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最高级别叛逃者身份最终被确认,是共军的一名孟姓中将

最高级别叛逃者身份最终被确认,是共军的一名孟姓中将

叛逃者是直接参与制造病毒的军方高级将领,对中共制造并对全球使用病毒生化武器,有直接的证据!

多方信息表明叛逃者提供了“非常技术性”、“可怕情况”的资讯

从资料来源看,福克斯新闻、美国保守媒体独家报导,艾美奖获得者、前资深新闻记者豪斯利(Adam Housley)在同一天的报导中也表示,一名「掌握可怕情况的中国叛逃者」提供的资讯,应该是最近几天,美国在中共问题上压力增加的主要原因。与美国军方有关的陆军传染病研究所,也向美国国防情报局DIA证实,由中国叛逃者提供的资讯是「非常技术性」的资讯。

曾服务于陆军传染病研究所的赛林(Lawrence Sellin)博士,最近一个多月以来一直在爆料中共军方参与研究开发包括中共病毒等生化武器,以及参与者的详细资讯。那些名字与论文等资料,以及对中共军方的开发计划揭露,不可能来自外部信息,只能是中共高层内部。
叛逃者选择国防情报局合作,因中情局等情报机构有大量中共渗透

叛逃者所称,美国中情局等情报机构里有中共的大量渗透,因此只选择了美国国防部情报局作为合作对象。这个说法,我可以论证一下。

国防情报局虽然隶属于美国国防部,但是它的情报行动超出了作战区域,其大约一半的员工分布在包含中国在内的140个国家/地区的美国大使馆以及数百个海外情报站点;专门收集分析公开和秘密的人力资源情报,同时还处理美国在国外的军事外交关系;不仅情报活动超越国防部,情报还可以直通白宫,因为它对国家情报总监负责,所以情报获得和使用能力都是非常超越的。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三点:

第一,国防情报局局长是最高军事情报官员,由总统提名、参议院确认,他不会被形式上的长官国防部长制度压制;

第二,他还是美军战略司令部下面的侦查联合职能部门司令部的指挥官,换句话说,他可以动员美军所有情报资源,包含卫星、大型侦察机与潜艇等综合技术情报,来验证主要人工情报的真伪;

第三,国防情报局不同于中情局这样的传统大型情报部门,长期被华盛顿沼泽淹没,形成了政治色谱和官僚气息。美军依然保持政治中立的原则和相对灵活独立的风格。特别是中情局在中国的庞大情报系统,在2011年前后被破坏殆尽之后,国防情报系统在中国的广泛布局,特别是在外交和军事系统的人缘,超越了中情局自从老布希以来的传统经营。
叛逃官员级别越高越懂得选择合作者实现自己更大价值

中共的叛逃官员级别越高,越懂得选择合作者,越懂得怎样不用通过媒体第一时间爆料,来实现浅层次的保护,实现自己的更大价值。因为媒体爆料必然带来双方的政治波动和防范,比如根据媒体爆料线索,掌握叛逃者情报的方向,主动销毁情报资料甚至消灭知情人,这就是防范;或者事情捅破天,比如涉及到中美双方高层政治的勾兑,那么美国方面也许会考虑自身政治利益,或者出于保护政客利益,也会扣押删除部分情报资源,这就是造成了接受叛逃者的被动。无论是被动还是防范,都会减少情报的政治价值。但是叛逃者要是选择直接向情报机关投诚,很有可能被因为政治原因而销声,级别越高,涉及机密越高,越容易被销声。所以从选择国防情报局这一点来看,叛逃者相当谨慎,层级很高。海外配合度也很高。

中共官员都自成系统,级别越高,门生弟子越有权力。这一点也可以从,5月30日海外华人媒体博闻社中共驻外领馆奉命协查内奸这个报导侧证,中共外交系统在海外一定配合了官员叛逃,如果达不到一定级别,怎么可能有信得过的小兄弟冒杀头危险帮你叛逃,并联系信得过的美国情报部门连线呢?这是从情报资源来判断。
美国各界反应侧证了叛逃者的情报具足够真实和强大的说服力

