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浙江官场大震荡 与倒习势力有关?看看令计划整垮薄熙来的谋略,可能会理解习家军多米罗骨牌已经倒下

今天关注的焦点:周江勇突然落马,北京逼官员选边站?蚂蚁集团“辟谣”、杭州“清理政商关系”惹疑;分析:周江勇案,或与倒习势力有关。

周江勇突然落马 北京逼官员选边站?

上周六(21日)发生了一件震撼中共官场的事: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被调查。

周江勇是今年在任上被查的首个副省级城市“一把手”,他此次落马似乎超出所有人的意料,因为浙江一直被认为是中共政坛的“安全岛”,而且直到出事前,外界把周江勇看作习近平之江新军的新生代成员。

还不只是周江勇,近期,浙江官场一直在震荡。6月1日,宁波市海曙区委前书记褚孟形落马。7月22日,已退休7年的浙江省委省政府前副秘书长、接待办主任张水堂被调查。8月19日,浙江省人大常委会机关党组副书记马晓晖落马。

21日事发当天,当地官媒《杭州日报》还在头版头条报导他前一天出席工作会议;中纪委网站发布调查消息后,杭州市政府网站也没有及时删除他的官方简历。

而周江勇落马的余震,威力也不容小觑。一方面,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与此同时,有分析认为,这是中共中央逼官员效忠的一步棋;也有分析说,这是高层权斗的产物,反习势力已经打到了习家军。

事件听上去错综复杂,我们一条一条和大家说。

首先来看,周江勇事件和阿里巴巴以及蚂蚁集团的关系。

根据《杭州日报》之前的报导,在上任杭州“一把手”的第二年,也就是2019年,周江勇公开授予马云“功勋杭州人”称号,说这是“极高荣誉”,是“致谢更是致敬”。马云则是回复说,杭州市政府和阿里巴巴定义了一种全新的政企关系,“一种亲情关系”。

不久,杭州市政府和阿里巴巴集团签订“全面深化战略合作协议”,周江勇声称会“坚定不移”支持阿里发展。他还几次去阿里的重要场合捧场,包括慰问员工、拜年、大的销售等活动,他都去过。

很明显,周江勇和阿里巴巴关系密切。

美国华盛顿信息与战略研究所学者李恒青对大纪元表示,其实作为地方官员,周江勇扶持企业、帮助企业做好销售,是他份内的事情,这么做没错。要说中间有什么贪腐的猫腻,共产党的官员,99%是有问题的。任何官员被抓,公布的罪名都涉及钱权交易、贪污受贿、男女关系,几乎没有干净的人。

那么,北京当局为什么要收拾周江勇呢?

李恒青认为,无非就是在阿里巴巴这个问题上,周江勇的看法跟中央不一致;他跟这些企业家捆绑起来,使中央更不放心。此外,抓周江勇还能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给所有中共官员一个警告,看他们是要跟“中央看齐、站队”,还是跟民营企业家“去站队”。

蚂蚁集团“辟谣”、杭州“清理政商关系”惹疑

其他官员有没有被震慑到还不好说,但是对于倍受打压、变得非常低调的马云来说,现在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因为阿里巴巴再次成为舆论焦点,蚂蚁集团也没能撇清干系。

这几天,大陆的“焦点大观”、“财叔有料”等自媒体都在疯传一条消息,说周江勇以及近期浙江几名高官落马,都涉及蚂蚁集团去年的上市案。

文章称,2020年11月,蚂蚁集团的上市计划被紧急叫停。在IPO(首次公开募股)之前,周江勇家族出手5亿元抢先购买股份,上市失败后,退回5.2亿元。类似的事情,牵涉的人非常多。

对于这条传言,蚂蚁集团在8月22日发声明回复了,说,“网传相关人员入股蚂蚁集团是不实谣言”,不存在相关人员入股的情况。

对此,中共官方还没给出确切的说法。

但是在这个敏感时刻,8月23日,中纪委网站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杭州开展影响亲清政商关系问题治理”。

文章称,此次专项治理,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领导干部防止利益冲突事项自查自纠;第二,领导干部违规借贷专项治理“回头看”;第三,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的行为。治理的覆盖范围,包括全体在职以及近三年退休、离职的市管领导干部。

文章中没有提到周江勇、蚂蚁集团或阿里巴巴,但又给了外界无限的联想。接下来,杭州官场是否会发生另一场大地震呢?我们继续关注。

分析:周江勇案 或与倒习势力有关

说了这么多,听上去都是北京要打击和民营企业关系密切的官员,迫使他们只能效忠中央,不得有二心。但是,我们在开头也说了,周江勇被认为是之江新军的一员,习近平至于对自己人下狠手吗?

