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胡锦涛在二十大上发出讨习檄文,带血的衣带诏天下可凭此讨伐习近平!

梁京评论文章:我相信,对习近平连任一直信心满满的人,现在心情并不好,反而是那些认为习近平难以连任的人,尽管预测“失准”,反而更确信自己对大局的直觉判断,要比押注习一定连任的人清醒。原因大家都清楚,一个就是胡锦涛被出会场的戏剧性事件,另一个当然就是令所有人都跌破眼镜的清一色习家军新常委。稍有常识的人都明白,习近平一意孤行才获得了连任,而这只会导致众叛亲离的结果。

很显然,我们正在见证21世纪的“袁世凯称帝”时刻,这个历史性的事件将如何展开,正在成为所有政治评论家们“竞猜”的核心内容。对热衷政治的人来说,很难有所谓客观的政治预测,因为即便他们真心相信自己是客观的,也都逃脱不了“测不准原理”,参与的能量越大,就越难客观。这当然不意味著力求客观没有意义,因为这种追求不仅反映了参与者的价值取向和政治愿景,也必然要展示其理性博弈的政治能力。这种能力是延续人类文明不可缺少的策略重器,而习近平二十大“霸王硬上弓”的表演,恰恰证实了许多人一直就有的担忧,那就是习完全没有这种能力,因此,他权位越高,权力越不受约束,无论他朝哪个方向走,都一定是中国乃至世界的灾难。既然如此,为甚麽还有这麽多人“拥戴”习近平称帝呢?动机和算计各有不同,但总体上,中国政治游戏离现代政治的“文明戏”,尚有很大水准落差,应是不争的事实。

现在面临的真问题是,中国会重现袁世凯称帝失败后内乱不已的大灾大难吗?这种可能性当然是存在的,预测各种灾难也就不可避免,但这不应是思考和议论中国政治的全部内容。我的意思是,习近平令自己和中共都陷入绝境,是不是也给中国带来一个“绝地逢生”的机会?作为一个死不改悔的改良派,我以为这种机会是存在的,至少是值得去全力争取的。

在上篇评论中,我引用了明恩溥所著《中国人的特性》的一句话,“中国人是一个具有强烈演戏本能的种族”。这句话其实有问题,因为演戏是所有人类的本能,只不过中西文化差异,非常鲜明地表现在戏与人生的关係上。西方偏向“戏如人生”,而东方,特别是中国人,则更偏向“人生如戏”,也就是说,基督教信仰导致了西方戏剧追求表达人生的真实感受,而中国高度世俗化的差序社会,则让游戏人生的观念不径自走。我为甚麽要说这个问题,有两个原因,一是胡锦涛没有在最后时刻逢场作戏,这或许与他青春年代受苏俄文化熏染有关,但无论如何,他衝击了习近平的登基大戏,给习近平小朝廷的合法性,带来了可致命的杀伤。二就是,清一色习奴才的新常委,与中国技术官僚系统有根本性的沟通障碍,也就是说,奴才的戏码很难与“专业主义”(professionism)的戏码接轨。以汪洋为代表的技术官僚已努力到极致,他的放弃,代表了技术官僚会普遍选择“躺平”,中国经济面临断崖式崩塌风险。

那二十大这场大戏会如何演下去?我的判断是,无论胡锦涛个人生命出现何种状况,他都明确地为二十大期间召开特别党代会留下了政治遗嘱。也就是说,习近平的小朝廷熬不过五年任期,从而给中国带来绝地逢生的机会。

5/5 - (1 vote)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中共内斗

相关新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