原话:“按照惯常的逻辑,无论哪个国家,最大博士群都应该在学术领域,要么在高校,要么在科研单位。如果最大博士群出现在行政机关之中,那么显然其造成的不仅仅是人力资源上的浪费那么简单。”

习近平栗战书王沪宁赵乐际红卫兵学院和李克强
习近平栗战书王沪宁赵乐际红卫兵学院和李克强

该浙江省的地方报纸记者评论说:毫无疑问,最大博士群在官场是一种价值错位,这其中既包含了学术界谄媚于行政权力的无奈,同时又包含了学术职称远不如行政职位的尴尬。若是进一步思考纪宝成的这番话,那么其中的含义还应包括,在时下的官场之中,有相当数量的官员通过权力的通吃,花钱买来了一纸博士文凭以装点门面。不劳而获,有名无实,这或许才是纪宝成最为担忧之处。

当时有一位推荐笔者关注这篇报道文章的时任某京报记者透露说,上面已经有指示,不让各媒体转载这篇文章。

记得当时也已经“退居二线”的前北京市长、王歧山的“一担挑”孟学农接受《北京青年报》专访时,被问到对官员时兴在职读博士的问题。一向言行谨慎的孟学农却发出怒吼:“有些人读什么博士?图虚名,招实祸。”稍停又意犹未尽说:“真想建议中组部把这些博士招来,考一下。(最近揭露的)好几个贪官都是博士。”

非典纪事:孟学农没有瞒报胡锦涛忍痛割爱|多维新闻|中国

说到这里,孟学农可能感觉到了自己已经涉嫌“犯上”,赶紧又补充了一句:“我是抨击那些不学无术、注水的博士。”

2012年11月13日,也就是习近平正式在十八届一中全会上被宣布为党总书记的前一天,中国大陆最知名的学术打假“专业户”方舟子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说:“他(习近平)的学位论文肯定含金量不大。但这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当时是个普遍现象。当高官的都要自己去弄一个博士学位,他拿这个博士学位还是当时在当省委书记时拿的。我并没说他真地自己做论文,也许秘书会。反正这在当时是很普遍的。这种事情,责任最主要的,我觉得是在学校。像清华,为了让外面的高官变成自己的校友,然后相当于赠送一个博士学位。你也不能说这个博士学位是假的,这是清华大学真正给的,也不是路上买来的。这个责任主要是学校没有站稳脚跟,没有做到学术独立。”

关于方舟子其人,无论中国大陆境内还是外部世界对他都是褒贬参半,但无论如何,他人在中国大陆境内居然敢于说出如上评论,确实难能可贵。

而如上这些质疑习近平“博士”学历的境内外议论,当时的李克强应该也是有所耳闻。是否有“针对性”笔者不敢妄断,但李克强在十八届一中全会,也就是习近平被宣布接替胡锦涛总书记和军委主席职务的一中全会之后被公布的简历中,对学历的介绍内容做了改动。前面介绍了,2007年10月习近平和李克强双双进入十七届政治局常委会后,官方公布的习近平简历与此前的两处重大不同,就是增加了他三年“现役军人”资历的那一句,和删去了“大学普通班毕业”一句。

而同时公布的李克强简历,与此前2016年初,李克强接任辽宁省委书记时官方公布的简历内容没有不同。简历第一段中,关于学历的介绍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专业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经济学博士”。

在此基础上,十八届一中全会闭幕后官方公布的李克强简历中的学历介绍内容被修订为:“北京大学法律系和经济学院经济学专业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法学学士、经济学博士学位。”简历内文中,则强调了他的在职研究生求学经历是先取得了经济学硕士,而后又取得了经济学博士学位。

修订后与修订前的区别在于,后意在清楚告诉外界,他李克强的求学经历不但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还有此前的北京大学的法律系。更重要的是,他李克强在北京大学法律系的学历是正规学历,所以才特别强调他经济学博士之前的法学学士学衔。

我们在过去的文章中已经介绍了,文革中的工农兵学员日后被中共当局给以“大学普通班毕业”的名份,就是为了区别于1978年春季之后才入学的“七七级”,及其后的历届通过高考择优录取,毕业后即获得学士学位的正规大学本科毕业生。

那么李克强在习近平正式登基的十八大之后,在简历中刻意突出自己过去没有强调过的正规本科学历和法学学士学位,似乎是暗示自己这个曾经的“在职研究生”和习近平曾经的“在职研究生”的重要区别之一,在于基础学历的真和假。

再者,虽然同样是“在职”读研,李克强在自己新修订的简历内容中也刻意强调了,自己不但“在职”攻读的时段比他习近平的长两年,更重要的区别是李克强是先取得了硕士学位,然后又在硕士学位的基础上继续攻读,再获取博士学位。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李克强在十八大之后,对外公布的新修订简历内容给人以学历完整的印象 ,决定了习近平和李克强分别成为中共中央政权的党政一把手之后,外界在质疑习近平学历之伪的同时,极少有人对李克强的“在职研究生”学历做真伪之辨。

