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灰犀牛已至,中国政府地方财政支柱倒塌

中国房地产开发商深陷债务危机,楼市销售低迷,土地拍卖情罕见冷场,深度依赖土地财政的地方政府,收入难以为继。

官方数据显示,在2020年,中国土地出让收入飙升至创纪录的8.4万亿元(人民币,下同),这个数字相当于澳大利亚一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

根据中国财政部的数据,地方政府卖地收入和财政收入比较,占全国2020年财政收入18.28万亿元的46%、占地方财政收入10.01万亿的84%,相比2019年卖地收入占全国财政收入的40.3%的高位,再一次创下历史新高。

创纪录的卖地收入,在疫情冲击经济的情况下支撑了地方政府的收入。但是,随着中国监管部门收紧了对民营房地产开发商的信贷支持,导致房企对土地的需求持续下降。据不完全统计,8月份,中国土地销售金额按年比计算,出现了17.5%的跌幅,这是2020年2月以来的最大跌幅。

天钧政经研究员任重道指出,地方政府长期依赖土地财政,在直接推高房价的同时,一直是中国经济的隐忧,也是地方政府敢对中央虚以委蛇的主要原因。中央和地方的矛盾愈发尖锐,中央政府一直想解决这个问题,但是,面对日益严峻的经济环境,地方政府就像吸毒一样,根本戒不掉。人口锐减成为楼市最大隐忧,事实上,中国四大直辖市部分核心社区的常住人口在10年间锐减超过22%,其中北京人口减少幅度高达22.9%。毕竟土地是有限,这种收入模式很难延续。

如果卖地收入进一步下滑,可能迫使地方政府削减社会民生等方面的支出,由于楼市降温以及房地产开发商债务危机的蔓延,许多经济学家已经下调了今年中国的GDP增长预期。

而为了提高收入,官方甚至可能加速推动征收备受争议的房地产税。

据《路透社》10月8日报道,澳新银行(ANZ)驻香港的资深中国经济学家王蕊说:“所以如果土地收入下降,或者增长放缓,地方政府的支出将面临一定的压力。”

在2月,官方表示,为了更好地控制全国最有价值地区的土地价格,今年22个典型的城市只能够进行三轮土地出让。并为土地竞拍设定了最高价位限制,以便控制土地价格。这些措施很快产生了作用,在今年3至6月份的第一轮拍卖中,房地产开发商因资金紧张而无力参加竞拍,造成了土地需求的锐减。

随后,在6至10月份的另一轮拍卖中,截止到9月30日,大约有40%的地块流拍。在前一轮竞拍中,这个比例只有5%。

例如,天津市有61块地参加拍卖,最后卖掉的只有40块。辽宁省会沈阳市参加拍卖的46块地,最后只卖出了19块。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预测,中国2021年的土地销售增长将在个位数,然后在2022年再次下滑。而去年的销售则增长了16%。

穆迪警告称,为了抵消土地销售欠佳,地方政府可能发行更多债券,但这可能加重债务负担。如果土地销售情况恶化,高负债的天津市和辽宁省可能难以偿还债务。

《看中国》特约评论员唐新元撰文《楼市走向至暗时刻 中共举动异常》指出,未来数月,中国受疫情、外贸出口放缓和房地产高压调控等影响,经济可能出现大幅下滑。

中国商务部部长王文涛8月23日坦承,下半年中国外贸增长将逐步放缓,明年的外贸形势可能很严峻。

此外,当前中国外贸企业普遍面临着运力不足、运费与商品原料价格上涨、人民币升值、劳动力成本上升等“四难”。而中国经济的增长和外汇储备都很依赖外贸出口,随着外贸萎缩,将会产生连锁反应。

唐新元指出,而这次房地产下跌将和以往不一样,因为面临很多挑战。中共已将遏制房地产泡沫上升到国家战略的层面,直接出手控制了房地产信贷供给,并且几乎没有撤回相关“冰封”楼市措施的空间。比较异常的是,有些地方已经出台新规,发布控制房价下跌幅度的“限跌令”。无论是投资者,或者是房屋买卖双方,都应该准备迎接比预期严重得多的经济下滑、更多房地产开发商债券违约、股市动荡,以及购房者或炒楼者的弃房断供。

责任编辑:辛荷 来源:看中国

 

您喜欢该新闻吗?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中国经济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