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国粉红: 没有塔利班就没有阿富汗

这是网友改编的恶搞歌曲《没有塔利班就没有阿富汗》。不过,如果你只看这几天的中国官媒,你会认为歌中所唱并非讽刺,而是正在发生的事实:俨然阿富汗人民再次迎来塔利班这颗大救星。

比如,央视网的微博官方账号里,全是塔利班的正面报道。从8月17日到18日,就有这样一些好消息:

阿富汗塔利班宣布大赦所有政府官员,并敦促其返回工作岗位。

塔利班新闻发言人表示,塔利班不希望再发生任何战争,也不希望有任何国内和国外的敌人;不会采取报复行动;不会伤害在阿富汗的外籍人员;将按照伊斯兰法赋予阿富汗女性权利。

喀布尔局势逐渐恢复正常。塔利班做出了多项承诺。在妇女权益保障方面,塔利班承诺将允许女性工作和学习。

对于塔利班的这些承诺,当地一位女权运动家表示:“作为一名阿富汗女性,我不会相信塔利班,因为他们在信守承诺方面没有良好的记录。如果他们对女性权利有兴趣,就不会阻止女孩上学和工作。”但是,这些女权运动家的声音不会出现在中国央视。

塔利班是发源于阿富汗坎大哈地区的逊尼派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武装组织,二十年前曾经在阿富汗执政。2001年911事件后,因塔利班窝藏并拒绝交出被美国认为是911恐怖袭击主谋的基地组织首脑宾拉登,美国率领北约发起阿富汗战争,推翻了塔利班政权。美国指控塔利班多次进行恐怖活动且屠杀平民。2021年5月,美国从阿富汗撤军。8月15日,塔利班重新占领喀布尔。

在上一次执政期间,塔利班禁止女性就业及上学,炸毁了一百多所女子学校;禁止女性参加娱乐活动,允许童婚。当时有一位15岁的女孩,勇敢地为女孩教育权发生,被塔利班分子枪击,子弹穿过头部。她幸存下来,并在两年后,也就是2014年成为迄今最年轻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她的名字叫马拉拉。这几天,马拉拉在多家媒体及自媒体焦急地呼吁国际社会保护塔利班占领下的阿富汗的女性和女孩的安全和权利。

她说,我对阿富汗当前局势深表关切,尤其是那里的女人和女孩的命运。我有机会和一些女权运动者交谈,他们表示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一些女孩已经被赶出学校。马拉拉呼吁全球领袖紧急援救。

但是,中国官媒没有报道她的呼吁。

在中国数字时代收集的《404文库》里,有这样两篇文章。第一篇是阿富汗女性电影人萨赫拉·卡里米(Sahraa Karimi)向全球电影界和影迷发出紧急求救信。8月13日,塔利班尚在进军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途中,卡里米在twitter上发出这封求救信,呼吁世界不要被弃阿富汗,呼吁电影人和影迷关注阿富汗处境。

她写道:“我怀着一颗破碎的心和深切的希望写信给你们,希望你能和我一起保护我美丽的人民免受塔利班的伤害。”

有作者将这封信翻译成中文,得到很多中国网民的关注和转发。很快,这封信在微信上遭到删除。

第二篇文章的作者是阿富汗裔作家卡勒德·胡赛尼(Khaled Hosseini)。他的小说《追风筝的人》在中国拥有大量读者。8月15日,塔利班攻占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胡赛尼在推特和脸书上连续发文,表达自己内心的失望和悲愤,他称:“美国已经做出了决定。阿富汗人担心的噩梦正在我们眼前展开。我们不能抛弃一个寻求了四十年和平的民族。绝不能让阿富汗妇女再次在锁上的门和拉上的窗帘后受苦。”

中国媒体澎湃新闻发表了胡赛尼的呼吁。很快,这篇文章从澎湃新闻网站上被撤下。

8月16日,《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发微博点评阿富汗变局,认为“阿变局对美国的不利无论如何会超过对中国的不利”,言下之意,这是值得高兴的事。

8月17日出版的《环球时报》发表社评《台湾当局需要从阿富汗汲取的教训》,以阿富汗局势威胁台湾,并不避嫌被认为自比塔利班。

这几天,全世界都为阿富汗人的前景忧心忡忡,但中国官方媒体和受其影响的民众一直沉浸在洋洋自得的气氛之中。网民们讽刺他们是“精塔”分子,意思是精神上的塔利班人。

时事评论作家长平认为,塔利班上台为中共“去正义化教育”提供了有力的最新证明。他说,以极端意识形态理论杀人,用煽动民族主义和保护传统文化为幌子来建构政权合法性。在这方面,所有极权政治都如出一辙,可以互相学习。到底是中共“精塔”,还是塔利班“精共”,还很难有单一的结论。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站在中共官方的立场,称塔利班是阿富汗的“解放军”,算是也对中共“精塔”还是塔利班“精共”做出很好的回答。他是这样说的:

“大家知道我们最近在学习党史,比如说大决战这样一些电影,我们今天看阿富汗的局势,产生一种类似的这样的感觉。塔利班,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就像解放战争时期,跟解放军一样的,现任政府有点像国民政府。”

 

Posted in 军事动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