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武汉肺炎病毒中国制造的另一个证据:中共副国级以上官员零感染而海外政要纷纷中招

中共病毒放倒全球众多政要,但中国境内新增病例却多日“清零”,中共高层也无一人“确诊”,包括曾到疫情中心武汉的习近平李克强。内情究竟如何?

习近平李克强斗争你死我活
习近平李克强斗争你死我活

美媒4月2日援引“中南海知情者”称,为确保万无一失,中南海已经严令所有政治局以上官员,包括中南海核心智囊和负责安保的团队安成员,由北京以外任何一地返京后,均需进行核酸检测。据称,习近平和李克强从武汉考察回来,马上就要由中南海医疗团队和卫健委的专家们,特别单独进行了严格的核酸检测。而驻守武汉的政治局委员孙春兰副总理,则是每天必测。

自从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从中国扩散世界,从王室到内阁,从首脑到议员,多国政要“中招”的不少,“自我隔离”者也不在少数。但在中国大陆,但从官方信息看,不仅是政治局以上的高官,就是省部级以上官员,似乎均安然无恙。不仅是政治局以上官员,还包括省部级,即使是地市级,甚至是县乡基层级别的,任一把手正职的,官方都从来没通报过有“确诊”的。

不过,一位早已离休但一直在体制内“退而不休”的中共高官称,从武汉疫情爆发的第一刻起,国际社会就普遍不相信中共官方披露的各种数字,对清零就更加怀疑。”

该退休高官对美媒表示,现在的官场状态是“怕死就当共产党员”,因为领导人到访各地,所到之处,安排的都是“群众演员”。高官们根本没多少机会真实接触病毒。那就基本可以确保,至少不会死在一线;湖北和武汉的一把手,即使换来换去,也绝不会与患者密切接触,当然就不会被传染。

北京市显得拥有比全国其他地区更高的防疫级别。习近平2月23日透过视讯和电话对17万党官强调保“首都安全稳定”,随后网上即传出消息称,北京已将疫情处置提升至武汉级别。

前述爆料退休高官说:上行下效,层层设防和忽悠,当炮灰的,永远都是基层党员,尤其是普通百姓。

中共高层至今未有染疫的消息,也有另一说法。

据《希望之声》独家报导称,一位未具名的北京知情者谈及中南海7常委的在瘟疫期间的防控问题时,提到高层或优先享用注射病毒抗体。

知情者称:“现在虽然疫苗没有,但是会有抗体,因为一些治愈的人血液里有病毒抗体,拿他的血液可以制成抗病毒的血清,可以注射。中国虽然没有推广出来,但是有这方面使用的话,我想中国这个等级社会嘛,肯定会对最高的等级使用。”

2月13日晚间,直属中共卫生部的“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生物)表示,本次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康复者血浆中已检测出高效价病毒中和抗体,实验证明,能够有效杀死病毒,“我们用康复者特异血浆临床治疗11例危重病人,治疗效果显著。”中国生物同时还倡议中共肺炎康复者捐献血浆。

总部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2月14日早上致电给捐血负责人毛敏,毛敏明确表示,康复者捐血后,康复者患病中的亲属,包括直属亲属,没有使用这种治疗法的优先权。

该报导由此强烈质疑中共当局的这种不透明会令到康复者捐的血会被达官贵人优先使用。这些极其珍贵的抗体,可以提高免疫力减少染病的风险,故康复者捐的血,可能会用来给中共高层提高免疫力。

当然,对于中共高层染疫情的情况,据《看中国》专栏文章〈“中共病毒”发作“八常委”已倒下几个?〉分析,作为病毒始发地的中国,身在北京的高官当然未必没有事,习近平说了,今年是政治安全年,意思是疫情来临,一切威胁政权稳定的都属于国家机密,领导人如果被“中共病毒”击中,一定不能对外和对下说的。

文章认为,当局在全国各地搞零确诊,只统计境外输入,但是外界认为零确诊不可信,那么中共是怎样解决这个问题呢?很可能就是死掉的人,全部用别的病来掩盖,换成了其它病名了。同样,中共高层即使有人中招,为了政权稳定,也不会公开,极有可能换成了其他病名。

有爆料人对海外媒体分析说,病毒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虽然内部严控,但是病毒跨过红墙,不排除这个可能。

