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 黑暗锅论坛

党委书记林龙飞包养22情妇搞”群芳宴”,让她们在包房互相见面

福建周宁县原县委书记林龙飞,被当地干部群众称为“三光书记”,即“官位卖光、财政的钱花光、看中的女人搞光”。他还嗜好赌博,热衷于通过赌博敛财和放高利贷敛财。

党委书记林龙飞的情人小妾欢聚一堂 - 群芳宴
党委书记林龙飞的情人小妾欢聚一堂 – 群芳宴

创意“群芳宴”

据报道,林龙飞先后和22名女人长期保持着性关系。为此,他专门做了一个红皮通讯录,上面记录着这些女性的通讯方式,并得意地为其取名为“群芳谱”,并于2002年05月22日在福州一家酒店举办“群芳宴”,让22位身着华服、美丽妖娆的女人在包房里彼此见面。席间林龙飞还宣布,今后每隔一年就举行一次群芳宴,还设立了“年度佳丽奖”,奖给当年最让自己满意的女人,嬴得众情人热烈掌声。

林龙飞生活腐化堕落,乱搞男女关系简直到了疯狂的地步,只要是被他看中的女性,就想方设法搞到手。林龙飞在县里的一些“铁哥们”也知道他的这一“爱好”,积极充当他的“中间人”。知情者称,林龙飞在任期间,同时和他保持关系的“情人”有十几个,主要在周宁县、福州市和上海市。

林龙飞常说:“周宁这个小县,一个月我只用几天的时间就可以处理完日常事务。”他的行为印证了这句话:他的大部分时间不是放在工作上,而是用在敛财、赌博、拉关系、搞女人上。

没有一例他不同意能通过的人事任免

林龙飞在法庭上承认,其在任县委书记的7年间,没有一例他不同意能通过的人事任免。为达到个人目的给林龙飞送礼的60多名干部中,有副县长、局长、主任、镇长(书记)、科员、经理,有的为升官,有的想保住官位,有的想调到一个好单位,有的想进城,有的是事情办成了来答谢,涉及44个党政机关、司法部门、行政执法部门、企事业单位。

林龙飞腐败案件涉及周宁县数十名官员、职工、包工头,其中15人被追究刑事责任,包括屏南县原副县长陈增霖(曾任周宁县建委主任),周宁县原副县长肖兴春、周伦溢等。

春节团聚日 权钱交易时

“我去他在建瓯市南雅镇的老家拜年,因为拜年的人太多,光小轿车就有几十辆,根本见不到他,一直等到当天下午才见上一面。”这是周宁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蔡某在接受调查时的供述。

2001年春节前的一天,蔡某为了感谢林龙飞将他提拔为周宁县公安局巡警大队大队长,特地驱车赶到建瓯市南雅镇,以拜年为名向林龙飞奉上红包1万元。2002年,蔡某被调整为周宁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

林龙飞任县委书记期间,共有一百多人向他送钱送物,其中列入检察机关起诉书的就有60多人,其中大部分人是为了谋求一官半职,有人称他为“官位招投标中心”和“官位批发中心”。下面是林龙飞受贿卖官的两个例子:

收受周宁县原建委主任陈妙华10.4万元。1997年3月,经林龙飞同意,陈妙华被任命为周宁县建委主任科员,为感谢林龙飞的关照,他在林龙飞办公室送给林4000元。2001年8月,陈妙华被任命为周宁县建委主任。当年11月,为感谢林龙飞的“栽培”,他在林龙飞宿舍送给林4万元。此外,林龙飞还先后5次共收受陈妙华所送的6万元。作为林龙飞的“回报”,在2002年机构改革中,陈妙华顺利留任建设局局长。

收受屏南县原副县长陈增霖12万元。1996年8月,陈增霖从纯池镇党委书记调任周宁县建委主任,为感谢林龙飞的“提拔重用”,陈增霖送给林1万元。此后,为了能继续得到林龙飞的帮助,陈增霖先后6次共送给林龙飞10万元。林龙飞收受了陈增霖10万元后,利用职务之便,为陈增霖的职务升迁提供帮助,先推荐陈增霖任县长助理,后推荐陈增霖任屏南县副县长。陈增霖调任屏南县副县长后,又送给林龙飞1万元表示感谢。

