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从许世友骂周恩来想做儿皇帝说起,习近平实际上已经做了儿皇帝 !

许世友跳到椅子上骂周恩来“想当儿皇帝”;周“单独坐在大厅的一个角上,前面搁个茶几,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中,其他人围成一个圈,完全是一个批斗的架势”。

周恩来

周因双手颤抖,请乔冠华帮忙整理会议记录,却被女翻译喝止,且规定周的检查只能自己写,不许秘书代劳。

本文摘自腾讯网,作者谌旭彬,原题为《“总理可怜哪,被这些娘们整得这个样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

林彪摔死后,周恩来声望迅速上升,大有问鼎接班人之势,张玉凤即曾询问毛泽东:“总理这么好,你怎么不选总理当接班人?”①毛远新则在周去世后庆幸:“幸亏他(周恩来)先去了,主席自己把接班人选好了,这是大事”。②周在林彪事件后的“纠左”努力,已明确表明其否定文革的基本态度。虽然周之“纠左”最终被毛强扭成“批右”(即“批林批孔”), 但毛泽东之不可能考虑以周为接班人,已是定局。

毛泽东曾如此向张玉凤解释为何不能让周接班:“主席伸出手掌做了一个砍刀的动作,说:总理虽好,缺少这个。”③所谓“这个”,究竟何意,迄无定论。

既不能以周为接班人,更不能容忍周在自己死后否定文革,如此,消减周之威望,就成了毛泽东晚年政治交班前的一件当务之急。内政层面,周因处理林彪事件而颇得党内人心;外交层面,中美关系之解冻,虽系毛泽东之决策,但迎来送往抛头露面皆付之于周,国际上以为新外交路线出自于周,其影响力亦骤增。

文革丧尽人心,内政层面批周,有无从下手之感;美国乃多年来宣传语境中必欲打倒之“帝国主义”,中美骤然和解,国人心理准备严重不足,外交层面批周,操作空间甚大。于是遂先有“放屁一通”之劣评,后有“帮周会议”之挫辱。所谓“放屁一通”,乃是毛泽东在1973年7月对周主持撰写的一篇外交分析文章的评语。周认为文章“写得不错”,但当女翻译王海容、唐闻生将此文读给毛泽东听时,毛泽东却大为不满,斥之为“放屁一通”。

7月4日,趁周赴玉泉山治疗,毛泽东召集王洪文、张春桥谈话,要他们管一管外交部,并称:“凡是这类屁文件,我就照例不看。总理讲话也在内,因为不胜其看”,且对外交部工作做了四句总结:“大事不讨论,小事天天送,此调不改动,势必出修正”。④但此事没有发酵太久,7月15日,周将外交部检讨送毛泽东,并附信称自己将另写检讨时,毛泽东批示:“检讨不要写了”。

到这年11月,基辛格第六次访华,照例由周恩来、叶剑英等人接待,又酿出“帮周会议”风波。基辛格在会谈中提议两国情报合作,并建立秘密“热线”,周表示出一定的兴趣,但未做决定。但当两位女翻译王海容、唐闻生将会谈记录稿汇报给毛时,毛泽东却雷霆震怒,认为周在会谈中屈从美方,有辱国格。11月18日,政治局会议传达毛泽东的指示:要开会批评周恩来和叶剑英的错误。此即所谓的“帮周会议”。

江青、张春桥在会议中给周扣了“丧权辱国、投降主义”、“给美国人下跪”两顶帽子⑤,但就日后美方披露资料来看,这种指控并不成立;真正使毛泽东受刺激的,或许是周曾向基辛格表示:“在我们这边,主要负责的人是我和叶帅,以及我们的助手”,有意无意将毛排斥在外交决策层之外;加之唐闻生、王海容曾特别注意到会谈后周并没有及时向毛泽东报告,无疑,在毛泽东看来,周“大事不讨论”的老问题又犯了。

“帮周会议”对周折辱颇深。许世友跳到椅子上骂周“想当儿皇帝”;周“单独坐在大厅的一个角上,前面搁个茶几,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中,其他人围成一个圈,完全是一个批斗的架势”;周因双手颤抖,请乔冠华帮忙整理会议记录,却被女翻译喝止,且规定周的检查只能自己写,不许秘书代劳;

