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家军徐立毅被免职,二十大前七常委分裂公开化:网友,故意杀害3万河南人的徐立毅应该被法办

10月29日,徐立毅卸任中共河南省委常委的消息,被中国各网站先发布后删除,显示中共政坛的动荡。这并非单一迹象,此前两天新华社的一篇报道同样曝光中共高层严重分裂。习近平的二十大之路并不平坦。

《河南日报》29日晚报道河南省委常委换届情况,楼阳生连任中共河南省委常委。但新的常委名单中居然没有另一个习家军成员徐立毅的名字。这迅速引发关注。新京报很快发表报道《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已卸任河南省委常委》。但诡异的是,新京报在几个小时后删除了这篇报道。

徐立毅上月曾躲过河南郑州水灾问责。虽然李克强派出国务院调查,并公开表示要给社会一个交代,但徐立毅纹丝不动,还在8月底连任中共郑州市委书记。外界相信这与徐立毅曾是习近平浙江旧部,隶属之江新军有关。

那么这次徐立毅失去河南省委常委职务,就显得意味深长。

前段时间外界曾翻出,徐立毅与落马的原中共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曾经搭档主政杭州。目前不清楚徐立毅这次仕途生变是否与此有关。习近平打掉自己人,究竟是被动还是主动,尚需观望,但无论是哪个,都显示习的根基,并不像表面看起来这样稳固。

在徐立毅爆出意外之前,10月27日,《人民日报》的一篇报道也被认为很不正常。

这是一篇报道习近平中共高层参观所谓的“十三五”科技创新成就展的通稿。离奇的是,标题写明王岐山与其他6常委共7人“分别参观展览”。这就引发疑问:按惯例应该习近平率领政治局成员一起出席活动,为什么这次常委们要分别前往?

当天央视用4分多钟报道这一消息,镜头显示,这8人果然是分别参观这场十三五展览,跟在习近平身边的只有中共副总理刘鹤。

这被认为是中共高层分裂越来越公开化的信号。这也解释了为何近期中共官媒不仅屡次借古喻今发表政治内涵文,甚至还出现官媒之间展开舆论战、左右互搏的怪现象。

特别是,党报《学习时报》10月22日发表文章《西汉贾谊的“治安策”》,当中就出现“乱之最大隐患在诸侯”这样具有强烈借古喻今意味的语句,文章最后还挑明说,“《治安策》是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政论文之一,尤其是它坚决维护中央权威、反对诸侯分裂的思想,对巩固社稷乃至延绵后世国祚都起到了重要作用”。

习近平中共十九大时为顺利修改宪法对主席任期的限制,停下反腐步伐,与江曾派系达成妥协,这之后的5年江泽民曾庆红派系得到喘息机会并准备在二十大前反扑。这一战事关双方的生死,习近平的三连任之路并不平坦。

郑州市市委书记徐立毅被免,由河南省副省长费东斌接任郑州市市委书记

徐立毅,男,汉族,1964年8月生,浙江绍兴人,1983年8月参加工作,198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大学学历。原任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担任郑州市市委书记之前曾任杭州市市长。

被免的原因是因为720暴雨,还是8月份的疫情,亦或是杭州的原因,目前还不得而知,静等官方的通告。

郑州神秘黑衣人乃水灾书记徐立毅的走狗,遍布郑州
郑州神秘黑衣人乃水灾书记徐立毅的走狗,遍布郑州

费东斌,男,汉族,1970年8月出生,辽宁锦州人,大学学历,工程硕士,高级工程师,1996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1年8月参加工作。现任河南省政府副省长、党组成员。任河南省副省长前担任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委书记。

相关资料:

据《河南日报》8月21日消息,为深入贯彻落实李克强总理考察河南时的部署要求,8月20日,国务院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调查组进驻动员会在郑州召开,部署全面开展调查工作。

国务院调查组组长、应急管理部部长黄明强调,将对失职渎职行为追责问责。今年8月2日,国务院决定成立调查组,对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进行调查。针对本次调查,河南省委书记楼阳生和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均作了表态。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动员会是在“深入贯彻落实李克强总理考察河南时的部署”的要求下召开。8月18日至19日,李克强总理赴鹤壁、新乡、郑州考察。

市委书记徐立毅一句话,死了三万多郑州市民; 习家军无能上高位,百姓苦遭殃

暴雨及泄洪 为何继续运营? 对比这两大惨剧,我们还…

暴雨及泄洪 为何继续运营?

