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江东六十四屯惨案:曾经供应俄罗斯一半的粮食的五万中国居民被俄罗斯逼入海中,或活活烧死

江东六十四屯,是指黑龙江左岸,从黑河市对岸的精奇里江口处开始,往南直到孙吴县霍尔莫津屯对岸处为止的一段土地。江东先有旧瑷珲、前霍尼胡尔哈、腰屯和后屯,随着移民和垦殖活动的展开,才逐渐发展形成了江东六十四屯。

1858年,沙俄与黑龙江将军奕山签订《瑷珲条约》,沙俄割占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约6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江东六十四屯就在此区域内。1860年沙俄又通过北京条约割占了乌苏里江以东包括库页岛的40万平方公里,至此整个外东北地区全部被俄国侵占。江东六十四屯地区当时南北长是214华里,东西最宽是90华里,到1900年,在沙俄的逐步蚕食下,只剩下南北150华里,东西最宽80华里的3600平方公里的土地了。由于当时江东六十四屯居住着大量汉族、满族、达斡尔族等清朝居民,《瑷珲条约》规定,中国人在江东六十四屯享有居住权,清政府对该处人民享有管辖权,俄国享有此地的主权。《瑷珲条约》条约签订后,沙俄将瑷珲北岸的海兰泡改名为布拉戈维申斯克,意思是“报喜城”以庆祝条约成功签订,海兰泡与江东六十四屯紧挨着。

image.png

苏联历史学家在描述这段历史时,说江东六十四屯相当于中国的“租借地”,对俄国是“不平等的”,似乎中国居民的居留权和中国政府的管辖权是中国强加给俄国的治外法权。不仅江东六十四屯,就是对侵占整个外东北,沙俄和后来的苏联还一直不承认这是侵略行为,因为他的所谓根据是这个地方原来是无主荒地,按照国际惯例谁先控制就应该属于谁。那既然是无主荒地,那你割占外东北时和清政府是签的哪门子条约,实在搞不懂这逻辑在哪里。其实当时沙俄把江东六十四屯交由清政府管理并不是出于所谓“仁慈”,而是俄国在远东的需要。江东六十四屯内的旧瑷珲城原来一直就是大清黑龙江将军的驻地,这里土地肥沃,农业发达,随着汉族移民的增多,到1860年人口已达1万多,1900年时人口达3万多。这里是当时远东地区农业最发达的地区,俄国刚侵占外东北时,从东欧平原的本部到此地相距遥远,又没有铁路,俄国往这里移民极为困难,俄国农民也不愿意来这里,来的主要是部队和士兵,士兵的给养就成了一个大问题,从本土往这里运粮食和物资实在有点扯淡。于是保留江东六十四屯就成了最佳的选择,从1858年到1900年,江东六十四屯提供了俄国远东一半以上的粮食和蔬菜供应,法国历史学家雨拉也认为在当时的远东地区,如果没有江东六十四屯的存在,俄国人连生存几乎都是不可能的。

image.png

在1858年到1900年间,江东六十四屯地区大屯设有正、副两个屯长,小屯只有一个屯长。种地、送官粮、打架斗殴什么事情屯长都管,屯子里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就过江到瑷珲城衙门报告。各屯的青年人,到了十八岁,每逢二、八月都要过江到瑷珲城进行骑马、射箭等操练。各屯多半有私塾,汉族念的是《三字经》、《中庸》等书,满族念满文书,达斡尔族一般也念汉文书。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也起了变化,俄国侵占外东北后,就不断地往远东地区移民,使当地“俄罗斯化”,为此在1891年,俄国开始修筑全长约1万8千多华里的西伯利亚铁路,西起车里雅宾斯克东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它被称为俄罗斯的“脊柱”。随着铁路的修建,俄远东和西伯利亚的移民剧增,这时候江东六十四屯在沙俄眼里就变的很碍眼了,卸磨杀驴就属于自然的事了。