已有不少爆料披露身在北京的中共高官权贵染疫情况。2月22日有推特消息指,中共正部级高官、国务院参事室党组书记兼主任王仲伟确诊感染病毒,目前已经被紧急隔离治疗中。如果消息属实,表明病毒已攻陷中南海。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陈破空:这是一场战争吗?诡异,疑问与可能的答案

2020年,首发于中国武汉的这场大瘟疫先是祸害了全中国,随后又祸害了全世界。迄今,至少183个国家沦陷。除了巨大的人命和财产损失,封闭公共场所加上停工停产,估算大多数国家所遭受的经济巨创或已超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911恐怖攻击所带来的巨创。

显然,这不是一场天灾而是一场人祸。疑问是,始作俑者究竟是大意失手还是故意泄漏?是无心之失还是有意为之?在一系列诡异和疑问之间,存有两者皆可能的答案。

叩问北京,至少有十大诡异和疑问。

一,为什么一再隐瞒、一再拖延预警?答案之一:隐瞒,拖延,是中共习性,拖延到最后一刻以做出政权风险最低的政治决定。答案之二:刻意等到春运高峰过去,才预警并采取行动。在此之前,500万武汉人已经离开,撒向全国各地;其中,6万多武汉人撒向全世界,成为各国瘟疫爆发的种子。中国沦陷,也要拉各国下水?

二,为何提前举行病毒演练?比如2019年7月在宁夏银川、2019年9月在湖北武汉,而演练中,病毒就已经定名为“新型冠状病毒”。答案:这是人工病毒,需要演练一旦施放,如何进行自我保护(五年前的中国官方电视采访中,中共军事专家就明言,把病毒合成生化武器后,最大的问题是施放时,如何做到只伤敌而不伤己。)

三,封城后,为何派出生化武器专家坐镇武汉、接管武汉病毒实验室?(1月26日,少将陈薇)答案之一:实验室病毒走漏,需要生化武器专家前往处理。答案之二:病毒为人工病毒,本身就是生化武器,故而需要生化武器将领驻守。

四,中南海为何一再甩锅?先后甩锅地方政府、甩锅人民、甩锅动物,最后又甩锅美国?答案之一:中共领导人只有权力,没有责任,甩锅是习性。答案之二:向美国甩锅,是打泥巴仗,把水搅浑,故意让世界分不清东西南北,以避免中共自身成为众矢之的。

五,北京矢口否认病毒来自中国,却为何销毁病例样本、关闭实验室?(1月初)答案之一:销毁证据是为了逃脱责任,这是常识。答案之二:只有销毁了相关证据,消声上海实验室(他们率先公布了病毒基因系列),才能够坚决否认病毒源自中国。

六,大瘟疫当前,为何照样签署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1月3日开始中方把疫情通报美方,1月15日照样与美方签署协议。)答案:协议中有条文,如果出现不可抗力的因素,协议或部分协议条款可以不执行。瘟疫出笼而签署协议,要么是难得的巧合,要么是人为的设计。

七,为何再三阻扰世界卫生组织预警,并抗议美国的入境管制?答案之一:北京政权顾面子,希望大事化小、有事化无。答案之二:就是要各国放松警觉,拉各国陪葬,大家同归于尽,打造另类“人类命运共同体”。

八,都知道数字造假,为何毫不掩饰造假?答案之一:中共以造假为生,习性而已。答案之二:即便世界不相信,只要中国人民相信;即便武汉人民、湖北人民不相信,只要其他省份的人民相信,维稳的目的就达到了。中南海最在乎的是政权安稳。

九,大瘟疫肆虐,为何仍然对“2020实现全面小康”毫不松口?答案之一:这是党的政治目标,必须按期实现;况且,怎样算实现?由领导人宣布说了算,所以,要在数字上达成“全面小康”不难。答案之二:既然大瘟疫消灭了大量老年人,政府负担减轻,岂非更容易实现脱贫、小康的国家计划?

十,各国政要纷纷中招,为何中国领导层无人感染?答案之一:即便中共高层有人中招,那是党的机密,秘而不宣。答案之二:中共领导人有特供,防疫也不例外,如有特效药或特殊手段,他们首先享用。民主国家领导人则休想享有这类特权。答案之三:中共领导人备有解药或疫苗。如果是人工病毒,而准备对敌方使用,那么炮制者必先备下疫苗或解药,让己方要员处于安全位置。

看上去,这是一场战争,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另类“世界大战”。无论始作俑者是大意还是故意泄漏,无论肇事者是无意还是有意而为,从客观后果而言,已经或相当于类正在经历一场生化战争。致命武器就是:人传人的病毒。如果这病毒是人工合成,那么,它不是生化武器还能称作什么?

