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为二十大开道,习近平爱将重提阶级斗争、明清锁国及义和团, 为“极左”复辟和批邓鸣锣开道

北京官办的中国历史研究院近期发表一系列引起舆论关切的文章,被指意在为明、清朝代的“闭关锁国”、清末义和团运动、毛时代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等早已被官方和民间否定或摒弃的历史旧账翻案。有分析认为,抛出这些文章的时间是刻意挑选的,显然是为仍有变数的中共20大再次“批邓”、否定改革开放营造舆论,同时为重拾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极左路线进行试探。观察人士呼吁人们警惕极左思潮新动向,称其正在进行有组织的系统性借尸还魂。

再现阶级斗争和阶级分析学说

中国历史研究院历史文化传播中心主任王广在一篇关于史学研究方法的长文中讨论了阶级分析方法的重要性。

文章写道: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国际背景、国内环境、人民需求、历史任务等都发生了深刻变化,“中治西乱”“东升西降”成为不可逆转的历史大趋势,但同时也要看到,只要阶级还没有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只要资本主义国家对社会主义中国的挑衅、分裂乃至侵略等图谋还存在,阶级分析方法就不能弃之不用。

文章引用列宁的话强调,“马克思主义提供了一条指导性的线索,使我们能在这种看来扑朔迷离、一团混乱的状态中发现规律性。这条线索就是阶级斗争的理论。”

这位兼任历史研究杂志社副社长的史学教授还援引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所谓“金句”指出:“马克思主义政治立场,首先就是阶级立场,进行阶级分析。”

文章认为,“背离阶级观点、放弃阶级分析方法,就称不上是马克思主义,也称不上是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

文章还强调,“立足新时代更好地坚持、丰富、发展阶级分析方法”。这句话中使用的四个动词,被广泛解读为要在习近平新时代继续把阶级分析的方法运用于实践。

习近平成立的官办机构发文带风向?

文革批斗任仲夷
文革批斗任仲夷

中共20大临近的敏感时刻,中国历史研究院的另一篇文章也引起观察人士高度警觉。这篇题为《明清时期“闭关锁国”问题新探》的文章说,明清时期并非“闭关锁国”,而是防止西方殖民入侵的“自主限关”,并没有阻碍中外贸易和交流。

个与中国社科院平级、同为中共官僚体系内正部级的历史研究院也曾刊发其他一些引发争议的文章,包括该院主办的《历史评论》期刊今年7月刊登山东大学彭淑庆的文章,题目是《义和团运动不能被“污名化”》,强调义和团运动是农民阶级反抗帝国主义侵略、“扶清灭洋”的救亡图存之举。

2020年12月,为纪念毛泽东号召红卫兵上山下乡的最高指示,该院官方微博发文称,“知青下乡是推动社会进步的伟大壮举”。这篇博文遭到曾经的老知青群起痛批,指其“用心险恶”、“为文革招魂”。

成立于2019年的中国历史研究院推出的多篇文章被认为带有似曾相识的文革色调。几乎每次推出这类文章都引起热议和质疑。

在香港的全国政协荣休委员刘梦熊将这些论调归结为极左思潮在中共20大前有组织和系统性的沉渣泛起。他对美国之音表示,这股其势汹汹的逆流不是偶然、孤立的,令人怀疑有人是在下一盘大棋,人们在质问,到底要把中共二十大后的中国引向何方?

他说:“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我们不能单看这些极左思潮最近的沉渣泛起。(有人要)对改革开放反攻倒算,企图开历史倒车,把中国拉回到阶级斗争为纲,二次文革这样一个局面。改革开放带来的好处就到头了。中国人民就要走回头路,吃二遍苦了。这是我们不愿看到的。”

阶级斗争与文革如影随形

毛泽东极左路线统治时代,特别是被称为“十年浩劫”的文革期间,“阶级斗争”观念始终贯穿于中国大陆几乎各方面的理论与实践。 在“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和“阶级斗争为纲,纲举目张”的毛语录指引下,上至国家主席、军队副统帅兼毛的亲密战友,下至平民百姓、“地富反坏右”及其“狗崽子”,人人自危,朝不保夕,随时可能沦为斗争对象。

1978年12月的中共11届三中全会否定了毛的“以阶级斗争为纲”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从而开启了“改革开放”,并平反了中共建政以来制造的数百万件冤假错案。

不过,2012年3月,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其任内最后一次记者会上警告说,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进行到底,已经取得的改革和建设成果还有可能得而复失。

