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近平真做了“庆丰皇帝” 就会造成共产党的灭亡

习近平要在中共二十大争取连任,要做“庆丰皇帝”。如果庆丰皇帝登基了,共产党就稳定了吗?中共就度过了一场亡党的危机吗?在一个领导人终身任职的共产党国家,如果不是自己的儿子继位,最后都会造成权力的争夺和失控。

习近平穿满清皇帝龙袍像
习近平穿满清皇帝龙袍像

习近平打破了邓小平的相对稳定的隔代接班人制度,短期内会一统天下,但是在他执政的后期,一定会产生非常激烈的宫廷政变。这种宫廷政变就会造成共产党的灭亡。

时评人士章天亮分析说,毛泽东死了之后,华国锋了粉碎“以国母江青为首的四人帮”,这批人真的是毛的死忠粉,全被抓起来了,党内毛泽东的势力最后变成了邓小平的势力。斯大林死了之后,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是反斯大林,也清除了斯大林的忠实粉丝马林科夫等人。铁托死了之后,南斯拉夫很快就四分五裂了。相反的例子,金日成死后,传给他儿子,他儿子又传给孙子,这种皇帝王位式的传递,倒是暂时稳定了70多年。

在中国历史上皇帝死了之后,因为皇子争位发生的宫廷政变屡屡不绝。其实五代十国的时候,就是唐末五代,当时很多的宫廷政变造成了王朝的灭亡。其实,任何一个专制政权,谁能够继承最高权力,都是一个最大的问题。这是为什么过去把皇帝的太子叫做“国本”。更换太子就是国本动摇,一个国家的根基就动摇。

看今天,习近平如果二十大连任,如果他想终身任职,他就会埋下一个亡党的最大的地雷。这个道理很简单,如果你不明确地指定接班人,就会有一些野心家或者认为自己有资格接班的人,开始培植自己的党羽,争夺最高权力。康熙皇帝在没有立接班人之前,就有一堆人在争,十四阿哥、四阿哥,大家争皇位。

习近平如果想终身任职,自己没有儿子,他不可能像朝鲜一样,金日成立了金正日,金正日立了金正恩这样的一种接班模式。习近平没有自己的儿子,他不可能让他的女儿接班,如果让他女儿接班,她女儿的下场可怕连江青都不如。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如果习近平终身任职,如果他不指定接班人,最高权力就发生真空了,他死后一定会激起宫廷政变的。各路人马,管他什么团派的、什么江派的、什么之江新军、什么军队里的人、政法系统里的人,他们就会扑上来抢这个位置。那么他死后,一定会激起宫廷政变。

共产党现在其实已经是摇摇欲坠了,当发生宫廷政变的时候,大家都在寻找民间支持这个基本盘的时候,有人就有可能会煽动民众造反。

如果习近平指定接班人,接班人本人如果很厉害、很强硬,习近平就不会放心,他会危及习近平习近平指定的接班人如果不强硬,习近平倒是放心了,但是软弱的接班人又控制不了局面,所以等到习近平死后,接班人就会就像华国锋一样,控制不了局面,最后被强人上来夺取。

所以对于共产党这样的政权来说,其实接班人的问题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本来邓小平设计好了,他觉得他解决了接班人问题,就是隔代指定接班人。这样江泽民在台上的时候,他知道自己不能太胡来,因为下面的接班人已经选好了,不管江泽民如何不喜欢胡锦涛,他也没办法。

习近平也是被隔代指定的,是江泽民隔着胡锦涛指定的。所以,习近平如果二十大终身任职,打破了邓小平的接班人制度,他就会激起一个非常激烈的宫廷政变。这种宫廷政变就会造成共产党的灭亡。那时候,邓小平那样的党内强人已经被习近平消灭干净,没有人能够再次挽救共产党

帝制挡住了中国人上进之路,中国人不会让这个蠢货再荼毒中国几十年了。应该在2016年灭亡!