美国总统特朗普多次说:与看不见的敌人做斗争。仿佛一语双关。看不见的敌人,他可能指病毒;也可能指病毒的制造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则说:“在我们设法解决了这场危机之后,在我们设法让每个经济体重新站稳脚跟之后,会有时间让世界来对所发生的事情评估责任。”英国政府表示:“待这场危机结束后,必须清算。”追责与索赔,是国际社会理应担起的基本职责,也是肇事者理应承担的起码后果。

武汉肺炎源于武汉病毒所的几大证据

最近,网上关于病毒到底是来自于中国武汉还是美国的争论甚嚣尘上,甚至于外交部发言人亲自披挂上阵指责美军带病毒到武汉。本文仅提供关于武汉肺炎(又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COVID-19)病毒的几个相关证据,供诸君参考。

武汉病毒所与武汉肺炎的地理重合是巧合吗?

武汉病毒所全名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建于1956年,是中国国内从事病毒学基础研究及相关技术创新的权威性研究机构。该所拥有的P4生物实验室是由法国帮助设计建造的中国第一个P4级别的生物实验室,可以研究经由气溶胶传播之病原体,如伊波拉病毒和天花等。

众所周知,武汉这样的省会城市其实中国有几十个,基本都有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人口。那么,为何这次冠状病毒导致的肺炎会偏偏在中国国内病毒学研究的最权威机构所在地武汉爆发,这个不是太巧合了吗?

武汉病毒所近7年前就拥有高度相似的冠状病毒样本

在传播特性上,武汉肺炎也表现出了类似艾滋病的潜伏期长,和治愈后从新复发的特征。
在传播特性上,武汉肺炎也表现出了类似艾滋病的潜伏期长,和治愈后从新复发的特征。(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1月23日在bioRxiv预印版平台上发表文章《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发现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提出武汉肺炎病毒或来源于蝙蝠。称武汉肺炎病毒的自然宿主可能是蝙蝠,并且新冠病毒与RaTG13蝙蝠病毒同源性高达96%。

石正丽1月27日提交RaTG13蝙蝠病毒的登记信息显示,该病毒是石正丽早在2013年7月24日,得自于云南马蹄蝠(菊头蝠)。病毒基因序列比对结果显示,新马蹄蝠病毒(RaTG13)与武汉肺炎病毒的包膜蛋白(E蛋白)和膜蛋白(M蛋白)基因片段ORF6,其氨基酸序列都达到100%相同,S蛋白则与武汉病毒达到97.7%相似。新马蹄蝠病毒和武汉病毒整体同源性达到96.2%,E蛋白达到100%一致。

也就是说除了S蛋白之外,这个病毒与武汉肺炎病毒完全一样。那么从RaTG13到武汉肺炎病毒的S蛋白变异是自然的还是人为干预的结果呢?

武汉肺炎病毒有艾滋病的病理特征和传播特性

大陆腾讯网报导,一名参与尸检的医生透露,重症病人的肺功能损伤得很厉害,免疫系统也几乎全被摧毁。这位医生表示,“SARS只攻击肺,不会伤害免疫系统;而艾滋病则只伤害免疫系统;新冠肺炎对危重症病人的损害,像SARS(萨斯)+艾滋病。”

而在传播特性上,武汉肺炎也表现出了类似艾滋病的潜伏期长,和治愈后从新复发的特征。

日本和泰国,马来西亚等多个国家的医疗机构都表明采用抗艾滋病毒(HIV)的治疗药物,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那么,武汉肺炎病毒与艾滋病毒的关联性是哪里来的呢?

