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唐山市民举报警方:要账不成入了冤狱

唐山打人事件后,唐山掀起了实名举报潮,公安局门前冤民大排长龙。唐山的钱先生也加入举报行列,称打人事件不是偶然的,表示不相信官方通报。

 

近日,钱先生在网络发布视频,称唐山的司法败类早就该清扫一下了。这些蛆虫,谁给他们钱,他们就保护谁;谁不给他们钱,他们就陷害谁。

钱先生是唐山市玉田县人,他举报当地警方在一起债务纠纷中敲诈他30万元,不达目的就隐匿当事人对话录音和事发现场监控视频,制造假证,勾结检察院、法官栽赃陷害他入狱一年多。

钱先生给一家汽车厂商做售后(类似4S店服务站),连修车带卖配件,再就是卖柴油。经常跑车送油,剩下的油就弄个加油机给大伙加油。一家人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据介绍,柴油是中石油、中石化垄断的买卖。中国大陆所有跟垄断买卖沾边的,分得一杯羹,利润是相当的丰厚。现在汽油柴油的价格非常高,国际原油维持在40美元一桶的时候,中国的油价一直维持在7元左右一升。

“93号汽油也好,95号汽油也好,从私营炼油厂4元钱一升就能拉出来。所有的加油站利润都接近对半,这是好油。如果油的质量再降点的话,利润基本都可以超过对半。”钱先生说。

2016年的一天,同县的李某管他要油,让钱先生把油拉到一个山场(山上采石头的地方)里,当天夜里结清了帐。半年后,李某再次要油,说国标油太贵,要电喷车对付着能烧的油就可以。这次钱先生把油拉到丰润县,卸了4万多块的油,当场结了2万,直到第3天下午又转账2万多,还差8,000元欠款。

钱先生做生意要求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虽然口头协议,也得守规矩,没有诚信就没有下次了。李某称“留点质保金”,等油用完了再给钱。此后短信不回电话不接,开始“失踪”。钱先生慢慢打听到李某的家在亮甲店镇。

那段时间,钱先生发现他的大拇指下面突然长了一颗黑痣,觉得奇怪,一个会看相的连襟告诉他,他家要摊官司。

转眼到了“十一”,儿女轮休放假回家了,一家人吃个团圆饭。钱先生平常特别忙,出车拉柴油,那几天正好没有活,等到了11号,就想出去要要账。

他给李某发信息说一会找他去,李某这次回电话了,让他过去。钱太太不放心,让儿子也跟着去。因为钱先生2015年心脏做过支架,身体不太好。

钱先生一开始不同意,觉得要账就是软磨硬泡,不要去人多了,空气紧张容易把关系搞僵,人家赖账就得打官司。后来儿子答应只跟着他不说话。

钱先生表示,他过去因为讨帐的事打过官司,往往费用特别高。要账不好要,这8,000块钱要经法院,都不够给他们送礼的。

他回忆,有一次唐山市的一级站欠了他16万块钱,二年了要不回来,最后经法院了。唐山市法院说他在玉田做服务、执行合同,应该在玉田县立案;玉田县说应该上唐山市法院立案。法院来回推诿,谁也不立案。

后来他就找关系给法官送了钱,一般是欠款的四分之一、五分之一。送上钱后,县里马上就给立案了。立案庭的法官直接把钱先生的案子分到其所在法庭,让他去找指定律师。律师出主意,把汽车集团(一个部级单位)的司法代表调来应诉,如果一级站不赔钱,集团就得赔钱,因为给他的产品做售后。律师往这上靠,很快打赢了官司。

钱先生感叹说,“就像法律专家罗翔老师说的,什么是最根本大法?就是符合领导观点和领导的利益的法律,给他找这个条款,他才同意采纳。说得非常精辟。这就是中国的现状。”