周“每次走出会议厅,总是面色灰白,紧抿双唇,眼神悲凉,步履踉跄”;会议厅的服务人员流泪说:“这哪里是帮助总理啊?他们明明是整总理嘛!他们是想要打倒总理啊”。鉴于江青已将批判的调门上升到党内“第十一次路线斗争”的高度,认为周“迫不及待”欲向毛夺权,周的随员私下里已开始讨论要准备被捕。

但毛泽东并无意彻底打倒周,他一面否定“第十一次路线斗争”的提法,一面将“批周”从外交部、军委扩大到中央直属机关和国务院。⑥

此次“批周”持续时间很长。1974年2月22日,毛在接见赞比亚总统卡翁达之后,还曾问陪同接见的周:“总理,你怎么样了?”周答曰:“还可以。没抓好大事。”毛泽东笑问:“被人整得不亦乐乎吧?”周答曰:“没有。自己犯错误。” 该年夏,毛泽东某次接见外宾,沙发不够,周主动坐到椅子上,把沙发让给女翻译,毛泽东见状,指着女翻译王海容、唐闻生,对外宾笑曰:“总理可怜哪,被这些娘们整得这个样子。”⑦

注释

①②③⑦张玉凤,《回忆毛主席去世前的一些情况》(未刊稿)。

④⑤⑥陈东林:《拨开“帮周”会议的迷雾:1973年中美会谈中的一个插曲》,《党史博览》2000年第5期。

中共为什么不敢报道中美贸易谈判的实情? – 因为习近平实际上已经做了儿皇帝 !

最近中共在报道中美贸易谈判方面,报道的全是些不切实际的消息,什么中美两国已经达成共识了,准备不再追加新的关税了,贸易战准备不打了,打了对双方都不利,双方要加强合作,要扩大开放,要合作共赢,全是些虚假的消息或者是些大话、套话。

中美之间贸易谈判的实际情况是,美国将原来2019年1月1日2000亿美元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的计划延后90天,如果中美之间达成协议,90天后也就是3月1日,就不再提升关税了,如果双方达不成协议,关税就要提升到25%。

那么什么叫达成协议呢?

就是中共必须按照美国的要求,做结构性的改变,这种改变是多方面的,其中有一条关键性的改变,就是中共不再盗窃美国的智慧知识产权了。

简单的说,就是中共要从结构性上、制度性上保证以后不再盗窃了,美国作为最后仲裁人,而且,美国可以随时加征惩罚性关税。这本质上就是儿皇帝行径!

这么关键的内容,中共在报道的时候,只字未提,中共为什么不敢提以后保证不盗窃了呢?

因为中共做不到,中共的本性决定了,中共一定会盗窃,就象当年中共搞革命的时候一样,也是靠盗窃、靠抢劫起家的,现在中共要发展,中共要扩张,那靠什么呢?其实还是老办法,那就是盗窃。

可是中共从来不承认自己是抢劫犯、是强盗。中共一直宣称自己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是战无不胜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中共一直在这样宣传,一直在这样愚弄中国百姓,所以,中共现在无论如何也不会公开承认自己是强盗。尽管现在国际社会已经抓了个正着,可是中共也还是不承认。

中共无论是在军事,工业,科技,生物,还是一般制造业等领域,都在全面盗窃美国的智慧知识产权,仅仅只是仿制世界名牌产品就不下百亿计,盗窃其它高科技产品的数量更是无法计量,就说最简单的,仅仅只是美国微软的操作系统,中共的盗窃率就达到99%,就是说绝大部分绝大部分都是盗窃的。

中共根本就没有创新研发的能力,可是中共又要自称伟大,中共又要管天、管地、还要管人的思想,那中共靠什么来“伟大”呢?于是,中共就搞盗窃,将别人的东西盗窃过来说是自己的,盗窃完了还不让别人说,怕说出去了,影响中共“伟大”的形象。

所以,中共在报道中美贸易战谈判的时候,就只字不提谈判的实际内容,就更不会提中共盗窃一事了。

由此可见,中共封锁网络、封锁信息对于中共来说,是延缓解体的重要法码,一旦信息在网上自由流通了,一旦中国人都知道真相了,原来中共是这个东西,原来中共所说的伟大全是谎言,原来中共所说的厉害了全是欺骗,原来中共所说的发展只是盗窃的结果。

当人们都知道了,特别是当中国人民都知道了,国际社会特别是不美国不允许中共再盗窃了时候,那中共再想盗窃就难上加难了,中国吹嘘的发展经济也无从谈起了。

 

Posted in 中共内斗, 中美关系, 二次文革, 官场黑暗, 治国无道, 红后代黑幕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