他说:“社会上新产生的问题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

马云,马化腾,刘强东,张建林,柳传志,新东方,任志强
中国高科技企业年轻领导已经全部下架并在走向监狱的路上

评论:阶级观点给民营企业家扣资本家帽子

香港知名企业家刘梦熊对中国史学界新近出现的宣扬阶级分析学说和义和团为正义之师的理论文章提出质疑。

他说:“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现在把‘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放到这样一个地位,矛头指向谁?要把‘占国民生产总值五成、税收六成、科技创新七成、承载就业八成、新增企业九成’的民营企业家重新扣上‘资产阶级’、‘资本家’帽子统通打倒,在‘消灭私有制’的名义下没收其资产然后加以全面专政,扫地出门吗?”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荣休教授、历史学者宋永毅对美国之音表示,习近平在处理国内问题时也像对外一样强调“国家安全”,因此需要重拾毛泽东的牙慧,祭出“阶级斗争”这个工具。

他说:“习近平最近搞得最多的就是国家安全法嘛。就是要用国家安全来代替阶级斗争学说。他对内(没有什么新理论)又说不圆嘛。这种情况下,他重新提起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就没什么稀奇。他只能倒退回去。”

义和团争议

19世纪末发生的义和团运动在官方定论中被认为,“主要针对西方侵略者及其在华附庸以及和西方文明成果有关的科学器物和相关人士,是具有强烈的朴素的爱国主义思想的完全自发的民间运动。”

据山西人民出版社2018年10月版的魏得胜著《慈禧与她的帝国》一书,义和团“不仅愚昧地抵制人类一切现代的物质和精神文明,而且也将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毁坏殆尽,如自古便有‘两国交兵,不杀来使。’的铁律,而他们在并未交兵的情况下,杀害西方驻华使节,围攻大使馆,历史事实是:八国联军入侵中国的主因之一,是义和团作恶在先,惹出众怒;他们的素质决定了他们不可能有任何的爱国情怀,只不过是一群愚昧透顶的祸国愚民罢了”

中国历史研究院刊物不久前刊出题为“义和团运动不应被‘污名化’”的文章指出,义和团虽然组织相对松散, 但绝非“乌合之众”。文章认为,义和团的“ 反帝” 目标是明确的。

刘梦熊针对这篇署名彭淑庆的文章表示,“你说盲目排外、见外国人就杀,见外来科技产物如鐡路、电线杆就毁、这些义和团打的旗号 ‘扶清灭洋’,他们围攻外国驻北京大使馆,结果导致对11个国家宣战。现在说义和团是‘正义之师’,是否要鼓励暴徒对在中国投资的外资企业打、砸、抢、烧、杀?是否要围攻西方国家驻北京大使馆、挑起中外战争呢 ?”

当前在中共20大议程仍不明朗、各种揣测、传言不断的情况下,香港时政评论人士刘梦熊认为,近期的极左思潮回潮应该是上面的旨意。他表示,这有可能导致北京高层误判局势,犯下颠覆性错误,爱国的有识之士应该坚持改革开放,反对复辟倒退。

析:无视文革历史教训 再次批邓前奏

中共党史学者宋永毅指出,毛泽东当年借题发挥,通过姚文元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来暗批彭真为彭德怀鸣冤叫屈,接着发动文革打到刘少奇,所谓的“刘邓资产阶级司令部”。今天中国史学界发表重评闭关锁国这类文章,预示着又要开展“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

宋永毅认为,习近平企图达成“千秋功业”,要实现其比肩“伟大领袖”毛泽东的政治野心,要成为“人民领袖”,就必须超越邓小平。

他说:“要害是批邓。因为不管是20大前20大后,邓小平是习近平要成为人民领袖的一个拦路虎。邓小平是改革开放最主要的一个人嘛。所以,他不批邓小平是不行的。此外,现在根本就不开放了。他不开放就必然要有一个自圆其说。他要把邓小平改革开放的理论釜底抽薪,当然中共的史学历来是政治斗争的工具嘛。”

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是文革末期毛泽东授意在全国范围推行的第二次打到邓小平的政治运动,结果适得其反,在中共党内外激起极大反感,毛泽东的“无产阶级司令部”进一步大失民心。

1976年10月6日,毛去世不到一个月,他的接班人华国锋就联合党内反对力量逮捕了毛的遗孀江青及侄子毛远新等人,兵不血刃,一夜之间完成了改写历史的“怀仁堂事变”,十年文革戛然而止。其后,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曾发文揭露毛泽东的马仔“四人帮”的夺权阴谋,称之为“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5/5 - (1 vote)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文革2.0

相关新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