想提拔要送钱AD

林龙飞任县委书记那几年,周宁县连社会上都传“想提拔要送钱”,许多干部也“身体力行”,一窝蜂跑去给林龙飞送钱;林龙飞则深谙“想致富,动干部”之道,频繁地调整干部。一般来说,林龙飞提一个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收的是数千元,而提拔一个副局长、局长,收的则是数万元。

县委书记疯狂卖官,没钱买官怎么办?一些单位负责人就用财政的钱送,普遍采用的手法是用接待费等发票、收据冲抵行贿资金。据当地干部反映,林龙飞收的钱中,相当一部分是财政资金“转手”后进入他的口袋的。例如,陈某在任县财政局局长期间,除了个人行贿外,还以财政局奖金的名义给林龙飞送钱,合计1.96万元。周宁县土地局办公室主任章某以虚增土方量的方式从珍珠场防洪工程中套取3万元现金,从中拿了1万元送给林龙飞。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林书记晚上打电话”

对于送钱买官者,林龙飞来者不拒,而且还通过赌博等形式索要钱财。在周宁县干部中流传这样一句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林书记晚上打电话。”林龙飞晚上没事时喜欢找干部“打牌”,接到电话的干部都知道“林书记想赢钱了”,而每次赌博林书记都能“神奇”地“赢钱”。一次,包工头郑某与林龙飞赌博时赢了9000多元,打完牌后,郑某便将赢的钱加上自己的钱,凑足了1万元整,送给林龙飞。据有关部门查实,林龙飞任周宁县委书记7年间,赌博敛财高达145万元。在任期间,林龙飞共发放高利贷220万元,利息收入就有60万元。

“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

沦为阶下囚的林龙飞曾表示:“我对钱为何特别偏爱,是因为出身贫寒农家,小时候穷怕了。”从林龙飞的受贿记录上看,实际上他到周宁上任不久就开始收钱,后几年愈演愈烈。按照他本人的说法,这几年仕途不顺,心理不平衡,就想多捞点钱。他也萌生过辞官下海的念头,想趁在职时多捞点钱作日后经商的资本。

林龙飞写了一份长达6页的悔过书,自述犯罪的原因:长期放松了对世界观和人生观的改造;在“三讲”“三个代表”学习中敷衍了事;在党纪学习上草率应付;受“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思想的影响,人在官场却心在商路。

2004年12月31日上午,林龙飞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情人十几个,官位照价卖!揭秘“三光书记”林龙飞与官场乱局

素材来源:检察日报、新华网、人民网、天涯、网易)

情人十几个,官位照价卖!揭秘“三光书记”林龙飞与官场乱局

林龙飞,祖籍闽北建瓯,出身农家,担任过团干部,曾在宁德市挂职,1996年5月出任周宁县委书记,曾获南京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在周宁县县委书记的职位上,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进行卖官交易。被民间称为“三光书记”。即“官位卖光、财政的钱花光、看中的女人搞光”。(检察日报)

1996年10月的一天,升任福建省周宁县县委书记不久的林龙飞,兴致勃勃地到一个镇检查工作。中午吃饭时,镇长特意安排一个叫许娟的漂亮女人作陪。

许娟是镇计生办的一名统计员。因为长得漂亮,只要有领导来视察,镇长都喜欢把她叫上作陪。在宴席上,许娟发现林书记显得很平易近人,特别对自己照顾有加,他喝白酒,却要许娟只喝红酒。酒过三巡,林龙飞当着大家的面感慨地说:“如果回到宋朝,像小许这样的美女一定是我们周宁县的骄傲!当年,皇帝来福建选妃子,第一站一定是周宁,还是咱们这里的山水会养人呀!”见县委书记当着这么多领导夸自己,许娟心里很是高兴,她妩媚地一笑,冲着林龙飞频频举杯……

临上车时,林龙飞特地交代同来的县委办公室人员:“以后县里有什么大型文艺晚会,可要给我们小许一些锻炼机会。没准,她还是个晚会主持人的料呢。”