此外,美国各界近期反应的极度不正常,也侧证了这一点。我们做过一期节目,说到美国主流媒体突然同时反目,把中共病毒实验室制造病毒的阴谋论都改了风向,甚至脸书等也删除了对相关阴谋论的贴子。他们的主要依据借口是科学界的观点方向发生了变化,但是科学界为什么会发生了重大变化呢?主要还是来自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改口。只有叛逃者的情报有足够真实和强大的说服力,才会导致福西改变之前坚持的「病毒源于自然」的说法。

而且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美国情报机构根据资料透露法要求公开了福西的几千份邮件呢?福西这样的顶尖人物,只有情报法庭有资格要求调查公开他的邮件,而情报法庭法官看不到足以让他确信的、公开这批邮件对美国国家安全有直接影响的证据,是不会批准情报官员们这么干的。换句话说,福西一定是面对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据,才因为与中共病毒研究相关人员的联系受到追查,才会主动改口的。

而拜登政府的大变脸更是明确的证据。直到6月3日,蓬佩奥都证实他所在的国务院对病毒起源调查遭到了极大的反对,然而,曾极力反对调查,甚至停止了相关调查的白宫,竟然由拜登总统亲自下令90天内给出情报调查报告;同时国会共和党人不依不饶,要求美国情报部门彻底公开病毒来源调查报告。这说明美国政府、国会高层一定已经掌握了美国情报部门手里的中共最顶层的病毒来源与相关情报。

因此,就是我前面提到的,因为爆料者准确选择美国情报机构,进行了完整的情报核对查实,避免了最高层因为可能涉及的政治丑闻而进行规避,一旦完整真实的情报突然呈现,谁都无法抹杀了,国会的制约力量介入了,白宫不得不变脸。这是对情报来源真实性的最大侧证。
中共放软姿态也充分侧证,它已自知此次很难过关

第三点侧证来自中共方面。6月4日,中共外交部强调世卫组织的实验室泄漏说不可能的结论;6月6日,中共党媒人民网文章,称中共病毒溯源“被政治化”,美国政府重提「实验室泄漏论」,是迫于国内政治压力;并称这种理论「加剧了对亚裔的歧视」。很显然,中共在为下一步应对危机做动员,在为美国华人的群众运动准备。这一点,咱们海外华人要小心。

习近平突然要战狼变“可爱”形象,也充分侧证了中共知道这一次很难过关了,继续强硬对抗的姿态会彻底激恼美国,无论保守派的共和党力量还是左派的政治力量,都让自己更无退路。如果不是实打实的证据、证人的出现,中共怎么会在战略姿态上放软呢?
这个史上“最高级别”的叛逃者会是谁?

既然叛逃事件属实,究竟是谁叛逃了呢?目前透露的是中共“特殊武器计划”包括中共的“病毒生化武器计划”,又声称是历史上“最高级别”的中共官员叛逃。我们知道历史上叛离中共最高级别官员,当属“六四”时期的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许家屯。现在的机构叫做中联办。许家屯没来香港之前是江苏省委第一书记。其他的诸如令完成,因为令计划的关系携带重大情报而出名,但是他本人是商人身份,党内职务最高也就是新华社办公厅副主任,司局级干部,比许家屯低很多。

如果说是史上“最高级别”,那应比许家屯还高,那必须是副国级以上了,也就是行政二级,在人大政协副职以上的高官,国务院副总理、中央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但是这些官员公开度较高,少一个,那个系统很快就知道了。更重要的是他们不容易掌握生化武器这方面的军事秘密。所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中共军队系统高级将领,战区司令以上、军委委员这个级别,相当于副国级以上的军队干部。

Posted in 中共内斗, 官场黑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