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正能量少女”太多,境外势力已经不够用了

扶老奶奶只有可能被讹钱,替你这种人呼救却一定要命。

说个挺奇葩的事儿。

前两天有个微博名叫@能量少女YMC的北漂女孩。晚上下班,因为防疫政策突变,被夹在北京与燕郊交界的一座分界桥上下不来。她分别往两地社区、防疫、甚至110打电话,两边都不允许她进入或返回,让她自己想办法。

然后,这女孩真就自己想了个办法:在网上发声求救,在这篇长微博里,寒风中的这位“能量女孩”写了个大长篇,把疫情防控之下自己所面临的窘境描写了个淋漓尽致,并猛烈的抨击有关方面的不作为。

“正能量少女”太多,境外势力已经不够用了

她的尴尬处境很快引起了众网友的关注,在网络舆论压力下,当地有关部门很快出面解决了她的问题,在其后续微博爆料中,一些当地领导亲自给她打电话,进行自我批评,说自己工作没做好,请她原谅云云。

本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可是没想到这位女孩从桥上下来,暖和过来缓过神之后又发了篇文字,把当初替她担心的大伙都给惊呆了。

这位“能量少女”这一次,在微博开篇就声色俱厉的连发三遍警告:“禁止任何境外不法分子用我的微博来抹黑中国!!!”然后义正严词的强调:“这是自家事,不需要你们这些搞分裂的外人来指手画脚!!!”

“正能量少女”太多,境外势力已经不够用了

在后面的博文里,她还外观大势、内审舆情,甚至扯到什么乌克兰局势啊、境外敌对势力之类的东西,格局大的不得了。把我都惊着了,她在桥上困这么一遭,咋还惊动国际局势了?

大伙这次也都惊呆了,怎么昨晚还求助的可怜少女,今天就化身“x卫兵”。写起大字报来了?而且矛头对准的还是昨天还在替她义愤填膺求助的网民们?

再说这哪有什么“境外不法分子”啊?替她转微博的这不都是境内的守法良民么?大家看到你遇到困难,帮你转发一下,评论两句,跟当地有关部门催一催,督促解决问题。话要是说的哪里过激、不合适,被微博捂嘴,大家也认了。怎么你自己还把帽子扣起来了?

于是很多人想到2020年疫情初起时的一个事件:武汉敲锣女。

敲锣女最初的故事发生在武汉疫情初期,当时她的母亲染疫,无人相助,她在自家阳台敲锣呼救,后来还写成微博,分上下两篇刊出。方方转发了上篇,说了一句:“永远要记住武汉人的奋斗,还有无数人的相互帮助。这些事都必须记录在案”。

 

武汉敲锣女

但对方方这次的转发,敲锣女非但不领情,反而在微博指责转发者断章取义,是把她“当武器使”,并责备方方“拖她下水”,给她“带来伤害”。其后更是义正严词的加入了声讨“公知方方”的大军当中。

当时就有人感叹,说没想到世风日下到这个地步了,这种过河拆桥的人,简直就是“农夫与蛇”、“东郭先生与狼”的现代版。

其实我觉得倒不必把比附扯得那么远,前两年不是扶摔倒老奶奶反被讹钱的新闻很时兴么?“敲锣女”和“能量少女”其实都不过是摔倒老太太的进阶版。

与原版比起来,当事人年龄层次下移了——从老太太变成了“女”甚至“少女”。

攻击范围扩大了,从扶她的人进阶为所有曾经替她发声的网友。

手段也更加恶毒了,老太太送进医院后,一口咬定扶人者就是撞人者,无非是为了讹对方一点钱财治伤,可是“敲锣女”和“能量少女”们给帮她发声的人扣帽子,说他们是“公知”甚至“境外不法分子”,这俩词儿放在今天中国的语境下,那可是会让人社死、甚至要命的。

所以摔倒老太太只是想讹钱,“敲锣女”和“能量少女”们却要命,恩将仇报、过河拆桥的程度到底哪个更接近“农夫和蛇”的故事不言自明。沈腾当年小品《扶不扶》留下的那个三句半终于补全了:农夫和蛇、东郭先生与狼、郝建与老太太、“境外不法分子”与“能量少女”……

嗯,恩将仇报四大名场面,总算凑齐了。

记得前几年,讹人老太太盛行的时候,很多人还写文章煞有其事的分析,猜这种情况屡次发生,是不是因为那些讹人者们年轻时经历过某个特殊年代?某些人红卫兵习气未脱,所以“不是老人变坏,而是坏人变老”。

我觉得现在这个猜测可以被证伪了,你看这位能量少女下了桥就给网友扣帽子,连用数个感叹号、声色俱厉,恨不得把“境外敌对分子”生吞活剥了的语气,不比那老太太熟练多了吗?到底谁更像红卫兵?

