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 黑暗锅论坛

投票机Dominion的背后的大佬—凯雷基金和马云!软件技术来自中国,当时为委内瑞拉总统戴维斯高票当选设计的

随着各种证据证人的涌现,Dominion投票系统涉入大选舞弊也逐渐浮出水面。那么究竟谁在幕后操控这套系统呢?

川普总统11月14日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段视频,显示Dominion首席执行官保罗斯(John Poulos)在1月的国会听证会上承认,该系统含有中国组件。再次将关注点聚焦中共。

温哥华华人站出来:支持正义 支持川普 : 美国没有民主,人类将陷入黑暗
温哥华华人站出来:支持正义 支持川普 : 美国没有民主,人类将陷入黑暗

多州政客或持有Dominion股份

川普律师团队鲍威尔(Sidney Powell )曾告诉福克斯,Dominion系统有中国软件,“很有可能中共为了让拜登胜出而干涉本次大选,”所谓的软件缺陷很可能为故意设置。对于由此引发的国家安全威胁,国家安全局和国防情报局很可能介入调查。

她还表示,已开始搜集某些州长和州务卿持有Dominion股份而牟取利益的证据,类似于亨特拜登的腐败案,他们通过投资投票机获利,一来可以保证自己当选,或者让其家族从中渔利。

她接着说,“如果各州愚蠢到继续计票的话,那么这样的结果也会因舞弊行为被法律撤销。”

鲍威尔还认为,这次有组织的选举舞弊涉及联邦重罪,有必要进行大规模的刑事调查。

“川普总统赢得了压倒性胜利,这是无可辩驳的。我们掌握了证据数十万张选票被硬塞进系统而且被重复计算。国土安全部选举安全事务负责人应该被解雇,FBI局长雷也该被解雇,因为FBI唯一一次进行的证人对话竟然试图恐吓,并让其收回真实的证词,长达数小时的口供是一位反川普的FBI特工进行的。”

她呼吁人们站出来举报与Dominion相关的欺诈事件,“因为这个软件就是为欺诈而设计的…”该系统还被销往世界各地,操纵其他国家的选举。

Dominion与民主党的深度关联

公开信息显示,Dominion与民主党有深度关联,民主党大佬佩洛西、奥巴马和克林顿都与该公司存在利益关系。加州民主党参议员黛安‧菲因斯坦的丈夫理查德‧布鲁姆是该公司的重要股东,佩洛西的幕僚长是Dominion公司的重要高管。而这家公司的母公司Staple Street Capital(SSC)私募股权公司的执行董事威廉姆‧肯纳德,在克林顿政府、奥巴马政府曾任要职。

据国家脉动报导,联邦选举委员会(FEC)的记录显示,2014年-2020年,Dominion投票系统雇员的96笔政治捐款中,近96%捐给了民主候选人。

捐款员工职位整个投票系统的整个过程,包括软件开发人员、网络工程师、软件生产专家和实施经理。

拜登当众与孙女接吻画面
拜登当众与孙女接吻画面

民主党人曾质疑Dominion等投票系统

川普团队律师鲍威尔稍早接受福克斯采访时表示,民主党内部也在用Dominion系统操控党内选举,如呼声很高的桑德斯在初选中落败。舆论认为,温和派拜登能吸引更多选民,而且其年事已高,更易被左派操纵,因此扶其上位充当民主党傀儡。事实上,民主党人也曾对该系统提出质疑。

2019年12月6日,民主党领导人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克洛布查(Amy Klobuchar)和怀登(Ron Wyden)致信控制美国三大选举技术公司的私募股权公司,质疑选举技术行业存在“漏洞”并“缺乏透明度”,并指出投票机和其他选举技术设备情况堪忧。

据布莱特巴特新闻网报导,该信被发送到三个地址:

1.H.I.G.资本公司,投资于Hart InterCivic

2.麦卡锡集团(McCarthy Group) ,投资于选举系统和软件

3.Staple Street Capital,投资于Dominion投票系统

信中援引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数据,当时这3家选举技术公司为9成的美国选民提供服务。

今天,这个比例超过3/4,美国30州都在使用Dominion投票系统。据华尔街日报报导,今年4月,Hart InterCivic被“悄悄地出售了”。

本次大选中,密西根州安特里姆县发现6000张川普选票被错误地转给了拜登,由此Dominion系统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州务卿声明,该错误是“用户使用错误的孤立事件”,与软件无关。

使用该系统的乔治亚州格温内特县(Gwinnett County)因软件出问题延迟了计票。Dominion技术人员在11月8日之前解决了问题,使该县当天能计算剩余的选票。

民主党领袖在信中还指出很多具体问题,如2018年南卡罗来纳州选民举报,在投票后被篡改;在密苏里州,扫瞄仪拒绝纸质选票;印地安纳州,破烂的机器导致选民排长队等待等。

这封信还指出,在2000年代初期,市场上有约20家选举技术供应商参与竞争,但自那以后,供应商进行了合并,只有少数几家控制“绝大部分市场”。

参议员沃伦曾告诉《华尔街日报》,“私人股权公司已接管了全美几乎所有的选举技术,而且他们的经营密不可分。”

Dominion周五发布声明,否认偷换选票等指控。不过,该公司三名员工出面证实,民主党利用“Dominion” 软件,直接转换或废弃了3,800多万张选票,朱利安尼11月11日接受“班农作战室”采访时证实确有该公司内部员工愿意宣誓作证。

深度分析:投票机Dominion 背后的大佬—凯雷基金和马云!

