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被一带一路坑了,负债超500亿!斯里兰卡宣布破产

斯里兰卡正遭逢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危机,燃料短缺使国家处于停滞状态,许多人相信“离开是唯一选择”。斯国总理说,斯里兰卡负债超过500亿美元,已经“破产”。为何斯里兰卡会走到这个地步?

斯里兰卡大批居民排队购买燃料,当地燃料短缺已使首都陷入停滞状态

大批居民排队购买燃料,当地燃料短缺已使首都陷入停滞状态。

斯里兰卡的经济危机正在恶化,生活在这个小岛屿国家的人们的日常生活已经被严重打乱。由于必需品价格上涨,以及燃料和药品短缺,许多斯里兰卡人急切想离开这个国家。

斯里兰卡总理维克拉马辛格(Ranil Wickremesinghe)表示,由于债务总额超过500亿美元,斯里兰卡已经是一个“破产国家”。他说,“我们现在以一个破产国家参与谈判。因此,我们必须面对更加困难和复杂的局面。”

维克拉马辛格解释,由于“国家处于破产状态,我们必须单独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交一份关于债务可持续性的计划。当该组织对计划感到满意时,我们才能达成协议。”

拥有2200万人口的斯里兰卡,在政府耗尽用于进口必需品的外汇后,遭受了数月的通货膨胀和长时间的断电。英国政府已警告国民不要前往斯里兰卡,并称斯国正经历 “基本必需品的短缺,包括药品、厨用燃气、燃料和食品”。

由于危机没有缓解迹象,也看不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救助,许多斯里兰卡人正非法乘船前往印度和澳洲等邻近国家,绝望地逃离国家。

目前已有90多名难民登陆印度海岸,他们被拘留在一个难民营里。早前,一对斯里兰卡年迈夫妇6月27日被发现在印度海滩上因严重脱水而失去意识。这对夫妇曾试图乘船从斯里兰卡前往印度,老妇人7月2日在医院因抢救无效而死亡。

燃料成了奢侈品

斯里兰卡的燃料正逐渐耗尽,目前供应十分有限。斯国政府6月28日宣布限制燃料分配,并表示在近两周内,燃料将只供给公共交通和应急服务等基本服务的车辆。学校也被迫关闭,公共交通也受到限制。当地商人、25岁的里法伊(Amaan Rifai)说:“这是一种类似于封锁的情况。”

人们排队数小时,甚至好几天,就是为了能够买到一些燃料。

当地许多加油站出现大排长龙的景象,为了取得燃料,居民被迫排队长达数个小时,有的人甚至排了好几天。一名30岁的民宿老板古纳瓦德纳(Ruvini Gunawardana)表示,如果幸运的话你可以得到燃料,否则就是空手而归。尽管如此,人们仍然每天都去排队加油,一排就是几个小时。他说:“我哥哥排了将近4个小时的队,但他仍无法取得燃料。”

目前斯里兰卡当局建立了一个代币系统,人们必须排队以取得代币购买燃料,但拥有这些代币也不能保证获得燃料。

当地部分区域的两轮车的燃料价格高达每公升1500斯里兰卡卢比(约4.05欧元、4.18美元),三轮车每公升2000卢比,而四轮车每升5000卢比,而在燃料黑市价格更高。即便感到绝望的斯里兰卡人们,愿意付更高昂的价格以取得燃料。

“人们感到沮丧,在排队中争吵。许多人买不起食物,他们在排队的同时还在挨饿。我们有时会与排队的人分享我们的食物,”民宿老板古纳瓦德纳告诉德国之声。

另外,即使是本应优先获得燃料的医护人员也无法获得燃油。专门给医生的燃油供给站,队伍绵延近2公里长,必须排上4个小时才能拿到燃油。当地一名医生说:“我们必须等到燃料送达。这占用了一整天的时间。由于医院需要我们,所以不是每个人都能去排队。”

交通受阻、物价飙涨

斯里兰卡的公共交通现在也受到限制,公交车票价以倍数增长。交通工具匮乏使得通勤或紧急服务更为困难。当地仍在路上行驶的三轮车和出租车司机寥寥无几,而留下来的出租车,票价也大幅上涨。