“境外敌对势力

只能说,这种转面就忘恩、过河就拆桥,时刻只想着自己安全、政治正确、而不顾他人甚至恩人、亲人死活的家伙,在我们这片土地上是一直存在、生生不息的,就像噶韭菜一样,摔倒了一批还有一批敲锣,锣破了一批又有一批上桥。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三五年。

钱理群教授怎么评价的来着?哦,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对这帮人就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行走在现代社会里,会穿各种外衣包裹自己的良心残疾病人。他们眼中其实没有什么道德、信仰、主义。他们只会在各种标准之间灵活闪转腾挪。

若在桥上受困时,他们就是无比坚定的公民权益维护者,大声疾呼要保障老百姓起码的回家的权力。

一旦脱困下了桥,他们立马就化身“格局怪”,外观大势、内审舆情,坚定的站到公权力一边,把方才替自己发声、施压的那些网友都说成是别有用心的“境外不法分子”,如果给他们权力,让他们批斗这些人,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很积极的。只是感谢国家,没让这种人得了势。

在这套闪转腾挪中,他们心底里始终想的就是自己的那点私利——我的利益不能受半点损害,我的安全不能受半点威胁。不好!这事儿舆论发酵了,有关部门替我解困之后会不会秋后算账找我麻烦啊?!不行,我得赶紧跟那帮替我说话的人划清界限。有责任他们抗,有帽子他们带,我要表忠心!表现我是一个无比坚定的“正能量少女”!

信不信?这就是他们的心里话。

至于他们这么干了,舆论会不会因之寒心?再有人被困在路上、桥上,舆论还怎么出手相助、怎么仗义发声?他们是不管的。反正这一难我自己已经脱出来了,以后小心点,别再碰上这种情况不就得了?再说哪能那么寸,被她赶上两次?这与别人死不死,与她何干?

信不信?这也是他们的心里话。

所以重复一遍,这种人,就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最欺软怕硬、最胆怯狡猾、最趋炎附势、最转面忘恩的精致利己主义者。除了自己,他们谁都不爱,不爱公德、不爱帮助过她的人、不爱同胞,更遑论爱这个国家。

所以我的问题是,我们该拿这种人怎么办?他们混在那些求助的人当中,无从辨别,却让那些良知尚存、想帮忙的人感到不寒而栗。我们这些还愿意写点这种东西,为受困者鼓呼的人,真的比郝建还危险。

我们要对自己诚实,毫无办法。

其实前两天,有个读者真的后台留言让我写写这个事儿,现在看来幸亏我没写(因为正赶上那几天休更),要不然我现在也成了这位“正能量少女”口中的“境外不法分子”。

真的累了,微信写作这一年多,我真的也疲倦了,光在本号上我就不知说过多少次,我以后再也不想写国内时事了。写点别的快快乐乐的谋生不好吗?我倒是没想到过被当事人反咬一口,我只是觉得太危险。就跟司机扶老太太扶着扶着就把自己扶倾家荡产一样。太多的人,为这种事鼓呼,说着说着就把自己说成了“敌对分子”。

为什么?因为我们的当下舆论对鼓呼者没有起码的尊重与保护,因为当下精致利己的白眼狼太多,那么多“能量少女”想靠“斗公知”展现自己是在正确的一边、安全的一边。

“正能量少女”太多,臭公知已经不够用了。

只是,我觉得以后也不会有那么多“臭公知”傻傻的让这些白眼狼斗了。时下肯为那些受困者仗义执言的人已经很少了,这么一闹,以后只会越来越少。

挺好的,以后大家都不说话了,我们都正能量。谁再摊上这种事儿谁倒霉呗。无所谓。

能量少女们,你若再受困,劝你也别发什么求助,你不是满身的“正能量”吗?怎么不用正能量在桥上发光发热,或者一个超人飞行飞回家里去?你不是说这都是你和有关部门的“自家事”吗?既然是自家事,怎么发到网上来哗众取宠的?家丑不可外扬你不知道吗?说!你这么干是不是别有用心?!你是不是在给境外势力递刀!!!

嗯,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儿,就照此办理。我觉得挺好。

5/5 - (1 vote)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末世异象

相关新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