“六四天网”英雄黄琦悲壮笔录:请未来的朋友追究现行中国体制内个人的法西斯的罪行, 和德国一样,抓捕每一个法西斯警察和官员及体制内的五毛

10月23日“六四天网”英雄黄琦与律师会见笔录:我…

共产党灭亡的论断

蒋经国在被问及如果开放党禁国民党被取而代之该是如何时答复说:“天底下没有不灭亡的党!”就连美国的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美国开国元勋华盛顿和亚当斯的党早就消失了。

然而,在1989年就预测说“共产党撑不过10年”,以及后来又预测什么“2008年崩溃”,都是反共人士的意淫。历史的发展证明或继续证明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其实,政权的灭亡是有迹可循的。也就是说是有规律的。那规律何在呢?

首先,历史的发展证明,一个政权从兴到亡要完成一个循环。

举几个例子:

比如靠政变建立的隋朝(杨坚政变夺取了他女儿的儿子的皇位而建立隋朝)。杨坚本人就是被他儿子杨广杀死的;隋朝也是被政变推翻的。走的路数是一样的。

朱元璋带领农民起义打下的明朝天下,实际上,杀死元朝主力的是陈友谅。当朱元璋战死陈友谅的时候,朱元璋的天下已经定下来了。过了276年后,明朝又被农民起义推翻。走了一个循环。

清朝进关后以“留法不留头,留头不留发”开始了267年的统治。当慈禧临死前下旨剪辫子时,清朝已经大势已去。但慈禧的剪辫子圣旨只有在海军推行了,清朝的海军先亡的。但其他男人并没有大规模剪掉辫子,慈禧死时清朝并没有立刻灭亡。三岁的溥仪还是名誉上的皇帝。直到辛亥革命把男人的辫子都剪掉了,清朝的灭亡过程才完成。清朝刚好走了一个循环。

用形而上的观点看来,先哲们说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下面来看共产党的兴亡循环。

共产党这三个字的意思就是共产,把国民政府的私有制改为公有制。

近代史上发生的所有罪恶,其实只有两项:

一是以“主义”的名义剥夺私有财产,把私人的财产充公。这是一种丧尽天良的行为。就等于今天你把你邻居家的汽车豪宅平白无故地霸占。同时,还要镇压财产被充公了的所谓地主富农资本家。

那么第二项是什么呢?就是以拨乱反正的名义把国有资产瓜分,饱入私囊。

吊诡的是:这两项滔天大罪是同一个党干出来的。(此文贴出后,有网友提出胡平先生曾讲过这一点。我要求他帮忙给个链接,他说是听过胡平演讲。我立刻雇狗,查了半天,没有查到。如果哪位能提供胡平先生的文章,本人立刻把此句话加引号,给胡平先生索引。虽然我没看到他的文章,但如果他提出来的早,就算是他的话。)

从上面“循环理论”来看,这两项滔天大罪的方向是相反的。如同“留法不留头,留头不留发”与“剪辫子”是相反的道理一样。

这就给我们提供了预测共产党灭亡的时间与指标:什么时候国有资产占全国总资产的比例回归到1949年的状况,什么时候便是共产党消失的时候。

在1949年国民党退位时,国有企业的规模很小。目前来说,国有企业产值占全民总产值的比例还远没有回归到1949的水平。由于胡温在扶持国有企业,所以,在胡温当政的时间内,要想看到什么“2008年崩溃”是不可能的。

江泽民朱镕基当政时,私营企业高速发展,同时国有企业迅速私有化。等到胡温上台,所谓的向左转,虽然私营企业的发展速度有增无减,但国有企业的消亡速度在减缓。

实际上,如果江泽民朱镕基继续执政,国企私有化改革就会继续下去。反共人士仅仅是因为江泽民镇压什么功就恨不得早日让他下台,其实,在社会转型期间,执政者的道德操守并不重要。