春节前夕,县委宣传部要举办新春晚会,就通知许娟上台唱首歌。

林龙飞作为特邀嘉宾,也在台下观看了演出,舞台上的许娟比酒桌上的她更妩媚动人,看得林龙飞神清气爽。坐在一旁的下属小陈见林龙飞一直盯着台上的许娟,心里明白了三分。

演出一结束,许娟就接到小陈的电话,说林书记觉得她歌唱得不错,想让她晚上陪领导们唱唱歌。

在指定的歌厅包房,许娟却只看到林龙飞一人。林龙飞表现出超乎寻常的热情,点了几首情侣对唱的歌,要和许娟一起唱。可唱着唱着,昏黄的灯光下,林龙飞的手就开始不安分起来……

一个月后,应许娟的要求,林龙飞以工作需要为由,把她从镇上直接调到了县里的一个文化部门,两人来往起来方便多了。可没过多久,许娟就嫌县里的工资低了,又没地方可玩,她动起了去福州开店的脑筋。林龙飞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一来可以掩人耳目,免得被妻子知道;二来,可以避免许娟纠缠自己。林龙飞算盘打定后,亲自在福州选了一家店面,并让人进行了装修。

两个月后,许娟成了这家特产商店的老板,开店的所有花费都是林龙飞掏的。此后,林龙飞基本每周到福州一次,两人极尽缠绵。

结识漂亮女大学生,手头有些紧了

半年过去,风平浪静。因此,林龙飞的胆子开始变大,不再满足于只有许娟这一个情人,而是重新物色新的人选。这次,他把目光投向了福州的女人,市里的女人应该比县里的更有味道吧?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次去市里开会,林龙飞还真认识了一个都市女孩,而且还是个在校大学生。

这个女孩叫林薇,上海人,在福州一所知名高校读大三。在聚会时,她一口一个“叔叔”,嗲嗲的声音把林龙飞叫得心花怒放,青春的气息也让他精神倍增。整个聚会,林龙飞的目光都没离开过林薇,这一切,聪明的林薇尽收眼底。

聚会结束时,林薇对林龙飞嫣然一笑,拿过他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然后脆声声地说:“我的电话!以后来福州玩,一定要叫我哦!”

林龙飞推迟了回去的日期。第二天晚上,他就迫不及待地给林薇打了电话,约她出来喝咖啡。这次见面,两人相谈甚欢,走出咖啡馆,林薇很自然地挽起了“叔叔”的胳膊……

此后,林龙飞来福州又多了一个节目,陪林薇逛商场、吃饭,一掷千金地给她买铂金钻戒、买国际顶级品牌的衣服和化妆品,林薇漂亮的脸上,始终荡漾着幸福的笑容。而林龙飞有这么个青春靓丽的小情人在身边,自然也是春风满面,他在许娟那里逗留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为了弥补“过失”,他经常给许娟为数不少的“零花钱”。可同时供养两个情人,林龙飞的手头有些紧了。

 结合本地现状,提出敛财新理论

从福州回来,林龙飞就动起了脑筋,怎样才能又快又多地捞钱呢?小打小闹显然发不了大财,冥思苦想了一个晚上,结合周宁县的现状,林龙飞想出了一个敛财新理论:“想致富,动干部。”

林龙飞暗自为提拔干部制定了详细的标准:提一个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要8000元左右,提拔一个副局长、局长,要数万元。经过几番操作,这个暗价已在求职者中悄悄传开,供求双方都心照不宣,送钱上门求官的人趋之若鹜。送钱求官的人多了,为掩人耳目,林龙飞决定把据点设在福州。

2001年春,林龙飞在福州一个并不繁华的地段把一个叫茶艺居的茶楼盘了下来,委托给一个远房亲戚管理,他只是每个周末来坐一下,在优雅的古筝音乐中,林龙飞笑纳着来自各方的买官之钱,茶艺居完全成为林龙飞的“官位批发中心”。

有了钱,林龙飞在两个情人面前更加大方了,并且,随着眼界的开阔、手头的宽裕,林龙飞已经不满足于只有两个情人。他的胃口越来越大,先后和22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的两性关系。