2013年,习近平接任胡锦涛的国家主席职务数月之后,英国的一家报纸声称,从香港得到了一份习近平博士论文的复印件。该报记者在报道中称,习近平长达161页的论文一是从未发表过, 二是传闻已久请别人代笔一事并非空穴来风。同一报道说,习近平本人对有关他学历的争议从未公开表过态, 选择沉默。

接下来,习近平的“博士论文”便以PDF格式出现在互联网上,然后就引发出了当时中国大陆许多官民媒体都争相转载的《注水博士官员泛滥成灾, 仕途需要致官员趋之若鹜》一文。文章尖锐抨击道:官员热衷“读博”、争戴“博士帽”,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有媒体盘点发现,十八大后被查的官员中约1/5是博士。这更引发公众对官员读博热的再思考。

该官媒揭露文章分析说:“注水官博”缘何泛滥成灾?一是仕途有需要。当前不少地方将“干部知识化”和“干部高学历”划上等号,官员的学历越高越容易获得升迁的机会,导致不少“有理想”的投机分子对博士光环趋之若鹜,纷纷“镀金”。近年来,许多地方提高了官员选拔标准,特别是学历标准,大量在职官员千方百计去考一个高学历头衔。在此情况下,官员学历注水也自然水涨船高。一些干部本科学历都没有,却能“才华横溢”拿到博士学位;不少官员本职工作干不好,却能“忙里偷闲”攻读在职文凭……。

如上当时在中国境内公开发表的文章内容,让人读起来的感觉就是句句都是在讽刺“法学博士”习近平

当时的新华社也大胆参与了这场对中共官场上,以习近平最为典型的“论文博士”的舆论围剿,发表了《“论文博士”是为何人量身定做》的评论员文章,揭露所谓“论文博士”的特殊“培养”制度根本就是为官员量身定做。其实准确地说,是为在职人员量身定做的。当然,既不能因读书丢了官职,又要博取文凭,鱼和熊掌兼得,这个“论文博士”也很对一些官员的胃口。尤其是,“不需要跟全日制博士生入学统考”——与其他考生一条起跑线上的统考……。让人担心的,恰恰是这种文凭颇有“水分”。文凭当然不会是从“办证”那里买来的,但考试的假模假式已然是公开的秘密。如此的“真”文凭,和买来的假文凭,其实是一路的货色。

更有甚者,2014年3月的人民网上,居然也斗胆刊登出标题为《孟学农批“官员博士”说给谁听?》的评论文章,直言“如果干部真的需要学知识,那么无须获得名不副实的博士学位就可以实现,比如各种各样的自学、请教授进行单独授课或集体学习”,强烈建议“有关部门早日解决严重扰乱博士教育的‘官员博士’乱象。”

与此同时,官方的中新网等却适时刊登了《李克强与妻女常用英语交流 其博士论文经得起考验》一文。文中介绍说:“担任团中央书记处书记期间,李克强又先后攻读了北大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按照规定,博士论文答辩只要有十几位具有高级职称的人员参加评审即可,但李克强的导师厉以宁开出的评审名单都是国内经济学界大家。厉以宁告诉李克强,‘这些人所看重的只是论文本身的分量,而不会在意论文的表面或其他与学术无关的东西。这样作对你有益,可使你的论文得到真实的评价,经得起各种检验’。”

官方媒体的相关报道以李克强博士导师、著名经济学者厉以宁之口,特别强调李克强“博士论文经得起考验”之后 ,也介绍了习近平当年的“法学博士”论文导师、“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学科负责人”刘美珣对习近平的赞美,说是习近平在与她讨论“论文”时,就会让随侍在侧的习近平秘书先离开一下……。这似乎是让这位年逾古稀的刘教授感觉受到了莫大的尊重,怎么说人家习近平当时的身份已经是一省之长了。

刘美珣教授还特别郑重指出,她当时是给在福建的习近平寄录音带让习近平自学。如此因应外界,对于习近平如何在福建当省长期间拿到北京的清华大学“法学博士”学位的质疑,不知是否为官方指使。但效果真的是习近平痛恨的“高级黑”。

孟学农官运不济

现年71岁的孟学农是山东蓬莱人,其妻姚明端也是中共元老姚依林之女,但比起连襟王岐山,其官运不济。

2003年SARS爆发时,孟学农出任北京市长,3个月后,因处理SARS不力,引咎辞职,由王岐山接任。2007年9月,孟出任山西省长;一年后又因襄汾尾矿库溃坝事故落马。

2010年1月,孟学农出任中共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副书记。2013年3月,出任中共政协常委、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主任。

2014年,孟学农在中共两会上,对记者说,微信朋友圈是了解社情民意的渠道之一,政协委员要通过各种渠道多“接地气”,才能“兼听则明”。

此次孟学农微信被封,正值武汉疫情爆发之际。中共隐瞒武汉疫情导致病毒扩散全球闯下大祸,同时也令中共党内权斗加剧。

Posted in 中共内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