所以,外界对这件事还有一个分析,就是这涉及到二十大前中共高层的内斗,而反习的火焰,可能已经烧到习家军了。

时评人郝平在大纪元撰文表示,周江勇落马的时间点不一般,和多个时间点有着不同寻常的巧合:这发生在北戴河会议刚结束后不久、中共13届人大常委会第30次会议后的第二天、李克强视察郑州洪灾后回京的第三天、以及中共政治局常委、政协主席汪洋反常视察西藏后的第二天。

外界认为,上面提到的几件事,都是北戴河会议结束后,各方势力,主要是反习势力和习近平之间较量的外延结果。在北戴河会议上,习近平应该没有占上风。

郝平指出,特别是汪洋,入常前,他一直被视为改革派人物,和习近平的一路左转风格不同。最近,他突然变得高调。比如,8月17日,他出席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位次和官媒对他的用语都发生了变化:汪洋的排名位于李克强之后,在王沪宁和韩正之前,而且官媒首次使用了“出席会议”一词。

之前,汪洋也两次出现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的会议上,但排名是在李克强、王沪宁、韩正之后,官媒使用的是“参加会议”一词。

此外,8月19日,汪洋还以中央代表团团长身份,参加了在拉萨举行的所谓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大会”。

据传,今年北戴河会议上,习近平和反习势力妥协,将汪洋立为接班人。

而现在,周江勇作为习家军的一员,又咣当一声落马了,这把内斗的火,似乎烧得越来越旺。

令计划怎么整垮薄熙来?

胡锦涛痛恨薄熙来的三个主要事件

 

胡锦涛和江泽民
胡锦涛和江泽民

很多人都以为薄熙来是被温家宝整下来的,其实这不完全正确。温家宝确实很嫉恨薄熙来,但是他还不具备这个政治实力和资源。真实的背景是,胡锦涛才是薄熙来的宿敌。胡锦涛在最后执政时刻,通过阴谋布局,把薄熙来整垮。温家宝不过是前台的一个即兴表演家,是个帮凶。胡锦涛与薄熙来的新仇旧恨,有三件往事可以印证。

一是,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在1982-1988年期间,长期担任中央人事领导小组常务组长,宋任穷和宋平是副组长,主掌高层人事任免大权。在87年胡耀邦倒台时,邓小平指示在全国开展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专题运动。时任贵州省委书记的胡锦涛由于受政治恩师胡耀邦的一手栽培和提拔,对中央部署在态度上消极的,对整倒胡耀邦的主要元老薄一波非常不满。

时薄一波负责检查督导西南五省的运动开展情况。他来到贵州省时,发现这里几乎没有按照中央部署开展批判活动,一些活动都是表面形式的,宛如政治世外桃源。薄一波大怒,亲自召开省委常委会,要求重新部署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并在会上严厉批评了胡锦涛。回京后,薄一波向邓小平汇报此事,力主撤掉胡锦涛。胡锦涛的政治导师宋平闻讯后,立刻拜访邓小平展开挽救陈情。后来胡锦涛虽没有被解职,但在高层留下不好印象,其在省委的威信也一落千丈,仕途陷入严重的不确定状态。

老谋深算的宋平及时给他指点,要求胡锦涛向中央上书,提出到最边远和落后的西藏民族自治区工作。后来西藏拉萨发生藏独暴力动乱,胡锦涛在中央支持下宣布戒严,迅速平乱。胡锦涛这着举措,一改颓势,深受党内元老好评,也改变了薄一波的看法。西藏任职经历,使得胡锦涛在政治上因祸得福。在中共十四大之前,胡锦涛被邓小平指定为隔代接班人,在1992年中共全会上,晋升为政治局常委。但是,高原生活让胡锦涛的心脏受到轻损,他在心里也恨透了薄一波。

二是,上世纪90年代末期,时任大连市长的薄熙来在大连受到省委书记闻世震和市委书记于学祥的双重打压,政治上不得志,身体也出现状况,非常郁闷。曾庆红适时到大连视察,给薄熙来指明政治方向,要他以创新性力度大力赞扬江泽民。薄熙来随后在大连人民广场路边最醒目的地方、在通往机场高架桥最醒目的地方,于全国率先把江泽民的巨幅画像悬挂在公共场合。