林龙飞还专门做了一个红皮通讯录,上面记录着这些女性的通讯方式,他得意地为其取名为“群芳谱”。

面对这么多的情人,林龙飞有自己独特的招架办法。一方面,他把从“官位批发中心”收敛的部分钱财作为“宠幸资金”,大方地用在情人们身上,用金钱做诱饵,让她们尝够甜头;另一方面,他又从精神上拉拢情人们。作为一个县委书记,本应该很忙,可是林龙飞,一个月的事情几天就能被他搞掂,剩下的大把时间,他都用来与情人周旋。他会细心合理地分配好时间,很少厚此薄彼。

看着自己在这群女人之间游刃有余,没有谁为此争风吃醋,林龙飞很是得意,有多少男人能像自己这样随心所欲地把那么多美女玩弄于股掌之间啊!他决定开个“群芳宴”,让她们彼此见见面。

  大摆“群芳宴”未颁“年度佳丽奖”先入狱

2002年5月22日,“群芳宴”在福州一家酒店举行。在一间豪华大包间,林龙飞摆下两桌酒席,现场来的男人除了林龙飞自己,只有两个他多年的心腹。当22位身着华服、美丽妖娆的女人在包房里凑齐时,她们都大眼瞪小眼,不明白林龙飞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满面春风的林龙飞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清清嗓子说:“我知道你们大家都有些意外,但不管怎么意外,也不要怀疑我对你们每个人的一片真心。我今天来这里,就是想用这种特殊的方式,来表达我的谢意!我建议,你们今后要互相沟通,最好能以姐妹相称!在事业上大家共同进步,共同发财!现在让我先喝下这一杯……”众情人面面相觑,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心里虽惊讶气愤,却又不好说什么,只有举杯响应。林龙飞见此情景,更是得意,高兴之余,连干三杯。群芳宴在林龙飞的预想中“热闹”地进行着。他在席间还宣布,今后,自己每隔一年就举行一次群芳宴,还要设置“年度佳丽奖”,奖给当年最让自己满意的女人!他的这一荒唐建议竟然赢得了众情人热烈的掌声。

可是,没等到林龙飞颁发“年度佳丽奖”,他飞扬跋扈、无法无天的做法就传到了纪检部门。2003年4月,在群众举报下,福建省宁德市纪检部门进驻周宁调查。证据确凿,很快,林龙飞被双规,接着被司法机关依法逮捕。

案发后,据有关部门查实,林龙飞任周宁县委书记七年间,通过买官卖官、以权谋私等各种方式敛财、接受贿赂共计234万元,另有230多万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其花在20几位情人身上的钱就高达200多万元!

2005年1月,周宁县委书记林龙飞卖官受贿一案在福建省宁德市开庭审理。最后,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林龙飞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延伸阅读:

林龙飞卖官罪行:

根据有关部门获得的材料,整理出一份林龙飞卖官的部分价位清单:

副县长:价格:10-17万元;局长:价格:2.6-10万元; 副局长:价格:0.5 3.5万元。

在周宁,林龙飞独霸干部任免权。在1996年~2003年间,林龙飞共提拔调整干部1000多人,收受当地党政干部、职工贿赂230多万元。想升官保位的干部都争着向他“进贡”,一些官位的价钱也到了约定俗成的地步。记者根据有关部门获得的材料,整理出一份林龙飞卖官的部分价位清单。(需特别说明的是,为获得某一职位,对其他有关领导,照样要进行程度不等的“表示”。因此这些“官位”的“实际价格”远超出下表所列的数字。)

重要部门全部卷入

林龙飞被查处后,在原县领导班子中,先后有一名县长、一名组织部长、两名副县长被查处,一名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涉嫌花钱买官,邻县一名副县长也因涉案被查处。记者调查发现,在林龙飞腐败案中,周宁县重要部门的一把手全都没有幸免。

林龙飞卖官有价,给不少胆大妄为的买官者大肆投机提供了广阔空间。原县建委科员陈妙华在林龙飞案中相当抢眼。2001年8月,原县建委主任陈增霖被提拔为屏南县副县长,在陈增霖和原周宁县县长孙某的推荐下,陈妙华被任命为县建委主任。为感谢林龙飞对他的“提拔”,2001年11月,陈妙华一次性抛出“重磅炸弹”4万元。