石正丽团队的论文中谈到将艾滋病基因移植到冠状病毒的S蛋白

2020年1月31日印度学者称在武汉肺炎病毒的S蛋白序列中发现艾滋病毒基因。
2020年1月31日印度学者称在武汉肺炎病毒的S蛋白序列中发现艾滋病毒基因。(图片来源:Adobe Stock)

2010年石正丽团队发表的论文显示,该团队构建了带SARS冠状病毒蛋白的艾滋病伪病毒。该论文探讨了只要把冠状病毒的S蛋白做修改,就能够更加有效的传染给人类。

2015年,石正丽更参与了可感染人的冠状病毒研究,并发表论文。

2020年1月31日印度学者称在武汉肺炎病毒的S蛋白序列中发现艾滋病毒基因。

科学家们论证,没有人工干预,单纯依靠自然演变,使冠状病毒精准的拥有艾滋病毒的S蛋白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美国生物基因分析专家里昂斯维勒日前表示,武汉肺炎病毒有使用“P-Shuttle SN Vector”的人造技术,其基因组序列里被插入奇怪的元素,他确定这个特别的病毒来自于实验室。

如前所述,武汉肺炎病毒与RaTG13蝙蝠病毒的差异主要在于S蛋白包含了艾滋病毒的基因。而武汉病毒所在7年前就拥有病毒的母体RaTG13蝙蝠病毒,也同时拥有修改S蛋白的技术和能力。因为毕竟论文都出来了,所以我们甚至也可以相信他们在之后的几年时间里不只是在理论上,而是在实验室内实际进行了某种程度的修改。

2019年918日的武汉新冠病毒泄漏演习 此地无银三百两?

如果是单纯的演习,为什么会从众多的病毒种类中恰恰找到新型冠状病毒?
如果是单纯的演习,为什么会从众多的病毒种类中恰恰找到新型冠状病毒?(图片来源:Adobe Stock)

2019年9月18日,武汉军运会前,武汉天河机场进行新冠状病毒感染及核辐射超标的演练。据国内媒体报导,这次演习以实战形式,模拟了机场口岸通道发现1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处置全过程,演练了从流行病学调查、医学排查、临时检疫区域设置、隔离留验、病例转送和卫生处理等多个环节,还模拟了旅客通道发现1例行李物品核辐射超标的处置过程。

众所周知,P4实验室里面保管着各种各样的危险的病毒,包括伊波拉病毒、拉萨热、天花等等。如果是单纯的演习,为什么会从众多的病毒种类中恰恰找到新型冠状病毒?这个也太巧了吧。

而且我们需要注意的是,这次演习提到的是“新型”冠状病毒,而不是SARS或MERS。冠状病毒中已知的SARS和MERS都是大名鼎鼎。而这个“新型”冠状病毒完全名不见经传,能够拿出来演习,并且2个月后准确爆发,如果说是偶然,那实在是先知先觉。

香港南华早报3月13日披露,去年11月17日罹患武汉肺炎的湖北省某55岁患者,极可能是首名确诊病患。

那么我们能否大胆的猜想一下,其实是因为2019年9月份武汉病毒所发生了泄漏事故,有关部门在处理事故之际索性对外宣称演习。无奈说的太具体而准确,留下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把柄。

王广发染武汉肺炎后的用药之谜


王广发染武汉肺炎后的用药之谜?(图片来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王广发是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也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家组成员,1月8日随国家卫健委专家组前往武汉。1月10日,他曾就新型冠状病毒发展情况接受中国官媒访问,当时他认为按病人病情及扩散情况,整体上“可防可控”。然而接着他就中招了,16日开始出现症状,20日被确诊为武汉肺炎,22日症状缓解,30日出院。

这里面关键一点是他在1月23日接受采访时表示,他用了一种治艾滋病的药,一天就退烧了。这就说明,中共的医疗系统内部在1月21日前就已经确定抗艾滋药物对武汉肺炎的药效,并且敢于对国家级专家下药。

然而,在1月初的时候,且不说武汉的一线医生都不知道要戴口罩,就连是否是人传人还没有明确的结论。说明当时医疗现场对于武汉肺炎的了解非常浅薄,而且确诊的数量也比较少,难以做大规模的药效测试。依靠医疗现场的经验总结得出可以用抗艾滋药物这个结论明显是不可能的。就连外国专家也是到1月底才通过基因序列发现有艾滋病的基因。

2003年SARS时候,也基本上就是采用激素疗法,说明抗艾滋药物并不是通常的抗冠状病毒药物。王广发本身是中共国家级医疗专家,肯定不可能会被拿来做药物测试。那么中共的医疗系统内部怎么能够在极短时间内准确的找到看似与冠状病毒毫无关系的抗艾滋的药物给王广发用上了呢?