image.png

当时的沙皇尼古拉二世又妄图侵占大清的东北地区,1896年,俄国人便诱迫李鸿章签订了《中俄密约》,决定在中国境内修建西伯利亚大铁路的支线中东铁路,1898年,中东铁路动工修建。1900年,为了反抗沙俄侵略者窃取东北的行动,东北义和团开始破坏中东铁路,而沙俄则派出护路军进入东北境内保护铁路,大清东北地方当局不得不以武力驱逐沙俄护路军,但对俄国职员和平民竭力保护,俄侨妇女儿童都被安全地转移到了俄国远东地区。1900年,与江东六十四屯挨着的海兰泡大约住着1.5万的中国侨民,江东六十四屯大约有中国人3.5万。1900年7月15日俄轮《色楞格》号等驶抵瑷珲,首先开炮,造成从陆路进攻的态势,黑河屯驻军出于自卫炮击海兰泡,而瑷珲城受损严重,互有伤亡,俄方炮火一直占压倒优势,海兰泡伤亡总共不过二十人。7月17日,统领王良臣等为“保护屯民过江”渡过黑龙江,与俄军小股部队战于博尔多屯,于第二天下午撤回,没有进攻海兰泡。7月17日,俄国阿穆尔地方当局开始对海兰泡的华侨大屠杀,其状惨不忍睹,罄竹难书,海兰泡5000余中国同胞遇难。俄国又派出军队扑向江东六十四屯,对中国居民举行了多次扫荡,俄兵驱各屯居民聚于一大屋中举火焚烧,大部分被活活烧死,有2000余中国百姓被杀,海兰泡和江东六十四屯被害的中国居民的尸体壅塞在黑龙江水面,直到三个星期后还在江上浮游,至此海兰泡与江东六十四屯的中国居民不是被杀掉就是渡江逃到了东北。当时的世界媒体对此颇为震惊,纷纷谴责沙俄这一屠杀平民的行为,美国历史学家贝弗里奇说这一惨案是“俄国在远东最近历史中臭名昭著的丑闻”。1902年中俄议和后,虽经清朝政府多次交涉,但俄国政府始终拒绝原住这个地区的中国人民返回世代久居的家园。

image.png

现在的海兰泡早已改名成了布拉戈维申斯克市,这座“报喜城”已成为俄罗斯阿穆尔州的首府,俄罗斯远东第三大城市,黑龙江上中游北岸重镇。改市城市居民约20多万,与中国的黑河市隔江相望。海兰泡位置极佳,处于黑龙江和精奇里江汇流处,就像个半岛,是俄罗斯远东地区重要的河港,河运事业发达。而江东六十四屯现在就属于俄罗斯阿穆尔州的管理,有一些不知名的俄罗斯村镇组成,人口也不多,大都是俄罗斯移民,已经全无了当年中国人生活的痕迹。

揭秘:江东六十四屯惨案发生的前因后果

提起江东六十四屯,在每个人心中都会隐隐作痛,我几次都想写这篇文章,但都因过于沉重而不知如何去写,今天下决心写下来,只希望更多的人能去了解这段历史,不要忘记这个地方。

江东六十四屯,在黑龙江北岸,面积3600平方公里,当年清朝与沙俄签订《瑷珲条约》,规定黑龙江北岸划归俄国,江东六十屯也在划归范围内,但因为江东六十四屯内有大量清朝居民,所以条约规定,”黑龙左岸由精奇里河以南至豁尔莫勒津屯,原住之满洲人等,照旧准其各在所住屯中永远居住,仍著满洲国大臣官员管理,俄罗斯人等和好,不得侵犯”。

image.png

条约明确说明,江东六十四屯的居民享有的是永久居住权,清政府对该处人民也享有永久管辖权,但是清朝并无此地之主权。这个管辖权与主权分离的做法为后来的事件埋下了隐患。瑷珲条约是1858年签订的,签订后,沙俄加紧向黑龙江北岸移民,随着移民的增多,就不可避免的与原住民产生矛盾,特别是土地之间的矛盾,而江东六十屯居民耕种的肥沃土地就成了沙俄惦记的对象。

1894年,沙俄官员马丘宁根据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提出彻底解决”结雅河畔(即江东六十四屯)满洲人”问题的报告,决定取消清政府对江东六十四屯居民的管辖权和境内清朝居民的居留权。1898年,沙俄出兵六十四屯企图强行征税。清政府瑷珲当局依据管辖权”拨派官兵一哨,过江保护旗屯”,但被俄军强行缴械,几乎演变成武装冲突。

image.png

事情没有到此为止,1900年沙俄趁着清朝忙于义和团运动无暇东顾,悍然制造了海兰泡和江东六十四屯血腥大屠杀。据记载沙俄兵”驱各屯居民聚于一大屋中举火焚烧,大部分被活活烧死。仅博尔多屯一地就杀害了上千人。最后俄军将”未及过江者,不分男妇老幼,一同逼入江中,共浮水得生者不过六七十人,其余均被逼溺死江中,浮尸蔽江者数日不绝”。

