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等风来:整个中国在等待一次重大政治事变,甚至政变

中共二十大前,哪些高官将会在高层换届中获提拔,引起外界猜测。一些有科技、金融等专业背景的官员,所谓的“技术官僚”,被指因当权者欲化解统治危机而受到重用。但了解中共体制内情的学者袁红冰认为并非如此,他揭示中共官场政治忠诚潜规则,认为中共政权危机无解,只待一场重大的政治事变。

习近平被指提拔“技术官僚”救政权

《日经亚洲评论》10月3日刊发内森‧莱文和约翰娜‧科斯蒂根的文章称,中国现在面临的严峻经济逆风,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习近平自己的政策造成的,可能会迫使他提拔一些技能娴熟、具有改革意识的技术官僚,否则习近平不会选择他们。

《南华早报》9月底一篇报导则说,具有科技、军事和金融专业知识以及国有企业领导经验的干部,受到有全球科技雄心的习近平的青睐。报导引述一份报告称,自习近平的第二任期,技术官僚的提拔步伐加快,在30名省级高级晋升中,有17名来自具有理工科背景的干部。

大纪元疏理发现,习近平上台后提拔了一批曾有技术专业背景的高官,进入地方任职。现在大陆31省份,有这种背景的一把手有逾十人。

比如湖南省委书记张庆伟,他是西北工业大学飞机系飞机设计专业毕业,工学硕士,高级工程师,研究员,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是中国第1代歼击轰炸机“飞豹”工程组组长,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的副总指挥,中国绕月探测工程领导小组组长。

山东省委书记李干杰,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核反应堆工程专业毕业,核反应堆工程及安全专业硕士研究生学历,工学硕士,高级工程师。

河北省委书记倪岳峰,有清华大学自动化系系统工程专业工学博士学位(非在职获得)。

辽宁省委书记张国清,长春光学精密机械学院(今长春理工大学)电子工程专业,曾任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

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行器设计专业博士,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曾任神舟飞船总指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院长。

新疆党委书记马兴瑞,力学工程师及航天领域专家。曾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总经理,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国家航天局局长、国家原子能机构主任,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局长。

广西党委书记刘宁,清华大学水利系水工建筑专业,曾任南水北调规划设计管理局总工程师、水利部副总工程师兼南水北调规划设计管理局总工程师、水利部总工程师。

袁红冰:中共体制内没有技术官僚只有政客

对于外媒有关“技术官僚”的提法,熟知中共官场内幕的旅澳知名法学家袁红冰并不认同。他10月6日对大纪元表示,外界一些人对于中国情况不了解,在中共体制内,没有所谓技术官僚和政治官僚的区分。

“在中共体制之内不存在技术官僚和政治官僚的区别。只要是在中共的体制之内,他们就全部都是政客。一些真正有技术专长的人,实际上在中共体制内是当不了官的。这是中共腐败官僚体制的本质,就是政治第一。共产党的政客,跟他所学技术专业没有任何关系。”

袁红冰对大纪元说,即便在专业性强的金融系统,也基本不存在技术官僚和非技术官僚之分。

中共的体制之内,只要进入政客的行列,他本身的学问就已经荒废了。也只有彻头彻尾的政客才有可能在中共体制内混成高官,主要依靠的不是他的专业,依靠的是他的政治权术。”

2022年3月5日,中共高官在北京开会。(视频截图)

外行领导内行“政治过硬”成用人标准

毛泽东时代以来,中共靠控制枪杆子(军队)、笔杆子(宣传)和刀把子(安全机构)来维持政权。习近平更强化了对三个方面的全面控制,包括利用中纪委国家监察委来威慑官员。

9月19日,新华社发布了中共修订的《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规定》,称“重点是解决能下问题”。列出了15种“不适宜担任现职”的情形,其中所谓“政治能力不过硬”排在首位。

与此同时,在中共二十大前,官场再现表忠潮,那些有技术背景的官僚服从权力的表忠秀更惹争议。

今年4月,中共广西党委选举中共二十大代表期间,会议通稿出现“永远拥戴领袖、捍卫领袖、追随领袖”的表述。中共广西党委特别制作了一个“紧跟领袖”的电视专题片,并由广西党委书记刘宁“悉心谋划”“全程把关”,以“表达……对习近平总书记的感恩之心”等。

今年8月底,新华社报导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的讲话内容,袁家军吹嘘习近平思想,誓言要“持续淬炼紧跟总书记的政治忠诚”。

袁红冰对大纪元说,中共体制内,向来就是外行领导内行,就是由所谓在政治上过硬的这些人,来领导那些有技术能力的人、有技术专长的人。任何人都不能够凭着技术专长而成为最高领导。

所谓的政治过硬,现在就是要对习近平的绝对忠诚,至少是表现出绝对忠诚,袁红冰说,“无论你是学技术的,你还是学政治的。在目前的情况下,只要你忠诚于习近平,就可以被提拔重用。”

习近平亲自布局的十九届政治局中,总理李克强是北大法学学士、经济学博士,副总理刘鹤学工业经济出身,曾以访问学者身份到美国薛顿贺尔大学工商学院参与研究及教学工作,他又曾在美国哈佛大学约翰‧F‧肯尼迪政府学院修读公共管理硕士,其仕途也不离经济管理。

和李克强同样是北大人的袁红冰表示,李克强一开始学的是中共的法律,接着学的是中共的政治经济学,他只是一个政客。而刘鹤也不是什么技术官僚,只是因为他在长期管理经济的过程中,对权力运行轨迹有所了解。

近期有传言说发改委主任何立峰将接任刘鹤的副总理职位。何立峰被认为是习近平的亲信,两人在福建时就关系密切。

袁红冰认为何立峰的确很有可能升官,“中共的二十大,习近平政治上认为可靠的人将掌握更高的权力。因为习近平首要的思考就是如何通过二十大,使权力更加牢靠的掌握在他所信赖的人手里。”

他认为当权者选人根本不会首先考虑能力的问题,“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在大冬天把上百万的人赶出北京,赶到冰天雪地里去,这叫什么能力?还有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封城搞得天怒人怨,他有什么能力?”

“中国在等待一次重大政治事变”

袁红冰说,对于中国人来说,现在必须面对最严峻的局面,这是比毛泽东掌权的时期还要严酷的局面。因为当权者将把中国的命运推向比毛泽东时代更加深重的灾难。

他说,所谓的动态清零是一种祸国殃民的政策。世界各国特别是先进国家,普遍实行的就是一种有限控制、有限防范的办法来防疫,在不影响社会的经济生活正常运转的情况下进行防疫,这是一个正确的方法。但中共的防疫运动完全违背科学规律。

中国地方财政已出现庞大缺口,今年上半年31个省区全部录得财政赤字,多地传出公务员减工资。

袁红冰说,地方财政紧张到这样的程度,这是从上个世纪中共所谓的改革开放以来前所未有的。中国经济极度下滑,生产力极度的衰败不可避免。

他认为现在中共之所以还能维持政权,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通过整肃百万的贪官污吏和民营企业家获利,是清朝时期的“和珅跌倒,嘉庆吃饱”的历史轮回,但这是不可持续的。

袁红冰说,中国现在出现政治、经济、社会的全面危机,实际上就在等待一次重大的政治事变,作为机遇来引爆。

他提醒,未来中国的重大政治事变,取决于整个国际社会和中国人采取怎样有效的方式来选择。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大纪元记者宁海钟、骆亚报导

5/5 - (1 vote)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末世异象

相关新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