共产党没有走完这个循环之前,“中国崩溃论”只是意淫。不论台海发生了什么,不论共产党内斗发生了什么,不论中美金融贸易战发生了什么,共产党都不会灭亡。

等到这个循环走完了,共产党必然消亡,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是社会发展的规律所支配的。今后你如果想知道共产党是否会在某个事件中消亡,你就想想润涛阎第二定律“政权消亡的循环论”就够了。

目前摆着胡温面前的两难处境是:

因为国企的存在,腐败无法避免。私营企业腐败很难,掏自己的钱包送人要比国家的钱包难。国有企业是产生腐败的最大的温床。胡温反腐败不会有明显效果,但能使政权稳固几年。等到胡温下台的时候,人民对国有企业腐败的容忍程度会达到极限,从而引发第二次私有化浪潮。然后,共产党的气数也就到头了。

另一方面,如果胡温继续江泽民朱镕基的国企私有化,给腐败釜底抽薪,但共产党赖以生存的公有制就寿终正寝了,国企私有化最终导致共产党消亡。

事实上看,目前查出来大的腐败案件都与大的基金和国有银行有关,不把这些私有化,反腐败是不可能有效果的。共产党必然在反腐败与私有化之间作出选择,没有中间道路可走。反腐败就得亡党,不反腐败迟早会导致暴动。

所以,共产党的灭亡只有两种形式:土崩或瓦解。

逐步私有化,铲除腐败的温床,最终导致多党制,共产党的消亡属于瓦解;不铲除国有企业这个腐败的温床,迟早导致暴民造反,共产党以土崩方式退出历史。因为现在的共产党不能回到毛泽东时代靠无休止的政治运动来维持全民所有制占主导地位的社会了。没有那样的神人(实际上是政治流氓独裁者)了。这样的独裁者产生不出来了。连林副主席都说,中国几千年世界几百年才出一个这样的伟大领袖(用政治运动维持公有制)。

根据润涛阎第二定律:“政权兴亡循环定律”,怎么得到的政权,就怎么失去。

这就是为何在89学潮时俺坚决不认同“如果解放军将领出现政变,共产党就会垮台”的判断。事实上,由于共产党不是靠叛变起家(毛泽东不是蒋介石的第二把交椅),任何政变都只能是对共产党的寿命有利!

就拿文革后来说,10年动乱,导致人人参与互相残杀,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此时,华国锋和汪东兴搞了宫廷政变。结果是什么?全国人民达到了共识:

“英明领袖华主席一举粉碎四人帮,挽救了党。”

大家都把这句话的前半句看得重要,但润涛阎认为,最重要的是后半句–“挽救了党”。

那些盼着共产党下台的胡平等民运大佬望眼欲穿地盼望着中共内部出个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润涛阎认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别说出不来,就是出来,导致类似前苏联的政变,其结果也只能是延长中共的寿命。

润涛阎大胆推论:当中共面临倒台危机的时刻,用宫廷政变的方式是化险为夷、维持中共政权继续下去的阳光大道!如同华国锋搞宫廷政变,挽救了党的道理一样。因为:中共政权不是靠政变得来的,没法靠政变完成循环,除非润涛阎第二定律无效。

中共灭亡的方式只能有两种:或土崩或瓦解。土崩就是抗拒国有企业私有化,腐败愈演愈烈最终引发暴民造反,完成“政权怎么来的怎么结束”的循环;瓦解就是当国有企业私有化到了1949年的比例,共产党无可奈何自行退出历史舞台。

这两种结局都要等胡温下台以后。因为能量的积累需要时间。

从推背图预言共产党灭亡

公安部实权人物副部长孙力军突然落马 ,将促使军队实权派许其亮发动政变

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被突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大纪元关于共产党灭亡的论断

简化字“共产党”藏命数

中共设立简化字时,是直接败坏了汉字,加进了许多负面含义。比如人们已普遍知道的:“親不见(亲),愛无心(爱),產不生(产),廠空空(厂),麵无麦(面),運无车(运),導无道(导)……”。