此后,陈妙华还先后5次送给林龙飞6万余元。作为“回报”,在2002年机构改革中,陈妙华得以顺利留任。 综观这些行贿者,往往同时也是受贿者。他们甚至把黑手伸向公款,大肆贪污和挪用,采用假发票报销甚至白条冲账等手法,聚敛钱财。原县审计局局长潘定豪,在任乡长、县电力公司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多次收受他人贿赂近15万元,并贪污公款7万元。他累计向林龙飞行贿17万元,为了竞争副县长,曾一次性重贿林龙飞4万元。

“上梁不正下梁歪”

上梁不正下梁歪。林龙飞的一把手“表率”作用,给周宁县的干部队伍建设带来灾难性的影响,致使该县一度贪污腐败成风。一些干部群众气愤地说,周宁官场成了个“大染缸”,白的进,黑的出,一批过去很好的干部变质了。

林龙飞大搞腐败,根本无心工作。他在任时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周宁县这个小县,我一个月用几天的时间就可以将工作干完。”对送钱买官者,林龙飞来者不拒,而且还通过赌博、放贷等形式敛财。据纪检部门调查,林龙飞共赌博敛财145万元。在这位县委书记的“示范”下,不少干部上行下效,作风涣散,纪律松弛,赌博成风,道德沦丧,致使多项工作出现大滑坡,各项经济指标排在福建省后几位。

值得注意的是,在林龙飞案中,本是行使监督、反腐职能的监察局、检察院的职务,同样也需要花钱“打点”才能获得。郑某被提拔为检察院副检察长,花了2.3万元,彭某调任县纪委常委、监察局副局长花了0.8万元,甚至土地局、民政局的纪检组组长也要拿几千元“孝敬”林龙飞。

嗜赌贪色肆无忌惮

对于送钱买官者,林龙飞来者不拒,而且还通过赌博等形式索要钱财。在周宁县干部中流传这样一句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林书记晚上打电话。”林龙飞晚上没事时喜欢找干部打牌,接到电话的干部都知道“林书记想赢钱了”。据有关部门查实,林龙飞从1996年5月任周宁县委书记到2003年4月被“双规”,赌博敛财高达145万元。

据当地干部群众反映,林龙飞生活腐化堕落,乱搞男女关系简直到了疯狂的地步,只要是被他看中的女性,就想方设法搞到手。知情者称,林龙飞在任期间,同时和他保持关系的“情人”有十几个,主要在周宁县、福州市和上海市。

林龙飞任县委书记期间,共有一百多人向他送钱送物,其中列入检察机关起诉书的就有67人。林龙飞则在党政干部的职务提拔、人事调整和职工安排及工程发包、土地开发过程中,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234万元。财政资金被当做“唐僧肉”2002年底,县财政负债达2..7亿元,赤字1.04亿元检察起关起诉书中有这样的例子:1997年3月,经林龙飞同意,陈妙华被任命为周宁县建委主任科员,为感谢林龙飞的关照,陈在林的办公室送给林4000元。2001年8月,陈妙华被任命为周宁县建委主任。

当年11月,陈为感谢林龙飞的“栽培”,在林的宿舍送给林4万元。此外,林龙飞还先后5次共收受陈妙华所送的6万元。作为林龙飞的“回报”,在2002年机构改革中,陈妙华顺利留任建设局局长。知情人透露,一般来说,林龙飞提一个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收的是数千元,而提拔一个副局长、局长,收的则是数万元。按检察机关起诉书中所述,为了向林龙飞买官,周宁一些单位负责人就用财政的钱送,普遍采用的手法是用接待费等发票、收据冲抵行贿资金。例如,陈某在任县财政局局长期间,除了个人行贿外,还以财政局奖金的名义给林龙飞送钱,合计1.96万元。

周宁县土地局办公室主任章某以虚增土方量的方式从珍珠场防洪工程中套取3万元现金,从中拿了1万元送给林龙飞。上行下效,周宁县许多官员都将财政资金当做“唐僧肉”而拼命分噬。周宁县人口仅19万,是一个财政穷县,每年上级财政转移支付和各种补助就有5000多万元,而到2002年底,县财政负债高达2.7亿元,财政累计赤字1.04亿

Posted in 丧权误国, 官场人生, 官场淫乱, 官场黑暗, 末世异象, 治国无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