1900年7月31日,海兰泡市议会举行会议,公开拍卖海兰泡和江东六十四屯居民的财产,并利用居民的住宅和商店作为军用医院和宿舍。公开举行议会讨论,简直无耻之极。

沙俄政府制造的江东六十屯惨案屠杀了2000多人、海兰泡惨案屠杀了5000多人,两起惨案连美国人和日本人都看不下去了,美国历史学家贝弗里奇说:”这一惨案是俄国在远东历史中臭名昭著的丑闻”。日本间谍石光真清当时正潜伏在俄国远东,亲眼目睹了惨案,他指出,这是黑龙江上有史以来”最大的屠杀,最大的悲剧,最大的罪恶!”

image.png

苏联的领导人列宁更是说道:”他们杀人放火,把村庄烧光,把老百姓驱入黑龙江中活活淹死,枪杀和刺死手无寸铁的居民和他们的妻子儿女,沙皇政府的政策是一种’犯罪的政策”。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记住这两个惨案,记住那段屈辱的历史。

无论是海兰泡,还是江东六十四屯原是中国的国土,到1858年,沙俄总督穆拉维约夫逼迫清朝黑龙江将军奕山签订《瑷珲条约》,抢占中国大片领土。沙俄将海兰泡改名布拉戈维申斯克,作为阿穆尔省的首府。另外地处边陲的江东六十四屯仍然保留中国居民的永久居留权,以及清朝的管辖权。

无论是海兰泡,还是江东六十四屯都有大量中国居民存在,他们从事商业、农业活动,有来闯关东的汉人,也有当地的满人、达斡尔人。其中在海兰泡从事商业活动的中国侨民大约有1.5万人,在江东六十四屯生活的百姓大约有2万余人。沙俄一直对土地肥沃的江东六十四屯垂涎三尺,不断蚕食,加上义和团运动兴起,沙俄对这里下手了!

image.png

1900年7月,沙俄在东北地区集结十数万大军,不断派出军舰在黑龙江面挑衅,清军与沙俄军队发生小规模冲突,史称“黑龙江事件”。沙俄随即以此为借口对海兰泡、江东六十四屯的中国居民进行屠杀。俄国人欺骗海兰泡的中国居民,说送他们过江,然后押解数千中国居民来到黑龙江边。然而人们没有看到任何船只,接着俄军刀砍、斧劈、用枪射击,将人们往江中驱赶。

许多人直接被打死,重伤的淹死在江中,数千人中仅有80人游到对岸。俄军并没有收手,他们接着对海兰泡的中国侨民进行了三次屠杀。至7月22日,沙俄阿穆尔当局无耻的宣布,海兰泡市内的中国人已经全部被肃清。在海兰泡屠杀的同时,沙俄另一支骑兵冲到江东六十四屯,烧毁房屋,屠杀上千居民。不过由于清军及时出动船只,昼夜接送,营救了一大批中国居民。

image.png

据不完全统计,这两场惨案中至少有7000名中国居民被杀,当场也有人统计多达2-3万。事后,黑龙江放佛成为一条红色的血河,“骸骨漂溢,蔽满江洋”。对于这场人间惨案,一些当事人或者中立者也看不下去了。当时在东北活动的日本间谍石光真清曾目睹这场惨案,他在自己的笔记中写道,“这是阿穆尔河(黑龙江)有史以来,最大的屠杀,最大的悲剧,最大的罪恶!”事后,一位参与海兰泡屠杀的沙俄士兵也忏悔的说道:”杀人的一方,完全灭绝人性,他们不是魔鬼,便是畜性。在人世间竟能看到如此惨景,简直就是一场恶梦。“

时间已经过去了116年,与海参崴一样,海兰泡的名字已经成为历史,它现在叫布拉戈维申斯克,是俄罗斯在远东的一座重要城市。物是人非,但这段历史,国人永远不该忘记!

5/5 - (2 votes)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丧权误国

相关新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