中共的简化字如何体现中共本身的命数?本文就从“共产党”三个字试析如下。

先看“共”字。现在看到的“共”字是汉代的简牍俗写用字,不是中共简化的。这个“共”字拆开来看,就是“卄一八”或“廿一八”(廿和卄相同,都指“二十”)。所以说“共”就有“二十一和八”的含义。

再看“产”字。这个字在中共简化前,写作“產”,意为“生”、妇人生子之意。[1]中共简化后的“产”去掉了“生”,有“出生时就死”之意,也可以说出生时间和死亡时间相同。“产”也有“毁灭”之意,因为“产”下了一个不应该“生”(存于世间)的东西。

“党”字古字形为“黨”,《说文》:“黨,不鲜也。从黑,尚声。”《马王堆帛书.老子甲本卷后古佚书》第395行:“成黨于下,与主分权。”意指(臣子)结党营私,分割君主的权力。因此“黨”有结黨营私的含义,所以古人说“君子不黨”。

古时也有“党”字,但专指“羌族”的分支“党项”,主要居于古时西夏,因此“党”字有“西方外族”的隐意。在中共简化汉字时,觉得“黨”的含义不好听,因此借用“党项”的“党”字代替“黨”,却正应了“西方外族”的隐意,即中国共产党从马克思和列宁而来。

“党”字拆开来是“尚儿”二字。按《说文》“尚”有“庶几”(希望)之意,也有“曾(音zēng)”之意,曾具有重叠、积累加高的意思。党下面的“儿”本是个无头的“人”字,也可视作无头的“兒”字。那么“党”字就含有“没头脑的人积聚而成党”之意,也就是说“党”字有“欺骗煽动没头脑的人入党,以及党徒甚众”的隐意,恰好是中共拉人入党的真实写照。

也由于从“黨”改成“党”是为了掩盖,所以“党”仍然有“结党营私”的含义。比起“黨”来,“党”要糟糕多了。

总合来说,简化字“共产党”三字就有“西来邪灵中共恶党,二十一年八月出生,二十一年八月毁灭”的含义。

中国共产党亡(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藏字石”风景区门票上的图案)

试看中共成立日期的“巧合”:

中共成立日期其实并非1921年7月1日,而是1921年8月1日或2日。中共自己查证后发现,它的第一次会议于1921年7月23日开始,闭幕日期(成立之日)恰好是8月1日或2日。读者可以查阅验证。

历史中没有一件事情是偶然的,东方人讲天意和定数,西方也有这种说法,如《路加福音》12:7中说连头发都是有数的。那么中共灭亡的定数隐藏在哪里呢?

“习近平”三字藏共产党的命数

试看中共的最后一个党魁——习近平的名字就有此含义。

如果把五千年文明看作一台大戏的话,习也必然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的角色。他的名字和“戏近平”谐音,所以他的出现预示着这场大戏就快到头了。怎么看什么时候到头呢?“平”可拆成“干(两用拆出二、十和一)”和“倒八”,含有“二十一和八”。这就和前述“共产党”三字的内涵吻合了,中共灭亡或真是在2021年8月。

那么看来2020年由武汉传出、当下2021年又猛发的这场大瘟疫必定是对着中共及其追随者而来的。假如大瘟疫淘汰了中共所有的追随者,中共还能存在吗?

“共”对应上海的命数

不仅如此,中共和江泽民的兴起地──上海,或也是它们的衰败地:

我们知道,中国人都把上海叫做“魔都”(摩登都市的戏谑简称),这恰好对应于中共生于上海和江泽民以上海为巢穴这两件事。位于长江三角洲的上海本来就是水乡泽国,那么两个名字中含“泽”字的中共党魁都由此处发起看来也并非偶然。

“上海”地名来自南宋时当地一条河──“上海浦”(吴淞江支流,今已不存),可是“上海”拆开来有“土地上面是海”的隐意。上海的简称“沪(原写为滬)”本是于海滨设竹栅利用潮汐捕鱼的方法,可是中共改的简体字“沪”拆开来有“水淹户”的隐意(繁体“滬”无此意),也有“潮汐淹没”的隐意。这两个不吉利的名字对应于中共和江泽民种下的“恶因”,似乎透露出上海的未来。

那么现实如何呢?