后曾庆红动员江泽民到大连夏休。在机场通往棒棰岛国宾馆的路上,江泽民首次看到了他的巨幅画像悬挂在大路两旁,这令他兴奋异常,由此对薄熙来的印象也非常深刻。江泽民邀请俄罗斯总统访问中国时,特意选在大连接待他,并告诉叶利钦大连好象美国的西雅图一般漂亮。江泽民在大连期间,大连市委书记于学祥被免除书记职务,改任人大主任。薄熙来任市委书记兼市长,同时,晋为辽宁省委常委。薄熙来一举成名,政治行情从此急涨。

其后,全国政界跟学大连。从北至南,从东到西,全国每一个地方,江泽民的巨幅画像都矗立在城市最为明显的位置。身为接班人的胡锦涛对此十分恼恨,他认为薄熙来此举给他的接班人地位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果然不久,由五十多位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和省委书记联名向中央全会写信,极力挽留江泽民留任。后胡锦涛虽接班总书记,但作为中国最高权力的中央军委主席仍旧由江泽民担任。胡锦涛做了个儿皇帝,他在心里恨透了这些联名签署信函的人,当然其首怒则是薄熙来。

三是,当薄熙来以不很高的票数当选政治局委员以后,一直积极运作要当国务院副总理。胡、温此时联手,共同抵制了江系的这个要求。他们把薄熙来放送到西南重庆直辖市任书记,意图在政治上使薄熙来进入沉默期。不料想,薄熙来有江系的支持和北京政界广泛的人脉。他迅速调整重庆的经济结构和发展思路,大力招商引资,使得山城经济发展十分强劲,在很短时间内旧貌变新颜。重庆的经济地位也得到大幅跃升,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大亮点。

薄熙来没有停留在经济发展单个层面上。他到重庆以后,贺国强和汪洋的遗留政治势力,以及重庆长久积累的黑社会势力联合起来对他的权威发出挑战。一段时间内重庆社会恶性问题不断出现,使得薄熙来成为重庆政界可以被戏弄的对象。薄熙来争强好胜的性格注定让他是一个强势之人。他迅速出击,透过反腐,一年内拿下13名厅级干部,使反薄势力深受震惊和削弱。接着,他乘胜追击,顶住中南海以及贺、汪嫡系的压力,开展了影响中外的打黑活动。这项活动基本上把贺国强和汪洋的政治遗留势力消灭殆尽,也把重庆黑幕利益集团彻底瓦解。但是这个活动的本身给他带来巨大的争议,也为日后被胡锦涛人马布局整垮埋下了伏笔。

铁腕抓经济和意识形态,并取得空前成功。使得薄熙来在全国乃至世界都产生巨大影响,政治行情急剧上升,入常之势不可阻挡。在九位常委中,除胡、温、李克强之外,都不同程度的对重庆发表赞扬之声。这大大出乎了胡、温的意料,也严重打乱了胡锦涛对十八大的政治安排。胡锦涛原意是在其退任后的新常委中,保李克强、李源潮、汪洋、刘延东、令计划上位。但是薄熙来的崛起,使得这项计划中的最高层人事安排变得越发艰难。另外胡锦涛最为担忧的是,一旦强势的宿敌薄熙来入常后,会对他的团派政治势力清算和围剿。他对此始终处于巨大的不安状态,由此他对薄熙来的新仇旧恨一起爆发。

胡锦涛令计划布阴局整垮薄熙来

薄熙来薄一波薄瓜瓜祖孙三代
薄熙来薄一波薄瓜瓜祖孙三代

薄熙来垮塌很突然,直接导火索就是王立军事件,但是围绕着薄熙来的倒台已有近两年时间的周密运作。两个突出特点就是,一是不断有部级高干在人大、政协以及全国性会议上高调质疑作为政治局委员的薄熙来。这些高干的言论基本上都是一致的,是经过排练的,也是有底稿的。再一个是有一些打手学者持续的对薄熙来发动公开批评和诋毁。同样,这些言论总是被及时的、毫无保留的刊登出来。十分诡秘、也是相当不正常的是:以往只要涉及到政治局领导人物的言论,审查都很严。唯独薄熙来除外,任何言论都可以发表,而且不会遭到删除。倒薄的舆论准备是很充分的,也很有条理性,是真正的步步为攻,等待时机。

