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武汉肺炎源于武汉病毒所的几大证据

最近,网上关于病毒到底是来自于中国武汉还是美国的争论甚嚣尘上,甚至于外交部发言人亲自披挂上阵指责美军带病毒到武汉。本文仅提供关于武汉肺炎(又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COVID-19)病毒的几个相关证据,供诸君参考。

武汉病毒所与武汉肺炎的地理重合是巧合吗?

武汉病毒所全名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建于1956年,是中国国内从事病毒学基础研究及相关技术创新的权威性研究机构。该所拥有的P4生物实验室是由法国帮助设计建造的中国第一个P4级别的生物实验室,可以研究经由气溶胶传播之病原体,如伊波拉病毒和天花等。

众所周知,武汉这样的省会城市其实中国有几十个,基本都有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人口。那么,为何这次冠状病毒导致的肺炎会偏偏在中国国内病毒学研究的最权威机构所在地武汉爆发,这个不是太巧合了吗?

武汉病毒所近7年前就拥有高度相似的冠状病毒样本

在传播特性上,武汉肺炎也表现出了类似艾滋病的潜伏期长,和治愈后从新复发的特征。
在传播特性上,武汉肺炎也表现出了类似艾滋病的潜伏期长,和治愈后从新复发的特征。(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1月23日在bioRxiv预印版平台上发表文章《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发现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提出武汉肺炎病毒或来源于蝙蝠。称武汉肺炎病毒的自然宿主可能是蝙蝠,并且新冠病毒与RaTG13蝙蝠病毒同源性高达96%。

石正丽1月27日提交RaTG13蝙蝠病毒的登记信息显示,该病毒是石正丽早在2013年7月24日,得自于云南马蹄蝠(菊头蝠)。病毒基因序列比对结果显示,新马蹄蝠病毒(RaTG13)与武汉肺炎病毒的包膜蛋白(E蛋白)和膜蛋白(M蛋白)基因片段ORF6,其氨基酸序列都达到100%相同,S蛋白则与武汉病毒达到97.7%相似。新马蹄蝠病毒和武汉病毒整体同源性达到96.2%,E蛋白达到100%一致。

也就是说除了S蛋白之外,这个病毒与武汉肺炎病毒完全一样。那么从RaTG13到武汉肺炎病毒的S蛋白变异是自然的还是人为干预的结果呢?

武汉肺炎病毒有艾滋病的病理特征和传播特性

大陆腾讯网报导,一名参与尸检的医生透露,重症病人的肺功能损伤得很厉害,免疫系统也几乎全被摧毁。这位医生表示,“SARS只攻击肺,不会伤害免疫系统;而艾滋病则只伤害免疫系统;新冠肺炎对危重症病人的损害,像SARS(萨斯)+艾滋病。”

而在传播特性上,武汉肺炎也表现出了类似艾滋病的潜伏期长,和治愈后从新复发的特征。

日本和泰国,马来西亚等多个国家的医疗机构都表明采用抗艾滋病毒(HIV)的治疗药物,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那么,武汉肺炎病毒与艾滋病毒的关联性是哪里来的呢?

石正丽团队的论文中谈到将艾滋病基因移植到冠状病毒的S蛋白

2020年1月31日印度学者称在武汉肺炎病毒的S蛋白序列中发现艾滋病毒基因。
2020年1月31日印度学者称在武汉肺炎病毒的S蛋白序列中发现艾滋病毒基因。(图片来源:Adobe Stock)

2010年石正丽团队发表的论文显示,该团队构建了带SARS冠状病毒蛋白的艾滋病伪病毒。该论文探讨了只要把冠状病毒的S蛋白做修改,就能够更加有效的传染给人类。

2015年,石正丽更参与了可感染人的冠状病毒研究,并发表论文。

2020年1月31日印度学者称在武汉肺炎病毒的S蛋白序列中发现艾滋病毒基因。

科学家们论证,没有人工干预,单纯依靠自然演变,使冠状病毒精准的拥有艾滋病毒的S蛋白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美国生物基因分析专家里昂斯维勒日前表示,武汉肺炎病毒有使用“P-Shuttle SN Vector”的人造技术,其基因组序列里被插入奇怪的元素,他确定这个特别的病毒来自于实验室。

如前所述,武汉肺炎病毒与RaTG13蝙蝠病毒的差异主要在于S蛋白包含了艾滋病毒的基因。而武汉病毒所在7年前就拥有病毒的母体RaTG13蝙蝠病毒,也同时拥有修改S蛋白的技术和能力。因为毕竟论文都出来了,所以我们甚至也可以相信他们在之后的几年时间里不只是在理论上,而是在实验室内实际进行了某种程度的修改。

2019年918日的武汉新冠病毒泄漏演习 此地无银三百两?