考古研究发现,约2000年前上海东部仍在海中,下图粗蓝线为当时已稳定存在了约4-5千年的古海岸线,这条线的东部在汉唐以后才逐渐靠泥沙淤积成陆。[2][3] 成陆不久的上海东部地层松软且大量含水,所以在上海建地铁才被工程行业称为在“豆腐里打洞”。不管是碰到一定规模的洪水、地震、海啸、甚至旱灾,上海的东部地层都易受冲击,不适合于其上大兴土木。

上海地区南部的大小金山岛(见下图)一带曾是连接大陆的广袤陆地,古称鹦鹉洲,就是由于地层不坚实被毁。从东晋始,在南侧潮水的冲击下,海岸线地层不断崩塌,海岸在唐末逐渐退缩到大金山岛一线。后在公元1184年的一场海侵(或为海啸,或为风暴潮,当时没有发生地震)中,陆地大面积崩塌,鹦鹉洲消失在海中,只剩大小金山岛露出海面,海岸线退至接近现在上海南部海岸。

上海古海岸线示意图(大纪元制图)

再举个例子,1985年墨西哥西南海岸发生8.1级强震,距离震源中央400多公里之遥的墨西哥城损失惨重(建立在湖泊盆地软土上),而距离震源中央最近的沿海四州的损失远远小于墨西哥城。400公里是什么概念呢?上海距江苏南京仅270公里,距西侧郯庐大断裂带垂直距离约360公里,距安徽黄山340公里,距江苏连云港425公里,距浙江温州365公里,距韩国济州岛500公里。

上面两段历史都说明上海地层,尤其是其东部地层,有潜在的巨大风险。可是偏偏江泽民任中共党魁时要求大力开发上海浦东,建起密集的高楼大厦,从全国引入了大量的年轻打工者,现上海仅常住人口即已达2400余万人,还未计入常住的外来打工者约1000万人。这是一场利欲熏心的豪赌(江泽民借开发上海浦东获取巨额利益[4][5])。

更巧合的是,江泽民要求兴建的三峡大坝使长江上游来沙量显着减少,长江早已对下游沿岸产生侵蚀作用。2015年上海市地质调查研究院的观测发现,“长江口外侵蚀区域的大面积出现和侵蚀区范围的增大,水下岸坡的变陡,以及我们观测发现的横沙东滩等地海底沉积物变粗等现象,都成为上海近海海底正在发生侵蚀的证据”[6]。江泽民建设的三峡在头,上海在尾,自建自毁,大概是“自作孽不可活”的另一种诠释吧。

恰好与上海、沪、魔都、泽等不吉利的名称相对应的,中共一大会址、中共早期活动地、江泽民在上海的数个行宫别墅、江泽民在上海的多数产业、及江泽民要求兴建的陆家嘴金融区及整个浦东都在古海岸线东侧的新成淤积地带。其中江泽民儿子利用权力之便圈地兴建的紫竹科学园区和闵行航天城(内建江泽民的行宫)更是恰好落在古海岸线的边缘。

冥冥天意怎能饶过中共恶党!“共”字的另一种拆法是“土土”和“两点水”,这个字不就像含水的淤积土层吗,这不就像是上海的地层吗?!那么,“共产党”三个字不也就有了“西来邪灵中共恶党,在淤土上生,在淤土上毁灭”的含义吗?!