胡、温二人也毫不掩饰他们对薄熙来的厌恶,有两件事特别明显。一是在2008年四川大地震中,重庆一些地区受灾也很严重。温家宝、胡锦涛宁愿绕着重庆边缘跑,也不到踏入重庆地盘慰问受灾群众。他们为避见薄熙来,给外界留下不支持薄熙来的行动,可谓下足功夫。二是美国重量级参议员、参院情报委员会主席范士丹女士访问中国。以往这样级别的美国参议员访问中国,胡、温至少应有一人出来会见。但是胡、温却以行程为由,跑出京城避而不见。除吴邦国委员长接见外,薄熙来坐专机到北京会晤了范士丹。这种国家层面的外交活动出现了不正常现象。为什么呢?原来范士丹是薄熙来在大连任市长期间就结识的国际友人。胡、温二人宁愿置国家利益和外交礼仪于不顾,也不肯让薄熙来增光。

王立军闯成都美领馆事件,迅速在全球成为头号新闻,是导致薄熙来下台的最好武器。王立军为人狡诈,有奶便是娘。他很自负和霸道,但同时又十分精明。纵使他是一个超级白眼狼和傻瓜,作为公安局长,他最清楚不过的就是:美国成都领事馆处理他的政治避难请求如果执行起来是很难的。那他为什么还要冒险闯进去呢?

其实,王立军在重庆失宠于薄熙来,陷入焦头乱额、手足无措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早就有专人盯上了他。这几个人官方身份虽然不高,但很神秘。他们分工明确,来头很大。正是他们在令计划和陈世炬的指挥下,着手在全国范围内部署一些部级高干和主要学者开展对薄熙来的围攻,展开对“重庆模式”持续的重炮质疑和批判。所有关于薄熙来的谣言和不利传闻都起源于这个精干小团队,并很有计划的在全国媒介中加以扩散。某些香港和台湾以及海外媒体也积极地加入到这个阴谋之中。

也正是他们得到王立军失宠于薄熙来的信息之后,立即在令计划和陈世炬指令下展开了倒薄的布局。他们知道,没有极具爆炸性的事件是根本动不了薄熙来的。只有影响全国和全世界的新闻才能整垮薄熙来。所以他们南下隐蔽重庆多日,秘密指使穷途末路的王立军进入美国领馆,制造了这个震惊世界的惊天大案。

王立军虽然知道倒薄力量在他失势后肯定会对他彻底清算,但是贸然跑进美国领馆这一叛国行为他还是想都不敢想的。如果没有来自中南海方面传过来的足以使他放心的承诺,以王立军的奸诈是绝不会冒杀头风险走进美领馆的。事件正按照剧本上演,王立军在进入领馆后语焉不详,赖着不走。但是当他接收到国内外舆论已经掀起巨澜以后,才戏剧般的从领事馆里走出来自首。而此时来自北京的邱姓国安部副部长却早已在这里等候多时。从这里可以清晰地看见,对王立军进入美领馆整个过程的导演,以及对他的保护和接应都是天衣无缝的。这个计划执行的环环相扣,没有任何纰漏,如果没有来自中南海内的统筹指挥和调度是绝对不可能完成的。

胡锦涛的大内总管们以周密计划和斩钉截铁的目标指使王立军上演了一出避难大戏,戏耍了全世界,当然也包括美国。由此,倒薄行动有了足够的戏码。

后来对王立军的审判让人们又有机会清晰地看到了这个事件背后交易的脉络。一个副部级高级干部,跑进美领馆申请避难,是中国政府自1949年成立以来非常罕见的叛国行为。按照中国政府的惯例,这类罪行是很难逃脱死刑判罚的。但是王立军却被冠以检举他人有功,而被免于死刑。

但是,大内总管的承诺只兑现了一部分。王立军这条卖主求生的白眼狼,下场也挺悲哀。他的最终刑期是十五年,远远超过大内总管对他7年之内刑期的承诺。既然已为板上鱼肉,王立军深知保命才是第一位的。因此他唯一的选择就是按照原来戏路演下去,没敢上诉。因为承诺他的人,管不了专管全国司法系统的周永康。何况,王立军此时利用价值已经榨干,多判几年与大内总管们毫不相干。难怪王立军的家人在审判后齐呼冤枉,直言刑期太重。事后,力挺薄熙来的周永康专程到成都视察,高度赞扬成都公检法系统的这场审判,并给他们记功表彰。

 

Posted in 中共内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