如果是单纯的演习,为什么会从众多的病毒种类中恰恰找到新型冠状病毒?
如果是单纯的演习,为什么会从众多的病毒种类中恰恰找到新型冠状病毒?(图片来源:Adobe Stock)

2019年9月18日,武汉军运会前,武汉天河机场进行新冠状病毒感染及核辐射超标的演练。据国内媒体报导,这次演习以实战形式,模拟了机场口岸通道发现1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处置全过程,演练了从流行病学调查、医学排查、临时检疫区域设置、隔离留验、病例转送和卫生处理等多个环节,还模拟了旅客通道发现1例行李物品核辐射超标的处置过程。

众所周知,P4实验室里面保管着各种各样的危险的病毒,包括伊波拉病毒、拉萨热、天花等等。如果是单纯的演习,为什么会从众多的病毒种类中恰恰找到新型冠状病毒?这个也太巧了吧。

而且我们需要注意的是,这次演习提到的是“新型”冠状病毒,而不是SARS或MERS。冠状病毒中已知的SARS和MERS都是大名鼎鼎。而这个“新型”冠状病毒完全名不见经传,能够拿出来演习,并且2个月后准确爆发,如果说是偶然,那实在是先知先觉。

香港南华早报3月13日披露,去年11月17日罹患武汉肺炎的湖北省某55岁患者,极可能是首名确诊病患。

那么我们能否大胆的猜想一下,其实是因为2019年9月份武汉病毒所发生了泄漏事故,有关部门在处理事故之际索性对外宣称演习。无奈说的太具体而准确,留下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把柄。

王广发染武汉肺炎后的用药之谜


王广发染武汉肺炎后的用药之谜?(图片来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王广发是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也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家组成员,1月8日随国家卫健委专家组前往武汉。1月10日,他曾就新型冠状病毒发展情况接受中国官媒访问,当时他认为按病人病情及扩散情况,整体上“可防可控”。然而接着他就中招了,16日开始出现症状,20日被确诊为武汉肺炎,22日症状缓解,30日出院。

这里面关键一点是他在1月23日接受采访时表示,他用了一种治艾滋病的药,一天就退烧了。这就说明,中共的医疗系统内部在1月21日前就已经确定抗艾滋药物对武汉肺炎的药效,并且敢于对国家级专家下药。

然而,在1月初的时候,且不说武汉的一线医生都不知道要戴口罩,就连是否是人传人还没有明确的结论。说明当时医疗现场对于武汉肺炎的了解非常浅薄,而且确诊的数量也比较少,难以做大规模的药效测试。依靠医疗现场的经验总结得出可以用抗艾滋药物这个结论明显是不可能的。就连外国专家也是到1月底才通过基因序列发现有艾滋病的基因。

2003年SARS时候,也基本上就是采用激素疗法,说明抗艾滋药物并不是通常的抗冠状病毒药物。王广发本身是中共国家级医疗专家,肯定不可能会被拿来做药物测试。那么中共的医疗系统内部怎么能够在极短时间内准确的找到看似与冠状病毒毫无关系的抗艾滋的药物给王广发用上了呢?

只有一种可能性:中共内部知道,这种病毒是自己人造的,里面有艾滋的基因。

各地卫健委早期对武汉肺炎按照国家机密处理

《财新网》说,湖北省卫健委1月1号就指示基因测序公司不能再检武汉肺炎样本,“已有的病例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对外透露样本信息,不能对外发布相关论文和相关数据”。1月3号,国家卫健委发布“国卫办科教函(2020)3号文”也做出了类似的指示。

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实验室和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张永振教授带领的团队,1月11号将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共享到“病毒学组织”Virologic.org网站,成为全球最早公布该病毒序列的团队。但是当局在第二天就以“整改”为理由,关闭了该实验室。

如果说是一种新型的传染病,卫健委没有理由对于各地进行基因测序做出如此强烈的反应,甚至关闭上海的P3实验室。那么唯一一个可以让人理解的理由就是:武汉肺炎病毒是国家机密,因此任何人不得碰,不可以研究,更不可以对外发布数据。

除非是中共的人造生化武器,否则一种传染病病毒的基因序列怎么可能会成为国家机密?

结论

种种证据都表明,武汉肺炎病毒是中共的人造生化武器。由於某种原因从实验室泄漏出来,加上中共从上到下的故意隐瞒和拖延导致武汉开始到全中国以致全世界的大爆发。这场疫情给全世界带来了一场浩劫,多少人家破人亡,世界各国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然而就在这瘟疫还没有消退之际,中共为了保住其政权,不惜再次隐瞒疫情,欺骗民众复工。同时,大肆宣扬美国阴谋论,企图把责任甩给美国,转移国内舆论焦点。

是非曲直自有公论,谎言势必被揭穿,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民都将认清中共的邪恶并抛弃它。

病毒

不敬鬼神不敬天, 病毒基因随便编。 昔日萨斯陷两城…

Posted in 中国新闻, 恶警酷吏, 社会能见度, 谎言欺骗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