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近平将发动政变,向旧官僚利益集团开刀; 暗指汪洋妄图攫取党和国家权力

王友群评论文章:9月2日,中纪委网站发表《党的政治建设是党的根本性建设》一文,其中引述了习近平关于有人“妄图攫取党和国家权力”的讲话。

明年,中共将召开二十大,中共高层将换届。今年11月,中共将召开十九届六中全会,可能初步确定中共政治局常委会的关键常委。在这个时候,中纪委发表此文,重提习的上述讲话,格外引人注目。

习的原话是2018年1月11日在十九届中纪委二次全会上讲的。当时,习指出:“从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开始,我就反复强调警惕‘七个有之’。‘七个有之’本质上是政治问题,概括起来是两个方面。一个是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形成利益集团,妄图攫取党和国家权力;一个是山头主义和宗派主义作祟,大搞非组织活动,破坏党的集中统一。”

“七个有之”是什么呢?2014年10月23日,习在十八届四中全会说:“一些人无视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为了自己的所谓仕途,为了自己的所谓影响力,搞任人唯亲、排斥异己的有之,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的有之,搞匿名诬告、制造谣言的有之,搞收买人心、拉动选票的有之,搞封官许愿、弹冠相庆的有之,搞自行其是、阳奉阴违的有之,搞尾大不掉、妄议中央的也有之。”

中共十八大以来查处的大案要案看,上述“妄图攫取党和国家权力”的问题一直存在。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薄熙来、令计划、孙政才等党政军高官,曾被点名“阴谋篡党夺权”。

中共十九大以来,有人“妄图攫取党和国家权力”的说法反复被提及。比如,1月23日,新华网置顶大头条文章《一个月内三提“政治三力”》,特别提到习的这句话。

此类问题在相关案例中也屡被提及。比如,1月29日被执行死刑的原华融董事长赖小民,“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搞政治投机,为个人职务升迁拉关系”。2月被公诉的原重庆市公安局长邓恢林,“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捞取政治资本,热衷政治投机”。3月被公诉的原上海市公安局长龚道安,“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造成严重政治危害和恶劣政治影响”。 5月被公诉的原江西省人大副主任史文清,“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搞政治攀附”。8月被逮捕的原山西省公安厅长刘新云,“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结交‘政治骗子’,热衷政治投机,造成恶劣政治影响”。

去年4月19日,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被查的消息公布当晚,公安部长赵克志在公安部党委会上讲,孙被查“是其长期以来无视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不守纪律、不讲规矩、不知敬畏、肆意妄为的必然结果”。

孙力军的案子已经查了1年零4个多月,现在还没查结,可能是问题相当严重。估计11月中共六中全会前,中纪委对孙力军问题的审查可能会有结论,习可能据此警告全体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

去年末到今天,中共对蚂蚁金服、阿里巴巴、滴滴出行等著名企业进行了查处。这些案子背后很可能涉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交织的利益集团。

2月17日,《华尔街日报》发表的一篇调查报道说:“中央政府的一项调查发现,在持有蚂蚁集团股权的层层不透明投资工具的背后,是一个由人脉广泛的中国(中共)权贵组成的小圈子,其中一些人与那些对习近平构成潜在挑战的政治家族有关联。”

1至8月,海外反习势力一直在发声。8月13日,美国金融巨头索罗斯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称习“是开放社会最危险的敌人”。8月30日,索罗斯在英国《金融时报》发文,再次批评习不懂市场,打击民企,严重拖累经济。

8月27日,有江、曾派系色彩的海外媒体发表文章,大谈习之前的中共领导人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主动退休”。文章的最后,引用习称赞胡锦涛“裸退”充分体现了胡的“高瞻远瞩、博大胸怀、高风亮节”。有评论指,这是借习打习,逼习下台。

习一直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1月22日,习在中纪委五次全会上讲,反腐败是一场“输不起也决不能输的政治斗争”,必须“坚决打赢”。9月1日,习在中央党校讲话时称,要“勇于斗争,在原则问题上寸步不让、寸土不让”。

有人“妄图攫取党和国家权力”的话题,之所以一再被提起,主要原因有三:

一是习反腐打虎得罪人太多;二是中共十九大以来习将“一手好牌打成烂牌”;三是中共内部反习势力为保住既得利益、防止被清算全力倒习。

Posted in 中共内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