对比这两大惨剧,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个共同点,就是郑州的交通干线在暴雨持续而且有大量泄洪的情况下,依然保持继续运营,没有采取停运或真正得到贯彻的道路管制措施。

这也是郑州惨剧的第三大疑点,为什么会这样?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事情一再出现,而且涉及不同部门,其背后一定有其内在的行政逻辑。

这个逻辑是什么?就我个人目前查证的情况来看,我觉得最主要的根源恐怕就在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的身上。

郑州市委书记:重要交通不中断等“五不”

根据郑州市政府官方网站的记录,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在7月19日,曾前往北闸口等地现场检查督导防汛工作。他专门在北闸口实地察看了河道泄洪情况,然后又到了航海路去“深入了解地铁施工、管网改迁积水情况”。

最后,徐立毅要求各级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要把防汛工作作为当前头等大事,必须确保实现“重大水利工程不出事,因地质灾害、小流域洪灾等引发的人员伤亡不发生,重要交通不中断,城区居民家中不进水,城市局部地区不出现长时间积水”的“五不”目标。

大家看到了吗?至少从目前我们看到郑州在应对暴雨袭击的过程中,的确是按照这个“五不”目标在执行的。

“确保重大水利工程不出事”

比如说第一个“确保重大水利工程不出事”,这等于就是几十座水库在超警戒水位后一概泄洪减压的尚方宝剑。当然,水库有溃坝危险需要泄洪,这本身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泄洪之前没有对下游以及郑州市民发布预警,这才是造成大量民众在猝不及防的洪峰袭击下死伤惨重的主要原因。

为什么泄洪不预警?这个问题我也一度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上次的节目后,有不少朋友留言指点了其中的门道才明白,原来中共的逻辑是这样的:如果通知政府要泄洪,那么民众可能就因此造成的财产损失向政府索赔。

为了不出这笔钱,就采取无预警泄洪,无论人死了还是房屋毁了都算做天灾,百姓都没有理由索赔。然后政府再出面装好人,发点方便面矿泉水什么的,还可以赚得民众感恩戴德把党视为再生父母。

虽然我们没法找到确凿证据证明这样的潜规则,但凭我们对中共秉性一向的了解,我觉得这个说法是非常符合中共行为方式的。中共就是这样的组织,它们连自己内部人都是这样相互算计相互整人的,何况面对自己权力碾压之下的草民百姓?

“重要交通要道不中断”

我们回到刚才的话题,在徐立毅的“五不”指标中,明确要求“重要交通要道不中断”。这一点,和地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表现,以及京广路隧道明明已经封闭,但随后又解除封闭,是完全契合的。无论地铁还是贯穿郑州南北的京广路,毫无疑问都是“交通要道”的范畴,都必须保障不能中断。

从表面上看,徐立毅的“五不”指标似乎没有问题,是要求做好防汛工作,确保民众生活秩序不受大的影响。但我们都知道,在应对自然灾害的过程中,任何政令都必须保持灵活权变,因为天灾没有真正降临之前,谁都不知道究竟会是什么样。

郑州书记的5条高压线

中共体制的一大特色,就是坚信“人定胜天”,所谓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种极端体制被中共吹嘘为“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独家优势,但实际上当权力都极端掌握在一个人手中的时候,徐立毅的“五不”指标,在这个体制中事实上就变成了5条高压线,让下级各部门谁都不敢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做决策,只能无条件执行。

结果就是地铁车长在明知洪水漫灌的时候,依然麻木地继续往前开;而当号称五千年一遇的暴雨来临时,长达4公里的隧道口居然没管制,甚至可能都没有放一个警示牌。

网络上不是已经有地铁工作人员匿名发帖了吗?说其实洪水情况大家都了解,但谁都不愿拍板停运地铁,原因就是不想担责也不想得罪人,尤其不想得罪领导,层层都是这么想的。

这与各处水库开闸泄洪极其相似,大家都在想保住我这水库不出事,放点水问题不大,结果汇集累加起来就变成一个人为制造的大型洪峰,横扫整个郑州城。这样的人祸,既是官员的愚蠢僵化造成的,更是整个体制“死人不要紧,只要权力真”的本性造成的。这才是我们看到相似的灾难,不断在中国大地各处轮流上演、周而复始的根本原因所在。

郑州水灾死亡三万人以上

  1. 京广隧道死亡1.5万人
  2. 91列地铁死亡1.5万人 (根据一个女子叙述他们车厢有15个人死亡估算)
  3. 其他死亡:保守估计0.3万人

郑州水灾共计死亡三万人以上.

李克强洞若观火,对郑州大洪水灾难只字不提;常庄水库泄洪酿成大祸:几万人隧道内死亡

中共河南省当地官方一如既往地将洪水归结为“天灾”,…

您喜欢该新闻吗?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官场黑暗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