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近平死症:志大才疏 冥顽不灵 政治挂帅 空言治国

朋友转来一篇朱镕基任内的长篇讲话,谈到当时面临的经济形势,大量的困难问题如何解决。他对客观形势的掌握非常到位,论述问题条分缕析,一层层深入,有数字也有实证,事隔数十年,读来仍感觉到他的自信、理智,明慧与坚执。

习近平清零帝清零宗
习近平清零帝清零宗

中共百年党庆习近平中山装 江泽民朱镕基缺席,胡锦涛一脸媚相

中共百年党庆习近平中山装 江泽民朱镕基缺席,胡锦涛一脸媚相

朱镕基任内正是改革的攻坚阶段,面临的困难比起习近平接手时,简直是大巫与小巫之比。国企私有化、失业大军、三角债、引进外资、通货膨胀、对外贸易等等内政外交问题接踵而至,千头万绪,心乱如麻。

朱镕基开大会向各省市领导谈及他的改革方案,却有大方向大战略,也有具体政策,政策的利弊与取舍,具体应对措施,解释得清清楚楚,巨细无遗。今日回头看,地方干部听了他的报告,对当时的经济形势即了然于胸,明白国家面临的难题,也明白中央解决问题的决心与方法,开完会回去知道做什么怎么做,有什么要注意,侧重解决什么问题,一一都有对策。

国家领导人应该有国家领导人的样子,他是各级干部的表率,说话要实在,做事要认真,困难要说够,方向要把稳。国家领导人不是在作表演,他要了解国情民情,面对实际问题,想到解决的办法,鼓励和监督下属照大政方针去实行。

中国改革的几乎所有基础性问题,都在朱镕基手上解决了大半,以后的几任总理,都是站在朱镕基的肩膀上攀登,温家宝是朱规温随、李克强是温规李随,如此而已。

江泽民口花花好表演,但他又可以放手,让朱镕基去发挥他的才干;胡锦涛比较保守懦弱,凡事小心翼翼,却与温家宝配合默契。中国改革的成就是江朱朝种下的根,胡温朝结出了果,到习近平手上出来收割,不但收割,还顺手铇掉先朝培植的根。

温家宝与李克强都算循规蹈纪,克尽己责,把自己份内的事尽量办好,力有不逮时办砸了的也有,但主要阻力都不是来自经济本身,而是中共政治上的倒退,扼杀了市场活力,压抑了民间创意,越向国有经济倾斜,越是失去平衡。

到了习近平手上,中国的问题都是他个人的性格造成,他的性格缺陷如此之多,在中共历届领导人中算是出类拔萃了。

习近平一身红二代的浮夸作风,不做实事,却有大想头,他的大想头不是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一厢情愿的空想中。他的野心是东升西降,征服全世界,留名千古,与马列毛齐名。

志大才疏是他的死症之一,因为志大,所以每每以空想麻醉自己,因为才疏,所以从来不做实事,不解决实际问题,不求实质的进步,只满足于自我吹嘘。他务虚不务实,在地方做官没有建树,到了中央则有破坏无建设。

习近平的另一个死症是冥顽不灵,出于红二代的虚骄,他一人包打天下,排斥技术官僚,留下一班奴才跟班唯命是从。他听不得反对意见,严禁妄议中央,决策一意孤行,碰壁不肯转弯,搞砸了就丢下不管,再另想一个花样,一路遗下大量“苏州屎”。

习近平再一个死症是政治挂帅,他自比毛泽东,拾老毛之余唾。老毛不懂经济又喜欢乱搞,习近平也热衷于外行领导内行,事无大小,一概以革命大话统御群臣,各级党官有样学样,只以空话大话搪塞,国计民生即疲不能兴。

朱镕基不讲政治大话,奉行邓小平“不争论”的指示,习近平一天到晚讲政治,热衷于争论,还一定要争到赢,死死掌握政治话语权,以政治挂帅来解决实际问题。结果举国上下唯习近平马首是瞻,经济与社会的破败碎屑都扫到政治地毡之下。

习近平还有一个死症是空言治国,从不接触实际,不分析社会现状,不研究具体问题,不提供解决方案。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各级党官也便以假话空话套话虚与委蛇,众多经济民生难题便积重难返。

志大才疏又乾纲独断,政治挂帅又空言治国,这一套治国手腕,便成了中共自上而下的官场惯例,积非成是,蔚为风气,中国吏治便呈现有史以来最荒唐的局面。

中国问题的总根源在中共的专制体制,主要弊端则在习近平的性格缺陷,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个人格诸多缺陷的人却拥有最大的权力,这是历史对中共开的大玩笑。

(文章由作者授权转载自颜纯钩facebook脸书专页)

您喜欢该新闻吗?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中共内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