一切好像都已为魔都上海的殒落做好了准备。或许这些都是定数,江泽民和中共到哪里都会带来噩运,它们本身就是噩运。

天灭中共在即

中共犯下的罪恶已是罄竹难书,理当灭亡。脱开预言,从历史分析也会发现它是不折不扣的反天反地反人类的魔鬼。《九评共产党》(*可点阅)中已有详细的论述。

二十年前就有中国贵州“藏字石”的“天书”预言显示出“中国共产党亡”的定数。2002年,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中的一个村支书王国富(*谐音“亡国夫”)发现一块天然崩裂的藏字石,上现“中国共产党亡”六大字。据中共方的高层和地质专家们组成“贵州平塘地质奇观•中国名家科学文化考察团”调查结果给了证明书,这是一块纯天然的藏字石,崩裂掉落时间在五百年前,巨石本身是2.7亿万年前生成的。这藏字石上的六大字“中国共产党亡”被视为“天书”,换言之,即是上天给世人的垂告。本文试析“共产党”文字内藏的命数恰与这“藏字石”预言的天数共通。尽管中共屡屡在藏字石的景点和门票上做手脚,妄想扭转“亡”的天数毕竟是徒劳无功的。[点入参见:《掸封尘:藏字石现世十八年,为何被屡次做手脚》]

中国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藏字石”景点门票,从前后三个版本的改变上可以看到中共改版刻意掩去“亡”字。(网路图片合成)

中国之内几乎早已无人认同中共,它依然能骗人的把戏也就只有经济发展一项了。然而,中共的经济发展也是充满了罪恶和虚伪啊。中国人的劳动换来的是快速膨胀的人民币吹起的资产泡沫(尤其是房产泡沫),这无异于抢劫。人们看不见中共的罪恶恰恰是被泡沫遮住了眼睛,劳碌一生却不知自己在为贼数钱。(中共国内货币供应量(M2)的增长率,从1998年以来约为美国的五倍,约为日本的十倍。中共国内通货膨胀严重,房价物价高涨,钱币的实际购买力大降。见下图)

从1998年以来,中美日三国货币供应量(M2)的年增长率比较图(以1998年12月的统计数为基期)。(大纪元制图)

中共自称为第二大经济体,却是少有的在正常时期不肯放开外汇管制的政权,因为外汇管制本身就是中共截取经济发展收益的工具(中共现实行年5万美元购汇额度)。随着人民币资产泡沫吹大及中共肆意挥霍外汇(扣除外债的净外汇储备仅存等值1万亿美元),外汇管制政策已是骑虎难下。

中共的各种经济发展都离不开犯罪。以中共的城建为例,它就是以抢劫为基础的。先明抢地主土地,再暗抢农民土地(所谓集体所有制),然后再高价出售土地使用权,低价补偿农民,最终土地变成中共所有。加上利益驱动强拆,贪心造成腐败,凡此种种,罪恶满盈。

中共“闷声发大财”的经济导向更是败坏了社会道德。二十年前的中国人是不认同甚至嘲笑这种论调的,然而今天许多中国人的思想都已被其污染。2020年底人大教授翟东升在宣扬“(贿赂美国官员)一沓(*叠)钱解决不了,就二沓”时引起台下赞赏性的哄笑,陶醉在物质利益中的人们尚没有意识到这种氛围已和历史中被毁灭的堕落文明无异了。

《圣经启示录》14:11中说,那些崇拜中共(666魔鬼)和它的形象的人,和那些接受了666魔鬼印记的人(中共党团队成员),将日夜不停地永受折磨。(*666魔鬼真貌就是中共,详情点阅《预言试析:揭开魔鬼“666”真面目》

由此可见,共产党灭亡是天定的命数,不论它这西来邪灵恶党是否就应了本文试析的二十一年八月毁灭这个数。因为佛恩垂怜被共产党谎言欺骗的那些善念仍存的人,一直在给人机会。然而,如今已经见到瘟疫加速的传播和致死率的提高,中共的追随者已在极度危险之中,从现在起随时都将面临生命危险!哪怕晚一天声明退出中共及相关组织都可能错失得救的机缘,这种机缘真的是转瞬即逝!

5/5 - (2 votes)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中共党史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