据(2017)冀0229刑初178号判决书中李某的供述,要账当天李某提出对柴油样品进行检验,如果检验合格就把钱给钱某,他和钱某都同意这个调解意见。

就这样,李某坐上钱先生的车去水泥厂取样品。车开到亮甲店镇地界时,李某变卦要求下车。

钱先生说,“我的车就停在亮甲店镇老地方酒楼门口西侧,他就要跑,我就连拉带跑,发生了撕扯。他脸上有个小口子流血了,可能是他的手往回扽手机壳磕的,也可能指甲抓到的。”

最终,李某转给钱先生6,000元,后来钱先生就开车离开了。李某随后报警,述称他被用撬棍打伤,轻伤二级。2016年12月5日,钱先生被逮捕。

钱先生告诉记者,实际上这个鉴定中心是专门做假伤的地方,好多人揭发这个事。“额骨骨折,说脑门这块骨头给打裂纹了,实际是一个血管沟。天然的血管沟边际是光滑清楚的,如果是骨折,出血边际是模糊不清的。”

他表示,自己有个同学在司法局,是玉田县医院医疗伤情鉴定中心的监管机构,告诉他官方有人跟他打招呼,出一个假的轻伤鉴定结果。这位同学怕担责任拒绝了,李某就到天津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去了。

根据判决书,三份不同结论的鉴定书都被当成呈堂证供。天津市开平司法鉴定中心津开平【2016】临床鉴字第50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李某额骨骨折的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二级。

华北理工大学附属医院CT检查报告单显示,李某“脑实质CT平扫未见异常,建议必要时复查;额骨骨折,建议复查。”

而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法大(2017)医鉴字第174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李某“额部皮肤裂伤”,“李某的损伤程度尚不构成轻伤。”

判决书还显示,警方“经多次询问和查找,均未找到受害人李某所说的撬棍和扳手”。

(2017)冀0229刑初178号判决书所列证据。(网页截图)

钱先生认为,按刑法规定,要重证据轻口供,所有量刑定罪的证据都要经过法庭质证。“说我在面包车里用撬棍打他,撬棍在面包车里能耍开吗?车辆有没有磕碰的痕迹?不给钱我拽着他不让走,还是在公路边上,根本不符合非法拘禁的要件。”

“我要账的时候还有一个对话录音,警方调取了,但是庭审的时候被隐藏了。通过录音语气能听出来,彼此有没有受到威胁、限制?受没受到殴打,这都可以听出来。”

钱先生表示他没有打李某,派出所敲诈不成,给他罗织罪名。事发现场有一个监控摄像头,是公安安装的,可以直接记录当时的情况。但是警方调取证据说照不着他们。

钱先生出狱后,又来到这家酒店,吃饭谈话间听饭店老板说了,这个摄像头不但能照到公路边上,还照到公路对过。此外,警方还找了个目击证人,指证钱先生在酒楼对面打人,但监控拿出来后,发现对面根本就没有目击证人。

钱先生表示,律师在庭上只说了一句话,就被法官打断了。律师说:这个案子立案的时候是一个行政案件,后来出了一个轻伤鉴定结论,就转为刑事案了,这个鉴定结论后来被法大已经推翻了,按理说这个刑事案就应该不复存在了……

法官就说今天审不完了,哪天开庭再接着审。律师表示:审完了吧,都挺忙的。我就说到这不说了,下面没有了。一会完事了我请客。“他们把律师买通了。”钱先生说。

2017年12月,钱先生被以“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钱先生后来追要庭审录音,结果只有录像没有录音。

他从县里告到市里,二审没有开庭,直接维持原判。

钱先生入狱后,生意倒闭了,家败了。老婆打工给他挣伙食费,因为看守所虽然管饭但是吃不饱,没有油。“有一月家里没送钱,我的牙都差点掉了。因为营养不良,必须买饭吃增加营养,在那里差点要了命。条件太差了,猪狗不如。”他说。

在看守所,犯人给一次性的卫生筷上塑料包装,到了中秋节包装月饼。干活还不算什么,最让钱先生难过的是坐板,在硬木板上坐着,屁股坐得起大茧子,疼得不行,坐几个小时,像钉子把人钉在那一样,还要学习看录像。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孙芸#

您喜欢该新闻吗?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恶警酷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