马云陈元
马云陈元

2020年美国大选中采用的投票机是来自三个不同的公司,他们分别是:选举系统和软件(ES&S),Hart InterCivic和Dominion投票系统。

近日,Dominion的投票机被爆出大面积的选票欺诈,笔者今天就来挖一下Dominion到底是什么来头?

网络上公开的信息显示,Dominion创立于2002年,最初它是一家加拿大公司,他的两个创始人John Poulos 和James Hoover也都是加拿大人(还记得文贵先生说过秦城监狱放出来的3个人,其中两个在加拿大吗?)。现在这家公司位于美国丹佛,所以它宣称自己是一家美国公司,以满足美国大选对投票机供应商的地域要求。

在克林顿基金会的官网上,醒目的写着和Dominion合作的DELIAN项目,该项目起始于2014年,克林顿基金会宣称该项目是“为新兴和冲突后的民主国家提供投票技术,因为许多新兴民主国家由于选举结果的发布延迟而遭受选举后暴力。” 但显然,从克林顿基金会长期以来的行事作为来看,该项目的本质就是控制当地的选举。

但是投票机并不是什么特别先进的技术,克林顿基金会为什么要选择与Dominion来合作呢?我们接着往下看:

2010年5月,Dominion从Election Systems&Software (ES&S)收购了Premier Election Solutions (PES)。( 当时ES&S刚刚从Diebold手中收购了PES, 但美国司法部出于反托拉斯的考虑要求其出售PES。 )

2010年6月,Dominion从Smartmatic收购了红杉投票系统(Sequoia Voting System)。 (原因同样是为了应对反垄断法,因此这样的出售行为很可能只是一种台面上的权宜之计)

所以目前,Dominion手上有两家子公司:PES和SVS。这两家投票公司其实使用的是同一个系统同一种机器,只是贴标不同而已。

我们都知道,资本决定了一切,看清了Dominion的子公司情况,我们再来看关键性的母公司。

Dominion在2018年6月被卖给了Staple Street Capital。

Staple Street Capital的主要持股人以及执行董事是:Hootan Yaghoobzadeh和Stephen D Owens 。

看到这里,有意思的事情来了:

查阅这两个人(Hootan Yaghoobzadeh和Stephen D Owens )的履历,发现他们在1998年-2003年(911前后)都为同一家公司工作——Carlyle Group(凯雷投资集团)。这家公司我们中国人不太了解,但是在美国的极客圈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公司。

凯雷投资集团,是全球顶级私募投资公司,创立于1987年。2001年9月11日,在这个历史永远铭记的一天,凯雷集团在华盛顿召开了投资者会议,本拉登的兄弟沙菲克·本·拉丹(Shafiq bin Laden)出现在会议现场。这种“巧合”以及凯雷在2001年之前一系例的军工及国防相关的收购操作,让人很难不浮想联翩,毕竟在嗜血的资本市场,一切都是可以用来交易的。这些联系后来在迈克尔·摩尔的《 华氏911 》中也分析过。

2008年3月,凯雷投资集团的子公司凯雷资本遭遇美国次贷金融危机,申请破产,而凯雷投资集团声称集团财务不受影响。

2011年,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搭上了云峰基金,收购了数字电影公司GDC Technology Limited约80%的股份。至此,杰克马终于现身。

云锋基金,名称来自于两位创始人的最后一个名字:云,马云的云;锋,虞锋的锋(亦或是俞国锋的锋,网上的信息也互相矛盾,可能是为了更好的隐藏该人的真实信息)。与马云不同,后者极其低调,以至于连真实的名字都无法确认。云锋基金创始之初就跟中共国其他的资本巨鳄一样,是带着任务的白手套。

2011年为什么云锋基金要向凯雷投资集团伸出橄榄枝,我们无从得知。但凯雷投资在投资界的声望以及超强的人脉关系无疑是云锋基金及其背后的势力垂涎三尺的。极富影响力的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在过去的数十年中,在媒体的关注之下,安排了各种名流政要的聚会。对布什,詹姆斯·贝克,约翰·梅杰(John Major),世界银行前财长阿夫桑·马什耶克(Afsaneh Masheyekhi)等前政治家以及各类利益集团的高层都展开了强大的游说工作。显然,凯雷资本的政商人脉才是云锋基金真正看中的。

2014年,华谊兄弟收购了GDC Technology Limited72%的股份(相当于凯雷三年套现盈利),中共送了个大礼。

之后凯雷投资在中国开展了许多收购项目,跟马云旗下的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一直保持频繁往来。

这个世界上没有巧合,所有的巧合只是我们不知道它背后驱动的规则。

按照文贵先生直播中提到的,中共这些白手套每一条线都是带着特定任务的。安邦集团的吴小晖是负责拿下共和党包括川普总统身边的一些人;平安集团的陆金所是负责拿下美国那些政治老人,总统家族;叶简明是负责拿下拜登。那么马云很可能能就是派去勾兑民主党的一部分人。沿着投票机供应商Dominion这条线顺藤摸瓜牵出的凯雷投资集团显然就是马云的任务范围。马云很可能就是幕后操控2020年的选举舞弊的关键人物之一。

眼看选举舞弊已经纸包不住火,大势已去,马云一定是第一个被中共抛弃的人。那么蚂蚁金服的上市被拒以及阿里巴巴的股价大跌都在情理之中了。

本文仅代表个人推测观点。

Posted in 中美关系, 军事动态, 国际新闻, 美国大选, 美国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