只有一种可能性:中共内部知道,这种病毒是自己人造的,里面有艾滋的基因。

各地卫健委早期对武汉肺炎按照国家机密处理

《财新网》说,湖北省卫健委1月1号就指示基因测序公司不能再检武汉肺炎样本,“已有的病例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对外透露样本信息,不能对外发布相关论文和相关数据”。1月3号,国家卫健委发布“国卫办科教函(2020)3号文”也做出了类似的指示。

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实验室和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张永振教授带领的团队,1月11号将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共享到“病毒学组织”Virologic.org网站,成为全球最早公布该病毒序列的团队。但是当局在第二天就以“整改”为理由,关闭了该实验室。

如果说是一种新型的传染病,卫健委没有理由对于各地进行基因测序做出如此强烈的反应,甚至关闭上海的P3实验室。那么唯一一个可以让人理解的理由就是:武汉肺炎病毒是国家机密,因此任何人不得碰,不可以研究,更不可以对外发布数据。

除非是中共的人造生化武器,否则一种传染病病毒的基因序列怎么可能会成为国家机密?

结论

种种证据都表明,武汉肺炎病毒是中共的人造生化武器。由於某种原因从实验室泄漏出来,加上中共从上到下的故意隐瞒和拖延导致武汉开始到全中国以致全世界的大爆发。这场疫情给全世界带来了一场浩劫,多少人家破人亡,世界各国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然而就在这瘟疫还没有消退之际,中共为了保住其政权,不惜再次隐瞒疫情,欺骗民众复工。同时,大肆宣扬美国阴谋论,企图把责任甩给美国,转移国内舆论焦点。

是非曲直自有公论,谎言势必被揭穿,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民都将认清中共的邪恶并抛弃它。

 

https://news.chinanewscenter.com/archives/1219
缩略图图片
2020年1月31日 这么危险的实验室遇到这么奇葩的管理者,发生什么妖异之事都不奇怪。” 武汉P4 实验室是中科院武汉病毒所下辖机构,年仅39岁的王延轶已是现任 …
https://news.chinanewscenter.com/archives/1384
缩略图图片
2020年2月14日 武汉病毒研究所39岁所长王延轶及其院士丈夫舒红兵随后成为舆论焦点。有爆料称, 舒红兵背后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之子、前中科院副院长江绵恒 …
https://news.chinanewscenter.com/archives/1319
缩略图图片
2020年2月7日 陈薇曾促使中国自主研制的伊波拉疫苗,首次获得境外临床试验许可;对于炭疽病毒鼠疫也多有研究。这此驱身前往武汉,她不乐观地说”要做最坏打算 …
https://news.chinanewscenter.com/archives/1268
缩略图图片
2020年2月3日 日前,有名为”武小华博士”的微信网友实名指证,武汉肺炎与石正丽实验室的病毒 洩露有关。此事在微信群流传甚广。目前”武小华博士”身份未明,疑似 …
https://news.chinanewscenter.com/archives/1274
缩略图图片
2020年2月4日 他们怎么也不知道,武汉病毒所制造病毒的一帮人早就把他们花费十亿美元研究的 药品专利给抢注了。 真实把全球华人的脸都丢尽了。这样的人,谁还 …
https://news.chinanewscenter.com/archives/1256
缩略图图片
2020年2月3日 1月31日,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发表的一篇报导称,“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联合 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该报导称,上述两 …
https://news.chinanewscenter.com/archives/1248
缩略图图片
2020年2月3日 武汉病毒所建有中国科学院生物安全大科学研究中心,该中心由中国科学院、国家 卫生健康委员会和湖北省人民政府共同建设,于2018年11月批复筹建 …
https://news.chinanewscenter.com/archives/tag/武汉病毒所
缩略图图片
新华网报导,2月14日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822… 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 武汉病毒所是 …
https://news.chinanewscenter.com/encyclopedia/wuhanbingdus
缩略图图片
2020年2月16日 武汉病毒所. 巧取豪夺一片城。 剪切基因露狰狞。 道德伦理尚共产, 瘟疫毒雾缠生灵 。 八大省市听春雷, 五个太阳怒北冥。 敢说习家气数尽,
https://news.chinanewscenter.com/archives/1729
缩略图图片
2020年3月17日 那么,为何这次冠状病毒导致的肺炎会偏偏在中国国内病毒学研究的最权威机构 所在地武汉爆发,这个不是太巧合了吗? 武汉病毒所近7年前就

 

Posted in 健康养生, 官场黑暗

Related Posts

1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