“像我这样的年轻人可以搭乘如此拥挤的公交车上。但对于老人和妇女而言,这就非常困难了,”一名商人阿玛安(Amaan)说。

另一名居民、28岁的平面设计师蒂亚加拉贾(Arunthathi Thiyagarajah)向德国之声说:“我的表妹怀孕出现了并发症,需要每天去医院打针。但因为燃料短缺,他们不能开车前往,必须乘坐价格昂贵的三轮车。”

步行和骑自行车如今俨然已成为许多斯里兰卡人的首选,但就连自行车现在也变得很昂贵,价格从1万卢比左右上升到高达8万卢比。

随著燃料危机的恶化,目前相关限制措施有可能再延长12天,因为政府正在努力支付燃料的运送费用。当局也正对燃料进行配给工作,但即使对拥有优先配给的人来说,该制度运作得并不好。

“我们不知道7月10日之后会发生什么”,25岁餐饮业者卡迪葛苏(Dhatshayeni Karthigesu)说,由于价格高,她不得不暂时关闭餐厅。“我们已经在家里改用电磁炉做饭,但无法负担的人正在受苦。”

燃料短缺对弱势的打击更为严重。许多领日薪的工人除了难以取得燃料和食物,更失去了工作,“我有一个3岁半的儿子,我很难帮他买到牛奶””34岁的化肥经销商尤瓦德斯(Wijendran Yuwadees)说。

人们绝望离开

斯里兰卡的危机导致人们大规模离开家园。“斯里兰卡是我的家,但如果局势恶化,有更严格的封锁,我打算离开这个国家去印度。时区相近,我可以暂时在那里远程工作,”阿伦塔提(Arunthathi)说。

由于斯里兰卡卢比币值持续下降,许多人想去国外赚钱,在经济形势好转前存钱,之后再回到斯里兰卡。但有些人则选择永远离开这个国家。

另外,因情势混乱以及学校停课,一些家庭正计划送孩子出国读书,比如去印度。较为富裕的居民则试图移民到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或欧盟。

当地许多人正在申请新护照或更新旧护照,有关单位的护照预约名额在近三个月内都被预约一空。正在申请出国攻读硕士学位的尼罗什(Nirosh)说,他想带著他的家人一起出国。“我的工资保持不变,但开支在增加。我们对自己和家人的未来感到担忧。若能离开这个国家,很多人甚至愿意负债,”他说。

与中国“债务陷阱”有关吗?

斯里兰卡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的重要国家之一,在中国启动“一带一路”前,就已资助多个基础设施项目,也因此,斯里兰卡这次的经济危机中,成本极高的中国项目成为焦点。

过去十年中,中国为斯里兰卡的基建项目提供了数十亿美元的贷款。这些项目包括海港、机场、高速公路、发电站和港口城市。但在获得现代化基础设施的同时,斯里兰卡也加重了债务负担。

为抵偿债务,该国于2017年将汉班托塔港口以99年租期租给一家中国公司。不过,当年斯里兰卡的债务表显示,在总共45亿美元的债务中,汉班托塔港口的债务所占的比例只有5%,斯里兰卡的最大债权方是日本、世界银行以及亚洲开发银行。

有些西方人士认为,斯里兰卡陷入了中国的“债务陷阱”,对此中国外交部驳斥这样的说法,发言人赵立坚援引世界银行的预测说,“如果所有的‘一带一路’合作的国家的交通基础设施项目都得已完成,到2030年,这些国家每年将为世界带来1.6万亿美元的收入,占全球GDP的1.3%”

东京大学公共政策学院教授西沢利郎曾向德国之声表示,一般来说,由公共部门所欠或担保的债务,可能会通过国际经济论坛上的谈判取得,像是“十国集团”或G20等。但中国声称,他们一些贷款是纯商业性的,这已经超出此类国际论坛的谈判范围,因此谈判具体内容应该是要符合贷款方和借款方的双边待遇。

美国国际发展实验室(AidData)学者帕克斯说,由于中国的国营企业非常依赖这些贷款资金,因此最终而言,风险最大的到底是这些借款国家,还是中国自己,目前并不清楚。

西沢利郎表示,债务对欠款方而言是问题,但对贷款方也是个问题。“债务陷阱”是一把双刃剑,中国和借款国都一直在为这样的交易辩解,称这是为了达成“共享经济蛋糕”的目标。

您喜欢该新闻吗?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去中国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